|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镜子中的美雪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柳宿

《美雪美雪》的确可以算是安达作品中相当特殊的一部:
——从故事的角度来看,这一次的安达完全无意打出“体育漫画”的幌子,全篇除了后半段时优一的运动员身份之外,全然与运动没有半点联系;
——从人物的角度来说,很明显的特殊之处,就是两个分量相当的女主角。
感情的专一似乎是安达故事中永远的主题。男女主角的一一对应总是从故事的开头便显露端倪,除了《美雪美雪》与后来的《H2》之外,几乎再没有两个女主角平分秋色的例子。因此,在重看《美雪美雪》时,很自然地会拿两个美雪与雅玲春华作比较(虽然当年就没有看完H2,内容也忘得差不多:P)。然后,忍不住叹一口气——成熟期作品与初期作品的区别,只从女主角身上就可以看出了。
雅玲与春华,可以说是安达笔下百分百女孩的代表。虽然性格不同,但相信看过《H2》的人,都无法否认两者的优秀,无法拒绝两者的魅力,难以去选择谁更好一些。可以说,那已经是相当成熟的人物设定,个性的光芒,足以掩盖任何瑕疵(如果有的话)。
然而美雪美雪不同。虽然可以感受得到安达想塑造“百分百女孩”的意愿,可是,相比起小南亚美雅玲春华,两位美雪给人的印象显然要薄弱得多。
都说镜子可以反映真实的自我,那么,就放一面镜子在两位美雪面前,看一看镜子里面的她们,究竟是怎样的女孩:

* * *

先说说若松美雪。
仅仅从人物外型来看,若松美雪显然是安达笔下女主角的典型。就像之后的亚美春华那样,有着中长的卷发,灵活的眼睛,标准的身材,伶俐的口齿,学习运动样样出色,当然,也少不了一群围绕在身边的追求者。

从后期作品来看,对于这样的女孩,安达通常会赋予她们热情开朗的性格。善解人意而不失个性,直率坦然又兼具女性特有的温柔体贴,偶尔,也会有一点点小花招和小脾气,却无损于大方自然的主角本色。她们就像清晨跳动着的阳光一样,是不含杂质富有活力的存在。

理所当然,在看见若松美雪的时候,会联想到同样的设定。
一直以为,安达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是努力想要表达出一个“纯粹女孩”的形象——一如他之后在《TOUCH》中所做的。(《美雪美雪》创作于1980年,紧接下来的1981年,安达创作了他的代表作《TOUCH》)
然而或许是意念不够清晰,或许是把握不好两个女主角的安排,安达在对若松美雪的表述上,难免就有了一些模糊不清的地方:

首先,大概是为了凸现她的坚强,安达为她特别安排了比较能够吸引同情的身世——自幼失去母亲,在这个世界上“举目无亲,连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没有”——从若松真人不断重复的话中,可以看出这个设定是有其意义的。
这样的妹妹,这样的寂寞,只有自己能够让她真正地安心——一次又一次地,真人用这样的话来责备自己对“妹妹”的偶尔疏忽,告诫自己要好好疼爱关心她照陪伴她。
虽然这是人性的伟大之处,可是在安达特色的轻松漫画中,这样的设定反而让若松美雪阳光的特质打了一个折扣,沦落为白烂言情剧中“用开朗笑容掩饰内心创伤”的大众化角色;而若松真人对妹妹美雪的感情,也容易被误会成类似“因为某种责任心和保护欲而引发的怜爱”——在悲情故事或者少女漫画里这样的设定是没错啦,可是这是安达漫画,明快的颜色才应该是主色调吧。原应是单纯自然的恋爱,因为这样的安排而蒙上了一层世故的纱幕,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

