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二十九 阿拉曼加的使者(4)
国王在首席女官陪同下准备返回寝宫。她向众人点了点头,所有的客人都默默地向她鞠躬致谢。
然后,客人们陆续离开,纷纷握手告别。厄特里亚挽起妻子的手臂把她带走了。他们出一扇敞开的门经过花园,左首的墙面上,有一个窗户特别明亮。他们看到一个头影,罩着面纱。厄特里亚相信那是斯佩克尔夫人。不一会,有另一个影子在窗前出现,好象也是个女人,她和王妃紧挨在一起,向漆黑的花园凝望。
夜色里的空气使他精神一振,轻声地问道:“您过得愉快吗,亲爱的?”
“您带我到这里,我真感到幸福。”纳索亚回答。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有个陌生女人去敲阿里杰亚特别事务官家的门。她是个朦胧的样子,在灯光下,看门人也只看到她戴了一顶大帽子,裹着样式过气的斗篷。
“我来见海梅先生,说好了的。”她说话时好象有重重的疑虑压在心头。随着门上的插栓嘎嗒一声,她又抬头朝上看了一眼,帽子下露出一些白发,她的脸上有一层异常的苍白和严肃。
看门人不由使劲地盯住她。这时,门廊那里有个侍从走出来,他已经待了很久了,一直看着那女人,看她身上的旧丝绸,褪了色的花边,经过修行似的脸色。他走上来请她进去,尽量轻声地说话。
他们来到书房,一路上始终保持着沉默。
海梅坐在火炉边,抬起头来打量她,他的心里早就反复考虑过这个场面了,但是仍然有点害怕。一时间,他不敢同她说话,也不敢望她一眼,仅仅抬抬手,示意那个侍从离开。过了一会儿,海梅站起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那个陌生女人也几乎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海梅简直就象是她的影子。十点钟敲响了。海梅回过神来,“请坐,夫人,请坐下!”他对她说。
陌生女人几乎是慌里慌张地摘下帽子,解开斗篷。海梅的脸被炉火照得通红,一阵极大的惊吓使他的两条腿抖个不停,“是您,是您,就是您吗?”他叫道。
“恐怕是的。”帽子下露出来的是巴塞科的布伦迪内的脸,鲜明优雅的轮廓,但是皮肤干枯了,脸庞也凹陷了进去,原本洁净的额角布满了挣扎的痛苦的痕迹,嘴唇上有细密的皱纹。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目光从海梅脸上移开,然而还是牢牢地注视在他身上,使人很容易猜想出他是她深切关心的对象。
“那么是您派人送来了这个?”海梅说着,同时用手指了指附近的书桌,“我想您懂得上面的文字吧,而且……”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布伦迪内已经向那边走去,她一拿起上面的戒指,就浑身哆嗦,眼泪滴落到手上,“那些文字是说,永远不要失去你亲爱的人!”她说。
海梅狠狠地敲了自己的前额,跑过去,用哽咽的声音对她说:“母亲,我的母亲!”
“嘘!”布伦迪内用一只手指按在嘴唇上,然后紧紧拥抱海梅,她吻他的额角,搂住他,仿佛要给他温暖。
那激动人心的热情持续了很久,直到海梅看见母亲的额头上渗出了滴滴汗珠,一种十分强烈的记忆顿时涌上他的心头。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放了手,退后几步打量着她。
“母亲,您为什么突然来了?”他用低沉而充满热情的声音说,“您来,只是为了肯定在南方的我的姑妈的话,告诉我您是我的母亲?好吧,您支配了我,我相信您,您要我为您做什么?”
听了这两句话,布伦迪内流露出恐惧的表情,可是她很快恢复了平静,“我亲爱的孩子,”她对事务官说,“如果一种执拗的疑问在您心里突然产生,那么我怎么能不鼓起勇气来向您倾诉,我有什么秘密不能向您说呢?为了您的清白的生活,您的纯洁有志气的心灵,我这个抛下您的,使您心里隐藏着创伤的母亲,更有理由来和您说话了。”
“这是什么意思?”
母亲注视着儿子,过了一会儿,她说:“我是有罪的,我的确犯下了所以被关进特拉特格的罪行……”
“把一切都告诉我,我的母亲……我是您的儿子!”海梅怯生生地对她说。
“就是我,拿了本来是我未婚夫的那个南方人的刀,把它插进了兵城领主的身体,我是一个杀人凶手,您害怕我吧?您应该害怕的,我杀死的还是您的祖父!”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