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翻译]木野之旅之闲静的国度-Jog_Tr
主页>文学院>创作相关>翻译相关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闲静的国度 -Jog Trot-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我们,在卖茶水的小铺子里。
两旁排列着木制电线杆的没有铺装的道路。路旁建着唯一一家民房。房檐下边做成了小茶铺。
志洲大人坐在侧廊,悠闲地眺望着午后的风景。
我坐在大人的斜向前方,硬实的土地上,也是一样眺望着风景。
在十分晴朗的温暖的空气之中,绿色与茶色混杂的,微微有一点点起伏的田地一望无际。附有谷仓或者牛舍的人家,疏疏落落点缀在视界之中。
志洲大人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真是闲静的国家啊。”
我用沉默表示同意。

我的名字叫做陆,我是狗。
我拥有白白的长长的蓬蓬松松的毛。我有一张看上去总是很高兴的笑着似的的脸,但是其实并不是总是很高兴的笑着。天生这个样子。
志洲大人,是我的主人。他是一直穿着绿色线衫的青年,由于复杂的原委失去了故乡,开着越野车在旅行。然后我跟志洲大人一起,去往各种各样的国家。
志洲大人的旅程并非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不,确实是以某个地方作为目标的,但是,那并不是地域这个意义上的“某个地方”。

跟着道路一路行来到达的,是孤零零地存在于大草原地带中的国家。
在城门也没有进行什么象样的审查,就被允许入国了。哨兵对于十分少见的来访者很是吃了一惊。
“虽说您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可这个国家什么都没有啊。”
跟他所说的一模一样,在城墙里面,平坦的大地宽广到令人厌倦的程度。虽然森林啊池塘之类也稍微有一点,但是基本上都是牧草地或者田地。可说是以所有的国民从事农业的国家。
志洲大人在丝毫不见变化的风景之中跑了一段时间,不久发现了小茶铺。

“真没想到会有旅行来的先生,少见啊。不过既然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再走吧。”
端来茶水的老婆婆说道。在志洲大人坐的地方旁边放下了盛着绿色茶水的,没有柄的茶杯。没有毒药的气味。
志洲大人道过谢。然后把斜靠在自己旁边的用惯的长刀,放到了我的眼前近处。志洲大人把注意力从刀上移开的时候,做那长刀的警卫就是我的职责,只属于我的职责。
志洲大人一边喝茶,一边向老婆婆提了一些关于这个国家的问题。
老婆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别的要做的事情,就坐在志洲大人旁边一一回答。
据说这个国家很悠闲地只是从事农业。人口很少,其密度也很低。可以称为市街的地区就只有扳手指头就数得过来的几处。
在附近也没有可能为敌的国家。就算是占领这个国家,也没有任何可以得到的东西。
旅行者也基本上是不来的。就算是来了,也没有可以称为风景名胜的观光的地方。
一天一天单只是平稳地这样过去。
“旅行的先生啊,是要去哪里呢?”
对于那个问题,志洲大人调侃地耸了耸肩。也没什么特别的要去的地方。就是个流浪汉啊。那样老实地回答了。
老婆婆说哎呀这样啊,稍微有点吃惊。
“这个国家的话,移民是随便什么时候都没问题的噢。土地也有的是多余,肯帮着干活的人那是随时都欢迎的。要是有本事的话,警备的工作也有。”
然后,虽说很有可能是什么案子都没有会很闲,这样追加道。
志洲大人小小地微笑了一下。
“那样,说不定也不错呢。”

