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翻译]木野之旅之桥之国-Their_Line
主页>文学院>创作相关>翻译相关  所属连载:[翻译]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桥之国 -Their Lin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海边沙滩上,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在飞驰。
那是在后轮的两侧和上边满载着旅行用品的摩托拉德。摩托拉德在接近波浪爬到沙滩最高处的线那里的,比较硬实的沙子上留下浅浅的车辙印,向着北方前进。
在左侧,苍蓝澄澈的平静的海面一望无际。在右边,几千万的沙丘起起伏伏,是一片广大的沙漠。那里,是水和沙的世界。
摩托拉德的车手穿着黑色的夹克衫,腰部用宽皮带收紧。在右侧大腿边挂着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指枪械。这里是指手枪。)的枪套。里面收着一把大口径的左轮枪。
车手戴着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还有银色边框的风镜。大概十五岁左右,或者稍微超过一点,是个年轻人。
突然,车手敲敲摩托拉德的油箱,用手指指向前进的方向。
在离得还很远的,苍蓝的海面上,可以看见白色的线如同夏日蒸腾的热气一般浮现。随着距离的接近,可以看清线的下面有脚。那是桥。
是很大的桥。
不计其数的桥墩立在海中,规则地排列着,白色的石头搭成拱形。宽度是连大型的车辆也可以轻松地交错而过的程度。离水面的高度,差不多人还算可以勉强跳水下去。
桥从沙漠中突然出现,笔直向西只管一路延伸下去,消失在水平线上。

摩托拉德到了桥的脚下。车手下了车,抬头望。
车手与摩托拉德在那里稍微交谈了几句。
正是这个,这就是正在找的桥。只要过这座桥,不用付渡海费用就可以到达另一边的大陆。
车手看上去很高兴似的说。
另一方面摩托拉德则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疑惑。为何,在什么都没有的也没有任何人居住的地方,会有这么壮观漂亮的桥呢。然后,作为建筑材料的大量的白色石头,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运过来的呢。
车手告诉摩托拉德说,介绍了关于这座桥的事情的旅行者们,没有一个人知道那问题的答案。那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桥的确存在这件事,车手这样追加道。摩托拉德对于这一点表示同意。
摩托拉德问道今天之内能不能过得了整座桥,车手老实回答说看这个距离肯定是不可能的。然后说在桥上野营然后明天渡过去,就照这样预定。
车手发动了摩托拉德,开始在桥上奔驰。
桥面的石板,是用小块的石头有规则地组合起来,再把表面打磨光滑而成的。摩托拉德在那石板上轻松舒适地一路飞驰。道路的两侧,雕刻了漂亮花纹的石头栏杆绵延不断。
跑起来之后,很快周围就只看得见大海了。白色的长桥将闪烁着苍蓝光芒的水面一刀两断,笔直延伸。桥的前方一端与水平线一同向着大地的另一侧落下消失了。
喧闹的引擎声在海面上回响,摩托拉德向西前进。
不久,天色静静地转向黄昏。在倾斜的阳光将桥和水面映成金黄色的时候,车手停下了摩托拉德。
入夜,海面漆黑而平静。象是要将地面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揉碎压扁一般,繁星在夜空闪烁。车手抱怨说太刺眼了。
然后在桥上铺开毛毯,把自己裹在里面睡着了。

第二天。
车手在破晓的同时起床。天空是浅紫色。
做了简单的运动,然后进行了挂在右腿边的帕斯埃达的保养和训练。吃了便携食品作为早饭。从捆在皮包上的铁罐里面,给自己补给了水,给摩托拉德补给了燃料。
太阳升高,没有云的天空和没有波浪的海面染成苍蓝。车手把摩托拉德敲醒,向着西边再次出发。

