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美剧闲聊]ABC:Sports_Night
主页>影音室>影视相关作者:R

话说,前公司的CFO每在计划会常被我们这一票人的乌龙版惊到直呼,“计划,你们懂什么叫计划吗?”其实框架也还有,也就是目标和内容容易与时俱进一点。如同本闲聊计划五大网加HBO,FX每家先来个两部以示平等友好之美好心愿,再写其他心水之作就少点偏爱嫌疑。不过写到一半五大变四大这我也没有办法,而ABC的入选之作一变再变,这个就只能说是,旧爱不抵新欢魅力了,爆

给男生,女生,及不良的推荐语:“红颜薄命”的试水片,人人都爱Control freak,以及,民主党的“明星伙伴”(爆)

红颜薄命的试水片
“富爸爸”一书教育我们,不要为钱工作,而要让钱生钱;所谓资产是能给你带来现金的东西,所以人最宝贵的资产正是你颅内那一小团灰色细胞。
N年之前,亚伦同学决心改行,而暂时无所事事地坐在家中,每日观看ESPN体育节目的日子,大概是上面这个训诫的经典案例。也为一切甘当沙发土豆的同学们塑造了美好愿景:搞不好哪天咱也能拿美剧当原形,跑去当当编剧(笑)
《红楼》里疯道人解释香菱的红颜薄命,说是四个字“有命无运”,这句来形容生不逢时的《Sports Night》也是相当合适。亚伦最初的想法是拍部电影,没为它设定“可持续发展”的剧情,幸运的是它成了系列剧;不幸的则是ABC最初以情景喜剧定义它,所以第一季里我们能在笑点后听见录制好的观众笑声——《Studio 60》1-04里,由于发生“剽窃”事故而可能会节目时间不够,Cal说可以用“笑声”添空,被Danny同学给义正词严地否决了。亚伦的幽默不需要制作的笑声来提醒观众,幸运的是,第二季硬加进去的笑声也就消失了。
一直觉得《Sports Night》第一季真是满难拍的,电视剧不是综艺节目,亚伦同学又有让人物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然后用运动长镜跟的爱好,又想录观众的笑声而要求观众到现场,又想要镜头可以反打或者360度转一圈,这未免也太难了——某几集的场景就变成了主要是控制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镜头,也就可以理解了。(以上,感谢学长提供电视基本知识)

从各种意义上来看,《Sports Night》都是亚伦未来作品的试水片。
八年之前,亚伦同学在家看了N月的ESPN,所以《Sports Night》这个栏目,在片中就是CSC,一家“四线有线台”,中的“三流体育节目”。(为ESPN默哀一下。)
八年之后,他的新片在NBC推出,这时的背景电视台可再不是名不见经传的有线台了,而换成可与FOX一竞高低,能拉到友台ABC的当红明星Felicity Huffman以及亲爱的Sting同学串场的NBS;而《Studio 60》,则是这家强势电视台的“旗舰节目”;

八年之前,《Sports Night》做为sitcom试演,每集片长是22分钟;然而亚伦的天才其实并不在令人大笑出声,多数时候是一种会心的微笑:Dramady这个词简直是该为他生造出来的。首先这是剧情片,幽默只是其中的一个要素。
八年之后,经过《白宫群英》的洗练,亚伦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另一个drama的权利。巧合的是,他的剧中剧,和《Studio 60》一样,都在“高收入关键人群”中取得了高收视,而在剧中,Matt对后悔提了一个似乎不被讨论组(Focus group)认可笑话的Jennie打赌:他保证下期观众会看懂和接受,然后,Jennie就穿上了写着“麦特是我的英雄,还有,丹尼以为莫里哀是意大利人”的可爱T恤。
——可想而知,有多少人因此将签名档换成:Aaron is my hero(笑)

八年之间,有关Aaron自己的主题一再重复:
他的前女友:《Sports Night》里Dan遇见瓶颈,直到他后来想起来,他开始写作的理由很简单,与多数男人做多数事情的目的一致:给女人觉得他了不起。《Studio60》里,Sting和Matt以几乎同样的话再次向世界说明:是的,男人弹竖琴也好,写喜剧也好,以及其他似乎了不起的丰功伟绩,最初的动机也许就是为了引起某个女孩的注意。
就这么很简单。

