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巴米利恩战后史改编版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巴米利恩战后史改编版作者:Shoulder

2
在杨尚未抵达费沙之前,如何安置杨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原本莱因哈特的想法是,就让杨住在皇宫,这样也可经常跟这位他有生以来最为景仰的第一智将长谈。
但是奥贝斯坦表示强烈反对。
奥贝斯坦了解莱因哈特对杨所抱持的特殊情感,要是让杨经常在莱因哈特身边,说不定杨会成为比当年的吉尔菲艾斯更加有威胁性的第二人,此点不可不防。
除此之外,其它提督也不见得赞成。
杨是以退役军官的身分来访,帝国的诸将本来可以随兴轻松地找杨见面,但是万一杨是住在皇宫中,那就不能轻易见到杨了。这对抱持着对杨的敬慕之心的诸将来说,不免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希尔德也发言说,以杨的个性,如果安排他居住皇宫,他一定会觉得很不自在,而不愿久留费沙。
最后莱因哈特终于打消了原本的念头,吩咐希尔德安排独立的住所来安置杨,不过莱因哈特特别强调这个地点必须是在皇宫附近。
虽然杨在帝国的精神地位相当特殊,但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由皇帝本人亲自去宇宙港迎接一个战败国的平民,于是,担任迎接大臣的人选,就落在帝国七元帅之中了。
皇帝没有想太久,就指定了帝国双璧代表去迎接贵客。皇帝对杨的重视之意,表露无遗。
当身着便服的杨出现在分列而立的帝国军之中,前去迎接的帝国双璧差一点闪了神。原本穿着军服的杨就已经很不像一个善战的军人,只是还能勉强维持着一个军人的样貌。但是,穿着便服的杨,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斯文温和、腼腆沉默的年轻人,只有仔细看着那双沉静的黑色眼睛,才能察觉出一种深邃的知性之光。
罗严塔尔首先打破沉默:「恭候多时,杨提督,欢迎来到帝国。」
杨露出淡淡、带着点腼腆的微笑:「您太客气了,我只是个平民而已,请不用如此尊称。」
虽然杨是如此自觉着,但是,自始至终,包括罗严塔尔在内的帝国诸将,还是都称呼杨为「杨提督」。
米达麦亚说:「杨提督,旅途劳顿,您一定累了。我们现在就带您去行馆歇息,皇帝陛下今晚在皇宫设宴欢迎您,到时我们会再去接您的。」
杨露出一丝苦笑,心想:「还有欢迎宴会哪?看来是避不掉的…能够先喝杯茶,躺一下,就谢天谢地了。」
由帝国双璧陪同,杨乘着豪华的地上用车前往特地为他安排的行馆。
当看到堪称华丽的行馆时,杨真的觉得皇帝太大费周章了。
天生就不是富贵命的他,说不定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会睡不着呢!
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领着杨进去,负责打理一切琐事的管家迎上前来:
「杨提督,有任何需要请尽管吩咐。」
罗严塔尔说:「如果是管家办不到的,你可以找我。」
杨笨拙地点点头。
然后,帝国双璧就把杨一个人留在行馆了,临走前,说七点钟会来接杨去皇宫。
杨楞楞地站在偌大的客厅,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管家说:「杨提督,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嗯,可不可以泡杯热红茶给我?最好加一点白兰地。」
「红茶加白兰地吗?明白了,马上送来。」
杨在沙发上坐下来,把两只脚抬到茶几上,头往后仰,感觉真是舒服。
没有多久,红茶送来了。
「谢谢。」
「您还有其它吩咐吗?」
「…没有了,这样就好,谢谢。」
杨捧着杯子,嗅着红茶与白兰地混合而成的奇香,觉得如果在这里也能随心所欲地喝茶发呆的话,日子其实也是蛮好过的。
六点半时,门铃大作。
杨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醒来,管家前去开门。
「罗严塔尔元帅,请进。」
杨问:「嗯?时间到了吗?」
罗严塔尔说:「还没有,不过,我带了套衣服来,我想杨提督可能没有带出席宴会的礼服吧?不知道大小是否适合,杨提督要不要试穿看看?」
杨搔搔头:「确实是没有带呢,真是麻烦你了。」
还得穿礼服啊?杨觉得有点麻烦,但是对于罗严塔尔的美意还是非常感激,所以就乖乖拿了装着衣服的盒子,到房间里去换。
杨穿了礼服出来,觉得全身别扭,不过礼服是很合身就是了。
「应该可以,谢谢你了。」
罗严塔尔抿着嘴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如果杨不是这么不自在的话,穿着式样简单的礼服,也是有着几分帅气的。
杨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口管家刚送上的热红茶,渐渐恢复他一贯坦然闲适的作风。
罗严塔尔则啜饮着咖啡,默默不说一句话,只是用眼睛观察着杨。
虽然是在罗严塔尔并没有刻意掩饰的审视眼光下,杨倒没有显出什么不安的样子,只是慢慢地喝着红茶,似乎觉得很满足。
「杨提督初来费沙,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杨想了想,说:「这个嘛…我有兴趣的还是图书馆之类的吧!不晓得能不能如愿就是了。」
罗严塔尔说:「我想不会有问题的。除了这个呢?」
杨说:「除了这个啊…大概就是随心所欲地在街上闲逛吧!不过我想,这就比较不可能了。其实都无所谓,只要有红茶和酒可喝、有书可看,这样我就很满意了。毕竟,能够不工作、轻轻松松地过日子,已经是太幸福了啊!」
罗严塔尔并没有说什么,可是有种感觉,好像似乎渐渐能了解这位退役的伟大敌将的为人。
两人沉默下来,但是气氛并没有变得尴尬。
罗严塔尔说:「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出发了。」
杨问:「不用等米达麦亚元帅吗?」
罗严塔尔说:「他的夫人也要出席,我想这样太麻烦了,所以就叫他不用过来了。」
杨点点头:「确实不用为我这么麻烦啊!」
「我们走吧!」
杨在心里偷偷叹气,其实他真的很不想去,可是,总不能违逆皇帝的好意。只希望这种事仅此一次,不要重复发生。
大多数人跟罗严塔尔同车都会有点坐立不安,当然男性跟女性的原因并不相同。
不过杨只顾着浏览车窗外的景物,完全没有半点紧张感。
车程总共也不过七、八分钟而已,就进入了皇宫的大门。杨像个乡巴佬一样,率直地发出赞叹:「真是漂亮的地方。」
罗严塔尔感到忍俊不禁的同时,也觉得有点迷惑。这样单纯率直的人,竟然跟在战场上那个宇宙第一的骗子是同一个人。杨回过头,遇上罗严塔尔的视线,对那样复杂的眼神发出了疑问声:「嗯?」
罗严塔尔轻轻摇头:「没什么。」
看着杨清澈温和的黑眼睛,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人的脑中会藏着无尽的智谋。原来迷惑人的不一定是复杂,也可以是单纯。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