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180)-从「体物
主页>文学院>评论相关>百家争鸣  所属连载: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作者:传统中国文学电子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第一八○期 2004/11/26
主题:从「体物写志」析论欧阳修之秋声赋

一、 宋赋与欧阳修的赋  

  古者言赋, 介于诗文之间,历代学者有着以下的解释和认知。

  1. 班固 《两都赋序》:「赋者,古诗之流,不歌而诵之谓赋。」
  2. 陆机《文赋》:「赋,体物而浏亮。」
  3. 锺荣《诗品》:「赋者,直陈其事,体物写志。」
  4. 文心雕龙《诠赋》:「赋者,铺也,铺采攡文,体物写志也」

  赋固然是免不了要言词华丽、繁采增文,但正如章程灿1所提的一样,这一特征仅能说是赋的充要条件而非必要条件,也就因此而发展出了多样赋体,在宋代更是大发光彩。

  经过了西汉、魏晋、随唐、宋赋诸体皆备,包括了骚体赋例:朱昂<隋河辞>、<广闲情赋>、欧阳修的<病暑赋><述梦赋>;汉大赋;骈赋例:<黄杨子树赋>、<荷花赋>、<憎苍蝇赋>;律赋例:<大匠诲人以规矩赋>、<应天以实不以文赋>以至文赋<秋声赋>、<鸣蝉赋>2,赋的使用更是超乎前人,宋人往往在赋中发议论,往往以文为赋,语言的使用渐渐散文化,读之平易流畅,追求理趣。

  宋代思想以义理为基础,宋代文学无不以此为出发点,在宋代的散文、赋体参以自己的意见阔论著对国家的看法,提出了各种时针要方。而欧阳修在政治界学术界不仅占有重要的地位,威望很高,他也是个散文大家,诗、词、骈文也是一代名手。倡导古文运动取得成功,是因他不是专发议论,同时在创作上也有优异的成就。在文学思想上,欧阳修是重道又重文,先道而后文,数次在作品中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圣人之文,大抵道胜者文不难而自至也。」《答吴充秀才书》
「学者当师经,师经必先求其意,意得则心定,心定则道纯,道纯则充于中者实,中充实则为文者辉光。」《答祖择之书》
「学者当至于是而止尔」《六一题跋》

  还提出学者要以韩文为学习对象,造成了韩文风格行世三十多年。由于古文运动成功,散文得到发扬光大,便取代了骈文地位。

  虽然说从唐朝到宋朝的古文运动,欧阳修主张明道致用、文道合一,但在日后的发展上欧阳修的古文运动似乎带动了宋赋在「体物写志」上的作用,在古文运动之后的文章,甚有多篇文章用来描述其情,不论是离别、送别、伤感、甚或借物起兴、抒情的赋体也不在少数,如果说写一篇文章不敢直言之,为了抒发自己的心情加以外在之景使得文章情感更加沉重,就愈能表达此文人思想意函了。

  在欧阳修的<述梦赋>与<哭女师辞>就是属于伤逝哭亡作品了,<病暑赋>中就描述到酷暑的牢骚,也归属于抒情虑志的一类,此外也有不少文章包含着揶揄讽谏,例如:<红鹦鹉赋>、<螟蛉赋>等......均归结于人不如虫之感叹,表达其心志情感。

  欧阳修的古文运动虽一心向往古道古文,在复兴散文中的同时,推动了辞赋改革,使它也走上散文化的道路。他继承魏晋以来抒情小赋的传统表现手法,保持其诗的特质和情韵;同时,吸收散文比法少用对偶,打破四六句式,不拘韵律,形成散文诗式,开创了宋代文赋。但仍摆脱不了就传统文人缠绵的情感抒发,在欧阳修的作品甚至往后各文人的作品虽达到了古文的自由流畅的笔调但在题材方面却偏了方向,开始走上文人心灵境界最底层深处的幽婉悲叹。

二、 欧阳修的思想背景

  一个人思想的产生是建立在时代所给的一定影响,并非是凭空而生的,有的学者对历史观提出了断代的、或连续性的,但不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思想的表面是断代的影响,因为他是融合众多因素而产生的,所要考虑的因素有时代、所受的教育、生活的遭遇等......,我们并非能肯定说一个思想的产生必定是受着前人的直接影响,大半多是间接的影响,往往遭遇所给予的省思是最大的影响甚至是一个转折点,例如:扬雄早期思想为法言主要是包含的对诸子学说的议论,对于历史人物的品评,对当代经学的批判,而且虽然也谈到了仁,但他却认为仁为诸德之一,到了晚年他的思想去转为太玄的易经思想。

