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使者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三十八
强烈的欲望会使动作变得象魔术一样。几个月后,有天下午,萨兰德先生和海梅骑马走进一条小径,亲亲密密地谈了话。后来,他就信守对海梅提过的话,带上米斯塔回南方去了。
包括那个年轻女士本人在内,差不多的人都对这个好运气大惊失色。尤其是某些对都城的享乐已经厌倦的先生们,这倒不失为一次真正消遣的机会。
贝斯瓦尔旅店的老板夫妇是会宽恕人的,他们当然要说“我们了解她那么温柔、好心,虽然多少带点孩子气,不过也是个惹人爱的孩子”。
和米斯塔住对门的波尔比斯小姐就从女人珍藏东西的地方掏出张字条给大家看,那是米斯塔派人来付清欠帐时顺手写的。“这就是大人们想要的,”她说,“绣花女工住进了常青藤房子,米斯塔又去了南方……”
有个证券经济人在桌子上发牌,“这么一来,”他插嘴说,“这么一来,就算大人们是钢铸的,在一段时间内也有事情做了。”
佩里埃斯凯把筹码匆忙地从左手移到右手,听了这个,不由意味深长地看了哈塔巴亚一眼。哈塔巴亚正聚精会神地算他的分数,根本没在意。这时,又有人说起了米斯塔的最后亮相,精心裁剪的长裙衬托出更加苗条的身材,衣料还是用船运来的平纹花呢,手镯、项链和耳环都有精致的阿拉伯图案,她进来时环顾四座,有种俏丽的不逊的气派。
“亲爱的太太,”负责给旅店送酒的供应商说,“南方真是独一无二,谁也没有料到我们这里会忽然跑出这样一个女人。”
贝斯瓦尔太太向他一摊手,“我已经千百遍责备自己了……”
佩里埃斯凯凑到哈塔巴亚耳边说:“我喜欢这个玩笑。”
哈塔巴亚头也不抬地笑笑,周围好些人都在笑,他似乎听到贝斯瓦尔太太插了一句“笑起来象鹅叫”。“我真希望,过一会儿在舞会上能听到更惊险点的故事。”他说,“您也去吧?”
“当然了,我们不要破坏了老规矩。”佩里埃斯凯回答。
又打了两局,他们就出来了。佩里埃斯凯皱起眉头,远没有在里面那么快活,“我们去吧!”他把碍事的烟头丢出去,“我还没见过象米斯塔这样又精又傻的呢!”
“哦,我也是!”哈塔巴亚随口应道,他四处看看,找他的马车,“不过,这事干得漂亮!”
他们的目光相遇了。这时候,哈塔巴亚听到了马车的声音,挺漂亮的四轮马车。“满城的跑,得给您辆车”,这也是海梅教给他的。事务官先生大大地施展了一番优雅出众的谈吐和才情,才又引起了哈塔巴亚对都城的好奇心。

海梅从御廷大臣那里过来,前几天,他在舞会上碰到了哈塔巴亚,心情很愉快。走上拱廊的时候,他看见首席大臣在远处的小路上,背着手,漫不经心地闲逛,好几名侍卫离开几步跟着他。海梅赶上去,彬彬有礼地和他一起走,在阿拉贝拉有时威风而得体的目光下,事务官表现得执着又不失优雅。
温暖的阳光射过来,闻着好象有种果子和鲜花的香味,海梅尝试辨别到底是什么果子和鲜花。远处的碧绿斜坡上,那对双胞胎孩子在小喷水池边玩耍,侍女和他们的乳母散立在通向凉亭的小径上。首席大臣望着那边,眼神很温柔,他想起了少年时第一次见到安德纳撒尔的情景,看了她一眼,他那微微皱起的淡棕色眼皮下便流露出了快乐。他深深地爱上了她,一直都没有改变。
首席大臣回头看看海梅,容光焕发,伸出双手,“啊!我亲爱的海梅,我是幸福的!我很幸福啊!”
空气那么舒服,细小的水带着笛声流下,“您该更幸福的。”海梅微笑着说。
“不,不!我不走得更远了……”阿拉贝拉说,“何必要和她的信心作对呢!她会一直内疚的,我迁就她好了。尽管我和她那么好,甚至到那一天,每个人都会相信我对王上有恋恋不舍的爱情,她也不会自由了。”他笑着说,带着点稍微的讽刺。
“您再想想殿下,我也挺喜欢他的。”
“西伦·撒德?哦,您将看见,您将看见,他成为国王。我送给他的东西,他都放在心上。”
海梅想了想,问道:“他称呼您父亲吗?”
“啊!不,何必把玩笑当真呢!”阿拉贝拉眼神鹰一般得一闪,他说,“反正他是王上的孩子,没有谁可以令他为难的!”
“是的,是的,我知道,真相很无聊!”
阿拉贝拉的眼里又闪过那种强烈的光芒,他突然转到另一个话题,“我的朋友,留下来,接受我的建议,当个监礼大臣吧!”
“真是好运气啊!可是我不习惯顺从,除非您再三地恳求我!”海梅作了个不愿争辩的手势,如此明朗和热情。
阿拉贝拉微微地笑了一下,说道:“那么,请听我说,亲爱的海梅,我再次恳求您,要让我的权力得到尊重!”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