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闲聊]少女漫画浪漫传说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R

少了一份刚硬,多了一份柔和;少了一份沉实,多了一份轻灵;少了一分豪放,多了一份婉约;如果说少年漫画的传说是战国乱世、群雄割据的英雄史诗,那么少女漫画的历程则是三千佳丽,环肥燕瘦的浪漫传承。

最初的起源同样在美国,当风行一时的超级英雄漫画在二战后开始衰落,《美国上尉》的作者乔·西蒙和杰克·柯比天才的想到了罗曼蒂克的爱情题材。《年轻人的爱情》以用生动的文笔与高超的画技讲述十余岁少女的爱情故事,造成洛阳纸贵的轰动。随后的《青年人相爱》成为其他出版社竟相效仿的刊物。
日本方面,日后成为巨匠的漫画大师手冢治虫,从家乡大阪附近宝冢的歌剧团得到创意,产生了名为《缎带骑士》的作品(1953~55,台译《宝马王子》),可称少女漫画早期轰动名作。此时少女少年的分类并不存在,以《怪医秦博士》和《火鸟》而被尊为日本漫画之神的手冢,也无法归结到少女漫画一类。可算第一代少女漫画代表人物的应说是木原敏江,其名作《摩利与新吾》以青梅竹马的世交伙伴摩利与新为主角,讲述少年在青春期的迷惑和情感,故事的背景设置在40-50年代左右的日本,是动乱时代间的一段缠绵恋曲。
随着读者面的拓宽,爱好漫画、愿为其发展付出行动的女性逐步增多。女性作家水木杏子和水野英子等加入创作行列后,人们惊喜地发现,以女性视角来观察世界的崭新作品,以其纤细感性、柔美浪漫,为漫画开拓了新的广袤天地。虽然无论影响还是地位,最初的少女漫画都无法与少年漫画相比,少女漫画也是依附于少年漫画而存在,但是,萌芽期的少女漫画已经显现着无法忽视的力量。
第二世代到如今尚有作品发表者,都已是跻身大师级,如大和和纪(《横滨故事》)、尾望都(《波族传奇》)等。崛起于70年代的细川知荣子、池田理代子、成田美名子等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人物,她们在继承上一代作家的传统的同时发展自己的画技,在故事的构思上更是费劲心思,引人入胜的作品强调着与众不同的存在,少女漫画也随之独立出来,托起了漫画的半边天空。
细川知荣子的《尼罗河女儿》是这方面的开山之作,当年此书的畅销绝对说明读者们对它的喜爱,浪漫的故事,细致的画风,不但吸引了一代作品,而且成为少女漫画的经典。虽然以今日的抗饪创ü挪槐涞幕纾榧倮咸椎那榻冢丫蛔阋砸鸾袢斩琳叩男巳ぃ纭睹郎倥绞俊芬谎晌魅栈苹ǎ坏牵倥姆较颉⑻茁贰⒙舻悖嗍怯心鞘笨夹纬桑⑶抑敝两袢找嘤兴有]Щ娴摹短焓呛旌影丁罚嬉蚧侍蟮哪趵吹焦虐<埃豢踝铀龋笥殖晌秸瘢芟匀皇蔷善啃戮频脑谀7隆赌崧藓优贰?br /> 超越时空的爱恋一向是少女漫画家钟爱的主题,因为“爱可以战胜一切”的观念在这样的故事中可以得到最显然的说明。同样,大时代下的恩怨情仇,传奇人物的历史风貌,战争中的悲欢离合,历史题材中引人注意的地方,运用在少女漫画中,为纯纯的爱恋添加了时代的浓厚感。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的玫瑰》,以18世纪后期的法国为故事背景,主角奥斯卡被称为奈特王子(《缎带骑士》)的延伸。女扮男装的点子及角色个性的塑造,都继承着手冢治虫漫画的影响和宝冢歌剧团的风格。
另外一部以大时代为背景的少女漫画就是田村由美的《婆娑罗》。时代设定在架空历史的未来,这部作品与其他同类漫画最大的不同在于突破了传统的仇恨观念,结仇双方有着不可抹去的血海深仇,但彼此却又深深相爱。表现出,在动乱的历史潮流中,个人的行为常受时代左右,难以自主,因而产生不可避免的悲剧。
很多男孩不喜欢看少女漫画的原因,并不完全在于漫画家的画风问题,而是在于其内容总是脱离不了爱爱恨恨,就像女孩讨厌少男漫画的打打杀杀一样。而这里头最大的毛病又是在于女漫画家对于构造剧情能力的不足。自然也有长于剧情的女漫画家(像柴门文),但是就大体上而言,少女漫画的剧情张力比较不足。这就造成很成很多少女漫画家,短篇非常精彩,一旦转为长篇,情节上容易出现不合理或是牵强无力的地方。正如男漫画家比较画不出缠绵悱恻的故事,女漫画家处理气势恢弘的场景时候亦较难胜任,这是两性专长的不同。
少女漫画经历两代的发展后,风格逐渐固定,在不同的题材上亦发挥得淋漓尽至,成熟第三代时期终于来临了。作品最多,影响深远的第三代少女漫画家,能够让读者们津津乐道、追之不疲的作者数不胜数:斋藤千穗、条原千绘、河内由加利、饭坂友佳子、武内直子、冬木琉璃香、赤石路代、碧友佳子,均有各自的特色和成功之处。而其中最具有代表意义的,当推成田美名子和清水玲子。
以着《神秘王子》而初露头角,因《双星奇缘》而成为跨越第二代和第三代界限的代表人物,成田最著名的作品是《亚历山大》。一反第二代少女漫画夸张华丽的笔锋,浓重阴柔的线条,梦幻飘渺的情节,改以平和的人物、平凡的主题、平常的故事,平常的年轻人和日常的生活,成田作品中出现的,是每个人都可能切实遇到的矛盾、痛苦、欢乐、选择和奋斗。《双星奇缘》以前,少女漫画正处于耽溺于全页人物大画面和任意挥洒华丽笔风的“繁华”路线,街景的空镜头或室内背景,都是由助手负责,成田在《双星奇缘》和《亚历山大》中,则创造出全新的清爽空间:风景图片般的街道校园、简净舒适的公寓住宅,不但成为俊秀角色自由活动的背景,更是展现时代气息的舞台。态度认真的成田在作画之前进行大量的实地收集工作,真实的将纽约的都市和美国的校园生活真实的展现在读者的面前。清爽明丽的画风,干净细密的笔触,为少女漫坛带来清爽的凉风。

