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BRIGHT_EYES伦敦演唱会
主页>影音室>音乐相关作者:Yomi(恒殊)

 
  
  2005年7月7日,伦敦遭遇恐怖袭击,随后道路封闭多处,伦敦地铁的安全警报拉响50次。仅仅四天之后,交通还没有完全恢复,7月11日,来自美国奥马哈的天才乐手Conor Oberst来到伦敦,Bright Eyes演唱会在泰晤士河畔如期举行。
  只前一两天,伦敦各大剧院停业,海德公园的所有演出取消。各个乐队都在推迟演唱会的时间。我以为自己见不到Conor了。然而,SOMERSET HOUSE GOES AHEAD AS USUAL——网站首页巨大的通告,7月11日晚8点,Bright Eyes伦敦演唱会一切如常。
  忐忑不安的坐火车来到伦敦,在牛津街与Faye碰面。火车上的乘务员比平时多了四倍,但是竟然没有人检票。坐在PUB外喝啤酒,和邻座的澳大利亚人聊天,想起我在巴斯旅行时认识的澳大利亚女孩Marina,不知她在巴塞罗那一切可好?
  6点半我们决定出发,坐公车从Oxford Circus到Aldwych,市中心严重堵车,窄窄的路,几辆双层巴士横七竖八的扭在一起,水泄不通。警察愈发的多了,前方安全警报,道路全部封闭。好不容易提前下车绕路走到Somerset,发现正门也在封锁范围之内,我们只得停留在后门的花园,一个男孩子走过来问,看演唱会?我们说是,他无奈的说,因为安全警报,大家暂时都在这里等,看演出是否还会继续。
  坐在花园里眺望脚下泰晤士河的风光本来是件很享受的事,但头顶不时飞过的直升飞机提醒我们这不是在度假,也许真的会有危险发生。亲爱的Conor,我今晚可是冒死来看你的啊!
  
  他和我同年。滚石杂志称他为摇滚少年天才(Rock’s Boy Genius) 。10岁开始学习吉他,不弹奏任何乐队的曲目练习而自行开始创作,13岁录制第一盘磁带,从此踏入乐坛,20岁之前就已为十几个乐队写过几百首歌曲,被誉为是他那一代最杰出的Songwriter。他坚持音乐的个性化和独创性,强烈反对商业化,以致后来独立音乐制作公司Saddle Creek的诞生,旗下主要乐手甚至老板都来自他在14岁时组建的乐队Commander Venus。
  Bright Eyes是Saddle Greek的招牌,乐队的名字他从15岁沿用至今,乐手成员随时调换,而只有Conor一个人的vocal/guitar是永恒不变的。
  坐在路边等待入场,听到身后广场上断续的试音与调弦,熟悉的脆弱忧伤,那异样的嗓音只为他一人而生。最早听的时候完全不习惯,他的声音并非悠扬,甚至并不流畅,他的音乐也很怪,似乎每一拍都在你想像不到的位置落脚,而一但沉溺其中便不能自拔。他独特的嗓音就像磁石,不可思议的魔力从他来自地狱的歌词里迸发出来,如同波德莱尔的恶之花,那些病态而美丽的枝叶一直在生长,生长,蔓延至遥远的外太空,然后再变成闪烁的星星洒落下来。
  两个月以前他们在Minneapolis举办演唱会,订票的时候Scott还在北京,他告诉我他是多么的喜爱Conor。后来他回去了,激动的发来短信说演唱会棒极了,然后告诉我Bright Eyes会去欧洲巡演。两个月以后,我在这里,伦敦,和Conor在一起,而他却在大西洋彼岸,发来失神的相片,听Death Cab For Cutie不停不停的重复唱着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在暖场乐队The Faint演出时我离舞台还不是很近,但当Bright Eyes演出开始,人群开始骚动,拥挤,身边多的是营养过剩的英国Teenagers,我完全没有优势却居然被挤到了第二排的位置。身后有一个穿粉色条纹T恤的瘦高男孩,深遽的眼神让Faye心醉不已,而听他和朋友间断续的谈话,他竟然也叫Scott,而且同样来自美国。
  Conor出场的时候大概是9点半,天色刚刚开始转暗,身后是一片片如火如荼的玫瑰云,头顶上空偶尔有海鸥飞过。演出的大部分曲目来自年初那张最新的电子风格专辑Digital Ash In A Digital Urn。除了First Day of My Life,这一首来自同时发行的I’m Wide Awake, It’s Morning那张轻柔动听的CD。两张在今年1月份同时发行的专辑,风格却完全不同。前者电子味道十足,歌词充斥了死亡与愤怒,而后者则是悠扬的田园音乐,虽涉及反战内容,歌词仍然美丽浪漫。这也是Conor的天才之处,他涉足音乐的所有领域,在本就反流行反商业的道路上仍然不停的反省自身和自我突破,造就个性鲜明的Indie Music风格。
  而他在舞台上也是同样,吉他,键盘,他变换着方式去演唱,去弹奏,当他再次拿起吉他,灯光全部熄灭,乐队其他成员放下他们的乐器悄然离开,First Day of My Life的前奏在Conor的指尖奏响,水蓝色的灯光覆盖了整个舞台,他一个人,抱着他的吉他,低低的吟唱:
  This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
  I swear I was born right in the doorway
  人群开始欢腾,继而喧嚣退却,在突然沉寂下来的蓝色广场下,稍嫌单调的吉他声萦绕在每个人的耳边。悠扬舒缓的旋律,美丽动人的歌词,近在咫尺的Conor,瘦削的身影被拉得很长,逐渐弥漫进水蓝色的舞台里……
  他出生在2月15日,一个对爱来说太晚的日子。也许他内心孤独,然而现在不。台下数百的歌迷围绕着他,每个人都在跟他一起唱着:
  This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
  I’m glad I didn’t die before I met you
  But now I don’t care I could go anywhere with you
  And I’d probably be happy
  
