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十六
阿拉贝拉不住在宫里。从女王起居室的窗户望出去,很远处,树木围拥着的高低不平的屋顶,人字墙,钟楼和高塔,首席大臣房屋圆顶的宝石般的淡蓝色,熄灭在强烈的日光里。
首席大臣还有两个妻子,都是波诺人,其中一个就住在都城的房子里。当海梅被阿拉贝拉领回家时,该怎么说,该怎么回答,就需要智慧了。必要的时候,主要靠阿拉贝拉的暗示,海梅就会果断地表现出“我服从,我放弃对女王的敬意”的态度。
晚饭后,阿拉贝拉和海梅去了书房,为的在那里可以随便聊天。没多久,那位留在都城的夫人贝内德来敲门,她有一头飘动着的细软金发。“大人,哈塔巴亚先生来了,”她说,“我让他先等在小客厅。”
“谢谢,亲爱的,您对他说,请他再等几分钟。”
贝内德象进来时那样,很温柔地把门带上,离开了。
阿拉贝拉向房门望了一会儿,然后,他再回到海梅身上。很多年后,海梅仍然会想起那书房里的情景,微微的笑容在阿拉贝拉的嘴唇。当时,他们互相凝视,目光混合,一个进入另一个眼里。在贝斯瓦尔旅店,外省人手拿皮面有花纹的挎包,走上楼梯,年轻的女人跟着他。第二天,搭着招牌的酒店,外省人坐在凳子上,看着两个酒瓶,他把手放进挎包里,好久都没有伸出来。到了晚上,一个年轻的下级军官也走进那满是泥水的过道里,脸上带着通红的稚气,但手却不发抖,拿了东西就走,头也不回。
听到那名字,海梅就在心里瞬间转了千百个念头。阿拉贝拉注视着他,目光非常清晰和钢铁般的锋利。书房的平静,沉重和湿热的空气里,四周一些画像反映出蜡烛的光,缓慢摇曳,象乐曲一样。
“来见我的这位先生,他需要一个小小的职位,可是我推荐了他到御廷大臣的外厅。”
“御廷大臣的外厅?差不多整个王宫的秘密都睡在那里。”海梅在心里叹了口气,很随便地,毫不拘束地谈了些传闻。
“您晓得这些事情。”阿拉贝拉说,“我知道您肯定同意我的决定了。”
“您是说那位先生吗?”
海梅表现出对他自己立场的坚定和漠不关心,阿拉贝拉注意到了,不由感到有些悲伤,他直接地对海梅说:“亲爱的,我们必须再来谈谈这个观点,或者说是南方的气候。”从窗户透过的铅色光亮下,他们彼此望着,“我认为太愚蠢了,阿里杰亚半岛要把自己看成叛乱者。”
海梅的心猛然震动了一下,有霎间的静默,他觉得自己面前开着一条深渊,他稍微粗暴地说;“大人,这是都城的看法,我们不能装做什么也没有。”
“您说的对,都城不得不提防一切的坏的目的,可能犯了错误。但是,您要明白,都城本来没有必要把半岛看成叛乱者,土地多的资源丰富的领邑,一切国家都有,我们没有足够的闲暇去一一攻击破坏它们,它们存在才是对我们的权利和义务,这才是目的。除非它们主动要求,”他想了想,说了一个词语:“独立!”
海梅的心里涌上一点火热的兴奋,他感到吃惊。
“我们一再地谈过这个话题,我们那么要好,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信赖您的理解力。亲爱的海梅,您想要我采取那种惹起很多痛苦,把两手缚住的交流方法吗?对阿拉曼加城防官先生,女王很信任的人,您也是,要我对他拿出火和剑吗?您知道,这些东西我都是有的。”
海梅几乎忘记自己坐在那里,说话的声响,有些句子很明晰地进了他的耳朵。“我的大人,”他说,“您是对的,事实上这竟那样可笑,您看重萨兰德先生,他也必要会有配得上您看重的钢铁般的意志,在某些时候,知道只有服从是伟大的。另外,我向您保证,阿里杰亚没有独立的意愿。”他说着,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阿拉贝拉面前,慢慢地跪了下去,尽管他有战士的精神,当膝盖碰到地面的时候,还是不免颤栗了一下。
“别激动,亲爱的,愤怒是坏事……”阿拉贝拉说,他向前倾身,扶住海梅的肩膀,请他站起来,“命运是公平的,我们都要好好保护自己。”然后他又说,“现在,我想请您到小客厅去,别担心,您只要把那位等待着的先生带过来,随便您用什么办法,我给您时间。”他和海梅互相交换了一瞥目光,后者差不多懂他的意思了。
“他会明白的,您掌握着我们大多数人的命运呢!”
阿拉贝拉转了转眼珠,“这也是一种观点。”这句话说完,他们就和好了。首席大臣温和地望着他的朋友,注意他卷缩的头发,锦葵色的蓝眼睛,由于露出微妙笑容而稍微转成白色。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