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ow同人]故事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wow同人]故事作者:eIT

猿猴敌不过她的机敏,玫瑰比不上她的美丽,
芬夯利希,芬夯利希,她偷走了我的心。
芬夯利希,芬夯利希,她偷走了我的心……
火焰寻不出她的踪迹,月光照不见她的眼睛。
芬夯利希,芬夯利希,请来偷我的东西。
芬夯利希,芬夯利希,请来偷我的东西……
克罗米快乐清脆的歌声伴随着机器鸟的轰鸣,与这叫人忍俊不禁的歌词倒是出人意料地和谐;整支队伍的坐骑全部调整了行进步伐,好与这青冥新作歌曲的节奏合拍;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几乎,是因为故事的主角是唯一的例外:在再三抗议无效的情况下,萨丁只好双手抱头自认倒霉地趴在马背上,任凭队友们四处宣扬他的罗曼史。刚缝好“芬夯利希,请偷我。”兽人语标签的背包就挂在鞍鞯上,随着那匹栗色骏马的踏步轻轻撞击着他的小腿。

精灵的长耳朵突然抖动了一下,轻舒猿臂抓过把空气放在鼻下嗅嗅,微笑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好象有情况。”勒停坐骑,众人的目光转向猎人。呼哨声中,黄金豹子露出它结实而优美的身体。青冥几乎不被人察觉地改变了下下巴的角度,大饼就向着精灵指的方向窜起,重新消失了踪迹。
时间在凝重的等待中流逝,精灵端坐在夜刃豹上,望着动物伙伴远去的方向,仿佛一座有着银色眼眸的雕像。耐不住寂寞,矮人战士默默地抽出心爱的钉锤,布满茧子的双手沉稳地用烈酒擦拭着伴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武器;侏儒战士依旧随着机器鸟的震动摇来摆去,手指轻轻摩擦着剑鞘的瑟银吞口,水汪汪的蓝眼睛里燃烧着深寒的杀气。长长地吐出口气,萨丁解开系在胸口的绳子,朴素的深紫色杖柄上没有一个手印,似乎是很久没有被人握在手里过了。当最后一层缠绕在法杖上的蓝色绸布被揭开,金黄色杖头上的镶嵌宝石射出夺人心魄的光芒。只有消瘦的牧师依然把自己藏在宽大的白布袍子里,看不出在做什么,似乎那随风飘拂的白布只是挂在一根木头上。

就仿佛晴空打了个霹雳,整个过程如同火光电石。端坐在夜刃豹上的青冥,眨眼间手里就多出件武器来,两道锐利的银光破空而出……金黄的豹子带着累累血痕摔倒在猎人面前。“大饼!”
愤怒的子弹从精灵很少使用的水龙枪里飞射出去,蓝白的圣光则马上包住了受伤的猎豹,法师的冰箭紧跟着猎人的瑟银弹:追赶大饼的食尸鬼终于倒在了地上。
猎人跳下坐骑,抱住自己性命相交的伙伴,黄金豹子抬起头,吐出嘴里的事物,用温热的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那是块染着鲜血的蓝布,别着的银色徽章已经发黑了,但依旧可以看出半个太阳从剑一般的大地上升起。
猎人摸摸大饼的头颅,“你躲起来好好休息……我们走。”翻身跳上夜刃豹,五骑坐骑便如离弦之箭般直冲出去,只留下黄金猎豹舔舐正在愈合的伤口,颤抖着站起走了两步,又隐藏不见了。