那是在差不多中午的时候。
停下,摩托拉德突然大声这样说道。
车手急刹车。在大海正中央停了下来。
摩托拉德说是发现了什么东西。车手将摩托拉德掉了个头,照着摩托拉德所说的,顺着开过来的桥稍微退回去一段。
摩托拉德对车手说看看现在在眼前的栏杆。那栏杆跟其他的栏杆的形状完全相同。车手有点讶异,询问道这栏杆怎么了。
摩托拉德说那里刻着一些什么字。车手从摩托拉德上下来,仔细观察那个栏杆。摘下手套,用手触摸栏杆的表面。
虽然文字是可以看出来了,但是东一块西一块到处是风化的部分,作为文章读不出来,车手这样说。摩托拉德提议说换它来读。并且告诉车手说从这里往前的栏杆绵延不断都刻着字。
车手稍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回答说时间不能太浪费所以要看文章的内容决定。如果没兴趣的话就立刻出发,这样说。
摩托拉德同意,读出最开始的栏杆上的文字。

“我们,必须彻底完成我们的义务。我们在这里架桥。我们为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把这些就这样留在桥的栏杆上。留给在不知何时将渡过这座桥的不知何人。”

车手当即熄掉了摩托拉德的引擎。一瞬之间,周围的声响全部消失了。
车手推着摩托拉德,走到下一段栏杆的前面。告诉摩托拉德说就这样把所有的文章连着读下去。
摩托拉德同意,将快要消失的文字读下去——

“我们过去住在桥的东侧的海岸。有城墙,有国家。为什么我们,会在只有沙子的不毛之地开始定居,我们长久以来一直不知道。关于那个也根本没有在意,我们吃鱼,唱歌,跳舞,与享乐一同生存下来。”
“在国家的附近,有无数我们称之为金字塔的,巨大的建筑物。用白色的石头整整齐齐堆积起来制造的建筑,究竟是谁在何时为了什么目的建造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没有比这个更加方便的东西了。我们取出石料,建造住宅,铺装道路,修补城墙。”
“那是在某一天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同伴在海底发现了什么东西,所有人同心协力试着将其打捞了上来。那是巨大的象是保险箱一样的东西。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打开之后,发现里面装了许许多多的文件。本以为里面会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的我们非常的沮丧。”
“但是凭着那些文件,我们得以了解到答案。为何我们会在这里?本来应该做什么?到现在为止做了什么?从现在开始又应该做什么?”
“文件中的一份是桥的计划书。在眼前的海峡,立起许多的桥墩,把石料组合起来,将美丽的拱桥向着水平线的另一侧,向着大海另一边的大陆延伸。那是一项壮大的计划。那计划所必需的,数量庞大的设计图也都在其中。”
“在另一份文件中,明确记载着两项事实。第一项是,作为架桥所需建材的石料,要预先将足够满足需要的量堆积在建桥预定地点的海岸边。另一项则是,令大量收容在监狱的罪犯在附近定居,让他们作为建筑作业的工人进行劳动。在大桥竣工之际,将所有人的刑期抹消,让他们回到原来的国家这项内容也记载在内。”
“刚才的四个问题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们带着使命来到了这里。本来应该建造大桥。无视那一点,隐藏事实,吃鱼,唱歌,跳舞,与享乐一同生存下来。然后——”
“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按照计划书把桥架起来’。国民所有人的意见达成了一致。详细的设计图也有。必要的材料也有。比过去更加多的人也在。不做的理由,做不到的理由,都不存在。”
“完成之后若是有迎接的人到来,是回到原来的国家还是留在这个地方这件事就留给每个个人来判断,我们胸中充满希望,开始进行应该首先完成的工作。我们为了达成我们之所以在这里的理由,开始建造大桥。”
“建设工作缓慢地,同时切实地进展着。按照设计图,使用能够浮在水上然后沉下去的石料建造桥墩。那石料在金字塔的里面。将石料浮在水上运到指定地点,开洞一边令其下沉一边组合。在造好的地基中灌进沙子,坚固的桥墩就完成了。每完成一根我们就欢欣鼓舞,在那上面拼搭石料,将大桥延伸下去。”
“擅长潜水,在海中搭建桥墩的人。将石料从海岸搬运过来的人。凭体力将石料拼搭起来的人。凭技术将石料的表面打磨得美丽平整的人。比起以前的做法要简单得多的,从桥上捕鱼的人。烹调那些鱼的人。分担着工作,偶尔轮换着工作,我们的生活持续着。每一天都是无比充实的,无比美妙的日子。”

