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ow同人]故事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wow同人]故事作者:eIT

巡逻小队慢悠悠地沿着米雷尔达湖畔往达隆郡行进,马蹄敲打着被瘟疫病毒浸润过的土地,扬起一阵细微的红沙雾。格罗米操纵的机械鸟则她一样充满了活力,冒着尾气,“哐啷哐啷”地在跳前跳后。突然她又似乎发现了什么,跑到青冥和重锤后面聚精会神地不知道在观察什么……直到精灵猎手发出警告,众人停下坐骑,她都没注意,机器鸟一头撞在了黑豹子的屁股上。“嗷~”豹子吃痛,叫了起来,远处的两个食尸鬼和一个缝合怪听见叫声,冲了过来!
“来送死吧!”重锤怒吼一声抽出钉锤、盾牌扛住了缝合怪;而金色的豹子大饼毫无声息地绕到食尸鬼身后,锋利的爪子立刻划开了怪物的身体;格罗米扔出炸弹,双剑毒蛇般地刺向另一个食尸鬼的脚筋;精灵猎人弹无虚发,每一颗子弹都射进缝合怪的伤口里;法师和牧师则站在队伍的最后面,不停地吟唱着那美妙动人的歌曲,将死亡赠送给敌人,把活力和血液输入队友的体内。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牧师手扶怪物尸体的额头,无声地念诵着祈祷词,希望那些被食尸鬼吃掉的亡灵能够得到安息。
“我说小齿轮,你刚才在干吗啊?”重锤收拾着他的武器,语气里带着点愠怒。
“我,我……”格罗米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走神惹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有点尴尬地回答:“我在看你的豹子的脚爪子……”
“嗯?”这回连念完祈祷词的艾琳都有些感兴趣地走过来了。
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侏儒小妹妹指着重锤的坐骑,“我发现豹子走路只有很轻的‘沙沙’声,就去看看。结果发现重锤和青冥的豹子好可爱,大大的脚爪,毛绒绒软绵绵的。走起路来,一翻一翻的。”她用手模仿着豹爪行走的动作,“而且它们每一步都好大,看上去好像在空中飘。”
“哈哈!”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坐骑,老实的矮人顿时把刚才的不愉快全抛在了脑后,“我的黑珍珠棒吧!”
“嗯嗯!”格罗米拼命地点头,“重锤,我能跟你换坐骑骑一会儿吗?”
虽然是心里多少有些不愿意,但矮人不希望被人说小气,于是他大方地让出豹子,“我没问题啊,不过,你自己问问黑珍珠吧。”
侏儒小战士乐得笑眯了眼睛,跑到黑色的霜刃豹跟前,踮起小脚,想让高大的黑豹子蹲下来,“黑珍珠,黑珍珠,你蹲下来好吗?”谁知道,那头名为黑珍珠的霜刃豹理都不理她,扭过头去打了个哈欠。人类法师在边上“嗤嗤”地低声笑,被牧师小姐白了一眼。
格罗米觉得很没面子,于是掏出块烤迅猛龙肉在豹子面前晃,“黑珍珠,黑珍珠,我给你吃肉排哦。”豹子果然凑了过来,拿它那大大的湿鼻子嗅了嗅……又转回去了。重锤双手抱胸,得意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喂,别这样嘛!”格罗米干脆抓住霜刃豹的缰绳,想把它拉蹲下来。“呼~”黑珍珠猛地把头一甩,甩脱了格罗米,跳出几步,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一副“你敢再动我试试”的模样。
“死豹子,臭豹子!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小侏儒从地上爬起来,排排身上的尘土,不甘示弱地对着黑珍珠嚷道。
“哈哈哈哈~”矮人终于笑出了声,“小齿轮,这样是不行的。霜刃豹是一种高贵的生物,你要尊重它,把它当作自己的朋友才行。”
格罗米眨眨她那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重锤,你这话怎么像是青冥说的呀。”
“我不会这么说噢。”坐在另一头黑豹子上的精灵猎人微笑着说道,“大饼是我的朋友,巧克力是我的朋友,所有的未被瘟疫感染的动物都是我的朋友。我尊重它们,是因为我觉得同为天神的造物,我并不比它们高贵;而不是为了利用它们才和它们做朋友的。”
“原来,你们精灵是这样想的啊。”重锤似乎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嗯?”青冥扬起了他长长的眉毛,“呃,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精灵都这么想。不过,我很感兴趣是我的哪位族人告诉你这个的。”
