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闲聊]美剧闲聊之《NCIS》
主页>影音室>影视相关作者:R

CBS:NCIS

又是一部CBS。为了平衡,看来应该五大电视网加上HBO每个介绍两部?不过WB能不能挑出两部花痴到想写文的这是个问题,而FOX和HBO又显然不可能只有两部……真是伤脑筋。

好吧,回到主题,男生,女生,不良向的推荐语应该是,“想了解美国海军?看NCIS”,“美剧史上最帅Boss,最人气美女和最可爱小狗”(……)以及“三字母部门靠边,NCIS来了”(好吧,我承认想不出比刚才的女生向更不良的推荐语了)

想了解美国海军?看NCIS

写小说的同学都知道,文字本没有类别,类别都是人定义的。而但凡是人类定义的,就不是永恒或绝对的。《监狱风云》里面拿这个概念推断出所谓“至福千年”不可能到来,因为时间本身就是人类的定义,于是圣诞也好,新年也好,就都是相对人类的时间。上帝要毁灭或者救赎人类,因此也不可能按照人类的时间来做。既然规则是人定,当然打擦边球就成为许多人的爱好,作者也是如此。于是出现了很多边缘文学:如果是写fanfiction writer呢,这就叫做crossover,如果是写严肃文学呢,这就叫开创新流派;如果是写武侠小说呢,隐约还记得黄易以后很多穿越时空加勇者无敌的小说被定义为:YY文……

前戏太长了,回到正文。在Donald Bellisario前,有一种美剧类型叫做Crime Show,还有一种叫做War Show。相对其他主流类别,战争剧的数目相对少了些……因为美国人热爱和平?笑,更多的理由大概是拍摄战争剧,背景和阵容难免强大,除了HBO那样以“我们不是电视”来自居的同学,肯大费本钱这样去做的不太多。当然也还是有,比如最近的《Over there》,虽然也有人指责它是给美国再打一仗先造舆论。

直到Donald Bellisario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为什么不把两个类型混在一起?这就是1995年开始在CBS开播的《军法署》(JAG),直到2005年最后一季播出,这部以海军中校Harmon Rabb Jr为主角的剧集,一共播出10季。在其第8季中,出现了一个特别角色:特别探员Leroy Jethro Gibbs,而NCIS的传奇也从这里开始。

那时CSI系列已经如火如荼,而提到NCIS,多数人的反应是:“那是什么?”或者更糟糕,“你们也是CSI的一个分支吗?”——很有幽默感的编剧们特意在第一季里安排了NCIS的同学们登机时遇到的疑问,更丢脸的是,甚至到拿出了NCIS的徽章,人家还是要坚持检查行李,幸亏他们人脉广阔的医生在现场。

为了避免观众们和那位机场人员犯同样的迷糊,NCIS在播放第一季的名字是:Navy NCIS。由于NCIS本身是Naval Criminal Investigative Service(海军罪案调查)的意思,多加的Navy纯属多余。well,为了强调差异性我们可以不择手段。幸好第一季播出后很成功,从第二季开始,那个多加的Navy终于消失了。

那么,NCIS到底是什么呢?按照官方网站定义,它是隶属政府的特别部门,负责调查与海军或海军陆战队人员有关的犯罪,无论是谋杀、绑架、恐怖主义活动还是其他。按照Gibbs老大的嘛,NCIS和FBI,CIA或CSI等等“三个字母的部门”的区别,拿一个典型案例就能说明:罪犯劫持了人质叫嚣,“我知道你们的程序,我要一架飞机还要谈判专家到现场……”话还没说完,Gibbs就一枪给他爆了头,然后才来上句,“我们不是FBI”(默……)

一方面由于打交道的多数都是海军或海军陆战队员,当然更大的因素还是Gibbs这位出身海军陆战队的老大,NCIS比起其他罪案片的执法人员,带有更多的军事感,处事更加冷硬,无论是在侦讯时或在犯罪现场都如此。对此Gibbs同样有句名言:在他把嫌犯吓到开口后,别人追着问,“你刚才恐吓得很成功”,他停下步,认真来了句,“我从来不恐吓”(意谓,“都是来真的”)。