摩托拉德读到那里,车手心有所感的样子,说原来如此。而后抚摸脚下的石板,敲敲面前的栏杆,俯视附近的桥墩。
是要把前面的后续继续读下去,还是说谜底已经揭开了所以可以出发了,摩托拉德这样询问。
车手说,为什么国家不在了。然后,造桥的人一个都不见了是为了什么。是不是说最后所有人都得以回到原来的国家了。说是想要知道这些事情。
摩托拉德同意,将后续读下去——

“当与大桥同时出生的孩子开始为建造作业发挥力量的时候,我们注意到了那一点。我们应该的确是完全按照计划书来建造的,但是残余的石料的数量太少。然后很快就会不足。理由立刻就明白了。是因为过去被用到了住宅或者城墙的修缮上。我们为我们自己的愚蠢再次感到强烈的羞耻,然后对会不会不能够完成大桥感到惊恐。”
“解决方法,只有一种。我们拆毁了住宅,开始将那些石料用在还能够合用的地方。许多的时间被花费在石料的加工上,作业效率下降了。失去了住宅的人们不得不与其他的人住到一起。但是,为了完成大桥难道会有什么值得可惜的东西吗。”
“到了不能再拆毁更多住宅的时候,我们开始使用城墙。为了不造成浪费,慎重地切削石料来使用。虽然原本就没有什么会来进攻的敌人,但是国土被沙子覆盖了。我们先将城墙变成住宅,建造在桥上。然后一边居住在那里,一边将大桥延伸下去。”
“曾几何时,国土上的城墙和住宅全部被拆毁,那地域变回了原来的沙漠。我们对那种事情毫不在意,慢慢地切实地,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将大桥延伸下去。但是,会不会某一天石料不够用这种不安,一直围绕着我们。”
“然后终于,我们在前进的方向上看到了水平线以外的东西。终于进入视野的,是海峡对岸的沙漠。那个时候我们的欢喜之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这里写出来记录下来的。”
“将用作桥墩的石料全部用光,完成了最后的桥墩。我们已经不再怀疑能否完成计划。石料应该是正正好好够用。我们按顺序将住宅拆毁,将那些石料投入使用。我们睡在桥上。把身体健康弄坏的人增加了,但并非值得在意的事情。”
“在用光了所有石料的时候,我们了解到了大桥的完成和未完成。”
“大桥完成了。只除了一部分以外。那是在大桥的几乎正中央,最后的住宅曾经坐落的地方。从那里取出为搭桥所用的石料之后,才刚刚注意到。只在那里没有石板,形成粗糙的石头露在外面的长长的凹坑这件事。那是愚蠢的失误。”
“那是作为桥而言实在没办法使用的,长长的巨大的凹坑。要埋上这个凹坑,按照计划完成大桥,需要更多的石料。在沙漠之中,根本不可能有。在桥的其他部分,能够取出石料的地方绝对没有。”
“我们进行了好些尝试。将沙子团起来,尝试制造砖块。没有能够固化。用大量的沙子埋上凹坑,试着浇上水。人一站上去就立刻往下沉。也考虑过要不要到哪里很远的地方去取石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一时之间束手无策,只能一心后悔自身的愚蠢。原本材料是足够的。把那些材料用在住宅和城墙,一直浪费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失态。面对眼前埋不上的凹坑,我们只是被越来越沉重的挫败感压倒。”
“只差一点点。只要能够把这个凹坑埋上就好了。只要那样桥就完成了。想要某种硬的,能够代替石板的材料。我们烦恼,思考,终于找到了最完美的解决方法。回头想来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对我们而言,从一开始就拥有用来掩埋凹坑的材料。”
“我们从我们之中,首先选择体力较弱的老人和女性,杀掉了。从尸体上把肉削落。得到了大量的又白又硬的骨头。正是这个,这就是掩埋凹坑的最后的材料。加工好使之大小整齐,不留缝隙地紧密地排列起来。”
“凹坑在慢慢地变浅。我们接下去杀掉了所有的孩子,得到了他们的骨头。孩子的骨头体积又小强度又不够,在将其踩踏结实的时候会碎掉,所以进展不大。虽然如此,那些肉在捕鱼的时候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们最后,决定了顺序开始杀男人。男人的骨头又大又硬。每次当凹坑又变得小一些的时候,我们就从心底里感到喜悦。将臂骨腿骨或者肋骨等等组合起来排列整齐,在缝隙里填上头盖骨等等的碎片。一切都进展顺利。”
“然后凹坑全部掩埋掉了。除了我以外已经谁都不在了,但是没有问题。剩下的只有一个人也可以做。只要将脊椎骨排列好,跟石板一样把表面加工好就行。是的,桥可以完成了。所以我要在这里写下。也就是说——”

