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十七
都城分成两部分。从王宫开向广阔的地平线,直达远处的厄尔纳斯山,黄杨树,枳树,很古老的栎树林,枝叶闪亮的青铜色里,从高临的平台上,可以望见所有那些围绕着铺石大道的华丽和富有情趣的高大拱顶和花园,白色大理石和长青藤外衣下的喷泉,柱廊展开成半圆形,从高处降下的栅栏,点缀着淡蓝、淡紫和玫瑰色的装饰。另外一部分就是转弯的街道,发出一阵阵难闻的臭味,成群的小房屋,连接的斜坡,互相堆压的梁木,只有少数很小的店铺,要么就是整个露天厨房,屠夫的肉切得很坏,面包又冷又粘。
哈塔巴亚属于后一部分,他看惯了那些小驴拖着的车子,头发蓬乱的妇女,从一幢房屋系到另一幢房屋的晾晒用的绳子。不过,他现在马车上,阿里杰亚事务官的身边,也没有觉得突然走进了鲜艳有生气的环境。刚才,海梅督促他习惯首席大臣的声音,于是他跪下去吻了阿拉贝拉的手,有一枚指环碰到他的嘴唇,他心想:这就是觉醒对不对。
“算了,算了!”当时,阿拉贝拉示意他站起来,“先生,必须花时间,很多时间,才能了解和热爱国家,但值得我高兴的,是您终于会爱上都城。”他说的时候露出很好的表情,然而心里却反复地说着——“才刚刚开始呢”。
哈塔巴亚从那里出来,头一直嗡嗡地响。
“我的哈塔巴亚,现在我们都和他谈过话了,我想让您知道,我不会干涉您,但是请您做任何决定前,先设法告诉我,好不好!”
“大人,我以为我接受了一种委托,一直以来,为了维护您和阿拉曼加大人,现在我仍然要那么活动。”
“其实,我曾想劝告您消失,不过,一想到您本来是为了走进铺石大道的世界……”
“对不起,大人,我的生活一度的确到了苦难和悲伤的尽头,我的父亲,只留给我刚够喝水的钱,可是我还没有您以为的那么奇特……”他停下来,微微颤抖着,用较低的声音说,“如果我做了对您有帮助的事,那是因为您的精神很简单,从来不使我为难,现在也一样。我只是在想,您要怎么对阿拉曼加大人说呢?”
“是啊!那么您再给我帮个忙吧!”海梅说,“我要好好地对他说,不过,多半您会看见,他要恨我了!”
海梅的语气,还有那很亲切宽厚的眼神,反而叫哈塔巴亚担忧,他望着海梅,好久都不说话。
“可是我要一次次地恳求他,也许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刺激他的愤怒,但是,请您跟着我来,好吗?”
他说话时很镇定和气,于是,哈塔巴亚点了点头,“我要继续留在外厅吗?”他问。
“当然喽,首席大臣已经推荐了您。怎么,您不愿意吗?”
“不,不,这么一来,我也能搬到一个比较好的房子了。”哈塔巴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新的喜悦的情感。
“您还住在朋友那里?”
“有时候也在贝斯瓦尔旅店,到了三角广场,我走回去就不远了。”
“您为什么不对我说呢?”
“啊,当然,其实,我是微不足道的人。”
那出乎意料的自负和天真的样子在海梅心里轻轻地敲打了一下,他凝视着哈塔巴亚,说:“我亲爱的,您知道吧,我也是的。”
不久,马车到了三角广场对面的大路转弯处,哈塔巴亚下车走了。海梅一直从车窗里看着他,穿越广场,绕过一座快要倒坍的房子,走进粗厚泥土的小巷深处,有时灯火一闪,哈塔巴亚的身躯好象在发病似地颤抖。“他不舒服吗?”海梅心想,“才刚刚开始呢!”

看到贝斯瓦尔的灯光,哈塔巴亚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似的,飞快地大胆地跑过去,闯进门,突然停止,被轰击似地倒在伙计维齐利的手上。
“当心!哎呀,哈塔巴亚先生!太太,哈塔巴亚先生……”
哈塔巴亚只轻轻地唔了一声作为回答,他不愿意说话,尽管睁着眼,却感到被慢慢到来的黑夜吞没了。
贝斯瓦尔太太和另一个帮工的女人,还有其他一些人都拥过来,围住他。他盯着他们,不再说话,端端正正,平静地被安顿到椅子上,有人拿了苹果酒来擦他的嘴唇……
“唉!好了!好孩子,看,酒能帮助我们抵抗坏空气。”
“您饿坏了吧,先生!”有些炒鸡花的气味飘过来。
“好!那么,那些鸡蛋呢!”贝斯瓦尔太太在不耐烦地喊着。
“我不饿……”哈塔巴亚很激动,他困难地抑制住笑声,说,“首席大臣招待了我呢!”他想起阿拉贝拉的书房,样式有稀奇风味的酒瓶,倒出来的酒味道实在纯净甜美,不由地舔了舔嘴唇。
贝斯瓦尔太太以母亲般的一只柔和的手脱下他的帽子,细心地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好了,这下您可高就了!现在上楼去吧……帮帮他!”
哈塔巴亚的眼睛瞥到了周围女人身上的可怜裙子,宽敞地呼吸了几口气。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