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2006-PLACEBO《MEDS》巡回演唱会
主页>影音室>音乐相关作者:Yomi(恒殊)

Placebo London Gig & Meds Review
/Yomi
昨天晚上,我丢了外套,丢了耳环,我的靴子被踩坏了,我走了半个小时的夜路找到地铁站,我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我在伦敦的朋友家里留宿,第二天醒来浑身酸痛,肩膀和锁骨一片淤青。之后我乘火车回家,现在我在这里写字。
——PLACEBO UK TOUR 2006。

4月11日,雨。伦敦Alexandra Palace。
未出地铁站已经听到混入雨声的嘈杂,黑大哥们正在积极的倒卖黄牛票。杀人天价50镑一张。W3路公车站前排着长队,问,是去Alexandra的吗?We think so, just following the people。操着口音的一对情侣告诉我,于是排在他们后面。还未站定,后面一个怯怯的声音,是去Alexandra的吗?I think so,我说。Rosie,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女孩,和我一样也是一个人。她说她已经看过Placebo的演唱会6次,最近一次就是两天前的伯明翰。突然想到那个该死的比利时孩子Alex,两年前和我一起在伦敦看过Placebo的,之前问他,来不来伦敦,他回答,这个月已经见过他们四次了,懒的来了。那些都是Private Party。因为他是法语Placebo站的站长,据说帮过乐队不少忙,甚至他的门票都是免费的,这一点从3年前我认识他开始就让我超级郁闷。
5分钟的公车,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时间已近7点。之前没有想到Alexandra的Great Hall能有这么大(伦敦最大的会场之一),高高的头顶搭着钢架,外面是半透明的顶棚可以看到天光,四周是无数镶嵌镜子的墙壁,有卖饮料和啤酒的摊子,后面还在卖官方的T-Shirt和Hoody。我的票是从Ebay上好不容易搞到的,No.6281,据说这个维多利亚风格的大厅可以容纳超过7000人。
在伯明翰的时候Brian站在舞台左边,Rosie告诉我,上次她站在了右边,于是完全看不到Brian。所以我们这次站在左边(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谢谢你Rosie),大概10余排人的位置。

我们错过了第一支暖场乐队White Rose Movement,尽管刚进会场的时候仍然听到悠扬高远的女声,回音缭绕在空旷的大厅里。他们的主唱有个相当好的嗓子。第二支乐队Ladytron在8点左右登场,感觉一般,不过中规中矩,没有了初见Colour of Fire的惊喜。当年一起和飞看到他们,后来我回国,飞凌晨6点打电话激动万分的说刚看了CoF的演唱会,并在电梯上面对面碰到了S2。当时还约好一起去约克看他们,结果去年夏天飞毕业回国了,CoF也解散了。
而舞台上的Placebo风采依旧。他们是近十年来英国最成功的乐队之一。从96年的Nancy Boy在媒体掀起热浪,David Bowie声称自己是Placebo的歌迷,并指名让他们来为自己生日助兴。Brian告诉记者们,My sexuality is very fluid(我的性向非常不固定)。那个时候他留着齐肩的黑色长发,涂着黑色的睫毛膏和黑色的指甲油,穿着裙子出席演唱会。他在酒吧里经常会被人误认为女孩。97年,他开始对Drug-crazed sex dwarf(磕药的性矮子)反感,尽管他曾一度认为这个称谓很好玩。他开始对外界宣称要摈弃乐队中大量毒品与性的成分。尽管在98年《Without You I’m Nothing》那张唱片的MV里他依然以女孩形象出场,之后不久他剪短了头发,在《Black Market Music》里换上了一副艳丽的男性装扮。大概由于谢顶的危险,之后的Brian就一直是短发了,而且越剪越短,到了2003年《Sleeping With Ghosts》的专访,几乎不认识那胖乎乎的刺猬头男孩就是当年雌雄莫辨的Brian Molko。
我在2004年3月第一次去看Placebo的现场。演唱会很好,但是对那个时候的Brian极度失望。我和飞坐在很远的位置,无法深刻感受舞台气氛的热烈,只感觉那时候的Brian不仅失去了外型,甚至连声音都变得苍老了。
Placebo第五张专辑《Meds》在今年3月13日发行。许是怕见到一个无法相认的Brian,那天我没有去牛津街上Virgin的首发礼。我也很久没有在网上搜索他们的消息了,或是任何相关的报道或相片。再看到他是《Meds》那张DVD里收录的Twenty Years现场。悠扬的木吉他前奏之后,Brian缠绵诱惑的中音竟然把我拉回到《Without You I’m Nothing》的年代。近十年过去了,他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变——也许变的只是当年叩击空旷的喃喃自语,如今听出更多的自信,骄傲,听出更多Brian的内心,听出他真正沉浸在音乐中的,永远无法褪色苍老的灵魂。Brian薄薄的嘴唇随麦克开合,在美丽的旋律里持续着一个悠远缠绵的吻。

