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闲聊]新漫画10年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R

新漫画10年
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
是以日系漫画传入中国引动自下而上的革命的年代,也是盗版并伪劣横行的混乱的时代。
从93年《画王》的出现,以及由其所代表的D版漫画狂潮算起,这10年,是灿烂的和黑暗的年代。是属于“新漫画”的时代。
因为这场“自下而上的革命”,95年终于出现了“五个一工程”,以《北京卡通》、《卡通王》等为代表、收录原创漫画的刊物诞生,标志着中国新漫画从无到有的过程。而颜开,姚非拉,自由鸟等大批本土漫画作者,也正是在这时间成长。
同时,96年,因Internet普及而带来的网络动漫迷开始出现。96年5月,以珞珈山水(bbs.ustc.edu.cn)动漫版的开版为标志,之后水木清华、曙光bbs和复旦的版面中,诞生和活跃了日后成为动漫界评论骨干的一群人。
97年,第一批动漫个人网站出现并蓬勃发展。
1998年11月,日后与动漫大为相关的杂志《动漫时代》创刊,当时主要是音乐刊,涉及部分动漫的资讯与介绍,而无评论。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国内第一本动漫杂志,应该是纯粹得多的《Magic Zone》:这本书名以Model(手办模型)Anime(动画)Game(游戏)I(Internet)C(Comic)的字头合成“magic”一词。它与日后成为杂志的《梦幻总动员》同为99年3月一印一刷,但在市场上出现的时间则以《Magic Zone》为早。其后,《漫友》、《漫画无限》等杂志逐渐出现,而以Cosplay,周边买卖为主的漫画大会,也在各地逐渐出现。
99年,商业网站动漫栏目在Chinaren开通。同年,《北京青年报》上首次出现关于动漫网站的介绍。
曾经被认为是儿童或小众的动漫,正以接受了它的青少年为媒质,逐渐侵入主流的市场。

为什么会喜欢动漫?
主流媒体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似乎是“因为这是个读图的年代”。
但对于过了20岁,仍沉迷在动漫世界中的我们,也即经历了新漫画10年的一代,答案往往就不那么简单。
只是,在这样以Fans心情对待动漫时,又难免犯下将其神话的过错。
其实,归根结底,漫画就和电视电影一样,只是一种传播信息的普通媒体,本身并无什么是非可言。前一代人对她呲之以鼻有片面的一面,但过份地将她崇高化,同样倒人胃口。
对于多数过了20岁仍旧喜爱动漫的人来说,多数喜欢的只是某部漫画或某部动画而已,而理由就和喜欢某篇小说、某首乐曲、某部电影的理由一样吧:因为它道出生命与人性的真谛,能给人刹那的感动。
重要的只是这点而已,而不在它来自美国、日本、欧洲,或者是漫画小说还是电影。

