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ow同人]故事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wow同人]故事作者:eIT

“啊,前面是达隆郡!我们去一下好不好?”时时刻刻都精神头十足的侏儒小战士驾着她的机器鸟跳过来,大大的蓝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啊,这样……到冰风岗会晚哦。”萨丁挠着头望向沉默的牧师。
“姐姐,我们去一下好不好?”格罗米不依不挠地凑向从不肯到达隆郡的牧师,“上次帕米拉让我帮她找洋娃娃,你看我已经让萨丁缝好了,我只是去交给她。”
“帕米拉?”牧师藏在兜帽里的双眸亮得吓人,“帕米拉·雷德帕斯?她不是死了吗?”
格罗米被艾琳的反应吓了一跳,“她,她是死了。可是她的亡灵还在。”
精灵猎人坐在黑豹子上轻巧地走过来,那一贯懒散平稳的嗓音却是如此的适合安慰人,“既是故人,何不去看看?”
路,是红土路,石头,是赭石岩。残破的屋檐,折断的立柱,砖墙上凿出的枪眼满是火药灼烧的痕迹,而腐烂的木门上则留着食尸鬼的抓痕。烧焦的木头和骨头散落在四处,无人清理掩埋;空气里弥散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气味,仿佛焦烟、腐烂物、排泄物和呕吐物混合在一起挥发了很久却始终无法消散的气味,一种死亡的味道。粗壮的枯木横躺着,暴露出被撕裂开的巨大伤痕,静静地述说着那冰风火雨、血流漂杵的惨烈日子。
这就是达隆郡,一座死镇。
一行人慢慢地走进镇子,这里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得听见自己的呼吸;没有人说话,连马匹都不自觉地放轻步子,豹子则警惕地眯起了眼睛:这里没有鸟兽,没有瘟疫犬、瘟疫蝙蝠,甚至没有风。

“帕米拉!帕米拉!”巡逻小队的成员们多少有些庆幸,格罗米和她的机器鸟虽然有点没心没肺,但好歹打破了这片死寂,“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她径直朝着镇子地势最高的那间破屋跑去。

屋子里到处长着霉菌,腐烂的地板到处是洞,月光从屋顶的窟窿里照进来,穿过小女孩的身体,她那半透明的身体没有任何目的地在屋子里飘来飘去。
“帕米拉。”牧师喃喃的低语几不能闻,只有长耳朵的精灵回过头看了一眼。

“帕米拉!”格罗米匆匆跳下机器鸟,高举着手里的东西几乎是蹦跳着跑进了屋子,“看,你的洋娃娃!你看!”
女孩的亡灵并没有什么反应,依然面无表情地飘来飘去。
格罗米一反常态,毫不气馁地跑到女孩面前,举着洋娃娃试图跳到女孩的视平线,“这里,这里!你的洋娃娃!”
女孩子似乎突然看到了,“洋娃娃!”她伸出缥缈的双手,去拿那个娃娃。格罗米欢笑着放手……洋娃娃落在地上。“我,的,洋娃娃!”女孩弯下腰去捡,但她的手穿了过去,穿过了地板……
“呵……”格罗米用手捂住了嘴。
“我的娃娃。”亡灵女孩弯曲双臂,似乎在搂抱什么,青白色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我的洋娃娃。”虽然那个娃娃仍然掉在地上。
艾琳静静地走过去,把双手搁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侏儒小战士肩头,“走吧……我想,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娃娃了。”

见到帕米拉的亡灵让格罗米很沮丧,平日里总有说有笑的她,这一路都没有说话;于是大家都默默地行走着,重锤和萨丁几次想说句话活跃一下气氛,但话到嘴边还是无法说出来,抑郁的情绪弥漫到了整个小队。
“帕米拉这样,未尝不好。”
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没有人想到最为沉默的牧师会在这个时候说话,她伸手把戴在头上的兜帽摘下,露出那张消瘦而惨白的面孔,薄削的嘴唇和轮廓模糊的双瞳凑出一个凄凉的笑容,“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艾琳·玳 的故事
也许,你们没有注意到,达隆郡最南边,有一座已经全部被毁坏的建筑,那里曾经是一座小小的圣光礼拜堂。达隆郡虽然是一个比较富裕的镇子,但毕竟还是乡下地方,这座礼拜堂也只有一位牧师,她是凯特·斯彼德夫人,农庄主佑里·斯彼德的妻子,两个孩子的母亲。每天,她做好家务,让两个孩子出去玩一会儿,到礼拜堂去聆听大家的忏悔,每个礼拜,她要带领大家望弥撒;镇子里有婚礼、葬礼都要找她主持;如果有谁受了伤,得了病,也找她。她永远是那么地忙碌,人们老说:“如果我们再有一位斯彼德夫人就好了。”
虽然斯彼德夫人总是那么乐于助人,他们一家都是那么和善可亲,可是好运气并没有降临到他们头上。