  现在我们从历史背景来谈欧阳修的思想。

(一)、内政
  其实在宋仁宗之时就有有识之士对朝政提出改革之法,王禹偁、宋祁都有主张裁减官兵和节省靡费的主张。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四百四十六 列传第二百五/忠义一/序言》
真、仁之世,田锡、王禹偁、范仲淹、欧阳修、唐介诸贤,以直言谠论倡于朝,于是中外搢绅知以名节相高,廉耻相尚,尽去五季之陋矣.故靖康之变,志士投袂,起而勤王,临难不屈,所在有之。及宋之亡,忠节相望,班班可书,匡直辅翼之功,盖非一日之积也。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二百九十三 列传第五十二/王禹偁》
真宗即位,迁秩刑部,会诏求直言,禹偁上疏言五事:『一曰谨边防,通盟好,使辇运之民有所休息。......二曰减冗兵,并冗吏,使山泽之饶,稍流于下。......三曰艰难选举,使入官不滥。......四曰沙汰僧尼,使疲民无耗......。五曰亲大臣,远小人,使忠良蹇谔之士,知进而不疑,奸憸倾巧之徒,知退而有惧。......』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二百八十四 列传第四十三/宋庠/弟祁》
谓三冗?天下有定官无限员,一冗也;天下厢军不任战而耗衣食,二冗也;僧道日益多而无定数,三冗也。三冗不去,不可为国。

  此乃王禹偁的五事和宋祁所提出的三冗,对当时的朝政提出了改革新政法。但真正揭开序幕的却是在庆历年间,随同范仲淹提出的十事述进行了庆历新政。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三百一十四 列传第七十三/范仲淹》
帝方锐意太平,数问当世事,仲淹语人曰:「上用我至矣,事有先后,久安之弊,非朝夕可革也.」帝再赐手诏,又为之开天章阁,召二府条对,仲淹皇恐,退而上十事:『一曰明黜陟。......二曰抑侥幸。......三曰精贡举。...... 四曰择长官。......五曰均公田。......六曰厚农桑。......七曰修武备。......八曰推恩信。......九曰重命令。......十曰减徭役。......』

  其核心内容是要整顿吏治,惩治腐败,改革封建官僚政治体系,在庆历新政的实行中,范仲淹等人认为主张整治便要从冗吏着手,也因此限制了贵族特权,顺而触犯了贵族官僚的利益,故无意中也就得罪了不少官僚而遭致反对,就在庆历四年里参与庆历新政的同伴皆被诬以「朋党」而一一遭到贬官,例:富弼、欧阳修、韩琦、杜衍等......。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三百四 列传第六十三/刘元瑜》
又疏「李用和、曹琮、李昭亮不可典军;梁适不当除翰林学士;范仲淹以非罪贬,既复天章阁待制,宜在左右;尹洙、余靖、欧阳修皆以朋党斥逐.此小人恶直丑正者也。」

  刘元瑜即是批范仲淹、欧阳修等人为朋党之小人的官僚之一,在宋史里对刘元瑜事有这样的评价的「元瑜性贪,至窃贩禁物,亲与小人争权,时论鄙之。」《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三百四 列传第六十三/刘元瑜》,在这一次的庆历新政里,遭到小人的诬告,又遭以贬官也不由得令人为富弼、欧阳修、韩琦、杜衍等忠义之士感到惋惜。

  欧阳修在三十九岁遭诬陷而被贬至滁州,又移扬州、颖州等郡,直到四十八岁回到京城,嘉佑二年知礼部贡,来年权知开封府,嘉佑四年正月累章请补外,二月辞去了开封尹职务,而<秋声赋>正是做于此时。

《新校本宋史/列传/卷三百一十九 列传第七十八/欧阳修》
于是御史吕诲等诋修主此议,争论不已,皆被逐。惟蒋之奇之说合修意,修荐为御史,目为奸邪。之奇患之,则思所以自解。修妇弟薛宗孺有憾于修,造帷薄不根之谤摧辱之,展转达于中丞彭思永,思永以告之奇,之奇即上章劾修。神宗初即位,欲深谴修。访故宫臣孙思恭,思恭为辨释,修杜门请推治。帝使诘思永、之奇,问所从来,辞穷,皆坐黜。修亦力求退,罢为观文殿学士、刑部尚书、知亳州。明年,迁兵部尚书、知青州,改宣徽南院使、判太原府。辞不拜,徙蔡州。

