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美剧闲聊]ABC:《兄妹》
主页>影音室>影视相关作者:R

写完《Sports Night》本以为ABC可以很快过去,后边的FX等也都是早准备好的,这套系列的正常篇就终于结束。没想到人算再次不如天算。默,最终写ABC选的居然是今年新剧:兄妹(Brothers&Sisters)。
三句话推荐为:死亡与新生;BT的家庭各有各的BT;男人真不易;

死亡与新生

将来回顾时一定会说,06年是风云变幻的一年。
WB和UPN合并,不但使五大电视网变成四大,更使WB一票剧集被砍,Fans眼泪成河。其中就包括格莱格-贝郎蒂(Greg Berlanti)的《雪山镇》(everwood)。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剧集被砍后不久的8月,他又和长期是事业伙伴分道扬镳。
然后,戏如人生:正为ABC的新剧《兄妹》做制片和编剧的乔-贝兹(Jon Robin Baitz )恰巧和制作人马蒂-诺克森(Marti Noxon)不合,于是请了格莱格来做《兄妹》的顾问。
这就像《兄妹》的Pilot剧集一样:沃克一家看似典型的幸福美国家庭,五个子女均已长大成人,在一次家庭聚会的最后,父亲突然发病跌进游泳池,在他死后,这个家庭的秘密慢慢曝光出来,悲痛中的子女发现,他们的父亲生前不但有情妇、和情妇有另外的子女,甚至还涉嫌挪用公款……而子女们各自在婚姻、事业、爱情中面临的难题,也渐渐浮出水面。在一连串的悬疑、误解、伤害和和解后优窃俅尉奂谝黄穑嘎鬯且丫湃サ母盖祝八残聿⒉幌裎颐窃纫晕哪敲赐昝溃坏簿幌裎颐窃骋傻哪茄窳印薄?br/> 听起来有点耳熟?没错。死亡和新生。以这样的主题开始的家庭剧并不在少数,最著名的当然是同样牵涉到死亡与生命主题的艾兰-波尔(Alan Ball)的《六英尺下》,更让人容易联想的则是格莱格-贝郎蒂的《雪山镇》:突如其来的死亡打破一切。然后,生者发觉,为了走出往往需要回溯。

其实看到第9集都没去查这部剧的创作班底,引起突然兴趣的是看到《白宫群英》里的Sam小同学罗伯-洛依(Rob Lowe)出现在这部剧集,而且“变节”投靠到共和党一边。;p 想说虽然洛依本人支持大象是个GOP(Grand old party),不过制作组是为什么要找他来演这种角色?结果一查发现制片和编剧的乔-贝兹(Jon Robin Baitz)原来为《白宫群英》也写过剧本,而且就是非常感人的4-13《The long goodbye》,CJ回家看望她父亲的那集。才想说原来正直勤恳的Sam同学从那时起就被瞄上了呀;p

乔-贝兹这个名字在电视界也许还不如艾兰-波尔或艾伦-索尔金那样鼎鼎大名,但在戏剧界绝对是年少天才的明证。在超级可爱的电影版《鸟笼》里出演drag queen的纳森-雷恩,接受采访时回忆他与乔-贝兹的见面时说,“那时我看了他新写的剧本,想着这家伙该是个五十多岁的人,结果一见面才发现,什么?他看上去才22岁。”
那时的乔-贝兹其实是24岁,2年以后,这部令纳森大为惊艳的作品“The Film Society” 在L.A演出大获成功,并在外百老汇取得很大成功。到92年的时候,他31岁,又有两部由他编剧的非主流实验剧在外百老汇取得成功:罗杰-里兹(Roger Rees)主演的《长日将尽》(The End of the Day),以及隆-里夫金(Ron Rifkin)和萨拉-洁西卡-帕克(Sarah Jessica)主演的《点亮》(Substance of Fire)。
在舞台上得到证明后,他开始转去做其他事,包括在1996年把他的舞台剧《点亮》拍车工内了电影版,以及在亨利-贾格洛姆的电影《Last Summer in the Hamptons》里客串了一个年轻成功的同性恋剧作家——和他的真实情况如此吻合,以至分辨不出到底是戏里还是戏外。

