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银英同人]银河,你可记得我作者:Tim

·银河,你可记得我·--8
奥利比·波布兰 宇宙历829年
伊谢尔伦要塞象一幅画,我站在那张画前,看着罗伊特跑过来,他跳下地面车的动作轻快极了。“爸爸,爸爸!”中校狠狠拥抱我,又笑又跳,军服上的各种小东西碰来碰去的。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戴尔德雷呢,菲历克斯和卡西·亚典波罗呢?”
儿子用肩膀抵着我,笑个不停,“好爸爸,等你听见风的声音变了,你的儿子再跳几级当上将军……”他扯着我走向地面车。
“原来你是个诗人,小家伙。”
罗伊特打开车门,很满意地眨巴着眼睛,我的好孩子,个子高高,身体强壮,象白墙一样干净,是我的未来和幸福。
我在地球游玩时认识了他的母亲,我们长时间都象果汁和浮着厚厚泡沫的啤酒一样不相称,但是也不危险。
“后来妈妈就这么走了,你就让她走了?”罗伊特十二岁以前经常被卡介伦和亚典波罗两家接来接去,很喜欢问我这个。
我告诉他我有他那样的宝宝,已经算寻到了安慰。
“是虚幻的安慰吧!”儿子在这种程度上笑话我,他除了长相之外,一点也不象我,处处让我想起他的母亲,有时平静下来还会用他母亲那样的眼神端详我。
戴尔德雷和达斯提后来很高兴地接收了他。他们还引用过非常古老的诗歌——露水从树冠落下,肥沃了脚下的深谷。

被肥沃的要塞伊谢尔伦,现在塞满了罗伊特那样的年轻人,其中竟然还包括老对手缪拉的儿子。我对戴尔德雷说想看看那个新时期的蔷薇骑士。
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忙解释我并不是亚列克斯·卡介伦的说客,“也不是菲列女士的,”我说,“我只是好奇,你们打算怎么办,交出去吗?”
“为什么要那样?”她反问,“帝国有人到我们这里很正常,一向都有。”
“和议不是成功了吗,而且蔷薇骑士连队已经撤消了,”我说,“我们不应该助长孩子们迷恋过去。”
“要是能影响更多的帝国公民……”
“同盟养不起这么多人,你知道吗?”我很有点想手舞足蹈的冲动,“地球本来是这么灭亡的,人们的火气随着每少吃一口饭而增加。”
她笑起来,脸上流露出那样的神情,还是当年那个自称埃玛的年轻姑娘,我们在海尼森邂逅,就过了几个小时,她突然变成了杨威利的分舰队指挥官。我相信直到现在她还记得我那个吃惊的表情。
她的家庭受到了帝国不公正的待遇,但是后来,她还是回到奥丁嫁给了法伦海特,那都是命中注定的,每个人的福分不同。罗伊特的母亲离开后,我开始涉猎宗教,不论是古老的还是新兴的,有了奇怪的兴趣,也许我最终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强烈的爱,而她却对我爱得不那么强烈。
“那么,缪拉的儿子没什么困难喽!”
她不否认,“只要对帝国没好处的事,我都是鼓励的。”然后又笑了笑,默默地沉痛地微笑。我们救出杨元帅后不久,她也回来了,刚失去了个孩子,经常露出这样的表情,后来当法伦海特的亲戚拿走他们的房子时,她还大哭了一场。
就这么聊来聊去,我开始透露来伊谢尔伦的真实目的,“你知道我,你知道我!”她充满好奇和困惑,“我想来告诉罗伊特,对他说,我向卡琳求婚了。”
我觉得戴尔德雷的看法会站在我一边的,但是她好象完全呆掉了。
“这没什么……”我说。
“是没什么,”戴尔德雷靠近了点,拍拍我的手臂,“那个‘小心肝’、‘胖脸蛋’,你该先对他说,我肯定他不会反对的。”

又过了几天,我才对罗伊特提起这件事。那个当年的“小心肝”、“胖脸蛋”没有我设想的大喊大叫,他只是用靴子使劲地蹬着。他是我的孩子,一回家就扔下背包,脱下热乎乎的制服。跟我去露营,总是他拉紧帐篷绳,埋好柱子。卡介伦夫人说,他长时间喝我煮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胃都粘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见不到他。罗伊特·波布兰中校找到了加班的机会,把自己牢牢固定在军队里。我给卡琳打电话,双胞胎在屏幕上作出各种鬼脸,我告诉她一切都很顺利。放下电话后,我想,不管怎么样,卡琳已经答应了。
我决定去找罗伊特。去的路上遇到了卡西,他冲我“喔唷”,我好象看到达斯提在他儿子身上复活了。
中校放下工作,和我到街上转悠。在他身边,我才发现自己变老了。为什么我的孩子让我变老呢?
“可是你还年轻嘛,”他说,比划着,“我们之间相差三十几岁,这不算什么,爸爸。”
我耸耸肩。伊谢尔伦带着亚典波罗家的痕迹,反而使原先那些冲锋陷阵的想念常常涌上我的心头。
“有一天放假外出,我们去跳舞,”罗伊特说,“我认识了一个姑娘,她长得不错。”
“什么时候的事,你没提过?”
他不回答,继续说:“我们坐在一起,她靠我靠得紧紧的……”
罗伊特的表情很奇怪,我觉得这象个编造的故事。
“可是,爸爸,”他忽然停住脚步,树阴正好落在他的脸上,“她对我的姓氏更感兴趣。”
我心里发出一声轻微的笑,“这是常有的事。”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知道,我不会生气的,”他闷闷不乐地说,“你是我爸爸嘛!”
然后,他就嘀咕起战斗歌曲,什么傍晚金色的太阳,美丽光荣之城,等等等等。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