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176)-徐复观论
主页>文学院>评论相关>百家争鸣  所属连载: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作者:传统中国文学电子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第一七六期2004/04/30
主题:徐复观论史记一文评析

壹、前言

  徐复观所著《两汉思想史‧论史记》,是他自己读书和思考的心得,而他对史料考证十分严谨,治学态度十分认真,所提出的个人创见,含着对专制时代的感愤之心,所以能尽诉衷肠,不加讳饰。由广博精详的文后注释,又可见作者浑厚的学养,之后在〈读论史记驳议-敬答施之勉先生〉一文里1,不仅修正了自己原先未考虑周详之论点,更翻索原典,以归纳事实真相,由治学方法的谨慎,与共学适道的相答互勉中,似乎可描绘出一幅仁者的画像!虽然身为评论掷地有声的智者,仍然没有一丝傲气,谦卑地接受别人的建议,这点是值得吾人所取法。
  以下仅就本文予笔者有深刻感受处做整理与诠释,由于书名与人名很多,故不加标点符号,特此说明。

贰、史学史之省思:

  前言先由中国史学史归纳出史记的地位,徐复观大致说了以下几点:
一、公羊、榖梁传以「空言」发明孔子作春秋的用心,此有思想上的意义,没有史学上的意义。
二、左传以行为上的因果关系,作为空言判断的意义,有史学上的崇高地位。
三、铎氏微、虞氏春秋、吕氏春秋写作动机实演公羊、榖梁的余绪,没有史学上的意义。
四、战国策写作动机不在劝戒,亦不在保存史料,而在游说,且年月不具,缺乏作为史学的基本条件。
五、世本、楚汉春秋、五帝德帝系姓、三代世表序、历、谱、谍,皆仅具史学的一端。
六、史记师孔子作春秋之意,宏左氏传之规,综贯古今,网罗全局。

  从这几点而联系全文,笔者想到有几个面向可以思考,以下将分项论述之。

  一、史家作史的目的和精神为何?

(一)孔子作春秋的用心何在呢?
  在两汉思想史卷三原史一篇中,徐复观说:「孔子在知识方面的学问,主要是来自史。史之义,莫大乎通过真实的纪录,给人类行为,尤其是给政治人物的行为以史的审判,此乃立人极以主宰世运的具体而普遍深入的方法;所以孔子晚年的修春秋,可以说是他以救世为主的学问的必然归趋,不是偶然之事。」2又言:「......综上所述,可以断定孔子修春秋的动机、目的,不在今日的所谓『史学』,而是发挥古代良史,以史的审判代替神的审判的庄严使命。」3这在详读过其在原史一文谓「孔子修春秋的意义」后,可得其梗概。正如史公在史记自序中所言:「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为天下仪表。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着明也。』」,孔子作春秋的动机与目的在于乐尧舜之道,亦即先王之志,以此作为拨乱反正的凭借,这来自他对人类运命的使命感,所以「微」、所以「讳」,然而在其背后,一如徐复观所言:「有不可告人的真实,有不可告人的丑恶,不可告人的真实,较之可告人的丑恶,更显示其为丑恶。」4。

(二)史公作史记的用心何在?
  一如徐复观所说:「孔子作春秋的精神,乃是『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的精神。作春秋的目的乃『以达王事而已矣』的目的。」5,作者并指出史公作史的动机,来自于父亲司马谈,而以历史纪录求不朽,但其作史精神,主要发挥在「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的与权威相抗拒之上,而目的则是让史记成为「礼义的大宗」,标示以人民为主体的「王事」大方向。6
  史公在报仁少卿书中提出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作史目的,而徐复观将这三句话加以疏释,言明史公将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作一划分,并且在古今之变中,找到人类前进的大方向、人类行为的大准则,而能赋予史料「人」的因素,然后能成为史学。

  二、史学的意义为何?
  史学的意义,依徐复观所言,大致来说,脱离不了以下几点:

(一) 史学的基本要求在于崇实崇真,阙疑重证。
  如孔子有着崇实求真、阙疑重证的治学精神,像是公羊、榖梁两传所作的文字训释可得证明。7杜维运在史学方法论一书中曾论及「史学上的纯真精神」,并举黄梨州、万季野、全谢山为例,有言:「从以上黄梨州、万季野、全谢山三位,可以看出中国史学家所表现的精神,不畏惧现实的势力,不轻献新朝的颂辞,为失败的一朝存实录,为少数有奇节的人物传信史,人间的富贵荣华,消失于心目之中,刑狱中的刀锯鼎镬,置之于顾虑之外。」史学的求真精神,生存于政权不侵犯历史时,方能显示其神圣与庄严。8另外史学家对于史料的考证,更是要耐心、谨慎、冷静、客观,必须重视阙疑重证的功夫。