同人志现象
伴随着日益东渐的和风,“同人志”这个专有名词出现在大家身边。然而,随着词语使用中的转义,对于这个词汇的理解发生了偏差。
以最初的原本定义来说,同人志是一种同好刊物,是无法/不愿通过一般正规的发表渠道出版自己作品的人,自己筹资出版的刊物。正规创作的发表渠道颇为严苛,主流媒体的取向难以合同……商业要素和个人价值的冲突等原因是构成同人志出现的外部因素,而创造和表现自我的心理则构成其形成的内部动因。
最初的同人志,和漫画并无关系。普遍的说法是,同人志的诞生,是在日本的大正时期,白桦派的名作家武者小路笃实、志贺直哉等,将其文艺结社间同好的作品集结成书,并自掏腰包加以出版。这种由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合出的“同人志”,因而成为文人墨客的风雅韵事,风行一时。
然而随着其后漫画界的同人风盛起,“同人志”最初的含义慢慢消失。
漫画并非只是小孩子的读物,也不是次级的创作,从手冢大师以来漫画界一直试图证明的事物,在同人志这一现象中得到体现。业余漫画创作的特色,就是完全不受限制。画风、剧情、格式、诉求,甚至创作形式都不限制。同人志不受限制的特色,使作家可以肆无忌惮的表现自己想要的内容,因而使得作品在人文上的价值大增。
自《圣斗士星矢》带来少女漫画革命性地震之后,同人志的势力狂飙,使得一些出版社亦不得不注意这股风潮,一些对传统价值观相当具冲击性的深度漫画由此而有嶙呱仙桃滴杼ā?br /> 基本上,同人志分为演绎和原创两种,原创派顾名思义就是题材上完全自创,而“演绎派”则是以当红的商业卡通、漫画为基础,用自己的想法全新诠释。
一般的同人作品大多被认为跟原作的情节没什么关连,只是借用原作的场景而已,不过和原作对照深读后,也是能发现一些强化了原作中情感的东西。与原创派的创新不同,演绎本身是建立在已有作品基础上的,对于人物、事件乃至世界观,不须做特别的铺垫,也因此成为表现作者心中意向投射的最佳舞台。
Fans对于喜爱作品的“补完”,历来是动漫产品和观众互动的重要一环,评论、分析、收集乃至同人作品的创造,都是基于对于原作的喜爱。然而每个人的经历有区别,着眼点有差异,感触体会亦因而不同,将自己的人生体验与阅历带入,以不同视角和不同场景投入原作的人物,探讨“如果这样场景下可能发生的事件”,这是产生演绎派同人志的根本原因。
作为同人志的分支,耽美在其中占有相当的比例。最初同人志风潮的兴起是因《圣斗士星矢》,其后高河弓、CLAMP、尾崎南等从同人志走向商业的第四代作者,带来了少女漫画的革命。耽美并不是同人志的代名词,更不等于动漫,而耽美同人志的制作,大多亦为女性所做的女性向作品,很大程度上与少女的好奇心理有关,亦不排除窥视探究及感官刺激的成分在内。此类同人志有原创亦有演绎,而在演绎类除将少女漫画中情节暧昧的一类加以实化外,很大一部分是对少年漫画的延伸。重视事件发展过程而有时忽略角色尤其是配角心理历程的少年动漫,由此成为同人志间常见的题材。
与一般所认为的概念相反,耽美系同人的热潮,与女性主义思潮并无确实联系,其制作者亦非一定女权主义者。从大部分耽美同人作品看,强烈的男性优位社会逻辑无意识地根植其思考模式中,虽然是以两位男性的感情作为切入点,题材、心情乃至社会历史观,仍多以此带入。
依照日本近年的立法,制作出售同人志可以成为犯罪的行为,2000年5月,东京一名同人作者因制作口袋妖怪的同人志而被逮捕起诉的事件在网路引起轰动,相应引起了关于创作自由、版权等的系列讨论。此后,网上最大耽美网站Aesthesism改变分级制度,NC-17的作品需要提供具有年龄的身份证明方可浏览。然而并非所有网站或者作者都能够做出如此保证。在中国,有关动漫分级和同人作品的法律仍属空缺。但依据国外事例,任何同人作品应做出说明,原作人物和背景并不属于同人作品的作者。相应,同人作品中作者原创的人物和其他部分,属于该作者,并由该作者保证不将其运用与商业目的。