如果说成田是第三代少女漫画的里程碑,那么,清水则以清爽干净的画面,柔美利落的线条,到达第三代的顶峰。一直以来,清水的短篇以奇诡的想象、遥远的设置、灰暗的色调和淡淡的忧伤成为少女漫园的一朵奇葩,《杰克艾利系列》以科幻为背景,以机器人作主角,不时在故事中检讨一些对于现代人来说是理所当然,但又值得深思的观念。
相比之下,清水的长篇则由于明显的商业倾向显得较为失色。

从第三代开始,少女漫画呈现突破传统定义的趋势,不再把主题限止在浪漫爱情上。垣野内成美的《吸血姬美夕》探讨吸血姬的永生和孤寂的笔触,楠桂的《人狼草纸》和橘裕的《人型师之夜》,题材则从战争中女性的悲剧到死者未完的心愿,早已超越通常狭义的少女漫画类型划分。其他如那洲雪绘的《梦回绿园》,典型的的校园漫画设置,却几乎完全没有恋爱情节。星野架名的《绿野原学园系列》,倾向唯心论的理论,伤脑筋的程度跟士郎正宗的科幻作品差可比拟。到达清丽飞扬的第四代少女漫画,更是打破一切传统的观念,建立足以与少年漫画相峙的半壁江山。

第四代到底从何时算起很难认定。一般认为第四代的先锋是1986年出道的高河弓(《源氏》),她和晚几年出道的CLAMP(《圣传》)共同领导整个日本少女漫画界走向一个全新的视野。
高河是超级多产漫画家,作品有《源氏》、《超兽传说》、《妖精事件簿》、《夜娘帝国》、《天界梦语》、《地球人危机》,以线条清新飘逸,偏好抽象、叛逆的内容为特点。《超兽传说》以类似RPG游戏的风格写作漫画,人物清新可喜,情节幽默离奇。

同样是第四代少女漫画大家,由贵香织理的作品则以颓废美形的画风,诡异特别的角色,以及充满争议的剧情为特征,人物的情感大多强烈而鲜明,剧情张力强,单元中的主要角色此难逃毁灭的命运。成名作品《毒伯爵该隐》以英国历史最黑暗的维多利亚王朝为背景,讲述由乱伦,暴力,疯狂所产生的孩子该隐,12岁时毒杀了自己父亲,独特的行为使世人侧目。与众不同的设置,独辟蹊径的故事,不但充满着背景的灰暗晦涩是属于另一个地点,另一个时间的,就连童谣也成为暗夜的梦魇。中短篇的紧凑故事架构,精彩的台词,传神的表情,复杂的心理,形成由贵独自的特色。

第四代少女漫画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首推以《圣传》成名的CLAMP,以唯美华丽的画风,颠覆传统的主题而引起空前轰动,这群来自日本关西的小女子,并没有走一般日本漫画人士的从助手向主笔然后单飞的传统道路,而是借助80年代末期同人志的盛行,联合出击,走出崭新的同人志象商业志转化的成功之路。美伦美央的画风是其成功重要因素,深刻透彻的思想是其吸引高层次读者的首要理由,利用特定的历史背景,全面加强的商业意识和运作手段,更是CLAMP成功之路的要素。

