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闲聊]手冢治虫与松本零士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R

帝王与诗人

开创了日本漫画史的新时代,手立的奖项成为众人瞩目的荣誉,被尊为日本漫画之神的手冢,以曲折奇妙的故事情节,发人深省的思想哲理和赏心悦目的动画感,改变了日本漫画的发展里程,成为传奇中的帝王。这就是原名手冢治的手冢治虫。
1926年出生于大阪丰中市兵库县宝冢的手冢,自幼兴趣广泛。迷上漫画的他因为特别喜欢画虫子,将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手冢治虫。小学三年级,手冢以《在演猿飞佐助的电影院里》的漫画,一鸣惊人,在画展中被授予一等奖。1956年他在《少国民新闻》上连载了处女作《妈妈的日记》,名声大振,从此开始了长达43年之久的漫画生涯,留下多达百种的漫画,发行单行本一亿余册。《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均成为历久不衰的作品,手冢个人理念的集中体现《火之鸟》更是故事架构、人物塑造超凡脱俗的杰作。其他如《月世界绅士》、《蝴蝶结骑士》、《我们孙悟空》、《奥斯曼队长》、《一千零一夜》、《新宝岛》以及《人间昆虫记》,都曾在日本引起轰动。1989年2月手冢与世长辞,他的陨落被认为标志着一个漫画时代的结束。
手冢所处的年代,正是日本漫画的崛起和兴盛时期。受着美国漫画强烈风格影响而开始,却以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历练融入其中,手冢漫画作品,体现同时代日本漫画发展的轨迹。手冢的《怪医秦博士》,不但开创了医学漫画的先河,而且是发人深思的作品,秦博士那种亦正亦邪的个性及其剧情,隐约种揭露着世上的真实,迫使读者无法以纯娱乐休闲的角度对待漫画,而必须去想想这个社会,想想这个世界,想想所谓的正义,还有生命的可贵与价值等等。手冢之所以画出《怪医》这部作品,和他身为医生的身分有绝对的关系。行医的经验和对生命的体认都不是一般普通漫画家所能拥有的,这也是后来医学漫画辈出的年代中,《怪医》仍然显得比任何其他以部更加有血有肉的原因。毕竟,只有作者的人生经验与作品合为一体,才可能创造出真正感人优秀的作品。
手冢的画风,自然亲切。在论及画技的形成时,手冢曾经说,“在孩童时代 , 或是刚要成为漫画家时 ,曾被教导漫画也是绘画的一种, 必须在完整的设计下才能下笔. 原先以为要有美感才是画的原则,最近则认为漫画是涂鸦的一种.”正是因为贯彻了漫画涂鸦理论, 以前一直无法释怀与自己超乎比例画风的手冢,终于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变形、省略、夸张三点是涂鸦的要素 , 同时也是漫画的要素.”多年后在《富士全录企画记事》中如此感叹的手冢,所提倡的并不是毫无章法的“胡乱”,而是说,相对与规则刻板, 随性所画是最重要的。

手冢的漫画,多以简约朴素的风格,讲述人世的种种经历,以对于生命的热爱和正义的追求作为主题。这样的风格,纵然在商业化的《森林大帝》和《铁臂阿童木》中也有着强烈的体现。无论是小狮子的成长里程,还是阿童木的正义战争,主角的面孔,似乎都是闪现着手冢个人的特质:那是一种基于朴实的尊严,来自民间的通俗,以及居于高位的帝王气势奇妙的混合,是被尊称为手冢的这个人,在商业和才气中求平衡的产物。相比较下,手冢的短篇,由于较少商业的考虑,设置相对较为灰色,体现着手冢个性的另外一面。《雨精》中那个乡下的小男孩,在得到雨精的帮助后忘记了当初的承诺,直到40年后才突然回忆起过往的一切。在雨中,依稀仍是往昔模样的雨精,终于穿上雨靴,背影渐渐模糊,只有最后的对话似乎仍然回荡在空中。
“为什么,你看起来这样的模糊?”
“那是因为,你已经长大成人的缘故……我们必须分开了。”
帝王的成就,长大的代价。以中年人的回忆展开的故事,是不是也暗示着手冢自己的心情?

