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十九
收到这些信,海梅也只好用两手抱住脑袋。
“看来您这份差使不好当,”他对哈塔巴亚说,“说不定会碰上一场更大的祸呢!”
“那么您呢?那边是您的兄长,这边是您的国王……”哈塔巴亚说。
“所以他在劝我注意啊!”海梅把个钱袋给了哈塔巴亚,“别拒绝这个,反正事情明摆着,我们要大伤脑筋了。”
于是,为了谨慎起见,哈塔巴亚先到里面去,为事务官看看御廷大臣是否有空。海梅就走到玻璃门那头去了,他打算看准机会碰到内务大臣。这里本来有个缘故,御廷大臣的外厅,有时候就象集中了好几条街道的十字路口。
没过多久,御廷大臣出来了,他以感动的态度把海梅带到办公室。“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很重要的!”他对海梅说,“这些日子,王上天天让我去见她,每天还不止一次。”
“为了内务大臣在小住宅区散步的事?”海梅笑着说。
“哎,您也知道了,我亲爱的。”
内务大臣返回都城有一段时间了。他的任务完成得不错,并没有造成人们想象中的财政上的可怕灾祸,然而,在他本人的体面上,却出了点小小的意外。据某某人说,他在外地的时候,曾遇见厄特里亚先生同一位很漂亮的女郎一起行走,“因为她的确是极其美丽的,我不由自主地看着她,她和内务大臣曾进入一条荒凉的小巷,出于慎重,我没有跟上去。”立刻又有人证实那是个给夫人们往外袍上绣花的女工,她失业了,在制造商门前徘徊,厄特里亚先生正好经过,就停下来给了她几块银币。后来又偶然地遇到了几次,可以想象她的容貌是那样的美,眼睛温顺地看着恳求他,以至他最后终于要拿他的心施舍给她了。
“就是这样一位……小姐,厄特里亚要求把她列上大事记。”
“王上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海梅轻轻地喊了一声。
“当然了,昆达柯比的骄傲使她的脾气有时候坏极了!可是我们的厄特里亚,他既然固执地要实现他的想法,那就肯定会实现的。我,您,还有大家都知道,他有时候简直呆板愚蠢……”
结果,海梅知道了内务大臣情愿不要家族的世袭权力,只要一个小小的房子。而他那位未婚妻,先这么说吧,却来自一个非常肮脏的简直要引起人们痛苦的地方。
“据说,她住的地方,她领着厄特里亚去,他因为看到的景象而难过得转不过气来。”
“到底会怎么样呢?”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御廷大臣说,“为了美,或者为了我们亲爱的女王和厄特里亚的好关系,首席大臣打算见见那位……小姐……”塞里泽把手指轻轻地放到自己的双唇上,露出轻微的笑容,又说道:“为了美啊!”

关于这件事,大家都在猜测,“她在爱他,不应该做坏人!”“她在爱他,不应该使她受苦!”“这些可怜的人,他们并不幸福!”
佩里埃斯凯先生在他的亲戚旅店老板那里描述女官们听到这些时的表情,声音轻微地颤抖,“她们还说要去有计划地看望那些人。”他说。
老板看了看他的妻子,说:“既然小姐们这么说了,您尽可以领着她们,先到这里来,不然那些可怕的景象,真正可怕的景象,会叫她们的头和胃都翻过来的。”
他作了个动作,太太又接上来说:“亲爱的,您的那位小姐,王妃的女官,您可以先领着她来,说真的,这没坏处,都是我们这城市的美好回忆。她不会说‘这太可怕了’,是不是?”
佩里埃斯凯愣了一下,很快就说:“您不用担心,我们的街道上到处能遇到乞丐,还有别的一切,她都看见过。要是不信任我,可以问哈塔巴亚,亲爱的,您说,您说!”他推推哈塔巴亚。
“我想说那些都是好心的人,帮了我很多……真的!”在老板太太还有其他一些人的目光注视下,他的脸都有点红了。
“您的嘴真紧,亲爱的。”太太说,“随便您吧!”
佩里埃斯凯反抗似地激动地笑起来。过了一会儿,周围没人的时候,他转头对哈塔巴亚说:“在不同环境里长起来的人的友情,就象水和油那样不能相融,不知道爱情会怎么样?”
“您为什么担心这个?”哈塔巴亚正在想心事,就随口问了一句。
“我为内务大臣担心……”他的话中断了。
哈塔巴亚看了看他,说:“这要王上发发慈悲了,她的心肠一向是很好的。”
“您相信这个,得了,得了……”佩里埃斯凯一边笑,脸色苍白的。
“还是相信吧!”哈塔巴亚很温和地说,他的烦躁心情并不少于佩里埃斯凯,身上拿了那样一个字条——
“亲爱的哥哥,形式基本很难商量,如果你只愿意在形式上让步的话。至于妥协,有时需要更多的明智和勇气。您以为首席大臣对我做了什么,其实我们只是讨论了一下,他用的方法是和善的,仅仅让我意识到时代和我们之间,有了简单的误会。我想要和他一起,把和解再领回到我们身边,我确信这一定会做到……我亲爱的哥哥,您是会和我一起思想的,不是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