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184)-豳风「七月」诗画功能
主页>文学院>评论相关>百家争鸣  所属连载: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作者: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第一八四期 2004/12/24
主题:豳风「七月」诗画功能

艺术史中以古代典籍及文学作品为题材的画作所在多有,其中诗经大概是最常被引为画题的经典了,豳风「七月」一诗更是其中代表。「七月」全诗八章,分别描述豳地农村生活的春耕、夏长、秋收、冬藏,言及桑麻、田猎、习武、备寒、收获、筑场、藏冰、涤场。全诗写出先秦以农兴国,豳地百姓整年努力农事的情形,是极为写实的作品。关于「七月」一诗的主旨,传统学者和大陆地区学者有不同说法,本文针对不同时代对「七月」一诗的评述,及以「七月」为题的画作表现,试图探讨同一文本在不同时代被赋予的不同功能,及其背景原因。

壹:传统诠释


一:古代学者解读


历代学者对豳风「七月」提出的解释与评论包罗万象,可分别归纳为针对诗歌内容、情调风格、性质功能三个方向。


就内容而言,「七月」描述采桑田猎的生活实况,充满了男耕女织的农作情韵。清代牛运震认为「女执懿筐三句,绝妙采桑图」,如此看来此诗不啻一幅风俗画,反映豳人四时日常生活状况。


「七月」诗中将农家一年四时所为,一一陈述,全篇语气情绪平和欢喜。清代方玉润指出此诗情调风格和平真挚:


「今玩其辞,有朴拙处,有疏落处,有风华处,有典核处,有萧散处,有精致处,有凄婉处,有山野处,有真诚处,有华贵处,有悠扬处,有庄重处,无体不备,有美必臻,晋唐后陶、谢、王、孟、韦、柳田家诸诗,从未见臻此境界。」(清代方玉润诗经原始)


牛运震也指出此诗风格温柔敦厚:


「此诗以编纪月令为章法,以蚕衣农食为节目,以预备储蓄为筋骨,以上下交相忠爱为血脉,以男女室家之情为渲染,以谷蔬虫鸣之属为点缀,平平常常,痴痴钝钝,自然充悦和厚,典则古雅,真大结构也。」


至于七月一诗的性质功能,历代学者传统的说法,多以此诗描述先秦农业社会运作情形,既是一首描写田家生活之乐的诗歌,同时又可由其中考据周代风俗典章制度,探究五行月令。如清代姚际恒便指出:


「鸟语虫鸣,草荣木实,似月令;妇子入室,茅绹升屋,似风俗书:流火寒风,似五行志:养老慈幼,跻堂升觥,似庠序礼;田官染织,狩猎藏冰,祭献执功,似国家典志书;其中又有似采桑图,田家乐图,谷谱,酒经,一诗之中无不具备,洵天下之至文也。」(清代姚际恒诗经通论)。


除了做为研究材料,探究历史风俗、制度礼仪,这首诗更可用来教民忠信诚爱,达到推行先王教化的「载道」目的,宋代辅广便持此论点:
「虞夏之际,洪水之害始除,民得平土而居鲜食,艰食既奏,而民始可以得食;桑土既蚕,而民始可以得衣。又得后稷公刘有以教导而辅翼之,其于蚕积耕稼之事,使之早戒预备,则民皆得其所以生,而尊君亲上之心自生,养老慈幼之礼自行。食力用节,而奢侈之意未萌;诚实相与,而机械之事未作。此是民生最好时节。故周公述其事而作诗,以戒成王,意欲使成周之俗如此,方始慊快。」(宋代辅广诗童子问)


论中指出豳风「七月」乃周公用以戒成王,使民生尊君亲上忠孝胸襟,养老慈幼仁爱怀抱,是一篇寓教化于诗歌的作品。由此可看出,在历代学者心中,「七月」具备移风易俗、教化百姓的功能。

二:现代学者观点


关于诗经「七月」的内容、情调、功能,在台湾的现代学者多半立足于典籍原文提出诠释。他们以文化及民俗的角度探讨原典,指出豳风「七月」的内容以叙事为主,描写豳地农民一年四季从事生产劳动过程、气候风物变化和一般百姓生活情形。风格则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一派平和温厚:


「劳苦中有闲逸,疏落中有风致,完全合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诗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叙事诗。」(吴宏一诗经与楚辞)