远远便看见悔恨岭有尘土飞扬,巡逻队员们心急如焚。双腿用劲,坐骑跑得更急,直冲到乌瑟尔之墓。登上墓室边上的小山坡,昔日异常平静的悔恨岭,此刻尸骸便地,空气里弥漫着焦臭和尸臭。还有破旧的木屋冒着青烟,显然是银色黎明为了阻止亡灵天灾曾经点燃焚烧这些早已废弃的木屋。还算完整的骷髅和尸体都在努力地从墓地上爬起来,瘸着腿,或者缺根胳膊地往冰风岗跑,还有一些腐骨从坟墓里伸出来。
“杀啊!”重锤怒吼着跳下坐骑,冲向一具骷髅,飞舞的钉锤将那具刚刚爬起来的骨头砸得四分五裂。借着劲头,他顺势将锤子砸向边上那腹部有道大口子的食尸鬼,却不料地上出来伸出双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矮人战士站立不稳,重心前倾,摔倒在地。爬起来的尸体举起了他的青钢长剑……
“当心!”瑟银子弹擦着重锤的脑袋射入了尸体的胸膛,“砰!”藏在弹头里的炸药爆炸了,暗红色的血肉碎块飞射开来,溅了矮人战士一身,那具尸体的躯干已经被完全炸散,被炸得凹陷进去的钢盔骨碌碌地滚到一块墓碑跟前停下。
“去死吧!”侏儒小战士的双剑全送入了食尸鬼的背脊,顺着肋骨的缝隙将其一切为二。收回长剑,格罗米掏出了炸弹,“让开!”随着火光,一地的尸骨都被炸得灰飞烟灭。

爆炸的巨响让整个悔恨岭的亡灵天灾都察觉到了这支小队的存在,骷髅、食尸鬼和新生的僵尸一点点围拢过来。萨丁猛举法杖,冰环顿时冻住了靠得最近的几个骷髅,“快跑!”
“你们先走!”站在墓地边上的青冥手持猎手之矛不断掷出炸弹,亡灵转过方向又颠簸着向他跑去。格罗米和萨丁拽着重锤直朝艾琳站的河岸边上跑。猎手之矛闪在精灵的手里被舞得呼呼生风,一连砍断了好几个骷髅的手臂,但这些丧失了意志的尸首丝毫没有害怕,反而更加争先地涌过来,稍一疏忽背上就被狠狠砸了一下。紧咬钢牙,转身将砸中自己的骷髅扫犯在地,“龊!”右臂肌肉突然被撕裂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低声痛骂。抬眼看到自己的队友们已经距离得很远了,闷哼一声闭住呼吸便猛地往地上扑倒。这一手装死的绝技对于聪明的敌人不一定有用,但围攻的骷髅完全没有感觉,也没有意识,全靠利用精神控制他们的巫妖才能行动,此刻突然发现找不到生命的征兆,反而傻傻地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才散开继续向着冰风岗走去。青冥见亡灵们都散开了,这才一骨碌爬起来,绕开尸堆,游过河,在嚎哭鬼屋附近的湖岸上和队友们重新汇合。