他(以及好莱坞及文艺界大多数)对民主党的爱好:《Sports Night》Issac说起孙女刚交的小男友,又是大学的四分卫又是优秀生的,Dana问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Issac郁闷道:“可他是共和党”,然后就盘算和其他遇见同样情况的家长一样,在家里修个地牢。(爆)
《白宫群英》里为了政治正确,与共和党人也要勉为其难地牵手,不过有条件,要不就要是金发大美女,或者退很多步,长得像Mathew Perry那么可爱也行。
《Studio60》里Matt4年前的倒霉和911以及布什有很深切的关系,直到4年以后做了节目大家还在关心观众是否觉得他“不够爱国”,虽然这次Aaron也借Matt同学之口将民主党小小讽刺了一下——只不过这种讽刺就像人家说的奥斯卡开场白:“除了在民主党聚会你不会在任何其他场合见到如此多的明星。与前者的不同是,今夜我们要选出的优胜者”——所谓自嘲,就是首先要是自己人然后才能嘲笑起来。

他自己,以及他的Cast里其他人遇到的毒品上瘾问题:《Sports Night》时还是“局外人”,所以观众看到的是Dana的弟弟服用兴奋剂;《白宫群英》中则是Leo的酗酒问题。在某次危机面前,Leo面对担忧他因此再次陷入酗酒的同事:“我是个酗酒者,我不需要其他理由去喝醉”,而《Sports Night》整个就和毒品/药物滥用有着扯不清的关系:Danny因没通过药检所以新电影无法开机,Jordan在发布会上自己拿High开玩笑,1-02《暖场节目》(cold open)里自嘲“我们要做当代模范节目,前提是你不在意我们制片人以前吸了点小毒”,之后,在Jordan与Danny的对话中,酗酒的问题再次被提起……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Rule #1 We are a family”的理想主义。果然,知识分子容易成为无神论者,容易偏左翼和乌托邦吗?爆

总是说长寿电视剧的主演们,他的演艺人生和他最成功的角色往往不再能够分离,其实编剧又何尝不是如此。


人人都爱Control freak

在把一切荣誉归给Aaron之前(爆),先来回顾一下《Sports Night》:Casey应邀参加某电视访谈,主持人夸奖他穿着时尚他听过一笑就忘了,第二天,有她不认识的女生跑过来问他“告诉我我的名字?”
接着是一次集体主义的教训:“你连灰色和藕荷色都分不清,更不会知道什么颜色的衬衫和领带能把你眼睛的颜色衬托出来。可你接受人家的称赞,就好象一切都是你自己做到的一样。如果你能顺口说下,这是我的服装师替我选的衣服,提一下她的名字,这对她将多多么重要。”
于是在这集的末尾出现了Aaron的片子里少见的“出戏”情节:感恩节的雪正在飘落,casey念出了设计师,以及提醒了他这点的莫尼卡(白宫里出演donna的Janel Moloney)的名字,接着一连串的,就是除了在片尾字幕以及Imdb某个小角落的连接外,通常无处可寻的那些人:编导,服装师,化装师,发型师,等等等等 ……
那一刻的感觉是,无言。
描写群像的剧本多的是。缉拿凶手,成功救治病人,为某无辜的人脱罪,或者签下一单大生意……许多事的最终成功,都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所能达到。这也是《学徒》类的真人节目看到后来心生反感的主要原因,在现实生活中,多数时候我们仍然要依靠那些极端状态下容易被他人操纵的习惯或原则生活,互惠、保持人格的前后一致,等等。或者说理想主义的本质让我并不想在真人秀中看到,最长袖善舞和攻于心计的人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影视是最为工业化的行业;作者则是最私人的职业。这两者的交集,使得编剧,尤其是电视剧的编剧,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而亚伦同学在《Studio60》里反复告诉我们,编剧同学们是很脆弱的,不可以太受惊吓(爆)

幕前的演员经常成为这一系列的主题:《越狱》靠小歪一个人的脸能撑过一季,把大卫-杜楚尼感情的脸换成四十岁的憔悴中年,鬼才CC也无法支持《千年追凶》,演员,尤其是常见角色,对一部电视的成败影响太大了。
所以也还是要介绍一下《Sports Night》的常驻班底:

出演凯西-麦考(Casey McCall)的彼得-克洛祖(Peter Krause),事实上本部分Control freak的念头是因他而起:他在HBO的《六英尺下》中出演奈特,一个完全的Control freak,经常白日见鬼,与老爹进行跨时空交流,与演布兰达的Rachel Griffiths也是火花四射,虽然他最初试镜时想要演的是大卫那个角色,导演Alan Ball同学实在找不到能演出奈特的人,才让他换的角色的。
比较起来,他在《Sports Night》的角色真是正常多了:最多也不过是第一集就离婚,忘记和搭档的“周年纪念日”,偶尔进行下关于“谁更酷”的友谊竞赛,以及与制片人Dana暧昧不清的纠缠了两季而已。
题外,他在《六英尺下》中的太太现在在演《兄妹》(The brothers and sisters),兄弟则在showtime一看就知是野心之作的《Dexter》(双面法医)里演那位控制不了血腥杀戮冲动的法医同学,一家人都事业健康发展,真是可喜可贺。

虽然彼得-克洛祖的长相更合我的胃口,角色也更喜欢,但不可否认,在“Sports Night”的这两个主播中,更可爱的一位该是乔什-查里斯(Josh Charles)演出的丹-伦戴尔(Dan Rydell)。亚伦总是能写出这种有点神经质却又可爱到不得了的角色,真是受不了。
这位小同学的可爱事迹包括:因为搭档(性别:男)忘记了五周年的纪念日而在心里郁闷;在电梯间碰见个女人本来对人也没什么兴趣,偶然发现对方根本不记得自己也丝毫不想和自己交往,就一下子在意到不得了,然后跑去找各色人等给自己的人品背书;和漂亮的心理医生约会结果约成了看心理医生;当然还不能忘记在搭档(就是上边那位)的生日里据说有“vaguely gay”倾向地在节目中唱生日歌然后遭遇法律问题,以及为编剧大人代言那段“我写文章最初只是为了给女孩子留下深刻印象”(默……)
对于Aaron来说,Casey与Dan的互动是他第一次系统的尝试未来在他的剧情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超过兄弟般的情谊”,处理上难免有未完全成熟的地方,包括第二季中凯西与丹一度濒临的关系破裂。到了《白宫》中,Jed总统和他的幕僚长大人,以及做为年轻一代,未来希望的Josh和Sam之间的感情,描述就会变得更为深厚和成熟——虽然我到看完也没找到Josh和Sam如此密切的原因。而到了《Studio 60》中,Danny和Matt的友情除了“传奇”两字外想不到别的形容词:亚伦同学终于进化到笔下的人物可以“帮亲不帮理”的地步了。凯西可以放弃“Sports Night”和他的搭档跑去做别的,事实上他甚至有过这样的念头,Danny和Matt却不会彼此背离(好吧,是说希望如此)

再来看费丽丝-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毫无疑问现在让她大出风头的是《绝望主妇》里那位第一季做主妇濒临崩溃,第二季在职场光芒四射的女强人。对个人来言,她那个角色的某句话,更是触动了一次心路的改变(爆)。不过现在在谈的是戴娜(Dana Whitaker),出身体育世家,热爱体育的CSC“Sports Night”节目制作人。
亚伦所写的感情,最好的状态是在无情有情之间,暧昧不明之时。所以人家说《白宫》里Josh和Dona真到了一起剧也就完了,现在看来Matt和Harriet在1-05的深情对望之后可能也要分手一段,而《Sports Night》,在经历一段三角四角的混乱后,从最初埋下的凯西-戴娜线也基本修成正果,亚伦立即就跳到了友台跑去专心致志拍白宫了。
顺带一题,费丽丝现实中的Mr.Right,是William H. Macy,也就是在片子演那位一出场似乎冷酷无情只讲万恶收视率,结果证明是个好同学的Sam Donovan。

本片的常驻卡司还包括:凡亚伦同学的戏必有出现的乔书亚(Joshua Malina)演出的杰里米(Jeremy Goodwin),充满天才和活力的Sabrina Lloyd演出的Natalie,以及老戏骨Robert Guillaume演的Isaac。其他配角,包括那位有着魔鬼身材的Sally,也都十分精彩。此外还不能忘记我们亚伦的长期合作伙伴Thomas Schlamme,他在新剧《Studio 60》里终于连老婆也贡献了出来(爆),以及其他无数的幕后人员。