Otaku、“分众化”或“大众化”
“当人群中有一部分感觉得到对既有的价值观的怀疑,分众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
自第四代少女漫画“革命”,和同期风起云涌的同人志盛行,率性而行的风潮席卷动漫界。Otaku现象虽并非由此产生,却也得力非少。95年后,三大Otaku作品(EVA,少女革命和机动战舰Nadesico)的出现和成功,更打破了之前仅局限在OVA形式的作品小众化倾向,使得原本仅会在大众化作品中暗藏制作者趣味的TV作品,亦出现严重的Otaku现象。
国内,因大多数人是在非自然的环境接触到动漫,而导致在并无真正意义上“主流作品”的动漫界,原本应是小众化或Otaku向的作品,以在资讯杂志中涌现并成为“圈内流行”的状况显露“主流倾向”。
以日本发展历史看,动漫是在吸收美国和欧洲多年经验基础上逐步发展;历经手冢等历代大师在理论等方面完善,亦曾经历“火之七日间”行业的自律,并建立了系列化的编作制作而逐渐成为庞大的工业。以漫画而言,最初并无分类,少年少女两大阵营出现,及其后青年淑女等分类标志,均是以市场形成为基础自然形成。“当人群中有一部分感觉得到对既有的价值观的怀疑,分众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虽未能尽言分众之原因,却也明确显示,分众并非刻意为之,凸现性格的个人行为,亦非完全以率性而为之趣味为基础。分众,乃是动漫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时代背景,社会经济及人心走向……等等要素所决定。并非一定好事,也非一定坏事,只是发生的必然。
但值得注意的是,纵然在分众化日益明显的日本,Otaku化的作品,仍旧是更基本意义上小众的作品。即以95年的EVA为例,虽在社会上形成热潮,收视率也居同类作品翘楚,却也远未达到可于真正高收视率的日剧或其他老少皆宜节目抗衡的地步。而在重视分众化现象时,亦应注意,此处分时,他处却可能同时在融合。近年动漫画界少年少女趋势部分逐渐相近,甚至发生彼此包容融合的特例,也显现着在分众化发生的同时,大众化亦在随时随处发生。
分众化与大众化,若以心理比喻,则是求同和求异这样奇妙共存的心理。即以日本动漫迷中也有严重分别,沉迷美少女与沉迷机械可谓泾渭分明,分众化的趋势可谓满足这样日益小众化观众的特定趣味。凡人聚集,最初是为兴趣;当人数愈多,人群中更有共同趣味者,便会形成更紧密核心的小圈子,概因“归属”之感觉,常于所属组织规模成反比;个性趣味上“一统天下”的局面,因此成为非常的难为--商业化如此的IT业界,个人网站仍有存在必要和可能,也与此有关。分众的形成,乃至严重Otaku向作品的出现,便是因着这样,他人未必会懂的“这一半的乐趣”。
“分众化”或“大众化”,并一定存在好坏差异。值得忧虑的事是在“只有”这两个字。“只有大众化作品”是不好的,同样地,“只有小众化和Otaku化的作品”也不是好事。
Otaku化是为小众化之一种,但并不等同与小众;而小众本身的存在,亦并非完全分众的直接产物。其彼此的差别,细微却重要。以之前提到的Otaku化作品为例,EVA是在美女,机械人的“大众化”设置中加入严肃心理分析;少革是在王子公主以剑对决的“大众化”表象中层层设置意向表征;而机动战舰则是在友情战斗胜利的标准“热血模式”中,嘲讽热血的热血作品。严重的Otaku化中,确实存在着许多若非深究熟思,若无背景基础,所未必体验的曼妙绝伦;然而,三部Otaku作品,最终的走势却都是对Otaku模式的打破,其在EVA为真嗣最后的补完;在少革为安希所摘下的眼镜;在机动战舰则是以白鸟九十九突破二次元禁断(注4)的名言,和片末轻轻一吻的举重若轻。Otaku化的作品亦有成为大众流行的可能,EVA的成功无庸质疑地说明了这点;因不深求与内幕,也可欣赏作品的可能,与探求神秘未知的驱动下,fans对作品的再创作交织成为网,“大众”由此被吸引。
本是小众化的作品,却超越本应拥有读者的现象,亦非未曾出现。耽美向作品在国内,当属此列。起源于英国唯美主义,辗转流传至日本,历经文豪森欧外、耽美派祖师森茉莉相传,直至今日,在普遍理解中被作为特定女性向漫画代名词,“耽美”两字的含义,已随时代、地域、甚或不同人的理解而变得莫衷一是。以小众化而言,本无所谓对错的事物,也因超越其应依存的基础,而成为承载其意义以内及以外负荷的载体。小众的品位与大众的责任,前所未有的激荡,而在其中,动漫市场缺少的分级制度、盗版利益驱使的热潮,乃至ACG评论业界所应担当的责任,亦非可轻易理清。追根溯源,却也只在未能及时认清“小众”这一点的本质。

漫画是毒品吗?
曾有家长用“无法看懂”或者“都是垃圾”来形容漫画,而一段时间里,D版商因已将精品漫画引进完,转而将目光集中在色情或耽美漫画,一直导致校园中此类漫画流行,不明真相的记者就已“漫画毒害青少年”为题报道。
如果抱着挑错和反对的心理来看待,自然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其实“无法看懂”多数是因为漫画的表现手法,年轻人较易接受,尤其是图文同时的接受能力。当年连环漫画在国内也是经历了很大阻碍以后才逐渐的风行起来的,而阻碍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正宗的画者,对于这种“沦为文字的解释”的图,难以接受。但连环漫画毕竟还是走出低谷,也许若干年后,漫画自然也能如此。
对于部分媒体所发表的报道,是否会加深主流社会对fans的偏见和fans对报纸的不信任的报道,其实个人倒以为未必如此。时间是真正的试金石。十年后,当小学馆漫画和当年的武侠书一样大行其道时,也许根本不会有别人记得还曾经有人把漫画当作洪水猛兽来对待吧!
不能否认D版商所进的部分漫画并不适合青青少年看。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电影,书籍甚至电视上。根本的原因应该是缺乏合适的审查和分级制度。动漫画不只是小孩子看的东西。只有明白这点,也能真正改变现在对动漫的误解吧。
这也意味着身为“看漫画的人”,本身应该有着宽容的心境,不自动把自己做为少数和异端独立起来,面对一切主流媒体持绝对的反抗态度,为了使类似台湾或日本“火之七日间”的情形不要在周围发生,应该用自己的努力使得这一人群逐渐被理解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