至于此诗性质,现代学者则指出「七月是一首豳地的田功歌」(裴溥言《诗经的文学价值》),亦可视为一篇报导文学,「报导农村社会的生活形态」(邱燮友《桧风豳风曹风》)。


现代学者林叶连考证豳地地域及历史渊源,分析七月诗的创作动机,归纳七月一诗所具效用包括:用于祈年祭祀、儒家视之为治世心法、为淳美风俗留下历史见证、凸显勤劳的民族特色、使执政者知民生疾苦、教导农民作息的顺序、温馨的伦理仪节、后世用为劝农之佳话、田园文学的奇葩、多识鸟兽草木虫鱼之名(林叶连《谈豳风七月》)。


由以上论述可看出在台湾的学者依据「七月」原典,不带情绪审读文本,归结「七月」具备具体且实用的功能,举凡传播知识、反映人心、倡导伦常观念等,皆涵盖其中。

贰:大陆学者诠释


一:大陆学者看法


大陆学者对七月诗的解释很奇妙地和传统诠释截然不同,甚至背道而驰。虽同样认为此诗具体写实,传达周代百姓生活真相,但大陆学者皆以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角度诠释此诗。他们将此诗解读为揭露封建社会上层统治阶级剥削百姓的作品,是当时贫苦农民无从反抗统治者,而泣诉生活困苦无法自主的哀歌。


有学者认为七月内容描写了农村的全部劳动生活,写农夫们一年到头没有闲暇,生产以供上用:


「这是一首记载农夫遭受剥削的长诗,描绘他们一年到头不分昼夜地劳动,但收获是被贵族们享用着,自己却免不了饥寒。」(金启华诗经全译)


刘大杰指出此诗叙述男耕女织,了无宁日,收获的五谷兽皮,生产的布帛,都要贡献给公家,自己受寒冷,饿肚皮:


「七月虽不是变风,但在作品中表现的农夫生活表面上似乎是安乐和平,内面却是很痛苦的。…这种真实描写的诗句将当日百姓生活的悲惨和精神上的痛苦表现得非常明白。」(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


游国恩更将七月一诗解释得如同写实主义大师Daumier的讽刺画了:


「『七月』以素描的手法写农奴们一年紧张的生活,像一幅幅风景画一样,那么真实、那么生动地把他们被压迫被剥削的处境呈现在读者面前。」(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


至于此诗情调风格,大陆学者非但不以此诗敦厚平静,反而视之为凄苦阴冷。张松如说:


「全诗一开始就笼罩上一层凄惨的阴影和气氛,奠定了全诗的悲苦基调。」(张松如主编中国诗歌史)


这样一首情调内容充满悲情的诗篇,其功能被大陆学者解释为农奴抗议封建贵族的吶喊:


「『七月』在不很长的篇幅里反映了当时奴隶充满血泪的生活…有意识地对照一般人民与奴隶主的生活,从而显示了阶级社会的不合理。」(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


「这里揭露了尖锐的阶级矛盾,深刻地反映了当时奴隶们的生活状况。」(金启华诗经全译)


「衣食住是人们的第一需要,这里作者正式通过这三方面的深刻描写和鲜明对比揭示了当时社会的尖锐的对立,揭示了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实质,从而有力地、全面地暴露和鞭挞了社会的严重不平,深化了主题。」(张松如主编中国诗歌史)


诗中的农夫百姓都被定义为奴隶、农奴,大陆学者以二分法划分出了无产阶级——农奴及一般人民、非无产阶级——贵族及奴隶主,诗中愉悦喜乐的部分隐而不现,人与人之间的对立被极力彰显。

二:无产阶级文艺之功能


对于七月一诗的解读诠释,大陆学者之所以会与传统学者有全然不同的观点,乃是因为无产阶级文艺的立场和中国传统文艺立场不同。毛泽东于一九四二年在延安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中曾揭示无产阶级文艺的功能性。首先他指出文艺的功能是作为革命的武器:


「我们今天开会,就是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
接着指出文艺创作的对象是一般民众:


「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


而文艺的内涵是反封建的:


「现阶级的中国新文化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文化,真正人民大众的东西,现在一定是无产阶级领导的。」


现代人看待前人作品的态度必须如此:


「无产阶级对于过去时代的文学艺术作品,也必须首先检查他们对待人民的态度如何,在历史上有无进步意义,而分别采取不同态度。」


文艺的功能是要为人民服务,旧有文艺作品也应赋予此一精神:


「对于中国和外国过去时代所遗留下来的丰富的文学艺术遗产和优良的文学艺术传统,我们是要继承的,但是目的仍然是为了人民大众。对于过去时代的文艺形式,我们也并不拒绝利用,但这些这些旧形式到了我们手里加进了新内容,也就变成革命的、为人民服务的东西了。」