在说完感谢之后,必须要说,这首先和最终,还是一部亚伦的戏。在这个系列里,他绝无仅有地成为了两篇的中心人物。这部戏如此的充满亚伦特色,以至ABC停播后,其他有意接手的台首先提的条件都是:Aaron继续做编剧。不过当然,当时的他正忙着为每集的《白宫群英》贡献90%的台词。是的,让我们不要忘记,就算是亚伦这样的鬼才,也需要编剧组帮他提点想法建议,然后,他再去做那90%的工作。

最后,本篇作者忠告观众:当Control freak不利健康(爆)。毕竟,连亚伦同学那样的鬼才,也只支持了四年, 而且还一度陷入毒瘾。]


是谁在侮辱损害着共和党?

其实很想剽窃《Newsweek》9/25日的标题:民主党的“明星伙伴”(Democratic Entourage),实在是太精彩,而且还能走题去谈HBO的《明星伙伴》,不过还是算了。
基本上我是政治不敏感生物,所以本篇涉及的2004年美国大选相关知识均来自An同学,一切荣耀归于他。(爆,当然一切错误归于我自己)

《Studio 60》1-02里,Matt在NBS新闻发布会前开始东念西念,从他应该用这时间来写剧本一直到电台里观众电话中形容他们“巴巴拉-史翠珊的热爱者”。
Matt:你说她这么叫我们意思是说我们是自由派呢还是说我们很gay?
Danny:(漫不经心)这还真是一个微妙的差别

为什么人家称Matt是“巴巴拉-史翠珊的热爱者”,他就想到自由派或很gay?原因是巴巴拉-史翠珊是民主党在好莱坞的主要支持者中,最为出名的一位。而正如《华氏911》中拼命讲解的布什和石油利益集团的关系一样,好莱坞是民主党幕后的那只金手。
好莱坞偏爱民主党大概是公开的秘密。明星们的支持可以直接捐硬钱,就是以个人名义进行捐款,比如希拉里意在参加2008年的竞选,所以目前已经募捐到了N千万美圆,而从她目前公布的长达400页的献金记录中,包含了很多好莱坞的名人,如从汤姆-汉克斯和他妻子丽塔-威尔逊处得到的4,200美元的捐助,还有歌手贝特-米德勒和演员詹姆士-卡恩(赌城风云里的老大)各自也有个人捐献等等。根据OpenSecrets.org公布的历年捐赠数据,在2004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民主党一共获得了31位奥斯卡奖得主的捐款,总计$381,000,而共和党则只拐到了7位奥斯卡奖得主,总计$9,000。
捐硬钱是表现“我俩个人关系很好”,但由于法律上对个人名义捐款有严格限制,上面说的4200美圆已经到了极限,对于需要耗费上亿美圆的总统来说,单靠硬钱渴也要渴死了,幸好还有针对各种议题的捐款,可以让各方金主来打擦边球的。比如04年好莱坞制片人史蒂芬-宾一个人就捐了900万,真算是超级金主。04年克里收到的竞选资金中,来自好莱坞明星的大概有4500万美元,大致是1/3强。
当然,明星们最重要的帮助不是自己掏腰包,而是帮忙拉选票。像刚在《Studio 60》里串场的Sting同学,在04年就带着一圈音乐明星在各州巡回为克里造势。此外,电影明星们开可以从事“负面竞选”的伟大工作,比如04年一众导演和明星就曾献上多部“Anti-bush”的竞选广告短片,该系列短片可以用我们常用的宣传语句:阵容强大,星光灿烂来形容,出现角色包括我们民主党上最著名、以至得到了共和党人喜爱的总统马丁-辛同学,小帅哥马特-戴蒙,以及知性美女斯嘉丽-约翰森等等。当然还不要忘记我们可爱的Anti-bush先锋,当然也是后来证明为民主党带来灾难的摩尔同学。
话说,在2004年的美国大选中,《华氏911》是部超级可爱的片子。这部片子主要是想要告诉人民,布什同学代表着沙特王国本拉登家族的利益,伊拉克战争的目的是石油及布什的利益,反恐实际上是想用恐怖控制人民,以及,整体而言布什同学是个不停转着眼珠狡猾奸诈的坏家伙。
可以说没有这部片子,以及越战老兵的负面竞选广告,共和党最后的胜利起码也就没那么辉煌。
当然,明星助选对于影响选民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经济学家们还很有争议。事实上按照《魔鬼经济学》来说,竞选资金的多少也没太大影响。到底是哪个因素决定了选民投票给这个候选人而不是那个候选人?众说纷纭。按照《影响力》的解释,决定谁是否能当选总统的,是他的长相是否英俊。拜一下,真没想到“男人也是要靠脸的”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验证。
总之,尽管明星串场能有助拉票这点还没得到科学证据,但起码从两党大会以及竞选气氛来说,有明星出现起码显得好看一些,这就是重要的政策两党都会寻找“明星伙伴”的理由。以至fans有时会碰到很苦恼的事:如果她所喜欢的一位明星表示支持禁烟,另一位则表示不支持,她到底选择听谁的话呢。

