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187)-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悉如外人」
主页>文学院>评论相关>百家争鸣  所属连载: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作者: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

传统中国文学电子报第一八七期 2004/01/21
主题: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悉如外人」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纔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闲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刘歆太守即遣人随之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亲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陶渊明‧桃花源记>

这首桃花源记,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日前有一位网友台东人,却在网站上提了这么一个问题:

「桃花源记中有句『......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参考书的解释为:『桃花源里,男女服饰打扮与桃花源外面的人十分相似。』对于这样的解释,不晓得有没有人感到疑惑?逻辑上是有问题的,请教有研究的各位,教导一下吧!」

于是,针对「悉如外人」的解释,四方网友纷纷加入论战,总其解释,不外乎有三:

一、桃花源外面的人:网友尚文以为「魏晋时代的服饰大多是承袭秦汉时代的服饰,遗制。桃花源内居民来自避秦,虽至东晋,但服饰大多相同。」

二、外邦人:网友老蓝认为:「外人不外乎是穿着非当代当地所习见之衣着,在这点上,外邦人士非当地所习见,自也可纳入作者的观察心得中,所以外人之词系作文者预提的小伏笔,以为后避秦人的身份的合理化说词。由这点看,倒不必太计较『外』之意。」网友兰流虽不赞同这种说法,却也为这种说法提了很确切的解释:「若说是衣着近似外邦之人,乍看之下或有道理。例如有个四十岁的中年人不小心在山中迷路,遇到一群祖先是二百年前躲进中央山脉的居民。这个中年人一定会觉得这些人的穿著『都不像本地人』。持这个说法的人,基本上会提出几个论调:首先,后来渔人与刘子骥都找不到桃花源,可见得陶氏暗指桃花源是『仙境』,而里面生活的人自然是『仙人』,穿着不像一般人,自是合理。其次,就算不是仙人,既然『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在数百年的隔绝后,衣着有所差异,也应是意料中事。」

三、世外之人:网友心安静观闲云过以为「桃花源记,不过就是陶渊明桃花源诗前的一篇序,往下读他的诗,就可得到答案」(注一)。网友lian则提出进一步说明:「外人,确切的解释当是世外之人,而非外间之人。「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说得再明白也没有了,衣裳不新而古,在渔人眼里当然觉得奇怪得很,不似当时的世道。桃花源记是作者根据历史传说,再参考三国志里有关记载而写成的文章,并非史实,不当考诸史籍,即令以史事作参考,秦时的衣服经过汉魏六朝的演变,至晋末宋初数百年之久,那衣衫式样绝不能是「悉如」(全部都一样)的地步。」

以上四种解释中,感觉上相当类似,但仔细分别,其中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第一种解释,是说桃花源里的人所穿的衣服与渔人生活的地方一样;第二种解释,是说桃花源里的人穿着非当代当地所习见之衣着;第三种说法与第二种类似,但是这种不同,还多了时间因素!这三种说法。就文章主旨来说,其实都说的通!不过,要是深究,就会发现其中其实存在着基本矛盾,那就是逻辑问题。

就文意上来说,如果第二、三种的说法是正确的,那确实可以解释渔人对于「男女衣着,悉如外人」的惊讶,但是却无法解释文章后面「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叮咛;但如果第一种的说法是正确的,也就是魏晋时代大多承袭秦汉时代的服饰,桃花源内居民的服饰与渔人的穿著类似,那渔人又为什么要在注意到衣着的时候,第一时间感到惊讶,而提出「悉如外人」的观感?

要解释这个矛盾,还得先从这段文字的上下文意中下手:渔人一开始进入桃花源,马上发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显示渔人对于景物田园的观察,还停留在平铺直叙的观感。但随后提到「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则是渔人在第一时间发现交通、耕作方式以及男女的穿著,突然发现奇怪的地方,所以他才会特别提到「悉如外人」的观感。这奇怪的地方在哪里?就是我们需要探讨的地方。

如果不单就穿着而言,我们把往来、种作以及男女穿着一起看,就会发现,渔人眼中「奇怪的地方」,会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有形的不同」,指的是外表的不同,存在着的是实体上直观的差异,是一种强烈直接的视觉效果;另一种是「无形的不同」,是乍看下实体毫无不同,但是建筑在相同的东西上,却有着不同的制作或使用方式,是需要将脑中记忆与实体的活动比较之后,才能得出的印象差异。