其实今年最初看到这剧,立即想到《六英尺下》的原因,除了前面提到的两家老爸都在第一集里一下挂掉,以及在SFU里出演布兰达(Brenda)的瑞秋-格里菲斯(Rachel Griffiths),也有在里面演主要角色:因父亲之死回到家族企业担任总裁的Sarah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里面的常任角色里,居然出现了一个Gay。
是的,没错,隔壁家HBO这早就不是新闻,《六英尺下》里更不仅跨越了性别,更加跨越了种族(默),但是,ABC可是电视网呀电视网。著名的主旋律电视剧,诸如《绝望主妇》播放的地方……
十年。不,不到十年的时间。电视网已经发生了如此的地步,难怪人说,整个美国电视网都在gay up。虽然相信除了乔-贝兹之外,前面提到的顾问兼共同制片人格莱格-贝郎蒂同学,作为同样公开出柜的人士,在这个角色设定里也有所帮助。
话说……这一部分,真的是面向男生的推荐部分吧?汗,好吧,下边一部分就来看看“典型美国家庭”沃克世家吧。


BT的家庭各有各的BT

前贤有言曰,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BT的家庭则各有各的BT……
其实在整理“BT的美国家庭”之前,本来是想说找几个幸福的美国家庭做参照系的,结果首先想到《战争回忆录》里的亨利一家。呃,然后就立即想到某先是输给了老子,又不幸输给了儿子的不幸人员。但总之,如果说海军少将的父亲爱上年龄是自己60%的女人,次子先是爱上犹太女人接着又和嫂子搅在一起,这样的家庭是“正常的美国家庭”的话……
印象深刻的美国家庭还有《The Prince of Tides》,虽然很不喜欢电影版《浪潮王子》。啊,来看看这一家:离婚后改嫁议员的母亲,家暴的父亲,死在战场的老大,被老婆大人养然后还跑出去搞外遇的老二,以及天才脆弱的小妹,最后被关在精神病院里用鲜血写诗……
感谢G跳出来及时提供了《成长的烦恼》及20年前的《鹿苑长春》。好吧,只记得BT的家庭这不是别人的错。
相比而言,《六英尺下》里也不过有一个死了以后老阴魂不散的老爸,控制狂的老妈,同样控制狂的大哥,同性恋+跨种族恋的二哥,也都不算特别BT了。说起来,还是友台Showtime现在正在播的《双面法医》(Dexter)一家更有前途些啊。爆

回到沃克一家来:
母亲诺拉-霍顿-沃克(Nora Holden Walker)由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相信多数人对她的最深刻印象,都来自那部励志名片《阿甘正传》。羽毛飘起,汉克斯以他那骗死人的憨厚声音说,“我妈妈对我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吃到什么滋味的”。那位坚强坚韧的女性就是由莎莉-菲尔德出演。
但她最出名的,其实是更早之前的女工会领袖《诺玛-雷》(Norma Rae)以及女农民(……)《我心深处》。也因为这两部片子,她两次获得奥斯卡,成为少数的双料影后。
对《诺玛-雷》这片子,真是直到现在还印象深刻。现在想来看的时候还是80年代,翻译和播出如此之快,大概和片子的政治倾向也有点关系。;p 影片里的Norma Rae身材娇小,却勇气可嘉,据说莎莉-菲尔德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亲自下工厂体会女工的辛苦生活。以至学了一方南方俚语及口音,直到片子拍完了一时都改不回来。
她在这角色的诠释如此成功,除了她似乎一直非常奇特的适合出演这类与本色大相径庭的劳动人民角色外,大概和她骨子里的女权主义也有点关系。谈起她身在的好莱坞,她曾笑言,“这国家对性感的定义就是金发,长腿,还有22岁”,所有条件她都不符合,但她却以角色定义了另一种性感:坚强,毅力,智慧以及恰如其分的幽默感。
戏里的诺拉也是这样的一位女性和母亲:她不是没有缺点。她依赖次子,事事都想拉他在身边;宠爱最小的儿子,无视他沉迷在毒品间;与小女儿之间有难解的心结,却又毕竟是母女情深:
印象最深的关于她的场景有两处。一处是凯蒂(Kitty)想和议员交易好让贾斯汀不用重上战场,回家后抱着一罐冰激凌在啃,诺拉妈妈回家,第一句话就是,“你要不是已经做了什么坏事,就是正盘算着做哪。”——果然是知母莫若女。默
另一个就是:五位儿女都知道他们的父亲生前有外遇,却没想到诺拉偶尔遇见了那个女人霍莉(Holly,由友台Fox那位暂时不用出台的邪恶女总统客串),竟然把她邀请来了家庭聚会。自然席上气氛非常尴尬,除了完全不知情的凯文的男友Scotty还偶尔说句话外,其他人都保持沉默。
然后,终于Scotty忍不住问了,“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
一直以来平静亲切似乎全不知情的诺拉回答,“因为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我的丈夫有外遇,就是和那边做着那个女人。”
拜倒。太强悍了。本来还在想编剧又弄这种“被欺骗的伴侣一定是最后才知道”的那种老套,哪里想到她心里才是明白着很呢。也对。十五年,谁又能最后欺骗了谁?
不愧是双冠影后,那段爆发真是突然有力又自然可信。此外,无论是面对凯蒂,最初的那种不适应及拘束,互相谅解后的表情;或是带着凯文去参加为丈夫举行的纪念会,又突然无法忍受而离去——每一处的表演都自然贴切,令人心折。



