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作者:Tim

·银河,你可记得我·--4
奥尔珰斯·卡介伦 宇宙历827年
最近三个月来,巴格达胥先生和卡介伦先生一起做了很多事。他们反复地对伊谢尔伦施加压力,但又不想过分激怒戴尔德雷,说到底,只不过是希望她能主动站出来,和菲列特利加·杨夫人说说话。当卡介伦先生在家里的时候,他对我说:“她们关系那么紧张,对我们这些伊谢尔伦派太不好了。”然后他苦笑,接着又说:“很多人都会注意到,她们从两个朋友,那么快就变成两个暴君了。”我亲爱的亚列克斯,终于稳稳地扛上了元帅的肩章,又满意又骄傲。“亲爱的,”我说,“在你还是个中尉的时候,你是无忧无虑的,可是现在,你的头发都白了。”
卡介伦先生没有被打中,他更快活地笑起来。第二天,他还是去找巴格达胥先生。
一个星期后,贝伦哈特·冯·舒奈德上将返回海尼森。他和戴尔德雷一样,不肯就某些私人问题跟政府妥协。
亚列克斯和我请他到家里做客。他又结婚了,年轻的妻子正怀着身孕,周围人包括他自己在内,没有理由地猜测孩子的父亲。
“今天享有一切,明天化为乌有。”贝伦哈特说,“生活就是这样。”
我看看亚列克斯,他没有任何反应。
后来我们说到戴尔德雷的小女儿阿莉西亚,她上个月解除了婚约,原因竟然是未婚夫站在她的母亲和哥哥们一边。她这么想的时候,我劝说过她。当然,我和小姑娘已经不能在友谊的基础上畅所欲言了,而且,我怀疑她也对年龄的代沟特别在意。
“我总是想起过去,我们在海尼森、伊谢尔伦还有别的地方,我做点心给大家吃,那时候的年轻姑娘从来不挑剔。”
卡介伦先生笑着说:“你用冰箱里的东西欺骗我们这些味蕾麻木的军人。”
“从某方面说,亚列克斯,还有你,亲爱的,你们所有人都是在为我作出牺牲,”我说,“请允许我继续利用这种恩惠。”
“我很荣幸。”舒奈德上将说。
我们都哈哈大笑。
不久,舒奈德被说服去劝劝戴尔德雷,他启程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信心。上将解释说他自己当副官习惯了,对一个爱上军队的人没有多大震慑力。我们没在意那种不幽默的俏皮话。大家高高兴兴地送他上伊谢尔伦。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几天后他的旗舰竟会在规则航道内自爆。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们都以为那是他故意销声匿迹地退隐了。
戴尔德雷·埃斯特邦很受打击。舒奈德无论在政府里还是战场上都是她最坚实的盟友,她的关于反攻费沙的计划在绝大程度上依靠舒奈德辖下亚姆立扎星域兵力的支持,现在,亚姆立扎也许会落到一个不喜欢她的人手里了。整整一个月,到处都在传那位伊谢尔伦女士的变化,她似乎在以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要求退出。用不着巴格达胥出动,我们就看到卡西·亚典波罗在很多方面都站到了前台。
有一天,莎洛特回来吃饭,说起她的孩子。“现在玩伊谢尔伦游戏,想扮演卡西的人少了,”她说,“我问为什么。”
“为什么?”我也问。
“图尔说,卡西叔叔不开战斗机了。他还问我,妈妈,卡西叔叔永远不开战斗机了吗?”
“你怎么回答的?”亚列克斯说。
“该怎么说呢,图尔才四岁,要我对他说战斗机里空气不流通吗?”她大口地吃东西,过了会儿又说:“整个伊谢尔伦的空气都不太好。”
好几年前,我们的小女儿有采访任务到要塞,进入外层时被非正常演习的舰艇击中身亡。同行的还有她的丈夫。我们都知道那是个意外,但是莎洛特还是认为伊谢尔伦十分可厌。“在和平时期不停地向往战争,我不是痛恨军队,我是痛恨军队做的事。”她提出退役,根本不在乎出丑,还有她的和她父亲的同事们的议论纷纷。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她后来的具体职业,如果哪天她跑到费沙去做点什么,我们也不会感到奇怪。
“埃里克怎么样?”我觉得自己想转移话题的意图太明显。
“图尔每天给他爸爸打电话。”我们的女儿回答,“听说他想调到艾尔·法西尔去。”
“为什么?”我问。
“菲历克斯·亚典波罗向他发出了邀请。”
“私人的?”卡介伦先生的眼里射出闪电般的光。
“也许是吧!”然后她突然盯着卡介伦先生,“有这种可能吗,他能去吗,爸爸?”
亚列克斯看看女儿,我看着他们俩,这时他说:“如果我们笨手笨脚地处理。说不定要几个月到半年时间才能请军部看一下他的申请,然后,还有很多程序。”
这样的回答,我要呆住了。
莎洛特却大笑起来,从笑声里带点愤怒地说道:“爸爸,你是个政府官员。”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