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巴米利恩战后史改编版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巴米利恩战后史改编版作者:Shoulder

4
虽然没有明讲,但是杨当然知道自己是没有行动上的自由的。所以他也不会提出要求想去什么地方,一切只是被动地等着帝国安排。反正,这个世界上,无所事事也能安心愉快地过日子而不觉得无聊的人,大概也就是杨这种人了。管家对杨在红茶与白兰地上的需求是无限制地供应,这让杨觉得非常幸福。行馆中设有一间图书室,虽然所藏的书未必是杨最想读的,但是,也是有一些让他还蛮感兴趣的书。于是,这几天,杨就在红茶、酒、书本中度过。饮食方面当然也是美味精致,只是没有人可以聊天就是了。对于这一点,杨并没有什么抱怨的想法。想到自己从前带给帝国军那么惨重的损失,就算被处罚也是应该的,实在没有资格说什么不满。总之,杨对目前的境遇可以说是相当满足。
晚上,有客人来访。
罗严塔尔带来一瓶上好的威士忌。
「那天说过,希望能跟杨提督一起喝两杯的。」
「我可以看看这瓶酒吗?」杨接过来仔细看,脸上似乎放出光来。
「一直都没机会喝到这个呢,罗严塔尔元帅也喜欢威士忌吗?」
罗严塔尔再度感到迷惑。他所认识的人之中,除了米达麦亚,即使是并肩作战的僚友,也无法跟他这么轻松地相处。可是这个曾经是敌人、也不过算是初识的黑发男子却做到了。
杨的脸上有着单纯的喜悦,似乎真的为了能够品尝到好酒而高兴着。
两个人坐下来喝酒,自然而然地谈起话来。
「果然是好酒。」
「杨提督似乎也很懂酒。」
「祇是喜欢喝而已。」
「好酒就是要跟懂酒的人一起喝才有味道。」
杨默默微笑,不发一语。
聊着,罗严塔尔忽然问:「这两天皇帝陛下有召见吗?」
杨啜饮着酒,说:「没有,最好不要吧!太过位高权重的人,我是能不见就最好不见啊!」
「为什么?那样的话,你不就可以对皇帝陛下阐述你的理念吗?关于民主…」
杨笑了,笑容有着淡淡的苦涩:「理念…放在自己心里就可以了啊!我并没有想要说服谁。我自己…其实有时也会摇摆。」
罗严塔尔说:「那为什么…你能够一直坚持到最后呢?」
杨沉默了,许久,才说:「或许是因为没有找到更让我相信的东西吧!我并没有把握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但是,这是出于我自己的选择。」
罗严塔尔凝视着杨望着虚无出神的眼眸,心底感到一种悸动。他感应到了某种力量,一种纯粹、温和、然而却坚实无比的强大力量,是那么隐晦,又令人无法忽视。
罗严塔尔说:「我跟你不一样,我不相信什么。我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自己而已。」
杨望向罗严塔尔:「这样不是很好吗?」
罗严塔尔反问:「你认为这样很好?」
杨点点头:「为了自己而活,这样是积极的吧!没有相信,就不须怀疑,不是这样吗?」
罗严塔尔说:「可是要是自己也不真正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却又不相信什么,那又如何?」
这一次杨凝视着罗严塔尔不同颜色的双眸,没有回答。
最后,杨移开了视线,说:「不管怎么样,每个人终究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生存哪!」然后就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喝酒。
罗严塔尔也不说话,心情却不平静。他感觉到,眼前的黑发魔术师能够理解他。只要那个人愿意,可以看穿他的内心,读懂他的心灵。这是一种错觉?还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够轻易地说出那些话,彷佛自己面对的,是一种原始、善意的智慧,可以把自己的灵魂剖露,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不会伤害,也不会被伤害。
罗严塔尔没有提到他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关于巴利米恩战役中,杨决定停火。为什么?如果是他,绝对不会下令停火的吧?不管后果是什么,成为宇宙中最高的胜利者,这样的诱惑,他是不可能抗拒的。胜利、荣耀、权力…这种种世俗的光环,杨为什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是把这一切踢开?到了现在,一个人远离熟悉的一切,等于是被软禁一样的流落他国,不知未来,再也不能翱翔天际,这是否会让杨有悔意?
虽然没有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罗严塔尔知道答案,杨不会后悔。
莱因哈特其实很想把杨找来好好谈谈,可是政务实在太过繁忙,只好一再延后。
罗严塔尔向皇帝禀告说杨提督希望能去图书馆参观,并表示愿意负责安排。
「嗯,听说他就是喜欢看书,也好,就由爱卿你负责吧!不过,难得你会这么热心哪!」莱因哈特以感到有趣的眼光注视着罗严塔尔。
罗严塔尔说:「毕竟杨提督不是一般人,这是微臣的荣幸。」
「那就这样吧!」
罗严塔尔再度造访杨的行馆,说:
「你提过想去费沙的图书馆。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带你去参观费沙中央图书馆,只是很抱歉,可能无法让你一个人独处。」
杨露出笑容:「能够去看一看,已经很好了呀!真是感谢。」
「这几天还有什么人来过吗?」
「缪拉提督来过,他真是太客气了,弄得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杨苦笑着这么说。
在帝国诸位元帅中,对杨最为仰慕的可能就是缪拉了。杨虽然也对缪拉有很高的评价,也很有好感,却觉得难以与之成为朋友。
很奇妙的,很难跟别人熟络起来的罗严塔尔,却比缪拉更轻易地就跟杨建立起私人的交情。太过仰慕的精神作用,也许也是一种障碍吧!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其它因素。
会成为朋友的人,在某些方面不是相似就是互补。
罗严塔尔跟杨,都是自我矛盾的人。
差别在于,杨的个性使他把自己的矛盾表现出来却淡然处之,而且调和,他可以控制如此深刻的矛盾,始终不乱了脚步。
罗严塔尔的矛盾却是深深隐藏,而愈来愈尖锐,也许总有一天,他会被这矛盾所控制,甚至毁灭。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