这个是来串台的友台邪恶女总统

大姐萨拉(Sarah),是由瑞秋-格里菲斯(Rachel Griffiths)出演,此前她最为人知的角色,就是《六英尺下》那个天才而又充满不安全感的布兰达了。这次她的角色,大概是全家最正常的一位:有丈夫和两个孩子,标准的美国家庭。她和丈夫之间的问题,也几乎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孩子、工作、家务,太少的接触,太少的爱抚,婚姻失去激情,剧集一开始时,两人就谈到要去看婚姻顾问的问题。
与普通遭遇七年或十年之痒的女人一样,她也有一位可能的爱慕者:很帅的黑人哥哥。好吧,再次出现可能的跨种族感情。没办法,编剧也是为了政治正确,何况这位爱慕者真可称得上英俊。
最有趣的对话:“你怎么可能在我们之间什么还都没发生的时候,就表现得这么谨慎和有罪恶感?”
“因为对我来说,和其他的男人太过同调,就和与我的丈夫不再同调一样,令我不安。”
wow。看到这里拍案叫好,多么精确的表达。
一个经常被问的悖论是,心的出轨或身体的出轨,到底那一样更为严重?然,身心之间,真的分得那么清晰吗?
和六年前的初见相比,瑞秋这次出场,有着更为成熟的风度。不愧是养家糊口的当家女人了,笑,不会再轻易歇斯底里或者泣不成声。虽然这样说的时候,难免还会将她和脑海里存在的布兰达不时做着对比……

最小的女儿凯蒂,在剧情一开始,和母亲之间有难解的心结。这也是母女关系中常见的问题:小女儿是父亲的宝贝,与母亲的关系却总若即若离。所以这不是这个角色特别或BT的地方。她的不同常态在于:在一个拥护民主党的家庭里成长,结果却成了个亲共和党(默)
我绝对相信,为了政治而夫妻反目,兄弟成仇是可能发生的事。
直到看到她终于说出了为什么会成为共和党的拥护者:“当我长大到接触政治的时候,我选择了一个代表着我所重视的这一切的党派:家庭、社区、忠诚的老派信仰。”
随着她反省自己之前支持那场战争的理由,她和诺拉的这个心结即将解开,下边值得期待的,就是她和刚出现的共和党员,我们可爱的Rob Lowe同学可能的未来发展了。

男人真不易

看着剧情一开始凯蒂的Mr.Right乔纳森(马修-塞图Matthew Settle),慢慢被替换成了乔什-霍普金斯(Josh Hopkins)演的华伦(Warren Salter),不由想到某少女漫画名言:
“因为我喜欢你,你才是男主角;否则的话,你立即就要成为路人甲路人乙……”。
拜一下。
生为沃克家的男人不容易,想当上沃克家的男人,也不那么容易。这不,虽然华伦身为民主党派,很得诺拉妈妈的喜欢,甚至对她家女儿和儿子说了,“我不管你们谁,总之,去一个把这个男人钓回来”这类的话,但随着共和党议员的出现,觉得华伦这个“可能的男主角位置”给它开始有点小不稳了起来。
沃克家的男人,虽然各有各的缺陷,不过看在他们“生存不易”的份上,也就少计较一点了。
大哥汤姆士-沃克(Thomas),昵称汤米,由在《双面女间谍》里出演(也叫)汤姆士(Thomas Grace)的巴萨扎-盖提(Balthazar Getty)出演。更早前他曾是范思哲等品牌的模特,再之前,他的父亲曾是一件声明卓著的绑架案的主角……
说回角色本身。在前几集中,汤米一直也是很正常的男人,除了急于怀孕以至和太太做各种奇怪姿势的爱做的事(爆),以及在慈善晚会中和太太热情如火被人撞到正着之外。
接着发现,原来他不能生育。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正如他对凯文所说的那样,“你只是不想要孩子,但想要的话却可以有很多……”
这个危机现在似乎过去了,但如果孩子真的生出来,估计会有更多的兄弟间彼此猜忌和谅解的戏码。

