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翻译]祭典以后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作者:宙璇



原作:yudoufu


1
「为什么会这样……混帐。」
「…太大意了。以为那个皇帝不会做卑怯的事。」
「谁管你!现在杨提督是被杀啦!那些人一定是帝国派的!」
「不管是哪边都一样。但是我们一点也没有防备是个失败。」
「护卫的那些人到底在干什么!蔷薇骑士的队长不是跟去了吗?那些只会在平常装模作样的没用的东西!」
还很年轻、看来只有二十岁后半的军官这样叫了就把酒杯砸向墙壁,溢着芳香的琥珀色液体打湿了墙。
但是,没有人责难他。
「…去接杨提督的那些人也是,居然还有脸把提督的遗体运回来。要是去的是我事情才不会这样,都是让那种小鬼指挥的关系。」
另一个军官低声的说,是黑人,领子上的阶级章是上校。
「如果是你…算了,对于那小弟你的意见是正确的,欧迪上校。虽然不能说要亚典波罗中将去,但老练的舰长和分队指挥官不知有多少!…可是!」
刚才甩酒杯的年轻军官拿着威士忌整瓶地灌边回答。他叫杰克.林姆利克,是身为战舰舰长的中校。
不只他,在这房间里的全部人几乎都摄取了相当份量的酒精,因为这影响吗?用词很是辛辣,就算情绪没高涨的人眼光也很严厉。
这里是军官休息室,在伊谢尔伦要塞中是校级军官聚集的,普通的军官休息室。
载着杨提督遗体的战舰尤里西斯是今天午前回到伊谢尔伦的,以卡介伦中将名义发表的他们指挥官的死讯则是在这之后不久,虽然是迅速的处置,但将兵的动摇却不因此而改。在要塞的各处都围起了人群、彼此交换着耳语,有激昂的人也有悲叹的人,出现了各种反应。在这里的他们也不过是其中之一。大概总共有五十个人左右吧,全体都身为舰长。不知不觉间有人拿来了酒,到了日期改变的时间时大部份都已让酒精在身体中徘徊。
「责任归属…在这时候不能计较了。再怎么说护卫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比这更重要的是今后。」
看来已超过六十岁的军官用冷静的声音这样说,肯纳西.葛洛夫可,四周的人一向对从士兵干起的他另眼看待。
「今后…吗。」
「对,是今后。」
像是走投无路地漂荡着视线的军官们。
「杨提督去世了。虽然遗憾但这是怎么也没办法的事实。我也很悔恨。但是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要忘了我们再跟帝国军对峙。只是那方提出会谈的要求而已并没有说休战还是讲和。」
说不定有人感到室内的温度急遽地下降了,好几个人变了脸色站起身来。
「帝国军会攻来吗?!」
「…我是皇帝的话就这么做。没有指挥官的军队有多脆弱,现在不用再说了吧。」
「这………!」
在这里的全是现任舰长中实战经验丰富的人,他们之中有好一部份在这几年的战争中失去了指挥官,所以才更明白没有指挥官的军队的脆弱。
「所以你是说要马上推立新指挥官?」
「就是这样。如果只是要把这场面给应付过来,亚典波罗中将或梅尔卡兹上将的话可以做得很好吧。不管哪一位都是能令人信赖的舰队司令官。但是…其它的人。」
喝醉酒痛骂的军官们的兴奋似乎也冷了几分下来。用认真的表情思考的人也有。
「…下一任司令官,除了亚典波罗中将以外没有别人。梅尔卡兹上将的话跟旗帜不合。」
「是啊,其它的干部们也没法叫舰队动弹。应该决定了吧。」
「但是…会赢吗?」
一个军官这样说了。
「你这家伙!你是说我们会输给暗黑的专制政治吗?!…啊」
这样说的军官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但是注意到了周围的视线。因为那些看着自己的冷漠视线而犹豫了。
「慎重并不是坏事,只凭信念是无法赢的你应该才最清楚吧?」
像在揶揄似地老军官提醒他。
「这!……哼」
牛起脾气的军官又开始猛灌威士忌起来。
「还是别再这么想比较好喔。这样就彷佛是在证实第十一舰队那时给士兵洗脑的流言一样。」
「少啰嗦,这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并没有想强要你们接受,抱歉。」
他,阿尔夫.拉曼少校是参加救国军事会议的第十一舰队的生还者。在这房间中的军官虽然没有例外的全是原本不在杨麾下的人,但在这之中这经历还是希有的。
「但是,你说的话也不是一点也没有道理。虽然在这里说没有关系但别让部下听到这种丧气话比较好。」
老葛洛夫可上校看著作了丧气的发言的军官这么说。
「……」
默默点头的军官。
「反正下任司令官会是谁是我们无力决定的事。大概就是干部们来决定吧。」
「真是,这里也是玩密室政治的吗?」
「但是这次应该就是亚典波罗中将了吧,再怎么说没有其它人了。」
「就是说啊。」
林姆利克说着把瓶中剩下的威士忌一口饮尽。
比往常要苦的液体透过了喉咙。
2
……………………………
…………………………………
………………………………………………
军官俱乐部「Sputnik」被沉重的沉默包围着。
五十名左右的军官静静地喝着酒。
速度明显地快的人很多。
在这里应该是伊谢尔伦中最精锐的舰长们的,但为什么?