套诸本文,在有形的不同上,渔人可能发现桃花源里的交通工具、耕作工具以及男女的服饰,与渔人生活的时代不同;在无形的不同上,渔人发现的则是交通方式、耕作方法、男女穿着方式,与渔人生活时代的方式不同。而后者的不同,还有「全新的不同」以及「陈旧的不同」两种可能。

我们拿前面网友认为应从桃花源诗切入的主张来印证,「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的说法,确实否决了这诸般解释中,关于「全新出现」的主张。换言之,无论渔人生活的时代,对于制作俎豆的方法或衣裳是否因时代有所变迁,至少都是他所曾见过的。然而我们虽解决了并非全新出现的疑问,却仍不能解决这是有形的不同还是无形的不同。因为「俎豆犹古法」是制作方式的不同,但「衣裳无新制」的不同,却也有可能是制作衣裳的方法太过陈旧而呈现外表的不同。(注二)

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须从桃花源记本文来看:

「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

黄发垂髫,都能怡然自乐,这一句延续前面的「悉如外人」,同样是渔人注目的焦点,换言之,桃花源里人们的怡然自乐,对照于渔人生活时代的战乱频仍,是一个强烈的对比,这种对比,冲击了渔人的心,于是相较于外在有形的不同,我们可以发现,这种心态上无形的不同是更让渔人满心讶异的地方。而渔人的惊讶,同时也是作者陶渊明衷心想表达的。

原本希望能够博取功名、经世济民的陶渊明,在经历了魏晋时期司马道子、元显的专权,王国宝的乱政,王恭、殷仲堪的起兵,桓玄的夺位,以及刘裕夺取西晋的政权转移,这政治的腐败、战乱的频仍,以及当时五胡乱华的威胁,早就让「志意多所耻」的他,对仕途心灰意冷。而老庄思想的盛行以及隐逸风气的影响,再再让爱慕自然,企羡隐逸的陶渊明对于现实有逃避的想法。因此,陶渊明创造出一个虚拟的乌扥邦,让自己化身为渔人,透过渔人的眼睛与思维,去构造自己想象中的理想世界,去表现要是真的遇到这样理想世界,自己所会拥有的惊讶。因此,面对一个理想的世界,如果只是单纯风景的优美、衣服的穿著,将不会是陶渊明注意的焦点,而是着重在理想的世外桃源那自给自足、和乐安详的气氛!

当我们明了了这样一种内心世界的构筑,我们再回来看看文意!渔人因为对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林「甚异之」,所以「欲穷其林」。在这里,我们已经明白,「风景」是他最初的惊讶,也是让他向前探寻的原因。「初极狭,纔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当他走到这个村落,并不知道是否与世隔绝,但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这就真正震撼了渔人的心。因为在渔人(陶渊明)所身处的时代,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纷纷战国,漠漠衰周」就是当时社会现实的一个形象写照。空旷的土地、整齐的屋舍,已然是难见的景致,更别说还看的到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在这种只有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才看得到的世外桃源景致里,让渔人奇怪的是,生活在这边的人们,其往来、种作、男女衣着,却都跟外面(渔人生活的地方)的人一样!如果说这里真的只是另一个比较不受政府纷扰、战乱波及的村落,人们应该多少会忧心于局势,但这里的人们,无论是「黄发」还是「垂髫」,却都同样「怡然自乐」。

于是,当我们检视渔人的惊讶,从对于美景的讶异,延伸到对于土地、屋舍、良田、美池、桑竹的惊讶,原本以为是一个世外桃源,但人们却穿着与桃花源外面的人们相同的衣着。疑问在观察中不断的累积,最后,反而是桃花源里的人见到渔人而惊讶,经由反问,到桃花源里的人把渔人「要还家」后,自云是「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闲隔。」,这才解决了渔人满心的疑惑。

而这样的解释,不仅解决了「悉如外人」与后面文章所提及「遂与外人闲隔」与「不足为外人道也」一词多义所产生不相连属的矛盾问题,同时也解决了本文前面所提,关于渔人「有形」、「无形」观感的不同。至于网友lian所提「衣裳不新而古,在渔人眼里当然觉得奇怪得很,不似当时的世道。」的问题,我则要呼应网友尚文所提「魏晋时代的服饰大多是承袭秦汉时代的服饰,遗制。」的说法,加以延伸反证。