  后来Scott告诉我,在Bright Eyes的美国巡演中并没有安排这首抒情的solo。也许伦敦四天前的恐怖袭击让他改变了主意,换掉了Ash那张专辑中过于悲观厌世的调子。
  短暂的休息之后会场的灯光再次亮起,接下来是encore的曲目:
  Lifted那张专辑里的Lover I don’t Have To Love。仍然是很抒情的歌曲,其中Love is an excuse to get hurt and to hurt是我最喜欢的歌词。Conor很会写歌,滚石杂志早就说他是美国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创作者,多少有些过誉,然而并非空穴来风。
  当时我就在台前第二排,Conor一直站在我面前。他湿漉的黑发覆盖了前额,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直视台下的眼神,在正对我的方向,悲哀而炽热。
  I picked you out of a crowd。
  我开口,但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转头,周围是黑鸦鸦密集如沙丁鱼罐头的人群。我无处可逃。我进不得,退不得,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抓紧手中的nikon分割视线,分隔近在咫尺他被湿发覆盖的脸。
  And the phone's ringing
  And the van's leaving
  Let's just keep touching
  LET’S JUST KEEP KEEP SINGING!
  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为伤害与被伤害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事实上,演唱会从始至终都在紧张中度过。早先门口停了无数救护车,我问Faye那些是做什么用的,当然是给我们准备的啦,她的口气轻松,但我知道那是真的。而演出过程中也是同样,尽管气氛热烈,但有相当一部分歌迷神色凝重,仿佛等待死神宣判般,不时抬头凝视会场两边悬挂的巨大挂钟,而傍晚天空的云霞也过于绚丽。每个人都知道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但在这危机四伏的日子里,Conor并没有像其他乐队一样取消演唱会。他就在这里,和我们在一起。
  “我知道大家此刻脑子很乱,会比以往想的更多,但愿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人类不会自我毁灭。我相信大家,我相信爱,人们要停止互相憎恨——我知道这很困难,但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实现……我爱你们。”在那首著名的Easy/Lucky/Free开始前,Conor这样对大家说。
  Did it all get real, I guess it's real enough
  They got refrigerators full of blood
  Another century spent pointing guns
  At anything that moves
  似乎在伦敦爆炸案发生之后,Conor的这些歌词才变得更有意义。如同一场盛大奢华的祭典,人群在歌声中摇摆起伏而尖叫,跟随台上的勇者追悼往生。从没有哪一次如此的贴近死亡,真实感几百倍的膨胀,厚重的气流从人群上空紧紧的逼压下来,黑沉沉的天际有归鸟飞过,为人类接二连三的愚蠢自灭而悲鸣。
  让我们歌唱吧,让我们在强劲的节拍下如落叶一般覆盖大地,原子钟在倒数,腾起的烟雾里我们睁大双眼去寻找,但是看不到各自的脸孔。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歌唱,用歌声宣泄心中的愤怒、惊惧与痛苦,如果没有人可以侥幸逃脱,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如此幸运、安逸而自由,就让我们歌唱吧,让我们摇摆吧,让我们疯狂吧,如果尖叫可以唤醒世界的耳朵,如果鲜血可以触动上苍的神灵,如果死亡可以终止战争的子嗣,我们不会恐惧,我们不会妥协,我们不会退缩!
  BUT DON’T YOU WEEP, DON’T YOU WEEP
  THERE IS NOTHING, THERE’S NOTHING, THERE’S NOTHING……
  Conor跪在舞台正中高大的音箱上用尽全部的声量对着墨黑的天际嘶喊,声音扯成碎片,回荡在高高的云层间。会场的灯光突然开至最大功率,如同一万个闪烁的太阳,在舞台上空爆裂,然后燃烧。Conor的轮廓在这眩目的白光里模糊了边缘,仿佛也一并随着歌声被空气撕裂,他跪在光的中间,如同刚刚诞生沐浴神恩无限的耶稣基督,或者前一秒才被斩断翅膀堕落天庭的六翼炽天使路西菲尔,他给了人们信仰,他背叛了神祗,他以自己的鲜血洗清世人的罪恶,他教唆1/3的同侪发动叛乱堕落天庭,他是生命之光,他是欲念之火——在这一刻,他是世间所有,他就是神。
  HONEY, DON’T YOU WEEP, DON’T YOU WEEP
  THERE IS NOTHING AS LUCKY, AS EASY, OR FREE
  
  我已经记不得那天的演唱会是如何终场,似乎到了最后,Conor咆哮着尖叫着释放出最大的声量,他脚下的音箱也终于因承受不住重量而坍塌,会场光线愈强,炽热的白光把一切都融化了。我已经忘记了停在场外的那些救护车,忘记了那些安全警告,周围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再重要,生存或者死亡。
  我们展示着不满,我们叫嚣着愤懑,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人类的悲剧不断上演。Scott和他的朋友们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去参加反战游行,他说,虽然我们无力改变什么,但至少可以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反对他们的。那就让我们继续歌唱吧,和Conor一样相信着人类和爱;或者,等待最终审判来临的那一天,等待世界都沦陷,一起赶赴这场豪华浩大的末日盛宴。
  [2005.07.15]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