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二十
第二天上午十点的时候,佩里埃斯凯和他的女朋友在宫邸前的长廊大厅里,两人站在一扇窗子边聊天。
“喏!我的好雷埃拉,我给您讲个故事,有个女人,晚上向楼梯口走去,竟把窗户看成了门,就跌到街道上,一下子就死了,嗯,那个女人其实还是个小女孩。”阿瑟艾拉柔顺悲伤地说着,显出无知和纯洁的处女的样子。
“是大扫除吗?”佩里埃斯凯咕哝了一声。
“也许是的,昨天,王妃对首席大臣说起那些施舍,要给小住宅区的施舍,王上的女官就说了这个故事。她们本来要把施舍放到母亲的手里的。据说那摔死的女孩的面容好看极了,安布丽保证说那是真正的美,她都哭了。我也是。”泪水真的涌到了她的眼睛里。
佩里埃斯凯不由地也有些怜悯。
“那个时候,王上说,你们把施舍放到那个母亲的手里了吗,可不要忘记啊!”
女官说着看了佩里埃斯凯一眼,他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但他只是淡淡一笑,他说:“亲爱的,我在想我要不要带您到贝斯瓦尔去,我和您提起的那些亲戚……”
“我亲爱的,这个主意现在会让首席大臣高兴的,王上到不一定。我们可以散步过去,象在乡野里那样。”她愉快地对他说,“您知道,我亲爱的,我很愿意拿出我的施舍。”
“我知道您会喜欢的。”佩里埃斯凯看了看表,大约女王就要过来了,“但要是您只觉得好玩,为了看看那些会突然没有了工作,没有面包的人,就象那个摔死的孩子,或者内务大臣的绣花女工……”
“那个绣花女工……”她身上的风雅柔和的气质顿时显露出来,咯咯地笑起来,“雷埃拉,她是很美的,我们觉得首席大臣也会因此好心起来呢!”
“好吧,好吧,”由贝斯瓦尔夫妇吹给他的气息,使得他犯了愁,一时找不到话说,这时候,他看到哈塔巴亚从宫堡草场那边走过来。
“我的雷埃拉,您要领我到那边去的……或者我们坐车子去……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出门了!”
“亲爱的,我们改天再谈吧!”佩里埃斯凯说,“那不是娱乐,您再想想,您再想想,不然您会做恶梦的。您看,”他向她微笑了一下,低声说,“喏,哈塔巴亚先生,在那边,他和我生长的光线相同,是一样的树木!”
“是这样吗?可是我听说,首席大臣推荐了他。”女官注视着那青年军官,他穿着新外套,走到了温和的阳光里。
“我很高兴看看他听到这个会怎么反应。”
“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了。”
于是,他们走出来迎哈塔巴亚,可是却找不到他了。佩里埃斯凯回到外厅时,也没有看到,而且后来整整一天都没有看到他。末了,他忍不住要向别人打听。“他告了假了。”“咳,那位先生!”有人耸了耸了肩,“上午他就脸色苍白,好几件事情都办得糟糕透了。”
佩里埃斯凯听了这些心里更奇怪,他四处地找了找,又回到他们一起租住的房子里。结果,另一个房客卡罗·吉柯正在那里,打扮得整整齐齐的,要去参加聚会。听说这个,卡罗夸张地叫起来:“我的天那,我要了解一下案情,可怜的哈塔巴亚!”
佩里埃斯凯觉得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最后,他被卡罗拉着走了。一路上,卡罗都对他叽叽咕咕的,说着聚会上的糖果点心,还有穿粉红色蓝色衣裙的小姐。
他们坐的马车从贝夫大街抄了近路,疾驶而过。道路相当冷清。哈塔巴亚在一幢还象模象样的房子外面,坐在长条石凳上。当马车过来的时候,他向后缩了缩,温顺得象个学生那样。然后就一动不动的,直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使他转过头去。海梅穿着礼服,微微侧着身子,眼睛盯着他看。
“您好些了吗?我听说您不舒服……”海梅关切地问。
哈塔巴亚先打了个手势,过了好久才说:“大人,您还记得我的未婚妻吗,纳索亚,我对您说过的。”
“是的,怎么了?”
“今天,我在宫里,看见三楼,左首第三间的套房,窗户很亮的那个,我看见她站在那里……”
海梅有种本能的反应,立刻走上去挽住哈塔巴亚的胳膊,带着他往前走,一边悄悄地和他咬着耳朵说:“她看见您了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