昨天的开场并不是Meds,而是Infa-red。新专辑的次曲。其实我喜欢这首歌多过Meds,可以听出非常典型的Placebo。而Brian的声音在这里也是介于《Placebo》和《Without You I’m Nothing》之间,年轻,雌雄莫辨。
9点,自Placebo最终出场人群开始骚动,原来还算有秩序的会场,人们开始疯狂的跳动,摇摆,从一边推到另一边,再推回去。我站在大概10排的位置,被涌动的人群推来撞去,曾一度被挤到前3/4排,我的手里紧攥着硕大的相机,Nikon5700,镜头硌疼了我的手,Brian就在我眼前,黑色的短发,黑色的衬衫,被汗水浸透的脸。我想举起相机但是胳膊完全抬不起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和周围的人搏斗——是的搏斗,我只能用这个词,因为我根本站不住。没有地方落脚,没有地方依靠,只能机械的随着人群从一边晃到另一边,就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西红柿,被扔在一个装满西红柿的榨汁机里——全身都在疼,全身都是湿的。无数的人昏倒,无数的人从我头顶经过被运到前台。所有的人沐浴在晶亮的汗水里,所有的人浑身湿透。我精心打理的头发全散了,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妆早花了。相机依然紧紧被攥在手里,前后左右硌着我的身体,和其他人的身体。Brian那么近,那么近,但是我依然无法举起相机。无数人扯着我的头发,拉着我的书包。炽热的空气在头顶蒸腾着,每个人的身上都很烫。强劲的鼓点下,会场上空融合着一片欢呼与癫狂。
Don’t give up on the dream
Don’t give up on the wanting
Because I want you
BECAUSE I WANT YOU TOO,全场一起高唱。人群的涌动更加热烈,所有的人都伸出双手挥舞着,随着节拍跳动,Because I want you too。每个人都在人群中奋力的拼搏着,每个人都渴望离舞台近一点,再近一点,每个人都渴望Brian能看到自己,每个人都渴望沐浴到Brian在舞台上散发的光芒。Brian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是在场每个人的梦想,是在场每个人的希望。
Because I want you是随新专辑发行的第一张单曲,很多人都不喜欢,但个人认为还不错。虽然歌词不断的单一重复,而且我也同样怀疑为什么要把它作为第一张单曲发行——《Meds》里有很多歌明显比这首要好。但是总的来说还不算糟糕,至少声音和旋律都是很典型的Placebo。

接下来的Space monkey我并不喜欢,实际上《Meds》里有很多歌感觉都一般,加了太多电气化的成分(有的歌Demo版更好),而且很明显重复了他们以往的成就,没有太多的变化与惊喜。但是其中当然不乏精彩的曲目,比如Follow the cops back home,新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曲子之一(也许是最喜欢的)。这是一首慢歌,节奏舒缓悠扬,把Brian柔和诱惑的嗓音发挥到极致。歌词写的也好,相信很适合情绪低落时放来听。
我的噩梦发生在Every You Every Me。虽然之后Alex认为我很幸运,因为在法国的巡演上,他们并没有演唱这首大受欢迎的98年单曲,而我本也没期望会再次听到。但是他们又唱了,于是人群就像当年的MV那样,混乱到无法控制。在人潮汹涌的推动下,我很不幸的摔倒了。我的摔倒持续了半首歌。直到压在我身上的人一个个站起,直到两个男孩最终把我拽起来……我本以为我会死,我真的以为我会死。我不知道我身下是什么,我也看不到头顶上方的天空。空气污浊得无法呼吸,炽热得滴出血来的空气。
其实不止我一个,那天有无数的人摔倒,甚至无数的人昏倒。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滚石的演唱会会闹出人命,所幸Placebo的歌迷大多数都是些漂亮疯狂的孩子,他们会把你推倒——不是故意的,然后他们还会把你拽起来。但是我已经无心和他们继续一起扮演西红柿了。我随着涌动的人潮退到了10排之后的位置,终于呼吸到了凉爽的夜的空气。湿透的紧身黑衬衫粘在身上,有点冷。