那是一个刮风的日子,冬天刚刚过去,还很冷。斯彼德夫人料理完家务要去礼拜堂,于是她让她的两个孩子——七岁的詹姆斯和四岁萨曼莎——去镇口玩一会儿。但当她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孩子们还没有回来。整个镇子的人都被发动起来找孩子,但风太大了,晚上的能见度非常低。等雷德帕斯队长带着民兵在皇冠哨塔附近找到那两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可怕的事,詹姆斯的尸体被野兽咬得残缺不全……(牧师的嗓音有些颤抖)他,他牢牢抱住了妹妹,结果萨曼莎的头颅被咬开了……
(沉默了一会儿,艾琳重回到那冷淡的嗓音)那天,斯彼德夫人没有哭。她只是站在停尸台的边上,默默地洗涤着她孩子的尸体。然后她告诉我,她再也不能做圣光的牧师了。因为,她不能明白为什么圣光不肯保佑她的孩子,她无辜纯良的孩子。她坐在礼拜堂的台阶上,任凭冰冷的雨水把自己打湿。我只好站在她边上,为她和她的孩子祈祷。过了很久很久,我才听到她抽泣的声音,仿佛一头受伤的母狼在低声咆哮。

等葬礼结束,斯彼德夫人就病倒了,而且圣光的治疗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她持续的高烧,昏迷,说胡话,身体像炭火般的烫,却手脚冰凉。后来她虽然人醒了过来,但情况还是非常糟糕。莫名的低烧、呕吐……而且她完全不能使用法术了。斯彼德先生不得不把她送到安多哈尔娘家去疗养,希望她能好起来。

没过多久,洛丹伦就开始流行瘟疫,巫妖王的瘟疫让成千上万的洛丹伦人民变成了亡灵天灾,他们开始进攻洛丹伦的所有村庄,只要被感染了瘟疫,人们就变成了受恶魔控制的怪物,要把一切人类都消灭干净。达隆郡虽然地处南面,但沦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时候,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达维·克罗弗德骑士带着他的部下回到了达隆郡,他们和守镇民兵一起试图抵抗那些骷髅和僵尸士兵。
战况非常地惨烈,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战士被抬进礼拜堂,但他们稍微恢复一些就又冲了出去。我几乎没有一刻喘息的机会。正当我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人跑了进来。她向圣光祈祷,白色的神圣光芒在她的手中闪烁,一个个战士在她的祈祷声中重新站立起来,去抵抗亡灵天灾的进攻。我辨认了很久,才发现,竟然是斯彼德夫人。她苍老了很多,头发全白了……
当食尸鬼之王霍古斯败落的时候,我们以为能赢了。我们站在克罗弗德骑士的尸首跟前,为他祈祷。
后来我们像以前一样,坐在礼拜堂的台阶上,看蓝孩子爬上天空。斯彼德夫人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现在我觉得孩子们的死,其实是另一种圣光的恩赐。与其让他们被亡灵天灾杀死变成永远无法安息的灵魂,他们现在的安息何尝不是一种福分?”

“后来呢?”经过了太长时间的等待,格罗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呃。我只是想说,现在这样的帕米拉,似乎并没有悲伤,这对她未尝不是件好事。”
“斯彼德夫人现在好吗?”侏儒小战士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艾琳故意的含糊,但牧师却恢复了她的寡言,重新把兜帽戴好,低头走她的路。
“艾琳姐姐……”
沉默了许久的法师走过去拍拍依偎在牧师身旁的小战士,“后来,雷德帕斯队长被黑衣玛杜克的黑暗魔法所控制,变成了一个堕落的战士,他和他的士兵们转过头来屠杀自己人。达隆郡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艾琳,我说得对不对?”
无奈的牧师点了点头。
“那斯彼德夫人呢?她怎么样了呢?”见艾琳没有反应,格罗米开始自言自语地推论起来,“啊,对啊。既然艾琳姐姐能逃出来,斯彼德夫人当然也逃出来了喽。”
“没有。”牧师轻声地回答。

堕落的士兵冲进每一栋屋子,屠杀一切会动的生物。我们聚集在礼拜堂奋力抵抗,但最后他们把所有的墙都摧毁了……
面对这些已经变成了魔鬼的同胞,斯彼德夫人异常镇静地站在我的身边,对我说:“艾琳,圣光护佑!你走吧。我可以去见我的孩子们了。”她给了我一个盾,然后用她所有的力量施放出神圣伤害,所有的怪物都涌向她……她微笑着,用圣光祝福过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