……话要从三小时前说起。
「……达成了决定。今后伊谢尔伦军的指挥权转入尤瑞安.敏兹司令官下。请各自专心于职务。」
卡介伦中将的传达在因杨之死而起了混乱的伊谢尔伦居民间卷起了更进一步的骚动。因为不管是谁都在暗中会意的情形下确信下一任司令官会是亚典波罗。
特别是对身为军人的人,司令官是把自己的性命交过去的存在。越是战历丰富的人越是有苦于无能的上司的经验、知道那是多有害的存在。就算杨是例外,但亚典波罗是有着不比旧同盟的第一线指挥官伍兰夫与波罗汀逊色的评价。但是……。
「尤瑞安.敏兹是谁呀?」
林姆利克中校打破了沉默。
「喂」
「不就是伟大的杨威利提督的养子、从初阵就战绩亮眼的少年英雄吗?」
欧迪上校用露骨地揶揄语气说。
林姆利克恨恨地瞪着他干杯,桌上已经滚着两个威士忌瓶子了。
「而且还是先寇布中将的肉搏战技、波布兰中校的空战技巧的弟子。」
「这些有什么关系!杨提督不管哪种都不行。」
林姆利克吐出这些字。
「果然还是那些吗……在与秃鹰之城要塞战斗时的建言和在巴米利恩看穿皇帝的计策受到评价了吗?」
也有用比较善意的角度来看的人。
「只有这些。」
老上校,葛洛夫可回答。
「的确像是有战略天分的样子。但是只有这些摆在参谋的位子上的话是没问题。这样也能充份应用他的才能,没有让他当司令官的必要。」
「是政治上的考量吧,既是杨提督的养子也是弟子……。」
用严肃的表情回答的是拉曼少校。
「要是这样还是应该是亚典波罗中将啊,他就像是杨提督的弟弟一样。而且再怎么说在舰队指挥官的经验上要来得强,尤瑞安.敏兹在这点上根本就是新手。」
在房内的这边那边不断有人点头,在这里的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舰长,而且都是出身于现已毁坏的舰队的,都充份了解在无能的指挥官下作战的痛苦。
尤瑞安.敏兹并不是没有能力,至今的实绩可以证明。这件事在这里的人也清楚。
但是这只是件小事,身为舰队的指挥官…不,他连一艘战舰都没有指挥过,这才是问题,而且还有一点……。
「什么叫做不服从的人就走吧!」
「这哪是民主主义!」
「结果还不是在杨提督周围的人的独裁吗!」
「光靠血缘…这情形连血亲都算不上,世袭这种事不是跟帝国一样吗!」
最后的世袭,这点是最无法让他们接受的。军队里没有民主,比自己阶级高的人的命令就是绝对的。他们很清楚这些。同盟军的阶级是由实绩来给的。当然军官学校毕业或跟政治家的关系也是作用力之一,但是至少存在着个什么借口。连那个霍克准将都在作战提案上有着功绩。尤瑞安.敏兹也有功绩,但是他只是个中尉。不管再有功绩,对于实战经验丰富的官兵而言要把只是个低级军官的中尉当做司令官是无法接受的事。
「我想干部们应该也是清楚这些事的。」
欧迪上校这么说。
「以前在兰提马利欧会战之前,听说比克古元帅曾经讲过这种话。…我们要是有荣誉是在于因为是民主共和政府的军人。…同盟与其变成独裁国家还不如以民主国家灭亡。」
拉曼少校这么说了林姆利克就问了回去。
「你听谁说的。」
「曾做过元帅的副官的法伊佛尔少校,他跟我是军官学校的同学。…住院时刚好他在我隔壁病床。」
拉曼苦笑着回答。他是原本在第十一舰队麾下,受了伤在宇宙空间飘流的人,到了帝国占领时好像才好不容易出院的。
「真是比克古元帅会说的话。」
葛洛夫可上校像是很怀念地瞇起了眼睛,他也是从二等兵干起、跟比克古抱着同样的想法跟帝国作战过来的。
沉默听着同僚的话的林姆利克开了口。
「要离开伊谢尔伦吗?」
「……」
没有人回答。
在这里的人中没有能做到这件事的。或多或少都是抱着身为民主主义的军人的矜持,为了对抗专制政治而跟随杨一路走来的。他们相信杨身为指挥官的能力和他的精练清白。但是也没有盲从的打算,是因为相信他是民主主义的具体实现者而跟随过来的。但是,要是他的后继者们不值得信用的话……。
没有答案的夜就如此过去了。
「…………以上就是对于尤瑞安.敏兹司令官作出不稳当发言的人。」
「核心人物是谁?」
「巴特.欧迪上校、肯纳西.葛洛夫可上校、杰克.林姆利克中校、最后是阿尔夫.
