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X人物档案]夏澄火炼篇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翻译作品作者:Irregulars

X Character File - 夏澄 火炼

脚本: 大川 七濑
导演: 本田 保则
音乐: 菅野 YOU子

声优: 夏澄 火炼(KASUMI KAREN): 小山 茉美;
苍轨 征一狼(AOKI SEIICHIRO): 田中 秀幸


[独白] 火炼

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想写信,就试着用店里的圆珠笔和留言纸写来看看。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很想写下来留着。
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说是日记呢。
但是,我明明从以前开始就很讨厌日记的呢。
记得么,学校的暑假作业,有让写绘图日记什么的吧。
看来就是因为对那个是讨厌啊讨厌啊讨厌得不得了,
然后就对日记本身也变得讨厌了。
本来就是,又不是每天都只有好事情的。
讨厌的事情也会有啊。想要忘记的事情也会有。
还要特地把那些事情给写下来留着,那么自虐的事情才不想做。

小的时候,尽是讨厌的事。
现在的话能够明白,究竟为什么母亲讨厌我讨厌到那种程度,
但是,对于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而言,日复一日的母亲的暴力,
是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事情。

现在的话是明白的。
对于自己的女儿不是普通人这件事的恐怖。
说的也是啊。
自己的女儿,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不用就点起火来的话,
那也是够吓人的了。
但是。
就因为这样就可以随便打,我想没有这种道理。
况且就算对小孩子行使暴力,也还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
我的母亲不能算是坚强的人,所以用这种方式,来逃避就发生在眼前的
非日常事件,虽然我是这样想。
也是啊,拥有纵火能力的小孩子,到底还是可怕的吧。
我也是,要是我自己没有那种能力,我想肯定也是害怕的。
不,应该是不会相信吧,那种事情。
本来就是嘛,一点用处都没有啊,什么凭空纵火的能力。
要点烟的话有打火机,只要去厨房就有煤气灶啊。
现在的世界早就是就算我不用自己的力量,也可以不折不扣地点起火来的世界了。
所以我啊,一直很疑惑的。
对于究竟是为什么,我会拥有这种纵火能力,这个问题。

当我知道那能力,是为了地球的时候。

忍不住笑出来。

地球。地球耶。
稍微有点过于全球化了,一点实际感觉都找不到啊。
而且,这个地球变成什么样,对于夜店小姐而言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呢。

对,现在,就是在夜店上班。
今天,有件高兴的事。
所以才想先写下来的。
今天发生的好事情。


[剧情]

火炼工作的夜店。
火炼专用的单间。
门开了。

火炼: 欢迎光临

火炼妩媚地笑着迎客。
但是,站在门口的客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是苍轨征一狼。

征一狼: 那,那个,你好。
火炼: 是,你好。

征一狼就那么站在门口。

火炼: ……
征一狼: ……
火炼: 您喜欢就站在那儿?

火炼在自己的工作道具的椅子上坐下,问道。

征一狼: 不,不是,不是的。
火炼: 那么,不介意到这边来吗?门就这么开着的话挺冷的。
看我就穿这样

火炼的口气有点淘气。

征一狼: 对不起!

征一狼急急忙忙把门关上。就这样犹豫着蹭进房间里来。

火炼: 真抱歉。跟穿着西装的您比不得,只穿内衣还是很凉的。
征一狼: 身体着凉是女性的大敌

突然用认真的表情如此说的征一狼,脱下西装的外套给火炼披上。

火炼: 哎呀,外套……。 给我披?
征一狼: 女孩子绝对不可以让腰着凉的。
火炼: 虽说也不是可以称做女孩子的年龄了

火炼掩嘴而笑。

火炼: 但是,谢谢您

火炼,站起身来。

火炼: 那么,看起来您是不太习惯这种地方呢。
征一狼: 对不起
火炼: 不要道歉。完全不是坏事情啊。

火炼,面对征一狼。

火炼: 这里的规矩,听说了吗?
征一狼: 嗯,听说了
火炼: 要是我不合您的意,可以换人的。嗯,那个,我会推荐4号房间的
小美吧。很可爱的,又是货真价实的二十岁
征一狼: 什么不合意,没有那回事

总之是心神不定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征一狼。火炼掩嘴而笑。

火炼: 那么,就是我就好了么?
征一狼: 是,是的。
火炼: 是,非常感谢您。那么,就开始吧

火炼手脚利索地开始准备。

征一狼: 啊,不是的! 不是那样的!!

征一狼拼命拦住火炼。

火炼: 嗯?
征一狼: 那个,希望您能接受一下采访!
火炼: 采访……?
征一狼: 对不起抱歉一下。 我记得,名片应该是在外套的内袋里……

征一狼在火炼肩上的西装外套里悉悉索索地摸索自己的名片。
名片似乎找到了。

征一狼: 有了

征一狼把名片递给火炼。

征一狼: 我是角川书店的,叫做苍轨征一狼。
火炼: 角川书店……。 是卖书的店?
征一狼: 是制作书的公司。

征一狼不知是不是总算定下神来了,露出柔和的笑脸。

火炼: 那个做书的公司,怎~么说?难不成是要做关于风俗业的书什么的?