同样是Crime Show,由于牵涉到了海军,所以可以看到许多其他剧中看不到的镜头,对于军事迷来说,跟着新手在一艘潜水艇里迷路,努力弄清楚那些复杂的标号代表什么意思;或看到飞机降落到航空母舰,速度在瞬间降到零,绝对是件有意思的事。而对于其他迷恋“证据会说话”的同学,NCIS同样有实验室里专门负责处理从子弹弹道到泥土分析的科学家(还是哥特派漂亮妹妹),同样有一边解剖尸体一边和死者谈话的神奇法医(Gibbs想让犯人招供时偶尔会好心带着他们参观医生解剖),此外还有腼腆可爱的电脑天才,题材更是丰富多彩,从麦田中的神秘怪圈到网上直播的春宫出了差错,真是哪里有不平哪里有NCIS(爆)

最后说一句:
“他们的职责是(海军)保卫国家,而我们的职责则是保卫他们”,Gibbs老大难得认真地说了这一句,让人听得一愣。《CSI:NY》里的形容超人时说“(超人)是天真地相信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也许感动我的,就是这种童子军般的理想主义:天真地相信一个人的力量确实是可以改变世界,哪怕只有一小点。

美剧史上最帅Boss,最人气美女和最可爱小狗

一部剧集里有一个角色惹人爱,它就能看;有两个角色都可爱,就值得追;有三个角色都精彩,就值得推荐……可是,如果它像NCIS这样,每个人都这么可爱呢?

首先自然是主角:对他的前妻(三个,且都是红发)来说他是Gibbs,第二个B代表bastard(混球),对他的下属,“忠诚的圣伯纳犬”Tony他是“boss”,唯一的boss;对昵称Ducky的法医朋友,他是Jethro:全名Leroy Jethro Gibbs,对我来说,他是史上最帅的Boss大人。

该怎么形容Gibbs这个人呢?
聪明,到可怕的地步:貌似漫不经心地路过,但你说的每句话都不会漏听;
强硬,不止对罪犯,对FBI对一切试图干扰他办案的人,甚至对上司也如此;
灵感,并不只一次地打破规则,虽然他自己也制定了不下于五十条Gibbs准则给下属;
敬业,虽然比起其他系列NCIS的工作似乎没那么没日没夜,但让我们别忘记跟他最长的东尼(Tony)说的那句“上次他变成这样,我一周都没能回家”
勇敢,事实上,勇敢到有N次把自己做诱饵的地步,会因为下属非必要地置身险地而大发雷霆,自己做起来却一点不皱眉头;
再加上了不起的幽默感,还有爱心—他怀念凯特,还有回忆起自己的女儿时的表情,温柔得令人心碎。
当然还不要忘记散发着岁月魅力的银发,能直接穿透心灵的眼睛,还有偶尔令人心醉的微笑……
恩,以上看起来基本接近一篇征婚启事,只有一点小小的弱点:这家伙有三位红发的前妻,巨额的赡养费使他的业余爱好只能是在地下室造船。另外,他还有一位正担任他顶头上司的前女友。(爆)

饰演Gibbs的Mark Harmon,对看过《白宫群英》的人来说是熟面孔了。他在其中的角色Simon Donovan为他赢得了艾美奖最佳客串男演员的提名,此外,他在《Eleanor and Franklin: The White House Years》(埃莉诺和弗兰克林:白宫岁月)中的杰出表演使他获艾美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除了在多部电视剧中出演,以及在大屏幕的表演外,他还做过导演,CBS的《Chicago Hope》中就有他导演的部分。

NCIS第一集里,Gibbs同学“劫持”了空军一号,担任总统保镖的特勤美女Kate Todd (Sasha Alexander饰),开始以“联合调查”的方式第一次与Gibbs合作。Gibbs发出了他“一生一次的请求”,而Kate在事件结束后,被迫辞职,接受Gibbs的邀请,加入了NCIS。

