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作者:Tim

·银河,你可记得我·--7
安妮罗杰·冯·格里华德 宇宙历829年
今年的初春特别冷,猛烈的狂风晃动了佛洛依丁的外墙,玻璃都被打碎了。于是,皇帝邀请我住得离他近一些,他的态度和声音显示,谁也不会把和议当真的。

希尔德给我很奇怪的感觉。她梳理长长了的金色卷发,穿着豪华的织锦,绿眼珠直视着我,流露出过盛的欲望、狂热和活力。“看来皇太后已经不戴孝了。”我对身边的女官们说。
“从上校不见了开始。”她们告诉我从宫廷各个角落听来的闲话,提到皇太后的配缎带的晨衣,钻石耳环,塞德里克的眼睛颜色非常漂亮,嘴唇上有时显出不自然的挑战的微笑。
“元帅在伊谢尔伦的时候看到了上校,他穿着同盟军服,和卡西·亚典波罗站在一起。”这是个比敞胸的玫瑰色裙子更危险的流言。我原以为皇帝会恼羞成怒,但是想不到他的涵养很好,长时间一直镇定自若。
太后的反应就更好了。只有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抱怨缪拉元帅,说他竟然不能欣赏美好的转变,甚至连保持沉默的勇气也没有。
“元帅说出来需要更大的胆量,”我说,“他那种诚实的品格我很钦佩。”
“亲爱的安妮,难道元帅和他的儿子一样是跳跳蹦蹦的放肆的小孩子吗?”
“缪拉上校是个跳跳蹦蹦的放肆的小孩子吗?”
希尔德吃惊地看着我,然后就缩回去,她的满头金发显出一层青黄的颜色。
我的心顿时软了,温和地待她,并且邀请她到远离起居室的塔楼露台,说些女官们听不到的话。
她的心情比我想象的更糟糕,或者因为心里向往的并不是幻象,却仍然伸手不可及。我们都清楚塞德里克·缪拉将面临的问题。亚典波罗兄弟是很大胆又谨慎,但是他们既然被怀疑早就了解了军官阿尔库尔的来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一旦迁就塞德里克,别人就不可能迁就他们了。
“要是我,”希尔德以毫不做作的愤怒说,“先应付一下表面的调查,接着就把引人争议的东西交出去,看都不看一眼。”她肤色苍白却又有夺目的光彩,“或者抗拒到底,绝不承认自己有什么过错。”
“菲历克斯·亚典波罗本身就引人争议。”我说,“他长大成人,并不是什么组织进攻的王牌,而是埃斯特邦用来下注作感情投资的。”
“那要看他有没有学会埃斯特邦的本事。”
我心里一动,“很清楚,他们会审讯缪拉上校,然后把他交出来。你也希望这样了。”
希尔德沉思着,我看不出她脸上有丝毫不恰当的羞耻感。她是我向往的,思想独特,富有想象力,一心想肩负重任。如果他们不再相爱,或者流露出一点点因回忆而痛苦的感受——我相信在经历了双方都很强烈的爱后,希尔德完全可能变得那样,就算最后塞德里克·缪拉活生生地站到她面前——那么我们还是可以作为姐妹、好友相聚,但我的心将对她关上了。

从我来到费沙开始,候见厅的人就络绎不绝。人们始终认为,莱因哈特大帝的姐姐公爵夫人还和当年一样,具有影响力。而我所以不拒绝他们,就是想表明这种想法是错的。我的一生只左右过一个人,最终他成了我们彼此生命的悲惨缩影,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的不幸,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但谁也不把它当真。
拉赫丽王后和她的妹妹梅希蒂尔,拉图什·米达麦亚的年轻妻子,也来亲近我。她们一致认为世界上最可恨的莫过于丈夫的母亲。“两种死法,饥饿和寒冷,”小米达麦亚夫人说,“比起和元帅夫人相处,我不知道哪一个更可怕。”她怀着湍急混乱的感情,一年里难得见几次自己的女儿。
“为什么不和拉图什先生住在一起呢?”我问。
“我厌烦他,他每时每刻都想一件事,把伊谢尔伦打下来,还有他那些朋友也这样。但他们多数都失败,输给亚典波罗兄弟。有趣的是,菲历克斯·亚典波罗差点就成了他的哥哥。”
“菲历克斯·亚典波罗到底是不是存在呢?”皇后打扮入时,相貌更美,也招人喜爱,但是声音却无精打采。
“应该是存在的。既然戴尔德雷·埃斯特邦存在。”我知道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可是我想这么说,那个名字随着这些年的过去,越来越叫我耿耿于怀。
“也许那位克劳希女士反而是不存在的,菲历克斯·亚典波罗根本是埃斯特邦自己的孩子。”梅希蒂尔·米达麦亚说。
皇后露出时髦的笑容,“有一个传言,说奥斯卡·冯·罗严塔尔总督也是虚构的,菲历克斯是阿迪·法伦海特元帅的孩子,就这样简单。夫人您说有道理吗?”
姐妹俩的笑容都漂亮绝伦,不愧是帝国宫廷最贵重的两颗宝石,当然,也仅仅是宝石。我善意地温和地望着她们,“罗严塔尔元帅是存在的,我看见过他。”
她们流露出一点孩子气的失望。
“但是那个孩子,菲历克斯,”我想把话说得有节制,更温柔。宇宙历801年,戴尔德雷·埃斯特邦曾经来找过我,我帮助她带着罗严塔尔的孩子平安离去。现在,那个孩子是帝国的敌人了,然而,我并不遗憾,面对艾芳瑟琳·米达麦亚时也不存在歉意。“他肯定没有机会拥有过。”戴尔德雷的全部努力,只是小小地触及了我的痛苦,让我忽然看到了齐格的不幸。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