可能是因为决大部分亡灵都被召唤去攻打冰风岗了,所以这里反倒没看见什么鬼影。
“安多哈尔的巫妖!”青冥单手往左臂上缠绷带,“如果不把这些巫妖的精神控制切断的话,每死一个银色黎明的战士,就是给对方送去了一个爪牙。”他用牙咬住了绷带头,打了个结。
“这些天杀的巫妖!”格罗米边把药水塞进精灵的包裹里,边拽出维修机器人,顺手往它嘴里塞了两个金币,于是小机器人就忙忙碌碌地爬到每个人身上开始敲打起来了,“再这么打下去,我要找迪瑟斯先生去报销!”
“青冥,我们不能呆在这儿,我们得回去!得打死那些亡灵!”尽管从头到脚都是伤口和青紫,但急躁的矮人依旧中气十足。
猎人摆了摆手,接过萨丁递来的魔法水,边往嘴里灌水边用猎手之矛的柄尾在地上划了个简单的地图。“这里,”他指着安哈多尔朝南的两条出路,“既然是进攻寒风营地,亡灵天灾必定会从这两路出来。我猜得出来寒风营地的应对措施。就是退到这儿,冰风岗。利用冰风岗的地理优势竭力扼住亡灵们南下的道路,他们必定会垒筑工事,远程攻击,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铁炉堡一定会派出援军的!”重锤一激动嗓音就特别大。
精灵做了个请少安毋躁的手势,“我们是昨天遇到比比尔法兹,今天早上才分手的,所以说明起码前天寒风营地还是好好的,两天时间悔恨岭就已经全是死人了,显然这次亡灵天灾是策划好了的突袭。我很怀疑瓦罗菲斯指挥官他们能否支持到南海镇派出的援兵。”萨丁和格罗米同时点了点头,青冥长眉挑动,“还有,狮鹫管理员比比尔法兹不在,现在冰风岗那么乱,就算有狮鹫飞回铁炉堡报信,又有几个人飞过来能够安全降落?就算从鹰巢山骑灵活的山羊翻山过来,也需要一天多。”
不得不承认猎人的分析很有道理,重锤双手环抱坐在地上,吹胡子瞪眼,“那我们怎么办?回礼拜堂求援?!这不是更远更不安全?!”
法师萨丁推了推气头上的矮人,把两叠魔法甜面包塞进他的手里,“吃点面包吧。我们可以沿着达隆米尔河绕过去和指挥官他们会合吧。”他后面的一句,是转问猎人的。
“恐怕,也来不及。”轻而低沉的嗓音来自向来寡言的艾琳,战士和法师都吃惊于她会在战略讨论中发言,“从这里沿河到斯坦恩布莱德东面的河岸,大约需要一天半,因为很多地方都是峭壁,只能游泳。”见几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牧师只好补充道:“这是我从达隆郡出逃的路线,当时一共走了十六天。”
“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还不如直接杀回去!”矮人战士跳起来就要往河里跳,立刻被萨丁和格罗米给拉住了,“你那是去送死!”
“送死也被呆在这儿强!铜须矮人可不是见死不救的胆小鬼!”
“其实,有一个办法。”精灵的声音不响也不急,但立刻让重锤停止了挣扎,“什么办法?”
青冥用长矛的矛尖指着那幅简陋地图的上方,“既然这里都没什么亡灵,那么我估计绝大部分的骷髅和食尸鬼都被巫妖们调去冰风岗了,安多哈尔北面的防御也必定松懈。我们只要顺着农场的路绕到安多哈尔废墟的北面,从那里攻进去杀掉控制骷髅和食尸鬼的巫妖,就会大大缓解冰风岗的威胁。失去了控制的骷髅和食尸鬼只能是火球和炸弹的活靶子。”
重锤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走!走!走!这就去把那些巫妖全杀光!”
“重锤,这很危险。”
“铜锤矮人没有怕危险的!”
“我知道,”精灵扔了几块肉排给徘徊在一旁的两头夜刃豹坐骑,“但是你不能让格罗米、萨丁他们跟着你去冒险。”
“我为什么不能去?!”侏儒小战士瞪大了蓝眼睛矮人气呼呼地问。
这次重锤倒是很赞同地点了点头,“嗯,你不能去!你年龄还太小。”
“什么嘛,我都十七岁了!”格罗米一着急就要去拽重锤的胡子……
“格罗米,”青冥招手让她走近些,侏儒小战士才愤愤地放弃了矮人的胡子,“你还有爸爸妈妈在等你回去……”
“如果被我妈妈知道,我是个临阵脱逃的胆小鬼,她会打死我的!”小侏儒说话的速度飞快。
“不,这不是什么逞英雄的时候!”精灵严厉的表情,让格罗米有点害怕,“更何况,我需要你去圣光礼拜堂报信,如果那里也陷落了,你就从凯尔达隆沿着山路到奎尔丹尼去,我们必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蛮锤部落、南海镇和铁炉堡。这项任务非常艰巨,如果我们失败了,冰风岗失守了,最坏的情况亡灵天灾就会顺着斯坦恩布莱德的道路南下一马平川。必须事先提醒他们,好在索拉丁之墙组织有效的抵抗,实在不行,炸毁萨多尔大桥也是需要的。”
“我……”格罗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青冥蹲下身子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还有,帮我找到并照顾好大饼。”侏儒妹妹终于闭上嘴点了点头。
见小战士已经接受了自己委派的任务,精灵专向站在一边的人类法师,可还没等他开口,萨丁已经抢先说道:“我和你们去!”
“可是芬夯利希……”
“这里除了你谁最有战斗经验?芬夯利希和我,在希利苏斯打虫人的时候就没害怕过牺牲。如果她在这儿,也会跟着你们一起去的。”法师依然微微笑着,但那种凛然的神情让人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着庄严的气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们很久以前就懂了。”
精灵猎人沉思了一会儿,似乎在重新认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又似乎在看萨丁身后的女牧师。最终,他点了点头,“那我们走吧。”
“喂,你没有征求过艾琳姐姐的意见!”格罗米举手跳着叫道,但是被消瘦的女牧师从身后抱住了。“因为青冥知道我一定会去的。”格罗米转过身,对上了牧师浅色的眼眸,她在笑,是那种淡淡的,却异常坚定的微笑。“格罗米不知道吧,艾琳姐姐的家在安多哈尔呢。”