如果说看其他的探案剧,主要的乐趣在于案件的展开和办案的手段,NCIS的特色却是看人物之间的互动。Gibbs带领的这群探员,首先是由于各自的可爱,其次才是因为能力而被喜欢,而其中,Kate姐姐的受欢迎程度,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第二季末,当她选择离开,fans在bbs的举动几乎可说是“暴动”。

从职业生涯来说,这选择无疑是正确的:电视剧中受欢迎的演员,走上大屏幕却极难,并不仅是由于电视电影在拍摄进度和方式上的截然不同,而是,一部受欢迎的剧集往往一拍多年,每个小动作,每个表情,属于演员个人的东西会进入角色,而观众也往往将偏爱的角色定性。也许S是因此asha在此之前,从来都没在一个电视剧里待过一年。但,哪怕知道并非编剧刻意,她在第二季末的离开是由于个人理由,还是为这个角色痛惜。

在长达两季中,Kate经过了初加入NCIS的不适,与Boss及与Tony的磨合,已经成为这剧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剧中Tony已与她熟悉到可以拿着她喝过的水就喝,在她面前不自觉的抓抓身体——简单说,那些惟有你在最熟悉的人,兄弟姐妹等家人前才会做的事。

也许这正是NCIS的魅力:看别的剧,看到的是团队,有关系好一些,合作默契的,也有彼此竞争和陷害的,工作关系。看NCIS,却好像在看一家人,父亲兄弟姐妹之间,打打闹闹,亲亲热热——这么说,难道Jen的角色是后妈?爆

如果说NCIS是一家人,那么东尼-迪诺佐(Michael Weatherly饰)自然就是这家里的长子了。承担责任,被“父亲大人”当作左右手(虽然他自己不知道),深受宠爱(虽然他自己也还是不知道),以及提供家庭其他人员娱乐(这个他自己很清楚,笑)

必须说一下,其实Michael Weatherly的其他角色还是挺酷的,包括在《末世黑天使》里(Dark Angel)。但很可惜,Tony实在是太可爱了,无论是他的那些个小聪明,办公室里对Kate(现在则是Ziva)半心半意的骚扰,还有每次都很在意Gibbs对其他人的态度,都完全是令人倾倒的可爱。每次看他和Gibbs或者其他人互动都会会心笑出,这也是看NCIS的乐趣之一吧。

关于Michael Weatherly本人值得一提的一点是:正如剧中的东尼,他家中虽然富有,但他却被剥夺了继承权。剧中的理由尚还未知,现实中的原因是由于他选择了演戏作为职业。

关于东尼-迪诺佐还有一点值得一提:虽然Boss大人貌似对他最漫不经心,然而,别忘记唯一年长到了解十年前的boss的人曾经说过:他那时和你一样。

除了这三位构成的铁三角外,其他的角色,无论是Pauley Perrette出演的实验室妹妹,哥特式美女Abby(记得在大学攻数学,兼修心理学和犯罪科学,待查),Sean Murray出演的Timothy McGee,或是David Mccallum的Mallard医生(昵称Ducky),每个人都各有个性,超级可爱。甚至连FBI的那位Fornell同学,每次一和Gibbs顶牛就说“去我们的特别会议室”,然后钻进电梯间两个人把电梯紧急开紧急关折腾来折腾去,也都是好可爱啊 ^^。


三字母部门靠边,NCIS来了

记得早前西德尼-谢尔顿的一本书里,写部下为难新来的女上司,做法之一就是念一大堆缩写给她听。这样缩写成三字母的部门,耳熟能详的就包括FBI,CIA,NSA……事实上,在美国15家情报机构(或包含情报机构的部门)里,很多缩写都是三个字母。(AIA,DIA,DHS,DOE,DOH等等)黄金之三定律再次显现。

说到三字母部门,就想到美剧的与时俱进之精神。曾经,大小屏幕上晃来晃去,作为主角出身或死敌的,不是FBI就是CIA,最多加上各种以PD结尾的执法人员。从电视中了解FBI的同学们,除了现实中存在的VCU(Violent Crime Unit 《The Inside》里维吉尔-韦伯斯特老大的队伍),MPU(Missing Person Unit《寻人探案组》里杰克的小组),BAU(Behavior Analysis Unit《犯罪心理》里Gideon老大的团队)以外,还会有许多其他的奇遇,比如那些黑衣墨镜做制服的MIB,或者专门处理各种不可思议事件的X-files部门。