拉曼少校。都是……可以算得上优秀的舰长。」
「他们没有离开的打算吧。」
「虽然也有人在迷惑……但是大概都不会走。」
「……碍眼的家伙。」
「您要怎么做?中将?」
「这还用说。」
「明白了,我会去准备。」
「嗯。」
3
「嗯?你也是吗?」
杰克.林姆利克中校看到了先来的两个客人。
「我们先喝了。」
举起酒杯回答的是巴特.欧迪上校,是个精悍的黑皮肤男人。维持着军人风格的姿势,喝着用米做的酒。在他对面的位子,刚把酒杯给空了的肯纳西.葛洛夫可上校把视线转向年轻的同僚。
「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但是约了人自己又迟到真是没有礼貌。」
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老上校说着。
林姆利克耸了耸肩坐到同一张桌去。担任酒保的不年轻的士官把新的酒杯和他喜欢的葡萄酒送了过来。
(今天人还真少)
林姆利克环顾室内。除了他们以外,就只有两个没见过的军官坐在吧台静静地喝着酒。一个身材细长眼神锐利(一看就觉得大概不会跟自己合拍),另一个身材魁梧。林姆利克的视线跟其中一个碰上了,但对方马上转开眼睛。他一面觉得奇怪一面对同僚说话。
「真稀奇,那家伙约我们出来。」
「虽然话的内容已经可以猜到了……,离开的期限逼近了,应该是这回事吧。」
欧迪上校看着天花板回答。
帝国军一级上将谬拉在昨天前来吊问。因为他保障了回到海尼森途中的安全,所以明天要离开的船团就要出发。希望离开的人必须在今天内下决定。
他们三个人虽然也曾迷惑过……。
「要走随时都能走,那个时候当然是会堂堂正正地把整艘战舰给带走。」
听到年轻的同僚的这句话,两个上校只用眼睛互相微笑。他们好像也是同样意见的样子。
在那时门开了,军官俱乐部「Sputnik」迎接了新的客人。
面对入口而坐的欧迪上校刚好看到。
浅褐色皮肤的削瘦军官。看起来好像在紧张。
虽然对此感到了点和往常不一样的违和感,
(他是要走了的吧)
但他这样解释了。
因为对部下的关心而有人望的他所以用笑容招呼了。
「拉曼少校,你迟到啰。」
注意到这声音的拉曼,用着更加紧张的表情望着有同僚在等着他的那桌站住不动,看到他这模样,其它的两个人似乎也达成了和欧迪相同的结论。
(算了,也没有办法)
这样想着的是两个上校。年轻的林姆利克虽然有点隐藏不住嘲笑的神态,但也没有责怪的念头。把他看做只到这种程度的家伙。虽然是想笑着道别的,但因为拉曼一直不过来所以有点不耐烦了。
「你在干嘛,过来坐呀。」
可是拉曼像在等着什么一样地看着四周,动也不动。
两个上校好像也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氛,表情变了。
坐在吧台边的两个军官是在这时动了的,接近了坐在桌旁的林姆利克他们。
「?!」
看到对方握着光束枪的手,他们也连忙把手放到腰上。
「别动。」
听见那有些嘶哑的声音停止了手的动作的是三个舰长,拉曼的枪口对着他们。
「……你在干什么……喂!」
虽然林姆利克大吼,但被接近过来的身材细长的军官用光束枪指着,无法动弹。
看着这场面的拉曼内疚地回答。
「对不起…我也不想做这种事。不会伤害你们,所以不要反抗。」
没什么感情地看着这状况的葛洛夫可上校说话了。
「是吗,先……。」
枪声。
「咦……」
拉曼看到的是太阳穴被打穿的葛洛夫可上校。
「你…你们要做什么?!」
「可恶!」
当指着自己的枪口转向葛洛可夫的一瞬间,林姆利克扑向了那身材细长的男人。
(这个距离的话枪就没用了!)