(二) 历史发展的概括性法则在于因、革、损、益。
  一切学问离不开历史,如同佛家所谓的成、住、坏、空与生、灭、变、异,历史演变发展的法则,便是因、革、损、益的通变规律,由论语为政篇中可知:「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当然这个规律见于史公的「通古今之变」,在太史公自序中,史公答壶遂问,自称「余所谓述故事,整齐其世传」,与后文所说「述往事,思来者」是一个意思,即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中说的「志古自镜」。「述往事」即「自镜」,是史公熔铸在史记中的理想,系洞察历史未来的变化。史公以为,通过总结历史的经验,洞察事势变化,借前车之鉴,可以避免覆败之祸。史记着重写变革的历史,并以人物为中心,在「治乱」二字上下功夫,意义即在此。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发生的,而是早就有征兆,这就是「渐」。所谓「渐」,既是指未然之事的征兆,同时也是已然之事的发展过程。史公之所以「通古今之变」,就是要把握这个「渐」,以预察未来,思补救敝。正因如此,他对已往历史的「述」,和对未来变化的「思」,都是一丝不苟,很重感情的。

(三)史学家的人格,是他著作可否信任的第一尺度。
  一如徐复观在原史中说:「我们评估一部历史著作的价值,不是仅凭作者治学的方法即能断定的。运用方法的是人,人一定被他的起心动念所左右。标榜纯客观,而对自己的民族国家人民,没有一点真正感情的人,即对人类前途,没有一点真正的关切。」9,徐复观之所以能以利弊互见的精准观点来读史记,亦即其对时代的感愤之心与史公相通感,故他十分强调强调史公及其史记对汉代专制政治的批判。如司马贞索隐云史记「比于班书,微为古质,故汉晋名贤,未知见重。」徐复观以为:「实则它的『未知见重』,非因其『微为古质』,而实来自其中所蕴蓄的史学精神,与专制政治的要求,大相径庭;所以东汉明帝已斥史公『非谊士也』(见班固典引),后遂指为谤书。中国史学,随专制政治的进展而日以衰落,则此书之不遇,可以说是历史条件使然。」10。
  徐复观念兹在兹地关注专制政治的钳制人心、思想,荼毒百姓,从而对史公与史记的诠释也着眼于此。他归纳司马迁的思想于三方面:
1.史公把以孔子为中心的文化,与现实政治保持相当距离;而把文化的意义,置于现实政治的上位。所以史记可以说是以文化为骨干之史。
2.过去的历史,实由政治所支配,故史公的思想,不能不落在政治之上。同时,史公反对直接残害人民的刑治,而要求以礼乐陶养人民性情的德治。
3.史公思想重要特性之一 ,表现在他的理智清明上,以儒家为主,同时网罗百家,绝无门户之见。但他对驰骋个人想象力所得的结论,则绝不采信。
  史公遭受李陵案的诛连,而被下狱受腐刑。这场灾祸,对他来说,是他个人生活的悲剧,但却是史记增色的新起点,也就是他思想发生飞跃的转折点。他从「以求亲媚于主上」的立场,转而「发愤著书」。司马迁引古人自况,认为西伯、孔子、左丘明、孙子、吕不韦、韩非等历史伟人,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冤假错案的打击或坎坷,身前虽不得荣名,但身后却留下了传世之作,供人们所怀念。司马迁效法古人,更加激发了写作史记的热情,把自己的愤懑和不平倾注在史记之中,使史记的人物有个性,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成为激励后人的典型形象。史记的议论寓于叙事之中,不虚美、不隐恶,据事实录,闪耀着民主性的光辉。鲁迅称誉史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是十分中肯的。
  徐复观在谈论史公「成一家之言」有说到:「史学之所以成立,乃成立于活着的人,与死去的人,能在时间上贯通,在生活上连结,以扩充活着的人,与死去的人的生存广度与深度。……,这种意义(案:指史料所含的各种意义),须由作者来发现。意义发现之浅深与真假邪正之分,不仅关系作史者的学养,尤关系于作史者的人格。」11此言诚然,一部好的史学名著之所以能流传不朽,与史家的人格密切相关,文如其人,方能取信于读者。

参、作者真性情例释

  徐复观有着如史公般的真性情,由他论述的字里行间,处处感动人心,使我们确实可以感受到他深厚的情感,以下举例说明:

(一)中国史学,随专制政治的进展而日以衰落,则此书之不遇,可以说是历史条件使然。千古沉霾,发于一旦,乃今后学者的责任。12
  这是徐复观对后辈的期待,也是对自己的期许,他之所以能坚决护义,而深刻揭露、鞭笞了专制政治的原因即在于继承了「书法不隐」的史学传统。所以对于章学诚辩史记非「谤书」,徐复观甚至严厉地说:「以此而言『史德』,此真所谓卑贱的奴隶道德,章氏实在没有资格论史记。」13、「如郑樵、章实斋之徒,乃在藉此以张通史而绌断代,对史公作史之精神面貌,渺不相涉。」14。其评论凌稚隆史记评林为「仅摘挦于字句之间,……,既不关系于史,实亦无与于文。」、「方望溪……,然其所谓义法,卑陋胶固,不仅无当于史,实亦无当于文。」、「此书虽以文而见重,然率皆皮傅细节、买椟还珠之类。」15,寄予他对史记此书流传之深刻同情。虽以今薄古,用语尖锐苛刻了些,却可见其挚情流露。

(二)史记中史公自言流涕垂涕者各一,言废书而叹者三。像这类由时代冲击而透入历史中所流的眼泪和叹声,岂仅是个人遭遇所能解释?
  像是史公经常废书长叹,叹极而垂涕。他读〈虞书〉,看到古代明君贤相互相鼓励,情不自禁,「未尝不流涕也」;他读孔子书,「想见其为人」;他写晏子传,愿为之「执鞭」,他读屈原赋,「悲其志」;他读功令,至于「广厉学官之路,未尝不废书而叹」。由此可见,司马迁忧民之深,悲时之切。他以人物为中心记述历史的治乱之变,载其恶以诫世,书其善以劝微。
  徐复观为此「流涕垂涕者各一,言废书而叹者三」下脚注说,史记乐书读虞书的涕是「为武帝的君臣关系流的」;屈原列传赞的涕是「伤时感遇而垂的」;十二诸侯年表序读春秋历谱谍的叹是「为汉室正当盛衰转戾点而叹」;孟荀列传序的叹是「针对当时言利之臣而叹的」;儒林列传序的叹是「因学术与利禄直接连结在一起,便会变质而叹的。」16。这个附注非常好,至少让笔者对于史记全书史公的悲愤著书,有着清楚的认识。
  像是乐书读虞书的流涕,徐复观有着精采论述:

  这若不是针对汉武因骄纵侈泰,蔑视将相的职位,以佞幸绾兵权,用宰相如儿戏,屠之如羊豕,则所谓「肱股不良,万事堕坏,未尝不流涕也」的「涕」,怎么会流得下来。只有史公身在朝列,尤其晚年为中书令,对上述情形,见之切,感之深,才能流出这种眼泪。这岂是泛论泛说,可由他人来补笔的吗?

  所以史公在酷吏列传描写了酷吏政治真正狰狞黑暗的本来面目,徐复观言「乃史公最大历史良心的发现」,为亿万人民呼冤求救,而酷吏中有一节可取(像郅都、赵禹、张汤等),史公皆持平论之,保持平衡与客观的态度,正是徐复观颇为激赏史公之处。17而史公写循吏列传来作对照,所谓循吏,即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存心行事对人民负责的人。史公流涕之真切,实为专制政治之感慨啊!
  而对于史公的涕叹,徐复观在文中提及了是本于痛愤之情,出于激昂之笔的微言,像是:18
1.十二诸侯年表序里,史公读春秋历谱谍的废书而叹,这种对历史变动的叹息,实系对武帝奢靡踰度,女宠越制的微言。
2.乐书里,史公读虞书的涕,是对武帝骄奢淫佚,将相皆不得其人的微言。
3.孟荀列传序里,史公的废书而叹,是对武帝专用言利之臣的微言。
4.儒林列传序里,史公的废书而叹是对学术被诱于利禄,而将被歪曲变质的微言。
  由本文处处可见徐复观为深体史公涕叹用心之人,假令史公再世,亦要称道言:「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子也」吧!徐复观不可不谓之史公的知己啊!和现在人常用的寓言相似:「鱼说:『你看不见我的泪水;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到妳的泪;只因妳在我的心中......。』