Post Blue是首很好听的慢歌,尽管我完全不知道它的歌词在说什么。也许站在了10排开外,人群远远没有前3排那么疯狂和拥挤,现在我终于有空隙可以举起相机了。我很开心他们演唱了Special Needs,03年的单曲,曾一度是我的Placebo No.1,而且我超级喜欢它的MV。出演MV的两位男女主角,和Brian一样长着雌雄莫辨的容颜——Placebo全部MV都是这样。背景设定是一座没有水的游泳池,Placebo就在池中演唱。剧情暧昧,优美,给人以丰富联想。而Single封面那个涂口红的小女孩也是个相当出色的设计。
Song to say goodbye,Blind,One of a kind,接下来几首都是新专辑里的慢歌,旋律优美,典型的Placebo,只是没有太多惊喜的成分。Song to say goodbye是《Meds》的终曲,我比较喜欢的一首,但是同样,感觉重复了太多以前的Placebo,听不出过多的变化。
在36 Degree之前,Brian在台上说,这是一首96年的歌,十年后重新演唱,希望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这个时候我还很宽慰,因为之前的几首旋律都比较慢,人群难得的规矩,没有了以往的推搡和拥挤,谁道这首歌之后,The Bitter End的前奏刚刚响起,人群再次沸腾。巨大的推动力从身前,从身后,从前后左右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这个时候我已经站在了10排开外,却险些又要跌倒。我早已经丢了Rosie,不知道她被挤到了什么地方,身边的人换了又换,不停的有人从身后挤过来,不停的有人在前排昏倒再被抬出去。

短暂的休息前最后一首歌是Twenty Years,旋律响起的刹那我差点激动的流泪。那时候我已经不管会不会再次危险的跌倒,只是不顾一切的欢腾,随着人群,随着节拍不停的跳跃和摇摆,和全场所有的人一起歌唱。
There are twenty years to go
And twenty ways to know
结尾的吉他声音无限无限的延长,继续无数的人被举起来运到前台,无数的人。然后灯光熄灭, Brian走下舞台。

几分钟后,Meds成为了Encore部分的首曲。和CD的版本一样,The Kills的Alison作为特邀嘉宾出席,酷酷的黑色长发遮住了脸,手里拿着烟,修长的身段,极度性感的造型。据说之前Meds一直是UK巡演的首曲,Alison只出席了伦敦这一场,不能不说是个惊喜——尽管我一直不那么喜欢Meds。

Alcoholic kind of mood
Lose my clothes, lose my lube
Cruising for a piece of fun
Looking out for number one
——我没有想到昨晚的终曲竟然是Nancy Boy。
And it all breaks down at the role reversal
Got the muse in my head she’s universal
Spinnin’ me round she’s coming over me

时间回到1996。当时Placebo刚刚出道,Brian画着女孩的妆受邀在David Bowie的生日Party上演唱这首歌。我还看过那个时候的MV,Brian站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黑色的齐肩长发湿透了粘住了脸,他抱着一个笨重的吉他卖力的演唱,台下是雀跃的没怎么化妆的人群,同样被汗水浸透了模糊了的视线。
十年之后。Brian站在伦敦最大的演出会场之一,Alexandra Palace的舞台上。台下是7000痴狂的观众。不,何止伦敦,之后的Brian还要在整个欧洲进行巡演,整个欧洲都在他脚下。他没有再穿女孩子的衣服了,按他在Rock Sound——我很喜欢的杂志——中的采访,他说一个30多岁的人,再打扮成女孩子会很可笑。虽然他还是会画一点妆——那会让我自己感觉舒服,他在采访中说。
本期Rock Sound的封底就是《Meds》的海报,无数报刊杂志上登着Placebo巡演的消息。甚至连我上星期去Camden,刚下地铁,迎头一整面墙的大幅海报,《Meds》。他们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红的?我依稀记得,很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发现Brian的美丽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小乐队而已。在英国似乎都没有那么出名。而今,连国内都出现了无数他们的论坛他们的网站。无数的人喜欢Brian Molko。他们说Brian Molko my sweet prince without you I’m nothing。
我看着自己被汗水花掉的脸,用黑色眼线液画的眉毛已经没有了,但是乌黑的眼圈还在。来看演唱会的大部分人都和我画着一样浓黑的眼圈。还有黑色的白色的T-Shirt或夹克,背后或胸前印着Placebo的标志,印着Brian Molko的脸。
我曾经说过他们老了。我曾经说过我们都老了。我曾经说过他们逐渐苍老的嗓音不会再令任何人感动。但是昨天我发现我错了。Brian改变了形象,但是他没有老,他的声音也没有老。就算以后所有的一切真的会随着时间而褪色,所有的Golden Age一齐迅速消逝在未来的某一天,毕竟他曾经存在过,毕竟我们曾经用自己的眼睛来见证历史,我们曾经欢笑,我们曾经痛哭,我们曾经歌唱,我们曾经在演唱会现场被欢腾的人群举过头顶。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这一切。

Brian Molko my sweet prince without you I’m nothing.
You’re the truth not I.


Yomi, Maidstone
12/04/2006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