在此指导原则下,无产阶级文艺的立场必须「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一方,并且主动与非无产阶级对立,强调社会上的不平等。由此我们不难了解何以大陆学者对「七月」的解读和传统学者的说法如此不同,当大陆学者以无产阶级大众为对象,带着二分法的眼光诠释「七月」诗时,「七月」成了批判非无产阶级的武器,此时「七月」被赋予强烈的政治宣传、思想宣传的功能。

参:马和之以「七月」为题材的绘画


一:马和之「豳风图」


七月一诗入画较早且较著名的属宋代马和之的一系列诗经作品。马和之为钱塘人,活跃于公元十二世纪南宋初年高宗、孝宗时期。马和之擅画人物、佛像、山水,画风秀雅飘逸,描绘树石花叶、人物衣纹皆以圆转细致又活泼的笔法为之,画史上称这种线条为蚂蝗描,又称兰叶描。南宋高宗、孝宗常御笔书写毛诗,令马和之配图,画卷上一诗配一图,描绘诗意。


现存传为马和之所作豳风图卷数幅,其中较为人熟知的两个本子,分别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及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画卷依次描绘豳风中七月、鸱鸮、东山、破斧、伐柯、九罭、狼跋七首诗意,每一段前书诗经原文。其中「七月」一节画面起始天空星斗罗列,下方二人仰观天象,越过层云,另一端有女子在枝叶茂盛的桑树下采桑。再往左,农夫们犁田耕地,迎面而来的是到田间送点心的妇人童子,三位农官正在田边巡视。越过田畴,有女持筐在田边小径踽踽前行。画面最左方有进献的美酒羔羊,公堂中热闹宴饮,院落中载歌载舞庆祝,尺幅之中表达尽是人间乐土的诗意。


整段画描述「七月」中「七月流火」、「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三之日予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跻彼公堂,称笔兕觥,万寿无疆」等诗句,画面充满马氏特有的潇洒流美的线描,情趣古拙。


Julia Murray 在其博士论文中推测绘制毛诗三百多篇是南宋宫廷的一项计划,应成于高宗退位后居于德寿宫的二十五年间,计划主持人正是太上皇高宗(Julia Murray Sung Kao-tsung, Ma Ho-chih, and the Mao Shih Scrolls: Illustrations of the Classic of Poetry)。如此庞大的工作似乎很难成于一人之手,很可能是由马和之主持其事,领导画院画师们共同完成的。

二:马和之「豳风七月图」的功能


马和之所绘「豳风七月图」既是成于南宋初年,且由皇室赞助,其作画动机目的必定与当时时代及赞助人背景有关。公元一一二七年金军攻破北宋首都开封,掳宋徽宗、宋钦宗,同年五月,原任河北兵马大元帅的康王赵构即位于临安,为南宋高宗,高宗即位后改积极抗战的方针为消极防御。虽然当时南宋的国力已足以与金国对抗,高宗却取消抗金行动,与金国达成和议。此时高宗即位的正统性也遭到质疑,苗傅、刘正彦提及钦宗若来归,不知何以处,坚持高宗应逊位。因此,确保一己的安全与统治的持续便成为高宗最积极的任务。


为了确保统治的权力,高宗特别强调忠君孝亲,将孝亲之心推展为忠爱为民父母的皇帝的忠君之心。宣传工具之一便是坚持严格遵守伦理纲常的理学(蔡惠琴《论宋高宗的政治手腕及其对南宋政治的影响》)。而作为为政府服务的画院,当然也肩负激励民心,激发爱国情操的任务。如章廷彦所谓「若耕织成图,规先勤俭;风林放牧,讽寓偃修。落日大旗,宜激扬其壮志;凌宵四将,更动念夫元戎。以及晋文归国之规模,孙武教兵之阵式,宫禁观潮之不忘水战,征帆冒雪之独悯转输。」诸般绘画皆具道德激劝之意,绝非徒具玩赏娱乐之功(厉鹗南宋画院录章廷彦序)。


「豳风图」中「七月」一段画面描绘农耕及蚕桑情景,这是汉民族的传统生活方式。农耕及蚕桑均需耗时数月,经过一定程序才能有所收获,在稳定的生活状况下方能从事,以耕织为主的百姓必须有安定的家园土地以从事农业活动,因此安土重迁。相较于北方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方式,南宋政权治理之下的农耕社会是较为安定的。就南宋初期的君主,尤其是高宗而言,「七月」这样一幅描写农业社会耕织生活的图画,足以作为宣传工具,宣扬属于汉人的南宋政权才是照顾人民需求的正统,而北方的金虽保存了一些汉文化,仍摆脱不了游牧民族的心态背景(James Cahill Three Alternative Histories of Chinese Painting)。