为什么好莱坞偏向民主党?众多答案中有一个和“为什么犹太人偏爱民主党”很类似,就是知识分子很多是道德上的自由派,同时是理想主义者,容易迷恋平等、均贫富等乌托邦理念,因此对民主党的大政府、高福利也就更加情有独钟。当然,这一点在911之后有很大转变,法拉奇同学就一下转到了极右。所以《Studio 60》的Jack同学是正确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国不爱国成了电视的重要Demo的?就从911那天飞机掉了个撞倒双子塔的那一天。

当然,一切规则均有反例。而且很奇妙的是,仿佛是为了平衡“少数”这点,反例都反得很有意思:其一是从好莱坞走出从政的人,如前总统里根和现州长舒华-辛里加同学,加盟的都是共和党。虽然里根之前注册的是民主党人——这大概也是很多一贯支持共和党的人反而不喜欢里根,认为他是投机主义者的原因,而舒华-辛里加在很多法案上倾向自由派。

前面提到知识分子多半亲民主党,媒体也是如此,美国主要媒体的编辑记者,据称只有20%注册为共和党。当然,媒体一般还是要做到公平公正,所以在大选中纵然有倾向一般也还是要遮掩一点;何况,一切规则均非绝对。正如犹太人中也有共和党的支持者一样,媒体里也有绝对支持共和党的FOX在一直力挺。

话说,看各电视台表现的总统真是很有意思。比如《白宫风云》在05年的那话“竞选日”,找来了总统竞选时的真正支持人来做主持,两位剧中的总统候选人按照现实中总统竞选的程序进行辩论,事后调查显示,54%的观众投票给了民主党候选人——虽然是自我安慰,不过好歹这次民主党人没有败掉。
而同时在Fox台,“美国总统的新历史”正在被创造。《24小时》里面,帕尔马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越狱》里则有了女总统——由于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在影射谁,所以也就不奇怪她是个邪恶又有控制狂的女人,连竞选时的口号都和某人超级相象了。
当然,还不要忘记,93-01年,当民主党人的克林顿同学在位的时候,Fox在拍什么片子?《X档案》——政府阴谋论,外星侵略说,还有我们永远在阴影下的癌人同学。也许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理解?《X档案》到了第九季的终结:天下已经是共和党的天下,再搞阴谋有些不对。
与这两位有强烈倾向的对比,友台ABC的《三军统帅》,题材也是女总统,却明显没那么含沙射影了。

从整体来说,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是穷人、黑人、女性、少数族裔、犹太裔,以及好莱坞,而共和党则是中产阶级、商界、白人男性、军队、亚裔,还有石油人(爆)。 对照这个表单来看,TWW中的白宫办公厅就是非常的符合了,CJ是女性,Tobby和Josh都是犹太人,Yang是黑人,然后还有会说邦邦和葡萄牙语的厨师staff等等,实在是民主党支持者的大本营呀。
对照现实中的1998,克林顿的民主党执政,犹太人扬眉吐气:包括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国家安全顾问伯格,国防部长科恩,劳工部长拉宾,商业部长萨默斯,以及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等,都是犹太人。对了,当然还不要忘记我们重要的女主角,白宫女实习生莱文斯基同学。;p

那是民主党的美好年代。

The End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