911改变了美国很多。所有超过4年的剧集,几乎都对那件事有所体现。除此之外,911对美剧的影响还体现在,与反恐相关剧情的受欢迎,以及美国的编剧们突然发现,原来除了CIA之外我们还有那么多其他的情报部门。(笑)911不但使带头抗黑锅的CIA在情报界的江湖地位一落千丈,连电视中的形象也受到了影响。现实与虚幻总是奇异地同步:布什提名军方背景人士担任中情局长(虽然遭到强烈反弹,却延续04以来情报机构改革的精神),中情局地位下降,屏幕上就有了属于五角大楼的情报机构(《五角精英》E-Ring);而CIA三把手受到FBI调查,在《犯罪心理》里则是Gideon老大带着他的一整团队调查CIA内部隐藏的鼹鼠。

不过这些Gibbs老大所谓的“三字母”部门(无论是执法或是情报),与NCIS的最大不同(除了老大没这么帅以外),大概就是态度问题了。

首先是对待证据和程序的态度。所有的CSI里,最强调的就是证据。所以纽约篇里迈克再三对丹尼重复“证据”,而Aiden偶尔一次动摇,起了想要替换证据的念头,虽然最终没实行,一被发现还是立即被解雇(好像这还不够,一季以后又被害)。对CSI来说,“诚信”比其他都重要;一朝的证据改变太容易了,然而,只要一次被质疑,以后整个小组的工作都将变得不太可信——看惯CSI这样对证据的绝对忠实,再看NCIS里的Gibbs老大亲自偷换证据,可能会看到呆掉。

至于程序上的正义,看过《寻人探案组》都不会忘掉关于那位连续杀手Spaulding的故事:在第1-05《Suspect》里,杰克老大难得露出自己的“黑暗面”,以Profiler的天才与罪犯同调,好容易才把他绳之以法;到了1-21《Are You Now Or Have You Ever Been?》,法庭上居然因为简单的一个“嫌疑人有没有申请律师”的技术条款,而让他被当庭开释了——而NCIS里Gibbs老大的属下呢,撬门撬锁是常事,至于引发警报后怎么对警察解释?记得东尼是看着满屋子的尸块说:“不用说的,给他们直接看就好”。

这么看似马虎地对待证据和程序,但是又没有出大差错,大概只能归结为两点:直觉准确,以及,NCIS到底还是半军方的。也许还应该一点,就是Gibbs老大是个海军陆战队员。同是如此的迈克老大被人说过:一日为军,终身为军(Once A Marine, always a marine)。而身为Marine除了很有道德自制力因此不会滥用特权,还有一点就是对同伴的“永远忠诚”——Gibbs那些与理不合,与情可悯的“程序缺失”,也在这点上得到了观众的谅解。

“一人同时担当警察、法官和执行官”,大概不仅是YY小说和的梦想。尤其面对令人无力的程序的时候。《教父》一多半的魅力在这里,而《监狱风云》里饰演杀人犯Keller的Meloni,到了《法律与秩序:SUV》专门对待性罪,形容自己的心情则是“做梦都梦到把那些漏网的歹徒直接干掉”。有趣的是,“复仇”或“替天行道”的主题这不仅是符合中国快意恩仇的侠客文化的,也是符合eye for an eye的宗教思想……

拉回来,看NCIS的同学们审嫌疑人也是一大乐趣。Gibbs老大的参观法医固然很有效,东尼的不断罗嗦直到对方崩溃,麦基(Mcgee)的不停压手指做恐吓动作,也都各有各的用处——NCIS最有趣的还是人,然后,看这些人对待不同事物的做法,无论是面对部门间的官僚斗争,抑或新来女性上司的应对,是最有趣的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三军统帅》也好,《越狱》里那位刚扶正了的疑似影射希拉里也好,还有NCIS的这位红发女主管也好,女性上司最近为什么这么流行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