  由此可看出欧阳修的官途险险,遭小人之陷不在少数,但为欧阳修感到惋惜辩护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也是可以令欧阳修感到欣慰的地方,正因为官场黑暗使得欧阳修内心隐痛难消,不免郁闷心情,因此才有以悲秋之文,悲秋之诗和悲秋之词表达出自己的心志。而欧阳修如何表达秋和心志将在下一节中讨论之。

(二)、外患

  在宋代强大的外敌不外乎是夏和辽,在宋真宗之时就与寮国签定了澶渊之盟。仁宗庆历二年之时,又增至银20万两,绢30万匹,仁宗宝元元年西北边境党项族首领元昊称帝,国号大夏,连年攻战,宋损兵折将。庆历四年议和,每年赐银七万两,绢15万匹,茶3万今,由此可见中国在外交上的失利,在欧阳修的<论吕夷简札子>「四夷外侵,百姓内困,贤愚失序,纪纲大堕」完全表达了当时宋代的积弱不振、政治腐败、民生困穷。

《新校本宋史/本纪/卷十一 本纪第十一/仁宗赵祯三/庆历三年》
庆历三年
癸巳,元昊自名曩霄,遣人来纳款,称夏国.
二月丙午,赐陕西招讨韩琦、范仲淹、庞籍钱各百万。辛酉,立四门学.......许封册为夏国主,岁赐绢十万匹、茶三万斤。

  在外交上,欧阳修强烈表达出他反对议的主张,他认为屈辱议和则是一件屈志实合,莫大之辱,故当大夏愿意议和之时,他提醒着朝廷应晓喻边将,加强守备,以防不虞,欧阳修一生都以不要急于屈志议和向朝廷劝谏,因为他总认为暂时不议和还可使祸患较小,一旦急于议和的话,祸患将大。因此就在对夏贡粮白银增至20万两时,欧阳修就开始为宋代前途表以无穷忧虑。

  朝廷的不屑不理,就于欧阳修五十九岁,正是西夏大举侵边疯狂杀掠,他也未必就此心灰,反以「雪前耻,收后功」激勉英宗,不失爱国忠心之良材。

(三)、民生

  宋代民生在欧阳修时期有着隐忧之叹,庆历年间,潜伏在宋王朝繁荣昌胜的表象背后,却隐藏着尖锐的社会矛盾,朝廷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危机之中,就国内形势而言严重的土地兼并,加上连年地震,水旱频仍,阶级矛盾激化,先后爆发了王伦、张海、郭邈山、王则等人领导的农民起义和士兵暴动加以人民饥苦不堪,欧阳修就对此曾发出了哀叹之语「今盗贼一年多如一年,一火强如一火,天下祸患,岂不可忧?」3

《新校本宋史/本纪/卷十一 本纪第十一/仁宗赵祯三/庆历四年》
四年春正月庚午,京城雪寒,诏三司减价出薪米以济之。
二月丙申,出奉宸库银三万两振陕西饥民
三月癸亥朔,以旱遣内侍祈雨。辛未,省广济河岁漕军储二十万石

三、欧阳修秋声赋之思想内涵

  欧阳修的秋声赋是宋代文赋的代表作,对于这篇赋作的艺术造诣及其在赋史上有着开拓性的重要性,然而众多学者对此篇都持着不同的意见,一说悲秋,论此赋宣扬人生易老的悲秋情绪4,一说消极,认为此赋表达出老庄清心寡欲、养生全真的思想,另一说法即以苦闷说欧阳修因无法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而发的感叹,然笔者以此赋为欧阳修对政治对朝廷的失望来论述,虚则描物,实则感叹,藉以秋暗喻着宋代朝廷的残困积弱,故因此在之前先描述了时代背景证以其理,而对此秋的悲叹并非无中生有,乃因有所兴物而起。

  首先,我们先从欧阳修的另作来加以描述,在欧阳修的作品中有着许多写景之作,不外乎<秋声赋>亦是,但常以借景来假以抒怀。

<玉楼春>
东风本是开花信。信至花时风更紧。吹开吹谢苦匆匆,春意到头无处问。把酒临风千万恨。欲扫残红犹未忍。夜来风雨转离披,满眼凄凉愁不尽。

  在这一首词中描绘关于感叹暮春风光,面对着紧迫风雨,遍地残红,词人心中不免伤感,实际上是借春物而感概人生,凄凉的暮春落花融铸着欧阳修的主观情感,春光流逝,时不我待,作者理想虽以酬现,心中则是充满孤愤和忧伤。

