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三十一
建筑是风俗习惯的代表,常青藤房子那异常冷峻的王侯气派和个别复杂迷人的装饰,证实主人是从动荡和骚乱不安中走上舞台的。此外,她似乎也该有一点使人感到亲切的东西,现在终于又可以向一个老朋友敞开了。
黛伦特躺在一张软垫长椅上,和布伦迪内说话。她们刚用过点心,温室的门开着,一阵阵植物气味渗透进来。
贴身女仆进来通报:“首席大臣!”
“您没有告诉他我不会客吗?”夫人说。
“首席大臣请夫人原谅,他有话要和夫人说。”
黛伦特仔细瞧了女仆,发觉她一本正经,十分严肃。“那么请他到这里来吧!”然后,她回头又对布伦迪内说:“阿拉贝拉来了。”
布伦迪内无言地端详着她。
她们听见走廊里响起脚步声。阿拉贝拉先在前厅里望了一眼,门帘被雅致的束带系住,使他轻易就能看见两位女士。黛伦特的手边放着水烟筒,然而她不吸,只是请她的朋友欣赏这种吸烟法。
阿拉贝拉走进去,向两位夫人致意。布伦迪内站起来,而黛伦特只把身子稍微抬高一点,微微颔首来回应首席大臣。阿拉贝拉没有立刻说话,他四周看着,目光扫过布伦迪内时,包含了一点嘲弄。然后,他把四周的门,包括通向温室的玻璃门,全部关上,拔下钥匙放到离女士们很近的一张椭圆型双人沙发上。
黛伦特好几次用疑问的目光扫视一下阿拉贝拉,或者望着她的朋友,她请布伦迪内坐到她的身边。
“大人,”黛伦特说,“您有什么话就说吧,在我的房子里是安全的。”
“请您原谅,”阿拉贝拉在双人沙发前站着,注视她们,“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阿里杰亚特别事务官没有来过这里!”
“怎么,大人,海梅先生有理由单独来拜访我吗?”屋主人严肃地说。
“是的,他是有理由的,”阿拉贝拉说,“不过,现在我基本理解他的意思了!”他的脸上有些变幻不定的阴霾,象晴朗天空里飘过的淡淡云雾一样,“您不知道,今天,他突然来到宫里,求我准许他离开这个社会,离开他周围所有的人。他的心态非常不好,我们为此争论了一个上午。”
布伦迪内抚摩着戒指,眼睛里放射出强烈的光芒,更加凸现了她脸上那些痛苦的皱纹。黛伦特不由把目光从阿拉贝拉移向她。
“那个固执的年轻人,愁容满面地说他欺骗了我,现在要改正错误,要我给他教训和机会。”他说话的腔调冰冷沉闷,几乎叫人窒息。
两位夫人悄悄对视了一眼,黛伦特向布伦迪内稍微动一动下巴。
阿拉贝拉就当没看见,继续说:“他急迫得很,夫人!”他的眼光那么明亮,一直穿透她们的心窝,“他强调他的理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就算我不同意,他也要走,否则,我就开门让他去死吧!”
“大人,”黛伦特握住布伦迪内的手,说,“您的话这么奇怪,处在您的地位,不是常常掌握这类人的命运吗?”
“啊!我是谁?”阿拉贝拉嘲讽地回答,“所以我只好尽可能地吓唬他命令他,叫他不能不把实话都告诉我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秘密能在我面前保守的。”
布伦迪内的脸色变得灰白,眼睛却象两团火似地发着光。
“真见鬼,”首席大臣又说,“我好声好气地对他,一点用也没有,他本来是那么明白道理的人,我把他当作兄弟一样看待。”阿拉贝拉注视着布伦迪内,她正好把头抬起来对着他,这时会意似地点了点头。
黛伦特目瞪口呆,只好叹息说:“既然这样,您为什么又要这么冲动呢?”
“您说得对,夫人,”阿拉贝拉出乎意料地笑了笑,“我有点生气了,有些人坚持要违背我的命令,难道他们不知道我都是说话算数的吗?”
“先生……”黛伦特刚要接着说,布伦迪内突然使劲握了一下她的手,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唉,亲爱的,”黛伦特望着她,放开了手。
“先生,”布伦迪内站起来,“我这个古怪的人来向您认错了!您把我送回监狱去吧,或者更加严厉的惩罚,我都诚心接受的。我想您终归是个真正的波诺人啊!”
“夫人,我是个真正的波诺人。”首席大臣说。
“这我就放心了,事实证明,波诺人永远把家族放在首位的。”布伦迪内对着他合起双手。
“是这样啊!”阿拉贝拉说,“那么,您过分辜负我的态度,也是冲着这个理由喽?可是,夫人,我现在没有必要惩罚您了,您听到下面的话就会受到惩罚的。海梅先生对我说了实话以后,他所有自卫的能力或者想保护您的信心都没有了,他一下子跑出去,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听了最后一句话,布伦迪内惊呆了,尽管她表现出十分坚强的性格,可是眼里的火却难吸干打滚的眼泪。
黛伦特打了个寒战,“我的大人,”她站起来向阿拉贝拉叫喊,“您会送了她的命的!”
“不,她远比您以为的要坚强,夫人,这就是我来要对您说的话!”首席大臣的态度十分严厉。
“够了,先生!”黛伦特颤抖着说,“您离开吧,从我的房子离开!”
“夫人,我这就离开,我既然是个波诺人,当然要去挽救家族的成员。不过,”他盯着她们,“我希望,在我回来以前,您和您房子里的人都不要走出去。”
“如果这是您的命令……”
“这就是我的命令!”阿拉贝拉打断她,然后拿起钥匙,走过去打开了通向前厅的门。
他满怀着心事,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看来都是真的了,可是海梅又在哪里呢?”阿拉贝拉心想。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