就如同青冥所预料的那样,从嚎哭鬼屋一路向西,完全都没有遇到亡灵天灾的士兵;四人也不多废话,啃着魔法面包快马加鞭一路疾驰,直到安多哈尔废墟北面的道路才停下。和往常这里到处是骷髅侍僧和食尸鬼的情形不同,现在的安多哈尔寂静得像一座鬼镇,只有几簇妖异的光芒从小镇周围的高塔窗户里冒出来。“瓦罗菲斯特指挥官告诉过我,那些塔里的水晶是用来聚集能量的,只有这样安多哈尔的巫妖才有足够的能量来控制那些尸体。”
“艾琳说得对,我们得先摧毁那些水晶。”青冥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手持水龙枪,显得威风凛凛。“西北角的塔里只有两个亡灵,我们可以从那里开刀。”
“卡兹格罗斯保佑!”还没等牧师开盾,矮人便已经怒吼着如一阵狂风扫进了防卫塔,两个看守高塔的骷髅士兵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的毫无准备呆若木鸡,重锤不失时机地用盾牌砸晕了一个,后面猎手的子弹和法师的火球已经毫不留情地击中了另一具骷髅,而牧师的神圣之火让亡灵天灾的士兵痛苦地跳起来。
“你这没人要的骨头给我粉碎吧!”矮人眯着眼睛,嘟囔着把钉锤重重地打进了那个晕厥骷髅的腰髋处,本已摇摇欲坠的骨头架子彻底折成了两段,摔倒在地上四肢乱舞。重锤恶狠狠地踩断了对方的腿骨,钉锤再次举起,砸碎了骷髅士兵的颅骨。
用枪托砸中纠缠在身边骷髅的下颚骨,精灵猎人顺势踢出一脚,把骷髅士兵整个都踢飞了出去,撞在墙上,骨头根根折断,也终于瘫落在地上不动了。
青冥长眉毛轻挑,“上楼。”几人便冲上到守卫塔二楼。一只食尸鬼刺耳地聒噪着张牙舞爪跑过来……但只跑了两步就被精灵射出的子弹击中了额头,晕厥了过去。战士跳起来想击打食尸鬼的脑袋,但可惜身高不够,最终砸中了敌人的锁骨。食尸鬼吃痛尖叫着乱挥手臂,重锤急忙躲闪,但还右臂还是给扫到了一下。还好法师的火球及时赶到炸开,伴随着“嗷!”的一声,食尸鬼胸前冒着焦烟仰面朝天摔倒在地,空气里弥散着一股焦臭。“啊,呸!”矮人揉着臂膀往食尸鬼的焦尸上吐唾沫,“癞皮的狼崽子!”说着转过身,在房间的中央,那颗巨大的蓝色水晶正在基座上放射诡异的光芒。
“重锤,别动!”刚想冲锋的矮人战士在青冥的命令下紧急刹车没站住,摔倒在了地上。
“艾琳,给我盾。”神圣的金色光辉包围住了精灵猎人。只见他走上前拾起矮人战士的钉锤,猛砸上水晶,水晶光芒猛闪,精灵整个地被震飞开。
“青冥!”三人急忙跑过去搀扶猎人,只见他脸色苍白,紧咬牙关,一边摆手一边在几人的搀扶下坐了起来。“还好……有盾。”他掏出格罗米塞在背包里的药水灌了两口,脸色顿时红润了许多。指着仅稍有些裂纹的水晶,“上面应该有诅咒,萨丁,你站远点试试看用火球炸底座。”
“好!”
牧师再次让圣光之力庇护住法师,火焰的精灵在萨丁的双手凝聚起来,最终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伴随着隆隆的灼烧声音射向水晶的基座。
“哇噢!”看到水晶失去了光芒骨碌碌地滚到墙角,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艾琳,给重锤盾。重锤,接着。”
“交给我了!”矮人战士兴冲冲地接过钉锤,在真言术盾的保护下冲向水晶,三两下就把巨大的水晶给砸了个稀巴烂。
青冥蹒跚着爬起来,“还有几个就这么做。我们去下一座塔。”
“你没事吧……”
“还撑得住,放心吧。”猎人揉了揉胸口,当先跳下了楼梯。