第四代画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不按牌理出牌。就题材而言,大多出身同人志作家的第四代,偏好离经叛道、离奇诡异的故事;就画技来说,则有两极化的表现。一种极尽繁复华丽之能事;一种则崇尚乾净清爽。对第四代作者而言,故事主线也许只是“道具”,用来提供可以陈述心中想法的舞台,更重要的事情,则散布在故事的各个角落及字里行间,尤其是那些浮在画面中、搞不太清楚是谁说的文字。这种弃主轴剧情不写,跑去写些配角的内心世界的手法,是少女漫画作家作品中常见的特色或说是弊病。第四代少女漫画和其前辈一样,皆重视气氛的营造,但多以虚幻未来的形式表示,而不像二、三代的画家是注重写实的背景临摹。整体说来,第四代的特性在于“中性”,故事没有明显的结构和起承转合,人、神、鬼、妖、现在、过去、未来、超能力、法术等等的矛盾理所当然的同时存在,而世纪末对人类命运恐惧与期盼也被广泛的讨论、运用。这样超出创作者和阅读者的思考年龄的题材,使得第四代当红的作者,隐然成为“教主”的身份,如同明星偶像般耀眼,却很难出现大师级的巨匠。至于第五代画家以电玩的人物设置出身,以精密华美的CG为最终手段,与其说是漫画家,不如归为插画家更为适当。

少女漫画的画风,绝大多数人会用极带阴性特质的形容词来形容它。但是,其实具体说来每位作家都有自己的画风,甚至同一位作家的作品之间也可能存在画风的差异。想要以一个词盖尽所有少女漫画的画风是不可能的事。以第四代为例,唯我、任性,或狂乱或冷调的品牌可以说是共性,但是不同的作者分别具有不同的特色。象以《绝爱》成名的尾崎南,线条冷冽凌厉,内容耸动;叶月信《妖魔的封印》线条简单流畅,画面流露出淡淡的哀愁,以超越时空的人魔之恋打动人心。押上美猫《皇龙骑士团》造型可爱俊秀,画面魄力十足。中川胜海的《夜叉鬼想传》人物美形优雅,背景服装繁复考究,橘皆无的《螺旋迷宫》则造型清秀俏丽。师承日本的港台少女漫画,经历二十余年的时光过去,也已形成明显区别于日本风格的画风与叙事手法,出现游素兰、高永、张静美、李崇萍、王宜文等多位成功作者。其中游素兰的《古镜奇谭》,以上古时神祈打造的支撑天地的古镜引入剧情,跨越远古和唐朝,建立独特的神话体系。李崇萍的《摇滚狂潮》则把目光放到身边世界,以轻松幽默的笔调讲述都市中青年的成长,大众化的语言和活泼的气氛,与凄婉哀怨的华美古装《古镜奇谭》形成强烈的对比。以模仿开端的台湾少女漫画,经过多年的努力,找到了独立的风格体系。

从漫画本身来说,本无少女,少年或是青年这样的分类,只是按照描写的方向、针对的读者不同,而逐渐形成如今天下两分的局面。以女性的心理角度看待世界,少女漫画常常比较重在写心和感情,偏重内心戏;而少年漫画则著重在写事与其过程,故事性比较浓。以角色为例,少女漫画中的主角,其外表纵然刚强完美,内心却可能存在脆弱的黑洞,等著救赎的到来。《出云传说》的已、《X》的神威、《地球守护灵》的紫苑无不如此,更不用说那些专门以救赎为主体的作品像《东京巴比伦》、《青春男孩》、《裂魔传》等。而在少年漫画,主角最主要的便是努力、友情、胜利,从《圣斗士星矢》、《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幽游白书》、《灌蓝高手》、《浪客剑心》,主角均可说是非常的坚强,虽然有困境,可是也会一一以自已的努力来克服。少女漫画的主题常在于填满心中的洞,事件的发生只是一个序曲;而少年漫画的主题即解决一个事件并由此带来全新的成长。

天下大事,分久必和,少年少女漫画的英雄和浪漫传说如今也趋向求同。并不是只有男孩在亲身体验《城市猎人》中寒羽的经历,心细如发的女孩可以透过“好色如命”的表象,看到孤单寂寞脆弱怀疑,乃至面对一生真情时的珍重尊敬;并不是只有男孩可以完全体会那个做什么什么都不顺的五代感人至深的爱意,“你的微笑,是我最大的幸福”,这样的约定,对于女孩也是永远难忘的《一刻》;并不是只有男孩的梦想才会跟着来自赛亚的外星人飞翔,酷酷小帅哥和亲切的故事,一样可以使得女孩走上寻找《龙珠》的过程。同样,虽然表面可能作出不屑一顾的样子,男孩也可能为了《婆娑罗》中更沙和朱理乱世中的情缘陷入低沉的心境,伴随着《双星奇缘》从中学走入大学,体味平平凡凡又跌宕起伏的人生,或者在龙眠的行星流下不轻易出现的泪水。真正能够感动人的东西,并不会因为人为的分类而有所改变。看着CLAMP在《少年A》上连载的最新《Angelic Layer》,或者GAINAX最新企画的《少年少女》,感觉未来的路变的模糊渺茫的同时,明白这也是漫画真正的发展之路。一定把漫画分类的本身就是一种僵化的做法,因为漫画最重要的品质,就是绝不僵化的体制。
无论是热血少年还是浪漫少女,毕竟都是,属于年轻飞扬的心。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