二儿子凯文,由威尔士出生的马修-瑞斯(Matthew Rhys)出演,他和他那位scotty可说是本戏中目前最可爱的关系。如前所说,与母亲非常亲近的儿子,同时也因原因担任家庭律师,像贾斯汀醉酒开车被关起来就需要他跑去保释——果然,家里有医生和律师会非常方便好用。
非常高兴看到,虽然身份设定上是个gay,但编剧没有用这个作为定义他的唯一标准。在他和Scotty短暂的爱情插曲中,发生的一切都是由于两人个性上的基本差别:就像他真的来自火星一样,两人在最基本上的层面上无法理解。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他却会十分在意。
虽然觉得这两个人太过不同,勉强在一起未必好,但看到两人最后分手,凯文给Scotty打电话说,“我是你最不喜欢那个火星人”那段,又实在是太过可爱。难怪传出Scotty这个角色即将被砍后,有fans发出“拯救scotty”的网上活动。谁知道也,也许并不需要那么悲观。毕竟,爱就是要让双方成为更好的人。也许凯文真的可以改变,变得不那么钝感也说不定;p

最小的儿子贾斯汀——好吧,如果我是编剧我会这么算:偷情的父亲一只,OK;神经质母亲一只,OK;与母亲不合加共和党支持者女儿一只,OK;可能婚外情女儿一只,OK;不育儿子一只,OK;同性恋儿子一只,OK;还缺什么?对了,要“与时俱进”,你看连隔壁S60家都有一个弟弟在阿富汗,何况咱们还想弄个共和党议员——加个前士兵好了,还可以顺便体现战争对人性的损害……
于是,弟弟出现了。目前他最好看的戏是,一,和一心关爱他的大哥吵架,“你又不是老爸”,“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老爸”,二,在大哥决心“冷处理”他以后,一个劲地凑上去讨好,又要帮人修拖拉机又想替人生孩子的(爆),果然是打着不走拖着倒退的典型。

说起来,这一家人还真是自成体系,所以他家的媳妇呀女婿呀,平常聚会闲聊什么的倒还行,一到“关键时刻”,就立即很明智地逃跑掉了——最典型的就是,一帮人先都假仙地不肯去度假屋,然后又不约而同地带着伴侣跑过去,弄到床都不够用。饭桌上,汤米不育的消息终于“一传三,三传十”,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凯文吼了scotty一句,他起身离席——其他的非沃克家人也立即各找理由,迫不及待逃开,只留他们自家人,在那里面面相觑。

还是那句:生为沃克家的男人不容易,想当上沃克家的男人,也不那么容易。
大姐夫就不用说了,人家斗争经验丰富,一开始就和萨拉名言,“你们家的事,我一点都不想掺和。”据说很大男人主义的乔纳森同学,一路追情人追到了沃克家,甚至住下,还给所有人住美味大餐,结果还是被诺拉妈妈骂。“这种男人自满自大”,凯蒂当然反唇相讥,“你真的不是再说父亲吗”。
啊,我喜欢这种——下定决心不走和母亲相似道路的女儿,不知不觉间还是踏上了循环……然而《兄妹》毕竟不是那么灰暗的剧,所以诺拉沉静下来,道,“我要是相信你真的爱他,我会立即全盘接受他。”
就是那样。再优秀也好,再被别人爱着也好,自己心里没有准备好,或者说,没有决定去爱人,也还是不够的。
虽然“政治正确”不过同时也喜欢“金发,长腿,还有22岁”的实习生的华伦,感觉出局的机会应该满大,那么,下边的就是众所期待的议员了。只不过他有一桩失败的婚姻在前,而且婚姻失败的原因现在还很神秘,所以也只能当潜力股观望;p

差点忘记了另一位重要人物:爱上姐夫的情妇的索罗叔叔。他不但是和另一个沃克——老爹的私生女之间重要的线索,而且,正由他说出了本剧一段最感人的话语。
“我只是觉得,也许你不必那么自以为是。生命已经够漫长,漫长又孤独。世界上有那么多真正的罪恶,我只希望,你起码可以选择去去原谅某种错误:有的人,爱上了错的人。”

是的,是的。每个人都会犯错,就像这个家里的成员一样。但是,因为他们最终仍旧是家人,所以,他们彼此原谅。然后,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聚集在一起,说着,笑着,拍下珍贵的合影。

[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