学者王正华指出马和之「豳风七月图」气氛一片平和,画家似乎刻意忽视了诗中一些实际生活的描述:


「小序对于诗文的解释相当强调政治状况的危急感及忧患意识,自七月、鸱鸮尤可看出。而这二篇诗的正文描写生活的艰辛,并未传达乐观的政治讯息,反之相应的图作却未显示负面的讯息。」(王正华《传统中国绘画与政治权利——一个研究角度的思考》)


他更进一步认为马和之「七月」画作表现人民安居和乐,其实正是作为「君爱下、民亲上」的政治宣传工具:


「作图者舍弃了这些篇幅而撷取了诗中的要义,以男耕女织欢庆收获的场景来代表七月诗中对于一年内农村生活的描写,毕竟在乡村中,一年最重大的事情就是耕种与收成,选择这二段诗文也可以表现出人民安业勤劳和乐,及上位者与人民之间和谐无间的感情。除了这些理由之外,马和之避免描写人民劳动以供上用的情节,而强调农官视田,似乎也隐含着天子与民同耕,上位者参与劳动的理想。…浓缩整首诗意于二个简单的主景中,遂使图意成为不具特别历史时空的永恒情景,表达了古来帝王的理想,此图中的政治宣传意味自是不言而喻。」(王正华《马和之与北宋末年文人画风》)


处于南宋初年与金国对峙的局面,高宗的确面临了执政的危机。与南宋宫廷关系密切的画家马和之,配合御书毛诗所绘的「豳风七月图」自不免有其政治宣传功用。这样一幅描绘农业社会蚕积耕稼、欢庆丰收的画卷,暗示南方保留了汉人耕织传统,正足以宣告高宗政权之合理性,以巩固高宗的执政大位。

肆:结论


由于时空背景的差异,对同样一首诗的诠释,可能南辕北辙;因时代背景或赞助者身份不同,诗歌本身及以诗为题材的画作,也可能具有不同的功能。


古代学者与现代台湾学者就诗歌文本解读,直指「七月」诗性质如同文件、文献,而功能为反映民情、教化百姓、记载民风礼俗。


数十年来大陆学者依据无产阶级文学的立场解读此诗,将此诗解释为农奴遭受压迫而发出的绝望哀嚎。当「七月」诗被归类于属于「无产阶级民众的一方」的作品,此诗的功用便适足以作为强化阶级斗争、打击封建、打击非无产阶级的武器了。


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云:「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者也。」指出图绘本当具备「载道」之功。南宋早期的君主为巩固政权、强调南宋政权才是适合百姓的正统,藉由「豳风七月图」隐喻南方是真正的农业社会,南宋政府才能真正照顾农民。这一幅撷取「七月」诗句所绘的画卷,其实等于是宋高宗公开的政治声明,具备了稳固绘画赞助者政权的宣传功能。

参考数据
厉鹗 南宋画院录 画史丛书(三) 台北市文史哲出版社 民国六十三年
裴普贤 诗经评注读本 三民书局 民国八十四年十一月
皮述民、邱燮友、马森、杨昌年 二十世纪中国新文学史 骆驼出版社 民国八十六年八月
吴宏一 诗经与楚辞 台湾书店 民国八十七年十一月
刘大杰 中国文学发展史 汉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一九九二年六月
金启华 诗经全译 江苏古籍出版社 一九九零年十月
张松如主编 中国诗歌史 吉林大学出版社 一九八八年七月
游国恩等主编 中国文学史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二零零二年八月
裴溥言 「诗经的文学价值」 中国文学讲话(一)概说 巨流图书公司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国家文艺基金管理委员会主编 民国七十七年三月
邱燮友 「桧风豳风曹风」 中国文学讲话(二)周代文学 巨流图书公司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国家文艺基金管理委员会主编 民国七十七年三月
林叶连 谈「豳风七月」 文理通识学术论坛第四期 民国八十九年八月
蔡惠琴 「论宋高宗的政治手腕及其对南宋政治的影响」 史苑四十八期 民国七十八年六月
王正华 「马和之与北宋末年文人画风」 史原第十七期 民国七十八年五月
王正华 「传统中国绘画与政治权利一个研究角度的思考」 新史学八卷三期 民国八十六年九月
Cahill, James Three Alternative Histories of Chinese Painting Spencer Museum of Art, University of Kansas 1988
Murray, Julia Sung Kao-tsung, Ma Ho-chih, and the Mao Shih Scrolls: Illustrations of the Classic of Poetry Ph.D. dissertation, Princeton 1981

撰文者:宋千仪/国立台南艺术大学
版权所有,欲转载文章,请征求电子报的同意!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