在华梅所著的《中国服装史》中(注三),提到了秦汉时期的服装穿着,男子是以袍服为主,女子则是深衣与襦裙为主,到了魏晋时期,汉族男子多以衫为主,女装多承于秦汉,有衫、裤、襦、裙等。这样的改变是由于:「这一期间,一方面因为战乱频仍、社会经济遭到相当程度的破坏。另一方面,由于南北迁徙,民族错居,也加强了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因此,对于服装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初期各族服装各承旧制。后期因相互接触而渐次改进。」(注四)

从这段话里,我们知道就陶渊明身处的时代来说,恰巧是魏晋南北朝初期服装各族各承旧制的时候,改变还不大,即使有所改变,也多在贵族阶层。而一般的平民百姓呢?书中提到秦汉时期:「普通男子则穿大襟短衣、长裤,当然,这里主要指劳动人民而言。」(注五),而魏晋时期则是:「上至王公名士,下及黎民百姓,均以宽衣大袖为尚,只是耕于田间或从事重体力劳动者仍为短衣长裤,下缠裹腿。」(注六)

从这里,我们发现这段从秦汉时期(公元前221年—公元前189年)到魏晋南北朝(公元190—589年)的好几百年的时间,广大中下阶层的农民在衣着上的变化非常有限!因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了佳节庆典之外,谁还会在衣着上刻意修饰?即使有佳节庆典,也不过是拿出年轻时比较正式、不常穿戴的整齐衣服,那就更别说再那个纷乱的时代里,人民但求温饱,又怎么会在衣着上追求时尚?这一点,证诸今日乡村生活的农民,更可以得到印证!骑的是野狼机车,穿的是汗衫、短裤,在都市生活人们的眼里,确实不新而古,确实跟不上现代流行的潮流,但是走在乡间,我们又怎么会对这种本来就是很典型、陈旧的农村衣着感到讶异?而我们更不可忘记,看到这些桃花源男女衣着的渔人,本身本来也是广大中下阶层人民中的一份子呀!

因此,我们发现,桃花源记里「外人」的解释,确实就是「桃花源外面的人」。那为什么大家在解读这段话的时候,容易产生「逻辑上有问题」的感觉呢?那是因为读者在阅读这段文章的时候,因为知道文章主旨就是在描述世外桃源,因此就容易把这份「认知」直接带入「渔人」的「印象」中,觉得来到一个世外桃源,看到的当然是世外桃源、不同于当世的穿著。但读者却忽略了,渔人在来到这个地方时,并未「预设」自己来到的是怎么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即将会到怎么样的地方。所以,所有的一切,包括「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第一时间对风景的讶异,「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对人迹的惊讶以及「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对居民活动的困惑,乃至「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对于心理活动的不解,都透过他的眼睛逐渐观察之后,在心底构筑。而文章中对于渔人的心路历程的描写,丝丝入扣,分毫没有令人觉得奇怪之处。

明白了对于「悉如外人」解释的关键,再看看桃花源记整篇文章的叙述,以及文章中重复再三「外人」的引用,乃至桃花源诗的展开,我们发现这篇文章之所以能够名流千古,确实有其殊胜处!而其中对于渔人履至桃花源,从景物描写透析出渔人诸般心路历程的贴切,更让我们明白,为什么陶渊明的诗,总是能在田园的平淡描写中,牵动我们深藏心底的情绪,让我们不自觉的感怀、动容;也让我们发现,为什么钟嵘在《诗品》称誉陶渊明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确实,是其来自呀!

附注:
注一:<桃花源诗>:「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往迹浸复湮,来径隧芜废。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桑竹垂余荫,菽稷随时艺;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怡然有余乐,于何劳智慧!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桃源行>:「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山口潜行始隈隩,山开旷望旋平陆。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樵客初传汉姓名,居人未改秦衣服。居人共住武陵源,还从物外起田园。」
注二:在这里,「衣裳无新制」的直接解释,应该是没有用新方式剪裁制造的服装。而这里所要表达的差异是,「俎豆犹古法」的制造方法不同,但出来的成品是一样的;但是服装上不同方式的剪裁,所制造的衣服却会呈现出不同的视觉效果。
注三:《中国服装史》,华梅着,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7月第一版。
注四:华梅《中国服装史》,第三章第一节,第24页。
注五:华梅《中国服装史》,第二章第二节,第14页。
注六:华梅《中国服装史》,第三章第二节,第25页。

撰文者:遥光/传统中国文学网站站长
版权所有,欲转载文章,请征求电子报的同意!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