很快地拉近距离。
但是那身材细长的男人比他更敏捷。
用了像是在滑动的身法转到林姆利克的侧面,光束枪顶到他后脑勺上。
两声枪响。
比林姆利克晚一步,也想移动的欧迪也被另一个人射杀了。
三具尸体倒在地板上。
全部被打穿了头。
真漂亮的手法。
「…………………」
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用惊愕的表情冻住了的拉曼。但是马上上前质问男人们。
「…你们不是说不会杀他们的吗!只是软禁……」
身材细长的男人把光束枪塞进他嘴里,然后一句话也不说………。
枪声。
第四具尸体产生了。
4
尤瑞安.敏兹在司令官室默默地工作。没有特别困难的东西,实际上的军务是卡介伦和亚典波罗以下的各人在处理。他只要看过文件后签名。但是认真的他一件一件仔细的看,不是那种能自己什么也不做都交给别人的性格。同时也无法否定他是在藉此逃离悲伤。
告一段落的时候,门铃响了。从屏幕中知道来客是谁的他笑着迎接。
「有什么事?先寇布中将。」
看看堆在房里已处理好的文件的小山,来访者摇了摇头。
「真是,这么认真地埋头在工作里的话那时间有多少都不够,学学杨提督怎样?」
尤瑞安只浮出像在伤脑筋似地笑容并不回答这句而说,
「正好打算喝茶,要来一杯吗?」
「那就让我陪你喝一杯吧。」
这样说着在为客人设的沙发上坐下。
充份享受了尤瑞安的名茶艺后,先寇布开口了。
「有点不怎么好的新闻,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也已经解决了但我想还是跟你说说。」
「不怎么好的新闻?」
「嗯,有一个叫做阿尔夫.拉曼的激进派驱逐舰舰长,原来是第十一舰队的人。」
「第十一舰队……」
尤瑞安因为这名辞扭曲了脸上的表情。
「对,跟巴格达胥不一样,是当初热心赞同救国军事会议的人。他射杀了想要跟着姆莱中将一起离开这里的三个舰长。」
「?!……这么这样!」
「没错。想走的人让他们走就好了,但是大概也喝醉了吧,虽然感情好像不错的样子但他做了傻事。」
以沉痛地表情听着的尤瑞安问了。
「那他现在呢?」
「死了。」
「……」
「在做了以后,大概是后悔了吧,自己吞枪了。」
「……这样吗?」
望着俯着脸的尤瑞安,先寇布疼痛地说。
「发生了的事也没办法了。但是今后可能还会发生同样的事,特别是你的四周很危险。」
「我可以保护自己。」
「不,已经有了杨提督的前例了,我不想再尝到第二次。」
「这……。」
被这样说了尤瑞安也找不出词句。
「不整治伊谢尔伦的治安不行,我想先让蔷薇骑士他们做一会儿类似宪兵的事。不用担心,是为了保护你和民间人。」
「…………」
尤瑞安更提不出反论了。
「另外,我想让巴格达胥也参加。如果只有蔷薇骑士的话太危险了。」
「…我明白了。」
在伊谢尔伦再夺取后,对巴格达胥持有一定程度的信赖的尤瑞安回答。原本他就把先寇布和蔷薇骑士看作家人。很少有反对先寇布的提案的时候。
「好,既然决定了我就赶快动手吧。那么,不要太拼命啰。要不要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不正经地笑着,先寇布走了出去。
「真是。」
尤瑞安虽然苦笑着但看来又有点愉快。

「如何?」
「交给你了。」
「那多谢了……他呢?」
「那家伙不曝光的,至今都是这样。」
「我真的是被那技巧吓到了,与其说是肉搏战技还不如说是暗杀术。……请不要对我使用喔。」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哎呀哎呀,只能专心工作了吗?」
「好好干吧,也为了你自己。」
「是是是,我知道了。小弟那儿就拜托您了。」
「不用你说。」
宇宙历800年,新帝国历002年,八月八日,伊谢尔伦共和政府的树立被宣布了。
「伊谢尔伦共和政府万岁!」
「去死吧!皇帝!」

在欢呼声和军扁帽到处乱舞之中,拥有灰褐色头发和眼眸、表情不逊的高个子男人和黑发、留着小胡须看来狡滑的男人把视线对上了。
「「为民主主义干杯!」」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