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昆达柯比传奇之三_阿拉曼加的使者(E
主页>原创馆>历史演绎  所属连载:昆达柯比传奇(1)作者:Tim

三十九 尾声
西伦·撒德陛下致塞拜城防官利克斯特大人的函
亲爱的先生,有关南方的事,大部分已经尘埃落定。至于那些厄尔图奈大人对阿里杰亚半岛过于残暴的说法,进行争执实在已经毫无意义了。我看也不用再讨论阿拉曼加城防官的作为,他的那些放肆无礼又故作机灵的举动,一方面尽量发誓奉承都城,同时又在胡闹。在这种情况下,统治者签署命令,要求统治自己的国家是不错的。厄尔图奈大人不过是象往常那样继续保持充沛的力量,并且预先用心地准备了刀斧。他的刀斧杀人,我们的刀斧也杀人,这是多么自然。我从不认为南方毫无准备,只不过厄尔图奈大人比以前的统治者动作更利索些,不幸一下子就砍死了阿拉曼加联盟,使这个工作达到了恐怖的地步,不免要叫某些人心乱如麻了。亲爱的朋友,我写这些是为了我尊重您的意愿,不强迫您信服这是值得敬重而更有意义的行为,感情太强烈总是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是我作为君主,有时也要担心有什么识不透的圈套会毁掉我们长期建立起来的良好的情谊。您知道,在厄尔图奈大人的熏陶下,我一向认为雄心大志是空虚的字眼,任何时候只要有效率地工作,不妨碍别人就完全可以了。您是谨慎的人,我相信您不会象危险分子那样,随便找个借口来使我生气的。
昨天我和兵城领主见了面。关于厄尔图奈大人的葬礼,有些事经过反复考虑,仍然不能叫他满意。他这样固执的感情不由叫我想起扎克莱先生逝世后的那些日子。先王曾经牵着我的手,领我去厄尔图奈大人的办公室。她一路上都在对我说:“亲爱的殿下,您要知道我是多么爱您,如果不幸使您对我理解错了,对我憎恶、蔑视,那么,我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啊,我的西伦,请您爱他,尊敬他,称呼他父亲,他会比任何人都对您好的!”当时,我出于对扎克莱先生的无比的爱,反问她:“那么,我真正的父亲去哪儿了呢?”我的朋友,您无法想象,那双对我充满深情的眼睛,流着泪却完全不能平静的痛苦。几年后,神明的荣耀合上了那双眼睛,那时,厄特里亚叔叔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用新的眼光来看我,可我还不明白,我对人情也许懂得了几分,但是对热情却还完全没有经验。接下来又是海梅先生。他是那样一个不肯认输的人,直到最后仍然希望对阿拉曼加联盟作出必要的温和的调解。您还记得那一天您来用晚餐,我们说起他在温泉被南方的人杀死。是的,海梅先生善于辞令,极有头脑,在青春年少时,焦虑的大有前途的工作范围内,突然消逝,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一生是何其热烈啊!厄尔图奈大人还建议我们大家聊聊,笑笑,赐您吻他的手,他是象魔术师一样行为考究的。然而,实际上,他也说过“让我们享受生活直到变成老人”!海梅先生的死是继我母亲去世后他所遭受的最沉重的打击。后来,他不止一次地微笑着说“我是再也不肯错过一次机会的,我的心里有了病,很快就要不讲话了”。您看,他在对南方打复仇的主意时,一点也不失常,阿里杰亚半岛是多么不幸啊!
利克斯特,您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些。唉,亲爱的朋友,让我在您面前对生活发出一声叹息吧!厄尔图奈大人已经去世一个星期了,我何必再强调他是一个优秀的向导呢!事实上,多数时候他极其无情,简直是专制统治的象征。然而,人生对于成年人所蓄而待,使人失败,令人受苦的种种可能,叫我胆战心惊时,他却使我能在他面前自怨自艾而不脸红,教会我如何从步履艰难最终心花怒放,如今我坐在王位上,任何人间力量都不能找到我,这么一来,就算从未表现出过分热烈的爱,一切也都明了了。
顺便谈一谈另外一件事。贝内德夫人已经启程去您那里了,她表示有她在旁边,塞迈拉是能够理解并且作出叫您愉快的举动来的。夫人和我都记得,有一次,塞迈拉称赞过您家乡周围的美丽景色,只是因为那都是属于您的。您具有坚定精神,而我的妹妹是个孩子,不过我们将尽可能快地使她显示出一位成熟妇女的品性来,据说她写给亲密朋友的信里,提到您,前面都只写“我亲爱的”这个词,希望您别生她的气了。塞迈拉不曾躺在王宫的摇篮里,我也不想滥用王权的保证来伤您作为廷臣的心,这使我也感到不愉快,不过,我会另外写信给她,以哥哥的名义督促她,这个保证才是完全真实的。
西伦·撒德·昆达柯比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