  虽说以词写情本应固然,但在分析的秋声赋前我们何不以欧阳修其它诗词篇章中的秋来着手,这样一来,更能了解欧阳修秋声赋的情感抒怀和其志所在。

<临江仙>
记得金銮同唱第,春风上国繁华。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岐路,空负曲江花。闻说阆山通阆苑,楼高不见君家。孤城寒日等闲斜。离愁难尽,红树远连霞。

  抒怀词中有叹老更多的是欧阳修身世遭遇之感叹,而<临江仙>是欧阳修庆历年间知滁州时,为送别一同年进士而作的,诗中实则感叹的是景佑三年初贬夷陵以及庆历五年再贬滁州以来,十年间的士途坎坷,并且也对自己老大无用之感叹,而在此可以看出他的用志在于朝政,可惜天不从人愿,总有怨小阻碍在前。

<减字木兰花>
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扁舟岸侧。枫叶荻花秋索索。细想前欢。须着人间比梦间。

<蝶恋花>
梨叶初红蝉韵歇。银汉风高,玉管声凄切。枕簟乍凉铜漏彻。谁教社燕轻离别。草际虫吟秋露结。宿酒醒来,不记归时节。多少衷肠犹未说。珠帘夜夜朦胧月。

<蝶恋花>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鸂鶒滩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蝶恋花>
水浸秋天风皱浪。缥缈仙舟,只似秋天上。和露采莲愁一饷。看花却是啼妆样。折得莲茎丝未放。莲断丝牵,特地成惆怅。归棹莫随花荡漾。江头有个人想望。

<渔家傲>
红粉墙头花几树。落花片片和惊絮。墙外有楼花有主。寻花去。隔墙遥见秋千侣。绿索红旗双彩柱。行人只得偷回顾。肠断楼南金锁户。天欲暮。流莺飞到秋千处。

<渔家傲>
乞巧楼头云幔卷。浮花催洗严妆面。花上蛛丝寻得遍。颦笑浅。双眸望月牵红线。奕奕天河光不断。有人正在长生殿。暗付金钗清夜半。千秋愿。年年此会长相见。

<玉楼春>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沈何处问。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渔家傲>
八月秋高风历乱。衰兰败芷红莲岸。皓月十分光正满。清光畔。年年常愿琼筵看。社近愁看归去燕。江天空阔云容漫。宋玉当时情不浅。成幽怨。乡关千里危肠断。

<少年游>
去年秋晚此园中。携手玩芳丛。拈花嗅蕊,恼烟撩雾,拚醉倚西风。今年重对芳丛处,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阑干,向人无语,惆怅满枝红。

  尚举几个作品来做个说解,在这些诗词中不难看见一个秋字,秋在欧阳修的诗词中用字频繁,乃据欧阳修所参与的古文运动,宗韩愈,韩愈主张「非三代两汉之文不敢观。」唐复的是三代两汉之古,虽说实际上唐代之文辞和宋代之文辞和汉代之文辞非能说完全相同,但总有文化纵的继承,古以美人比君王,以秋叹其忧,我相信在这一方面不难猜测到有所继承,又加上当时朝政小人充斥,多有顾虑,因此难以明言,多以隐喻来抒感,正式我对欧阳修的见解,因此在许多诗词篇章中虽然看似男女之情,然而就以欧阳修本身何以化作女身口语对君表达思念情感,若是看以一个臣子对君王的期待就不难以误解了。

  在上面诗中,行人、宋玉是否暗喻着自己,忧心忧国情怀如同宋玉,然而小人奸险不得不「只得偷回顾」,甚而在<渔家傲>中似同完完全全表达出了欧阳修对朝政的担忧,另外「离」字的使用难道就如是诗词表面那样单独的离别义,我总认为他的离是因被贬而离的,所以他有无限的感伤,甚而对朝政的失望,因为他的离不为什么原因,只是因小人谗言而离开了那京城,因此也才会有「成幽怨。乡关千里危肠断」的感叹,但在上面诗词中都不难发现有同样的一个景象出现,那就是秋,秋似乎成了他感伤欲对朝廷有所抱负的代表季节,而秋是宋代的代表,在这一个环境季节里表面上虽然是诉说着对秋的感觉,其实论述诸篇感觉起来他似乎就在述说着宋代朝政的情形,借秋隐喻,续以自保。

  再引欧阳修同于秋声赋同时年初秋的一首诗<夜闻风声有感奉呈原父舍人巠俞直讲>的五古 ,诗中直抒胸臆,披露作者的心态和忧思,感叹的是自己一生致力于改变宋王朝积弱积弊所作的百般努力付诸东流而表现出忧国忧民的情怀。5