在这样的前提下,美雪的性格和态度,也就难免让人觉得别扭和困惑。

与真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件事,美雪自己究竟知不知道呢?
书中并没有明确地指示这一点。可是能够从细节方面判断出,美雪其实是很清楚这一点的。
真人,其实不是哥哥,而是自己喜欢的人。
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哭着说要嫁给那个“从马戏团的狮子笼里把我救出来的人”,可是长大之后的美雪,反而失去了勇气。
明明是喜欢的人,却要看着他与别人亲密,而自己,只能安分于妹妹的角色,甚至,因此而嫁给并不爱的人——这样的设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表现美雪的矛盾心情以及善良,可是,“为了哥哥的幸福而自我牺牲”这样的情绪,在安达的故事中,怎么看都是不和谐的音符。

何况,美雪也并不是能够笑着包容一切的圣母玛利亚。
其实许多细节,从一开始接到鹿岛美雪的电话时告诉她“哥哥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开始,若松美雪不时地会有一些小动作,来表达她对真人与鹿岛美雪交往的不满。其实,这样的吃醋与小小心计,也是恋爱中的女孩子正常的表现——并不是说这样就不够善良或者过分,只是,既然如此,就不必再努力强调“一切为了真人着想”的伟大,人性的弱点与神性的完美,本就不应该共存于同一个体上。想要两者兼顾,最后只能导致本身的矛盾而已。

这种矛盾的另一处体现,就是美雪暧昧的态度……
——说到底这不能说是美雪的错,要怪,就怪安达对这个“兄妹”的设定拿捏得还不够吧(:P)。美雪对真人的态度,在许多地方都明显地是少女对爱慕对象的表示,包括一些正常兄妹不大可能的亲密——其实这倒也没什么,毕竟美雪是喜欢真人的(要不然就更难解释了,别告诉偶这纯粹是因为她单纯到天真的地步……能够自如应对那群追求者的女孩,怎样都不应该是情感白痴吧)。可是每每这种时候,总要说“是兄妹呀”这样似乎很光明正大的理由……无谓的幌子,让原本清楚的表达变得暧昧起来,实在……有点怪异的感觉。

看惯了勇敢承认感情勇敢追求幸福的少女,看惯了春华对比吕、亚美对大和的自然表达,真的有点难以喜欢这样的美雪——不是不好,只是,不适合安达的氛围而已。

* * *

再来说说鹿岛美雪。
说不上对她有特殊的好感,可是,相对于外表开朗内在脆弱的若松美雪而言,外表温柔文静的鹿岛美雪,却有着安达典型女主角的某些特质。
鹿岛美雪,在健全(除了老爸的bt之外:P)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充分享受着父母的爱护,看起来绝对是安静温顺的乖宝宝——这样的设定相对于若松美雪明显失色不少,毕竟看安达漫画的通常都不会对“温吞水”抱有太大的兴趣。

然而在她听话乖顺的外表下,潜藏着却是敢于正视与坚持自己感情的韧性。
鹿岛美雪在爱情中并不像一般所谓淑女那样把自己局限在被动的地位,一切都等待男生主动,自己全然不必付出任何的努力。可以说,相对于真人的犹豫不定与若松美雪的暧昧不明,鹿岛的勇于表达无疑是故事中的一道亮色。

虽然一开始与真人之间不断发生误会(一时冲动就会送真人一个耳光也是鹿岛的可爱之处呢:P),可是面对误会,鹿岛从来也不会像一般女孩那样摆足架子等着对方来赔罪来哄,相反地,一旦经过思考发现是误会之后,鹿岛会主动联系真人并且坦承自己的错误。
情不自禁地亲吻为救自己而被打昏(?)的真人、发着高烧仍坚持参演话剧并且告诉真人“因为想和你一起”、明明考上了大学却为了真人去读补习班……这样的鹿岛美雪,真诚坦率地令人感动。

