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作者:Tim

·银河,你可记得我·--5
奈特哈尔·缪拉 宇宙历828年
同盟,绝不是想象中的幻影,它居然断断续续地和我们伟大的银河帝国分庭抗礼到了现在。然而,属于同盟的所有的将领们,都好象生活在另一个空间,他们追求的目标,采取的手段明显不是量力而为的。
我和戴尔德雷会面的时候,视觉也被他们的幻影感染。到了最后,我甚至相信在那些同盟的军官里,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当时,由格里华德夫人和卡介伦元帅所促成的和议,显得很不合适。皇帝虽然出于对公爵夫人的敬爱,克制了一部分的愤怒,但也并不表示他对同盟的好感有所增加。至于海尼森,背靠荣誉而坐的菲列特利加·杨夫人和伊谢尔伦的不和逐渐公开出来,交锋的结果是早有退役想法的尤里安·敏兹反而出任了统合作战部长,史路上将在军部得到了一个类似于总参谋长的职务,作为交换,亚姆立扎星域归了亚典波罗·伊谢尔伦家族所有。“所有这些宏伟的目标,都是为好战分子准备的。”同盟某家发行量极大的报刊打出这样的标题。皇帝破例主动跑到太后的办公室,对此进行了取笑。
“现在他是人中之王了。”第二天,当我去见太后的时候,她说,“一个可爱的人中之王。”
我只能抱以微笑。
“元帅,”她接着说,“有这么勇敢的皇帝,我们的和谈越早进行越好。”
“海尼森对弗莱斯敕令很满意,航道很快就能打通,接下来就是交换一部分战俘,正好又是在伊谢尔伦。”
“您知不知道?”她沉默了一会儿,我心跳着等待下文,观察她,但希尔德夫人是无法捉摸的。
“您知不知道?”她温和地问,“有人说,伊谢尔伦对此并不感兴趣,他们甚至不准备派人参加和议。”
我稍微愣了一下,“这是可能的,尽管地点就是在伊谢尔伦。”
“我们不可能直接让您到那个要塞去,”希尔德仍然很和气地说,“虽然您对那里更加熟悉。我知道第一次交换战俘的时候,埃斯特邦女士也曾经参与过善后事宜。”
“这也是可能的。”我就说了一句。
“也许这是可能的。我们不妨积极一些,皇帝对和议不很高兴,尤其是我感兴趣的那种。”
她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带着点疑虑和审慎,我差不多是自然而然地接上去:“皇帝在最近的召见上苦闷得很。”
“他是个这样的孩子。”太后轻松地笑着,又说,“先帝的战绩给他造成了错觉,而且他没有在战争里失去过什么,特别是那种温和的,十分淳朴的……”她笑着笑着叹了口气。
我冷冷地看着,对这种暗示毫无兴趣。莱因哈特皇帝的妻子是个美丽但形势险峻的女人,她作为最高信仰从来不害怕报应,犯罪的通常都是别人。我年轻时对她长时间抱有的尊敬似的好感,现在剩下那么点儿,就是假定她对某个温和十分淳朴的孩子的确是有感情的。不过,那个孩子在哪儿呢?

和同盟正式和议前的那段时间,我都呆在政府的各个角落,既不回家,甚至也不打电话。玛尔塔的抱怨声暂时听不到了,她的搂抱儿子照片的双手,已经无力维持宫廷里学到的优雅姿态,还有那些亲戚,多数是她的,带着沉痛来来往往。
有一天,梅克林格看到我,忍不住说:“当年海鹫的那个人,现在差不多就剩下个影子了。”
“幸好军服还算漂亮。阿迪说过,我们除了打仗,什么都不擅长。”我从来不会开什么玩笑。
他拍拍我,把话题扯开去。两个星期后,他如愿拿到了国务尚书的任命,“锦缎的花朵在他的姓氏上竞相开放”。

和戴尔德雷·埃斯特邦的和议很顺利。政府一宣布我在名单的首页,他们就推举她出来了。
她明显老了,不象希尔德·玛林道夫还保持着富丽堂皇的姿态,岁月的风势如此迅猛。她看到我时,脸上瞬间也闪现出莫大的惊讶。
我在伊谢尔伦停留的时间比预想的要久。对于两个老人来说,多数时候根本不会谈到和议的内容。我们提及皇太后和杨夫人的期望,她们的背后都有死去的英雄般的人物,应该获得无尚的荣耀。
“事实上,军队现在不太受欢迎。”我说,并且暗示她在这些年里,同盟或者帝国都没能胜利过一次把对方彻底击溃的战役,“决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们都逐渐失去了精力和热情。”
她也承认看着旧友分崩离析是件痛苦的事。
接着,我们说起家庭。菲历克斯和卡西·亚典波罗的名字很响亮,我忍不住想起塞德里克,想起玛尔塔经常哭得那么伤心,体质越来越衰弱。
戴尔德雷突然表现出那么严肃的神态,令人非常惊讶。幸好我还记得阿迪·法伦海特的新娘那令人喜爱的眼睛,她有时还会说些迷人的俏皮话。
“孩子们有自己的自由,不是吗?”她说,回头去望着八角庭外的草坪和两边的回廊。
那些人工要塞里眼花缭乱不可思议的美景。
有几个年轻军官四下巡视着走过,其中一个目光活泼的青年抬头向这里看了一眼,嘴巴微微张开,炯炯发光的眼睛却瞪得滚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