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作者:Tim

·银河,你可记得我·--3
艾芳瑟琳·米达麦亚 宇宙历827年
九月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费沙。回来的路上,我在奥利亚逗留了几天,采购一些东西,为了使自己看起来面目一新。拉图什的两岁的小姑娘在我身边,安杰莉克,脸蛋很美,声音甜润而有光彩。渥佛如果还活着,肯定会说这个宝贝儿就是我的翻版。这种念头时常在我脑海里闪过,说到底,不过是试图把他和菲历克斯都忘记了的结果。

回到费沙后,希尔格尔夫人接见了我。她又住进了狮子泉,没有比这个更令皇帝不高兴的了。据我看,对她本人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事。
我在宫里呆了两天。拉图什的妻子,身为皇后的妹妹,一听我要来却逃之夭夭。她宁可放弃自己的女儿,也不肯低三下四地来讨好我,实际上,我既没有威胁过她,也没有以母亲的身份干预拉图什和她的任何事情。走进费沙的房子,庭院里树木正在落叶,土地湿乎乎的,我越是努力回想那些快乐的日子,越是忘不了罗严塔尔的孩子的咿咿呀呀的声音。二十六年前,莱因哈特皇帝死后的第一个星期,戴尔德雷·埃斯特邦来到这里,对保姆说:“太遗憾了,临行前见不到米达麦亚夫人。请转告她和元帅先生,我把菲历克斯带走了。真是个好名字,令人倾倒!”
那种心被扎碎的痛苦,从此就缠上了我。我觉得,世上所有的财富,最闪亮的勋章和那个最好的丈夫,都战胜不了这种痛苦了。甚至渥佛本人,他设法暖和我,自己却也已经缩成了一团。我承认,我作为母亲,对拉图什很不公平,所以他早早地投进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而那个小的孩子,在亚斯提星域阵亡的梅雷夏尔,我都快记不起他的不幸了。
严格的说,我和埃斯特邦女士也没见过几次。新王朝建立后不久,法伦海特 一级上将突然结婚了。眼睛淡淡的亚德鲁贝特先生,在被认为他乏味的时候,却做出些叫人特别好奇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和前杨舰队的成员结婚总是帝国军官最不恰当的行为了,这差不多能叫你唇边出现笑容的时候眼睛里立刻充满泪水。当时,年轻的提督说:“我和我的妻子,很早就住在这里了。”不过,人们对两个年轻的孩子,偷偷拿走缎带,偷偷亲一下,又稚气又热情的故事根本不感兴趣。反而是对女方在帝国的娘家,还有那个身为同盟席特列元帅夫人的姨妈比较着迷。大家说,新娘很早就在同盟接受教育了,伊谢尔伦舰队的收编对她造成那样的影响,现在,她失去了双方面的庇护……那段日子,渥佛也和大多数人一样,经常罗罗嗦嗦反复说这些话。我的渥佛,米达麦亚大元帅,并没什么爱开玩笑的性格,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他说过的所有那些讨厌法伦海特夫人的话,都是实实在在的,真叫我无法相信,到了后来他会把菲历克斯抱回来。“那是奥斯卡的孩子呀!”渥佛费力地解释,末了,我们两人都象遭受霹雳一样,红着脸坐立不安。现在,他老了,突然一言不发地说走就走,和埃斯特邦的丈夫一样,也和奥斯卡·罗严塔尔一样了。

今天早上,我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鼻子上有红斑,很明显,这是年龄加上喝了点酒的缘故。我一直以为,等我也老了,就会慢慢原谅戴尔德雷·埃斯特邦,想起她在费沙失去孩子时表现出来的亲切、忧伤,我们本来可能还会因此而亲密些的。到了现在,我是个随和的老祖母,打扮也有些过时,但还是会成百上千次地想起那些不愉快。安杰莉克在花园里玩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拉图什,象以前对渥佛那样,要求他尽快把同盟打垮,再打垮。年轻的军官就作出被吓倒的表情,实际上他没有。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