值得一提的是,鹿岛并不是“神”一样的完美存在。她的“完美”除了性格本身的温和外,很大程度上源于对真人与美雪之间关系的不知情(如果吃醋或者表示在意就是“人”的表现的话)。虽然从鹿岛母亲的话以及其他细节中知道鹿岛其实也有些嫉妒美雪,也察觉到美雪对真人的不寻常态度,但还是相信真人与美雪是“兄妹”于是坦然相待(恐怕谁也不会喜欢要一个成天和“妹妹”争风吃醋的女孩做女朋友吧)——这样的做法,已经是好女孩应有的大度和宽容。

从她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这一点就很不赞同安达的设定,有点为了预定的主角能够在一起而完全屏蔽配角的意味。说是一场“完全不公平的竞争”也未尝不可。(相对于安达其他故事中男女主角通常由一开始就是彼此专一,鹿岛与若松美雪却是从一开始就处于同等的“被选择”的地位,既然这样,安排这样的障碍就实在有点为难读者了:P)

如果鹿岛知道真人与美雪不是亲兄妹,恐怕也很难像“神”一样做到完全不在意吧——即使是小南,也会对达也送由加回家的事情说“相信达也,可是还是有一点生气……”——以鹿岛的性格,当然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或耍什么心计,她所可能做的,大概就是像安达后期的女主角那样,用正当积极的态度去争取自己的爱情,那样的话,连结局也会改写吧。

我所看到的鹿岛,不是高高在上的神,只是一个普通的沉浸在爱河中、相信对方也相信幸福、并且一直为着共同的未来而努力的女孩。这样的信任,应该有同等的回报不是吗?

所以,看到预定的结局时,才会令人有难以接受的感觉。直到最后一集仍在平稳进行的恋爱,却因为突如其来的事件而导致一方“醒悟自己的真爱”……依然,是老套言情剧的桥段呢……
(看日剧《大和抚子》的影评,有这样一段“作为第二女主角,无论在对感情的态度还是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然而最后还是输给编剧”——一直为之叫绝,而这一段,用来形容鹿岛美雪,好象也是同样合适。)

* * *

最后还是不得不提一下真人。
真人,大概是安达长篇作品中最平凡的男主角了吧。
不过平凡不是罪过,罪过的是他总也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的感情。不同于比吕在雅玲与春华之间的矛盾,真人给人的感觉明显就是两个都想拥有的贪心与惰性。自己一直与美雪在交往,却不希望妹妹美雪去和别人交往——虽然不断地对自己说这只是兄妹之间的关心……虽然安达笔下的角色很难让人真的讨厌,可是这样的态度,怎样也觉得有点不妥。

最后的结局,看不到必然性。
如果和真人同住的不是若松美雪而是鹿岛美雪,如果突然间决定走进礼堂的不是若松美雪而是鹿岛美雪,那么一切是不是会改写?
不知道安达的原意是怎样,可惜我从真人身上看到的,不是那种真正的“被吸引”,只是因为有责任去保护而萌发的爱怜、因为习惯了相处而衍生的惰性,以及不适应突然的失去而迸发的冲动而已……

就像静止的天平,一端突然被放上砝码,必然会向这一端倾斜一样……
虽然《含羞草》的结尾也让人失望,可是一切毕竟有迹可循……

幸好,在后来的《虹色辣椒》中,虽然也是“兄妹情”,安达的设定就要自然的多,大概,也是从《美雪美雪》中积累的经验教训。

* * *

若松美雪与鹿岛美雪,都有着与外表(或者说“原始设定”)不同的特质,那种仿佛颠倒错综的感觉,就像镜子两侧的影子与实体,相似而又相异。
把她们两人综合起来,或许就是安达后期女主角们的雏形了。

虽然偶是比较喜欢性格复杂甚至矛盾的卡通形象,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但是不可否认的,在安达笔下,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种“阳光女孩”式的明朗直率的女主角,以及拥有明确心意和自然进程的恋爱。这两者,已经渐渐成为安达作品的两大特色。所以,《美雪美雪》始终只是一部转型期的作品,难称经典。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