“我不知道那个精灵叫什么。呃,实际上……我好像连他长什么样都忘记了。毕竟这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阿提勒瑞·重锤 的故事
和所有想骑上霜刃豹的矮人战士一样,我刚从安危玛尔军事要塞实习结束,就揣着导师的推荐信前往遥远的泰达西尔,去学习精灵的语言和生活方式,好能够最终驾驭一头霜刃豹。
卡兹格罗斯在上,我在暗精的领地上过得并不开心。在我看来所有的精灵都长得差不多,他们永远挺着胸高傲地走来走去,以我的高度,他们根本看不见我,虽说,也没发生过撞到我的事情(“咳咳……”萨丁估计是水喝得太快呛到了,在一旁抚胸咳嗽)。
而且暗精没有酒,他们的餐桌上永远都是绿的:翠绿的、黄绿的、蓝绿的、紫绿的……除了草还是草,我又不是山羊。唯一的肉食是鱼。对了还有蜘蛛肉,太恶心了(“呃~”格罗米表明她也感觉恶心,精灵猎人则微笑着耸耸肩)。当我终于被派到黑海岸护卫队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黑海岸虽然还是暗精的地盘,但铁炉堡的冒险者协会在那里有常年考察站,我终于可以重新喝到雷酒,吃到多汁的烤肉排了。虽说那地方没野猪,但有一种叫陆行鸟的东西,味道和猪排很像。经历了半年多的山羊日子,第一次在石眉大婶的餐桌上吃到这可口的烤肉,我差点没把舌头都吞下去,感动得连眼泪都掉下来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天天吃这美味的烤陆行鸟肉。
那天正好轮到我休息,我就独自一人来到巴萨兰附近的树林,想杀点陆行鸟带回去让石眉大婶给我做几份烧烤陆行鸟肉。但奇怪的是,那些平日里巡逻每天都很看到很多的长脖子鸟,那天我居然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眼看太阳就要沉入薄雾海,我心里这个着急啊,再没打到一只陆行鸟,下个礼拜的荤菜就只能吃鱼了。突然,我看见远处靠近薄雾海沙滩的地方,一只长脖子长腿的傻鸟伸着脑袋迈着独特的步子从一棵大树后面转出来。
哈哈哈,石头保佑可怜的矮人战士不挨饿。我拔出锤子就冲了过去!哪知道,还没等我冲到鸟跟前,一团黑影就扑住了那只鸟,接着,我闻到了血腥的味道。那是一头熊。
黑海岸还有很多熊和鹿,基本上都得了瘟疫,身为护卫队的成员,我们经常会奉命去杀掉那些生病的熊,防止瘟疫蔓延。所以当我看到我一个礼拜的肉食被一头熊吃掉的时候,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啊!而且被瘟疫熊咬过的东西,你说谁还敢吃啊?
哇呀呀呀!我怒吼着照着那头熊就打。
虽说黑海岸的熊很厉害,但哪里经得住我铁炉堡正牌军校毕业的荣誉学员的攻击,眼看着就要挂了。就当我打算最后一锤结果它性命的时候……“呜~噢~”我背后传来了恐怖的熊吼!我回头一看,石头在上:一头巨大的黑熊正扬起前爪,像人那样站立着,向我扑下来!我连忙举起盾牌格挡,巨大的熊爪仿佛最有力的钉锤,猛拍下来,“哐啷”我的盾牌就被拍碎了,连我的左臂都被震得失去了知觉。
那时候的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熊,站起来,有我三个这么高,就算四足着地,也比我高。又黑又壮,脸上的斑纹狰狞可怖,雪白的犬齿,每一根都好象锋利的匕首。
虽说我估计自己没有胜算,但铁炉堡的矮人是不会后退的。咬了咬牙,我轮起钉锤往那头熊的前腿上砸,可是它居然非常地灵活,肩膀一扭,这招就被它卸了过去。我一呆,心想:不好!果然,那巨大的爪子带着“呼呼”风声扇过来,我只感觉后背像是被重石锤给砸中了,喉咙口腥甜,一口血就吐出来,人踉跄了两下,就摔地上了。
那时候我人虽然动不了,但脑子特别清醒,我想我要死了,要死在一头熊的利爪之下了。我想起来我在塞尔萨玛的家人,想起来我还没喜欢过哪个姑娘,想到我为了一个愚蠢的念头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如今就要葬身熊腹……听见那两头熊在咆哮,我那个后悔啊。
可是,我等了很久,那两头熊也没过来,而且声音似乎越来越远了。我感觉体力恢复了点,就用还能用的右手撑着,好容易翻过身,背上的伤疼得我龇牙咧嘴、满头大汗。我翻过来仰头一看啊,那两头熊居然全没了……我就奇怪啊,它们怎么没吃我呢?难道,因为看我穿着链甲衫,不好吃?