车手问道“也就是说”之后是什么。摩托拉德告诉说文章就在这里结束了。然后用心有所感的样子说道,虽说不知道最后一个人的下落,但就是这里了啊。
车手问道是指什么事,摩托拉德示意车手看脚下。从稍微向前一点的地方开始,石板的构造微妙地有所差异。车手蹲下身,仔细地观察,发出惊奇与感叹的声音。
在那里铺装的,是人类的脊椎骨。加工过的形状整齐的脊椎骨,排列起来画出花纹。在颜色稍微有一点不同的部分,细小的骨头被填进去,不留缝隙,而且表面被加工打磨的十分光滑。
车手抬起脸。骨头的部分延续了一段,然后再向前又回到了跟前面一样的石头。
在苍蓝世界的白色直线上,车手考虑了一段时间。一边看着远处,一边考虑着什么。
然后,回头转向摩托拉德。今天在这里过夜,这样说道。
摩托拉德吃了一惊询问原因。车手说,跟以前一样老规矩啊,这样简短地回答。
车手放下车身中部的两脚架,让感到不可思议的摩托拉德稳稳当当站好。从后轮上面的行李架上把行李卸下来。
对了今天就悠闲地钓钓鱼吧。偶尔也吃点鱼。车手这样说了之后就在后轮旁边的箱子里乱翻了一通。取出线和针。
鱼竿什么的根本没有吧,摩托拉德这样说。
车手打开大大的皮包。在上盖的内侧,步枪型的帕斯埃达拆开绑在那里。车手取出那个,将前后两段插好用搭扣锁紧。在枪管的前端系上线夹上有重量的沉子结好针。顺便还挂上铃铛。
摩托拉德开口,师傅看到了可是会叹气的,这样说道。
车手掰下便携食品随便挂了点饵,把线放下去在栏杆前边坐下。摘下帽子,悠闲的眺望苍蓝的天空。然后大大地,慢慢地伸了个懒腰。
我说,就那样能钓到吗?摩托拉德问道。
谁知道呢。车手答道。

在苍蓝的海中,有一条仿佛延伸到永远的,笔直的白线。
那是横渡大海的壮观宏伟的桥。然后一台摩托拉德停着。在旁边有一个人,用步枪在钓鱼。
桥面的石板从那里开始的一段长度,只有那一段跟别的地方有所不同。
微妙地利用颜色的区别造成的花纹,从上方看下去,可以读出巨大的文字。
在那里,写着文章的后续。
“我们终于,允称功成。”



(第四卷 第十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