炸弹、火球和重锤凶狠地击打,让一具具精英骷髅变成了粉末,四人小组一路厮杀,终于攻下了最后一座守卫塔。看着最后一块水晶变成碎片,四人坐在地上面面相觑,四肢因过渡的杀戮而引发的酸疼,一下子泛上来,累得似乎想就这么一直坐下去不要起来。“咳咳……”青冥突然抚胸一阵急咳,脸色铁青,粉红的血水“扑”地喷了出来。
“青冥!”牧师也不管有没有效果,直接把快速治疗的圣光切入精灵的胸膛。猎人左臂撑地,右手拼命摇摆,“咳咳,别,咳咳……节省力量……”
“原来是你们几个毁了我的召唤水晶……”一个难听仿佛生锈金属摩擦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四人同时抬头,但是什么都没看到。“哼,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战斗!”精灵猎人仿佛吃了土狼兴奋剂,一骨碌从地上跳起来,“重锤注意堵住门,萨丁用暴风雪,有很多……”

精灵的感觉是对的,一拨又一拨的骷髅和幽灵仿佛海浪般地涌过来,每杀死一个,就会有另一个补上来……矮人战士的板甲到处是凹坑,血从板甲的缝隙里一点点渗出来,心爱的钉锤正变得越来越重,每挥动一次,他都必须怒吼一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钉锤变得轻一些。法师正拄着自己价值不菲的法杖喘气,他的蓝布袍已全变成了棕褐色,手臂上打满了绷带,如果没有牧师的拯救,估计他早就是一具尸体了,虽说刚才他神勇地用暴风雪冻死了三批天灾士兵,但此刻的他已经累得连一根冰箭的魔力都无法凝聚。青冥还在射击,但他的准头已经大为下降,疼痛的汗水流进了眼睛里,看东西都开始有重影。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射中战士,千万不能射中战士,“当!”没有子弹了!“拼了。”取下背后的长矛,猎人也冲进了门口的战团。
这样的情景似乎也曾看到过,民兵队的战士们转过身,高举着刀剑,向着小礼拜堂逼过来。伤口还未愈合的白银骑士从担架上爬起来,一路洒着鲜血冲向门口,金色的光辉冲击着堕落的战士们,用生命为剩下的人开出一条道路……她知道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只有那才是最有效的手段。默默地向圣光祈祷,金色的真言盾保护住没有丝毫损伤的自己,猛地冲到门口,巨大的金色神圣能量以她为中心爆发出来……
“艾琳!”
又是一股巨大的神圣能量!牧师原本雪白的布袍片刻间染满了红花。
“艾琳!”
萨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闯到门口一把冻住了所有的骷髅和幽灵,抱住牧师的身体就闪现回来。重锤和青冥发了疯似地劈砍,受到神圣能量冲击本就摇摇晃晃的天灾士兵顿时全被劈倒,但还是有四五个未受到影响的骷髅拿着刀剑逼近过来。本就体力不支的战士和猎人现在已经连站都站不直了,身体似乎是不受控制的傀偶,机械地动作着,技术动作完全走样,稍一不留神,对手的剑尖就在盔甲接缝处留下道伤口。
“艾琳!你醒醒!”法师慌乱地用绷带试图去堵住牧师身上的伤口,但鲜血还是不停地涌出来。青冥心急如焚,“冻住她!萨丁,冻住她!咳咳……”躲开了正前方骷髅递过来的一剑,但终究还是没能躲开侧面偷袭骷髅的弯刀,刀锋正砍上已散开的锁甲衫,厚重的分量加上冲力,精灵能够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肋骨被砍断了。“啊!”愤怒地猎人睁圆了银色的眼眸,猎手长矛提起,反送出去,矛尾正中那个偷袭者,这时前方骷髅兵的剑又递了过来……
看着剑尖一寸寸地逼近,疲惫的精灵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草茂草枯,潮涨潮汐,死生片刻,寰宇恒古。”青冥独特的微笑重新爬上了他怠倦的面孔,带着一丝无奈一丝感伤和一种如归的坦然,嘶哑的嗓音送进了战友们的耳朵:“对不起。”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