又过了好久,我听见有巡逻哨兵的声音,就大声呼救。他们发现了我,把我带回了奥伯丁。精灵牧师给我治了伤,那个家伙盯着我的伤口看了半天,似乎是看出了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我的精灵指挥官,还有那些精灵队员,看我的眼光都很奇怪,但他们谁都没有说。石头在上,暗精都是些小气鬼,包庇自己人!噢,青冥,我不是指你。(暗夜精灵猎人微笑着示意他并不在意。)

我想,一定是我离开铁炉堡太久了,无法在伟大的泰坦卡兹格罗斯的祭坛上祈祷,好运气都离我而去了。巡逻队曾经发过命令,让我们注意黑海岸的熊怪。说是有些熊怪受到恶魔萨特的诱惑而堕落了,熊怪会变得很凶暴。但我们在巡逻的时候,也侦查过几个熊怪营地,没发现什么异常,渐渐也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可没想到,我刚伤好回到巡逻队,居然就碰到了!
我用我的铁锤发誓,即便是面对费伍德森林的那些死木熊怪,都没这次的可怕。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熊怪排着队向我们冲过来。同行的精灵牧师立刻给我们加上箴言盾,但我们一共才三个人,完全抵抗不住那么多的堕落熊怪。我和另一个精灵战士决定怎么样也要杀出一条血路,让我们的牧师回去报信。但是我们大大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能力,熊怪的皮特别厚,动作又快,还有些会治疗,直砸得我手臂都酸疼了,也只不过砍倒了五、六头,而我们早已是遍体鳞伤,牧师更惨,法袍全被血浸红了。
就在我们快绝望的时候,忽然连着两道白光闪过,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树林冲了过来,熊怪阵营顿时大乱,包围我们的熊怪纷纷转身去攻击那个黑影了。看到这样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胡乱绑了根绷带,我就往那些熊怪攻过去。谁知道,那些熊怪突然就散开了,露出刚才中间的那个黑影:竟然是那头攻击我的大熊,它的脚下踩着一具萨特的尸体。
(“德鲁伊!”法师不合时宜的插嘴招来正投入听故事的格罗米妹妹一个白眼。阿提勒瑞·重锤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我在达纳素斯的时候,也见过德鲁伊,不过他们都是男的,全都在塞纳里奥区的大树屋里,从不出门;平时看他们也都是一副很高傲、爱搭理不搭理的模样,根本不可能请他们变形让我看个新鲜。所以当我看到那头大狗熊“砰”一下变成一个女性暗夜精灵的时候,当场石化。这个穿着露脐装,妖妖娆娆的女人居然就是害得我断了三根肋骨的元凶!
她看了看我们,双手高举过头,一股清新带有松针味道的绿色气旋就把我们包围起来,伤口的疼痛顿时减轻了许多,刚才还跪在地上的牧师竟然在战士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他们两个精灵都向那个女精灵鞠了一躬,而那个女精灵则回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礼。这样,这样……呃……反正我也学不来。(看着重锤失败的模仿,同伴们都笑了。)
那个女精灵从身上掏出个护符,还有一个瓶子,交给我们的牧师,说:“那些熊怪,是因为受到这个堕落护符的控制才会变成凶暴的,我现在杀死了这个萨特,熊怪应该暂时安全了。你们把这个交给织风吧,他知道该怎么做。还有这瓶药膏,是用来治疗生病的动物的。你们虽然不能接近那些熊或者猛虎,但是鹿应该没有问题。在可以治疗的情况下,还是不好屠杀这些动物比较好。尤其不要屠杀没有生病或者已经痊愈的动物。”说到这里,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那些小熊也很可怜,没有了母亲,绝大部分都无法自己存活过一年。如果肉食动物的数量太少,食草动物就会增多,黑海岸的森林就会遭到破坏……”她好像还说了什么,后来变成金色豹子走了。我始终没搞清楚她是谁。

“艾露恩保佑,那是艾维拉·星烁,一个因为诺达希尔的爆炸而无法回到翡翠梦境的德鲁伊……”暗夜精灵猎人的双眸似乎聚焦在无限远,“从我认识她开始,她就在不断地为救治生病的动物、被污染的植物而奔忙。她变作熊和豹子,教导那些失怙的幼兽捕食和存活的技巧;还常年在费伍德森林捕杀恶魔。我曾经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总有人要做这些事情的。”
“她美吗?”格罗米眨着她的大眼睛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嗯,很美,和那些精灵女战士一样,是健康而充满活力的美。不过,她变成熊的时间,似乎比人形还要多。”青冥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她一直对自己变的熊不满意,耳朵太长了。”
“耳朵?”坐在黑豹子上的矮人战士头上顶着问号转过身来,“德鲁伊变的熊耳朵长?”
精灵猎人乐呵呵地摸着自己的长耳朵,“难道你没有发现?牛头人德鲁伊变化成动物后脑袋上始终有角,而暗夜精灵德鲁伊变化的动物都长着对兔子耳朵。”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