征一狼,拼命摇头。

征一狼: 不,不是。不是的。 嗯,怎么说……

征一狼指着名片的一部分。

征一狼: 我们公司出版的少女漫画杂志里面,有一本叫做“ASUKA”的,
在那本里面画连载的作家,关于夜店有些事情无论如何想要知道,
所以就代替他来采访……
火炼: 少女漫画,跟夜店有关系么?
征一狼: 在我们公司里,也算是有数的不太平常的作家了……
火炼: (鼻音)嗯~~……, 这工作真是辛苦呢。
征一狼: 不,没有那回事。要说辛苦,是您辛苦才对吧。
火炼:嗯?
征一狼: 不,应该说因为只要是直接跟客人打交道的工作,不管什么都很辛苦的……

火炼因为征一狼说出意料之外的话,没有心理准备似的,显出吃惊的样子。
然后好像很高兴似的露出笑脸。

火炼: 能听您这样说真是高兴。

火炼站起身。
似乎在准备什么东西的样子。

征一狼: 那,那个! 只要能跟您聊几句就可以了!!
火炼: 是要泡茶哟,我压箱底的好茶。

火炼往茶壶里冲进热水。

火炼: 红茶,喜欢么?
征一狼: 是的
火炼: 太好了。 那么就一起喝杯茶放松一下吧。
征一狼: 在这里,吗?
火炼: 我在夜店里喝过红茶啦,您就这样跟同事吹牛吧。

喝着茶的两人。
征一狼啪嗒一声合上小笔记本。

征一狼: 非常感谢
火炼: 说的这些有用吗?
征一狼: 是的!
火炼: (笑着)下回去夜店的时候,照着刚才说的实践一下试试看,
 绝对会被说是很好的客人,会很受欢迎的。
征一狼: 呵,是这样吗?
火炼: 是啊。因为到风俗店来的客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有着,我付了钱的,
这种意识,怎么看都是傲慢无礼的人比较多的关系。
当然,不是这样的人虽说也是有的。
征一狼: 即使是付钱的那一边,也是有必要遵守礼仪和学会为他人着想的。
火炼: (又笑起来)真是有趣的人啊。所有的客人,都象你这样就好了呢。

火炼,一边再泡上一巡茶。

火炼: 是叫,苍轨桑,来的吧?
征一狼: 是。
火炼: 独身?
征一狼: 不,有妻子和小孩了。
火炼: 哎呀,晕倒。

火炼从茶壶往征一狼的茶杯里斟上红茶。

火炼: 说真的,是当真受打击了哦。
征一狼: 是为什么呢?
火炼: 这好人那,全~部不是已婚者就是同性恋呢~

火炼, 嗯嗯的点着头。

火炼: 这世上啊,就是先来后到这么回事呢。
征一狼: 没有那回事啊。
火炼: 就有那么回事啊。
征一狼: 那个,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请教您的名字呢?
火炼: 啊,这么说来还没有告诉您呢。

火炼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征一狼。

火炼: 请,这是我的名片。
征一狼: KAREN,桑?
火炼: 对,KAREN,请多多指名哦。

火炼对征一狼眨一下一边的眼睛送个秋波。
征一狼手足无措。

征一狼: 不,不是,那个
火炼: 拥有一个那么好的妻子的话,大概没有那个必要了吧
征一狼: 你也是,很好的人。

火炼,猛然心脏停跳一下的表情,望住征一狼。
征一狼并非有什么言外之意,怎么看都只是认认真真地这样说。
火炼很难得的稍微有点脸红。

火炼: …… 谢谢

征一狼并没有特别注意到火炼的样子。

征一狼: 那个,“KAREN”桑这个名字是……
火炼: 一半源氏名。一半是本名。
征一狼: 嗯……?
火炼: 念KAREN,写是这样写的。稍微把手借一下。

拉起征一狼的手。

火炼: 火,后面加炼狱的炼。
征一狼: ……火炼桑
火炼: 对的。您也是很少见的名字呢。用字真是不同凡响。
征一狼: 啊哈哈哈哈。
火炼: 真是愉快的人呢。而且什么也不问。
做这一行啊,不管客人还是店里的人都一定会问的哟。
问,为什么干这一行啊?这样。您却不问呢。
征一狼: …… 因为,您的宝贵的人生,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偷窥,那是不可以的。


[独白] 火炼

我的宝贵的人生。
那个人,这样说。
我的人生。
实在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人生。

有着一个拥有纵火能力的女儿的母亲自杀,我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一会东一会西,辗转飘零到现在。
因为各种各样的宗教团体的人,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我的能力,总是穷追不舍。
进这一行,是因为不会被这啊那的问到来历的关系。是因为可以随便就辞职的关系。

我并不觉得自己不幸啊。
而且这世上更加不幸的人还有很多。

说我可怜的人也有过。
但是,对我说出宝贵的人生的,那个人是第一个。

今天是个好日子。
红茶也很好喝,那个人临走时从西装口袋里变魔术似的拿出来的奶油糖也很好吃。

送给我两颗糖,可是只吃一颗,另一颗留下藏起来。

留做今天的纪念。
跟这封信一起。

希望,能够再见面,许下这样的愿望。


火炼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