如果说,手冢是日本漫画界的第一个帝王,那么,在帝王的制下,孤寂流荡于城邦之间,松本零士可称为帝国的游吟诗人;如果说,手冢的作品犹如雅典卫城的辉煌灿烂,成为不世的经典和后人膜拜的传奇,那么,松本的《银河铁道999》和《宇宙战舰大和号》,更类似伟大诗人荷马的传世名作,以瑰丽的想象、纷争的世界体现人类最本性的事物,以浪漫自如的风格讲述横跨宇宙和生死的旅程。在科幻动画的始祖《宇宙战舰大和号》中,松本天马行空的想象发挥到了极至,无论能把敌人送进高次元空间、利用穿梭时空裂缝的压力粉碎敌人的波动炮,还是日后成为超空间航行代名词的“Warp”一词,
日后的科幻动画,纵然在设置和理念方面大相径庭,但难免引用的是松本首创的概念。
而在传世名作《银河铁道999》中,借助少年铁郎为报杀母之仇,受神秘女子梅德尔协助前往银河中心卓美达换取机械身体,因而搭上银河铁道 999号列车的故事, 展开奇幻之旅,随着途中遭际的发生, 铁郎心志因此成长,那女子的身份也更加扑朔迷离。直到旅途的末端,来到那个以优秀人类肉体作为支撑星球“零件”的行星,松本的长篇史诗亦达到高峰:在未来的机械时代,真正本质的到底是肉体还是灵魂,支撑着个人和世界的是不朽的机械亦或纯真之心……铁郎和梅德尔之旅,从风格上类似《奥德塞》的列国游历,只是把游历的地点换成浩瀚的宇宙。在每个短暂停留的驿站,偶然的事件通过作为过客的铁郎引出,人性的本质在林林总总的经历中如此清晰明利的展现,水晶般的冰冷锋锐。从因人类的贪欲而变的千疮百孔的行星,直到因母亲的虚荣而换成玻璃身体的少女;从融化的雪女唯一留下的“心”,直到用着人类的身体作为零件的钢铁之城。《银河铁道999》的故事,与其说是冒险的历程,不如说是心灵的求索,体现着松本本人对于飞速发展的科技和不断机器化的社会,人类未来的担忧。
手冢和松本的年代里,日本的漫画正有产生逐渐的走向发展。对于漫画本身的定义、以及对于漫画的画法,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惯例可以延续。以着文化及社会为诉求的高标准,手冢曾经说过,“漫画的本质是讽刺”。可惜,这个标准,不必等到大师谢世,便已难得一见。从漫画的画风而看,松本当年的网点,仅止于当背景用, 人、物的阴影完全手绘, 比起现在动辄繁复华丽的网点大异其趣。延续着美国风格的造型,也是以貌不惊人的矮小男子、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子为主角的独特画风,虽然是有着明显的“美女和野兽”传统的痕迹,但在松本独特的风格下,亦形成个人的特色。松本画的人物只有那些造型,但在丰富感人的故事和砰然心动的情感中,每个人都被赋以现实存在的个性和情感,成为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形象。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松本的一些短篇,对于二战的战败国日本及德国,以他当年的观点和类似稗官野史的短篇,描述战场中不为人知的甘苦,拼写出松本个人对战争的批判、对理想的执著、对死者的哀悼以及对生者的怜悯。在《美丽新世界》中,更是以虚幻的构想讽刺着事实,表达出试图跻身欧美等所谓高度开发国家之林的日本,所处的矛盾的处境。

作为日本漫画初期时代的巨匠,手冢和松本同样拥有着过人的才气,但经历却完全相反。被尊为日本漫画之父的手冢,虽然也曾经经历过《怪医秦博士》被若干家编辑部退回的经历,但是日后走上的却是帝王的道路;相比之下,松本的一生都苦不得志,作品中那种淡淡的感伤和失意也是缘由于此。毕竟游吟诗人得到的大多只是身后的荣耀而甚少生前的荣名。也许历史毕竟是很公平,所以可以使得手冢日进斗金的《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现在只是被以着怀旧的心情对待,而松本的《银河铁道999》却是无论什么年代都不会被忘怀的经典。真正的史诗,还是要用心来完成的。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