老婆婆回厨房去了。
志洲大人一边看着风景,一边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真是闲静的国家啊。”
我用沉默表示同意。
在远处的田地里,一台拖拉机在移动。从这里看去,是很慢地在移动。在向着一间房子接近,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在这里,养个牛什么的过个悠闲的日子说不定也不坏那。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啊…… 不需要为了他人不辞辛劳。不需要杀人来苟延残喘。也不需要在荒野中彷徨。安定的,安全的每一天。说不定还能够长寿也有可能呢……”
志洲大人慢慢地说道。保持着眺望远方的姿势。说不定,是在一边望着大人自己的过去与未来在说话。
我开口,
“是啊。”
只是这样说道。不管事情是怎么样,做决定的是志洲大人。
志洲大人又一次正要开口说什么。
“旅行的先生。茶要添吗?”
老婆婆过来问道。
志洲大人说麻烦您了,把茶杯递出去。
老婆婆从小小的铜壶中斟出茶水。
斟好以后放到志洲大人旁边。嗵!,随着这样的小小的声音,地面开始摇晃。
大概是地震吧。小小地微微地,地面与房子摇晃着。木造的房屋咔嗒卡嗒地响,起了波纹的茶水稍稍泼出来一点。
然后,并不严重的晃动安定了下来。这只是几秒钟之间的事情。
“啊啦啊啦”
老婆婆快手快脚地取出抹布,把泼出来的茶水擦掉了。然后,
“?”
我注意到志洲大人用非常吃惊的表情僵在那里不动。大人看着正面的景色。
我也转向同一个方向…… 也是一样大吃一惊。
到刚才为止应该还在远处的,房子和拖拉机看不见了。
“……房子,消失了?”
志洲大人站起身来说道,站在旁边的老婆婆看着远处。用跟刚才相比丝毫没有变化的口气说。
“啊啊,果然。好久没有了。那个说不定是没救了。”
志洲大人把脸转向老婆婆。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婆婆说请稍候,就用挂在墙上的电话跟什么地方开始说话。
把讲到一半的电话中止了一下,老婆婆对志洲大人说。
“旅行的先生。想来比起我来说明还是您亲眼看一下比较快。往右边走第一个十字路口朝左拐。请不要太接近了。”

志洲大人开着越野车,顺着老婆婆说的路下去。
不久,在小起伏的顶端,志洲大人停下越野车下了车。我从副驾驶座跳到车前盖上,看到了那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瞬之间就完全理解了。
在大地上开了一个洞。
基本上是圆形的,直径大概两百米前后。至于深度,从这里是连估计都做不到。突然地面就垂直地没有了。绝对没错,刚才的房子和拖拉机就在这里面。
“…………”
志洲大人没话可说就这么看着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警笛声,驮着吊车的卡车接近这里。志洲大人挪开越野车,让出道路。
很快卡车紧贴着洞旁边停下来,把吊车伸出去窥探洞底。在前端有载了人的吊篮,向着洞里被放下去。
“还真是…… 准备周到而且活也干得利索呢。”
志洲大人喃喃道。
另外的车辆来到了越野车旁边。
“啊啊,是旅行的先生么?很危险所以不要再往前走比较好哦。退回去朝右边拐的地方就有个茶铺子,向那里的老婆婆细问就好。”
坐在车上的男人说道。

“开了个洞是吧。”
对着去而复返的志洲大人,茶铺的老婆婆用非常普通平常的口气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还有是为什么?”
志洲大人这样问,老婆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惊奇,常有的事而已啊,这样说道。
“这一带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石料的采掘场。整片地方就到处都是空洞。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脱个底都没什么奇怪的。”
“…………。 没办法预防吗?”
“采掘场的图纸也没有,做调查的人也没有……”
老婆婆做出稍微有点为难的样子说道。然后,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象刚才那样房子啊人的给吞下去这种,是很少见的事情。至于开出来的洞,只要填上就好了。这种陷落本身,一个月也就有那么几次而已。那个,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
“…………”
老婆婆一边撤下已经凉了的茶水换上新的,一边问志洲大人。
“对了对了,旅行的先生这以后有什么打算?要是打算在这个国家住下的话,我可以帮忙找个房子之类的啊?”
志洲大人,用若干带点痉挛的笑脸摇了头。
然后,有没有马上就能弄到便携食品和越野车燃料的地方呢,这样问道。



(第五卷 第六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