  然而在<秋声赋>中作者在首段以无形的秋声作为描写和议论的对象,实行赋的形式来抒发秋感,然谁说赋仅是直述其事,综合以上的诗词所带给我的感觉,他似乎早以秋作为朝政的代表了,在廖志超6老师的论点中认为秋声赋是借景抒情,借景议论,然而我总认为欧阳修早以秋看作是朝廷的代表,这秋的意象如同宋朝廷的积弱。

  这首段里的「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这些声音应作为朝廷里那谗言纷乱不安的声音,许多的忠义之士正因这些谗人而惨遭不幸,整个朝廷鸡飞狗跳,乱慌急促。然「星月皎洁,明河在天」更是何以怪现象,乱世之时,小人当权,世事难料。「四无人声,声在树间」虽言其景,实乃比喻着小人谗言的方式,总在你看不见之处,给予最严厉的斥责。在此融入了作者对政治生活深沉的概叹。

  在次段中,在表面上是从声音展开描述和对秋气的议论,以烟云、天日、寒气、山川等景物描绘其不同鲜明的画面,诉诸人对秋的感觉,但其实在此段中欧阳修的心志表现的更加强烈,有美树、有绿草象征着忠义之士,却遭纷乱朝廷的残害,「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可见此时朝廷里的权盛炙热正是掌握在那群谗人之手。以秋为商,以秋为夷则,作者在此的用意主在说明朝政已荒,如今的朝廷就如同刑官一般而当杀。

  再者「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含有议论的味道,欧阳修多年来的操劳忧国却不忧谗畏讥正如前一节所述的欧阳修五十九岁,正是西夏大举侵边疯狂杀掠,他也未必就此心灰,反以「雪前耻,收后功」激勉英宗,因为他总有期待的希望故虽「草木无情,有时飘零」草木易凋,但人却不易凋,直持春风吹又生的想法,因此又何以说此篇出以消极论,在此就表现出了欧阳修积极观。甚而最后「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他该怨的不是朝廷不是秋,而是真正说谗言的那群小人。

  就此论来,欧阳修的秋声赋摆脱了悲秋和消极观,因为整篇赋中到了最后点出了他并不因秋而感伤。「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叹息的是目前的境况,但欧阳修一直都在等待着改革国政的机会,对人有光明一面的赞许,称其万物之灵,表达出自己有机会革新朝政的心志。

备注:
1.章程灿,《魏晋南北朝赋史》,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6月
2.此分类是依据陈韵竹,《欧阳修苏轼辞赋之比较研究》,文史哲出版社,1986年9月,页7-85。
3.引自刘德清着,《欧阳修论稿》,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9月,页8。
4.唐嗣德、程国节主编《古典师词曲赋概说》,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9月,179页。
5.傅淑芳<论欧阳修秋声赋对宋代词赋改革的贡献>《临沂诗专学报》1999年4月第19卷第2期。
6.廖志超,<文赋双璧-欧阳修秋声赋与苏轼赤壁赋之比较>《兴大中文学报第十四期》2002年2月。

四、参考书目(或引用资料)
期刊:
1.廖志超,<文赋双璧-欧阳修秋声赋与苏轼赤壁赋之比较>《兴大中文学报第十四期》2002年2月。
2.傅淑芳<论欧阳修秋声赋对宋代词赋改革的贡献>《临沂诗专学报》1999年4月第19卷第2期。
3.郑力戎,<论欧阳修晚年思想和秋声赋的主旨>,《江西社会科学》,1996年第5期。
4.尹占华,<唐宋赋诗化与散文化>,《西北师大学报》,1999年1 月第36卷第1期。
5.曾枣庄,<论宋赋诸体>,《阴山学刊》,1999年3月第12卷第1期。

书籍:
1. 刘德清着,《欧阳修论稿》,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年9月,页8。
2. 章程灿,《魏晋南北朝赋史》,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6月。
3. 陈韵竹,《欧阳修苏轼辞赋之比较研究》,文史哲出版社,1986年9月。
4. 陈晓芬选析《人生自是有情痴--欧阳修作品赏析》,开今文化,1993年7月。
5. 唐嗣德、程国节主编《古典师词曲赋概说》,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9月。

网站:
http://www.sinica.edu.tw/ftms-bin/ftmsw3
中央研究院汉籍电子文献瀚典全文检索系统 1.3 版1997 年 11 月

撰文者:许瑞诚/东海大学中文系
版权所有,欲转载文章,请征求电子报的同意!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