(三) 史公之所谓天,更多的是指大一统专制的皇帝;......,专制政治下仕宦中的升沉荣辱,大多数不是由当事人的行为所能加以解释,只能归结到最高无上专制的天。19
  像是外戚世家序由「人能弘道,无如命何。甚哉妃匹之爱,君不能得之于臣,父不能得之于子,况卑下乎」至「岂非命也哉。孔子罕言命,盖难言之也。」徐复观谓此一段乃对自吕后以来,外戚为政治中毒癌之一,与专制政体不可分的微言,此微言遂概括了中国两千多年以来的历史。20「岂非命也哉」含有多少对专制政权的无能为力之叹呢!
  而这个天是渺不可测、幽暗无凭、不可信赖,而类似原始森林般的幽暗世界,徐复观言:「史公对此一世界的心情,是犹疑而忧虑的心情。所以在相关材料中用的是『若』、『岂非』、『哉』等犹疑而带忧郁的心情。」21,所以史公在探讨天与人的交界线与范围的时候,寄予深刻的无奈与感慨。如伯夷列传中的伯夷,并非历史的人物,而是道德的人物,史公以「各从其志」、「从吾所好」的人道自主,挣脱了专制政权的束缚,因为有人道烛照方能济天道之穷,补其天道的缺憾。
  徐复观花了很大的篇幅去诠释史记的构造上,史记全书一百三十篇,共计约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由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五体构成,总体是一个宝塔形的结构,本纪、世家、列传,具有不同的载述笔法,形象地照映了封建统治的等级序列。难能可贵的是他严谨扎实的治学态度,他的研究建立在第一手基本数据的考证、解释、批评上,并且为了去穷究史公的究天人之际之深意,他探讨了列传中的若干问题,说明列传的写作目的、释名、次序问题,及列传的类别、存缺问题。并为史公立传的选择作一判准,论及人与史的关系、史学家与哲学家的分界,又论及列传表现方法上的若干问题,来看出史学与文学的会归点。以上种种论证都能深刻发挥史公阐幽的用心,也能看出史公在长时间的通史里,欲通达天理与人事的法则,而寻求历史的常与变之规律。

肆、结语

  史记一书博大精深,透过了史公的生花妙笔,传达了他对专制政治的不满无奈,与对天理、人事之道的反复求索,像是读太史公自序,便能发现史记各篇论赞与序目提要是互补互见之文。可以说,这是司马迁用互见法处理感情与史实之间的关系,既做到爱憎鲜明,而又能褒贬公允,做二者得到了和谐的统一。史公详今略古的述史原则、幽明深微的历史见解、生动详实的文章辞彩、褒贬人物的鲜明感情,都在在值得我们取法。
  徐复观论史记一文,可以说是发千古沉霾。其慧眼独具,为史公的一生行谊,作了很好的诠释与批注,并且能深入史公的思想核心,让史记的理性与感性处都能与我们产生共感。而他的论证严谨,治学态度却很谨慎谦虚,并且能针砭学风之流薄颠倒,尊崇仁义礼义,依以上种种看来,他实在是非常可贵的伟大学者。
  笔者尝试去评析他的文章,发现其立论精当、例证有力、见解深刻,仅就其文中能深使我动容处作阐述,想要去整理他的论证思路与文理脉络,以作为个人治学的参考,笔者原先对于史记是混沌无知且不感兴趣的,但是透过徐复观此文之阐幽,反而能了解史公论述史记的人道光辉何在,慢慢地用一颗爱赏的心来细读其间文字,深受其感动。也许人性极其丑恶、狠毒,但也有善良与爱的一面,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是藩篱,因为彼此的心弦是可以被撩拨的,借着读此文,彷佛史公所描绘的人事物,一一如实示现于眼前,教导人如何建立健全的性格,来面对生命史上的起起落落,捕捉人性的真谛,这是笔者可以一生受用践履的。

附注:
1 徐复观:《两汉思想史卷三》(学生书局,民69年9月初版),页443-458。
2 同注1引书,页248。
3 同注1引书,页256。
4 同注1引书,页259。
5 同注1引书,页322。
6 同注1引书,可参见页323。
7 同注1引书,可参见页258-259。
8 参看杜维运《史学方法论》第十六章:史学上的纯真精神(华世出版社,民69年9月3版),页267-274。
9 同注1引书,页260。
10 同注1引书,页306。
11 同注1引书,页336。
12 同注1引书,页306。
13 同注1引书,页323。
14 同注12。
15 同前注。
16 同注1引书,页432,注24。
17 参见注1引书,页399。
18 参见注1引书,页418。
19 同注1引书,页331。
20 同注18。
21 同注1引书,页326。

撰文者:砚琇/彰师大中研所
版权所有,欲转载文章,请征求电子报的同意!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