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ow同人]故事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同人小说  所属连载:[wow同人]故事作者:eIT

“嗷呜~”随着一声兽啸,“哐啷!”剑掉在了地上。这朝夕相处的声音让青冥精神为之抖擞,本已离散的眼神重新聚焦出一头黄金豹子的身影。“大饼!”
“重锤,扑地!”
“啊哈哈哈哈……”早已经累得东倒西歪的矮人听到这可爱的叫喊,开怀大笑立刻扑倒在地。“轰隆!”一枚涂成黄色笑脸的大炸弹爆炸开来,猎豹快活地吼叫着,把被震傻的骷髅一个个扑到。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缺了我不行!”带着大饼赶来的救星——侏儒妹妹格罗米——神气活现地从烟雾里跳出来,把一个大包往重锤手边一扔,“你去救人,我去杀怪!”
包包里的东西可真不少,符文绷带、止血丝瓜,各种药水、子弹、炸弹,还有可爱的修理机器人,笑得重锤合不拢嘴。他顾不得自己的伤痛,急忙抱着包裹进屋。萨丁正趴在冰棺边上,焦急着看着艾琳面无血色地躺在里面昏迷不醒,“她还在流血。”
看到队友命在旦夕,矮人战士终于笑不出来了,他把大部分急救品塞进了法师的怀里,“拿着!我去找青冥。”
“啊,丝瓜!”萨丁赶紧把止血用的丝瓜给牧师敷上……
看到精灵满身是血地趴在地上,着实把重锤吓了一跳,“青冥!”
“我,我没事,咳咳……”猎人尝试想爬起来,但是没有成功,“只是没劲。咳……”喷出口血痰,青冥又趴到了地上。矮人赶紧跑上去把他翻过来扶起,咬开贴着“急救”标签的绿药水瓶凑到他的嘴边。精灵喝了两口,“咳咳……”似乎咳嗽得更厉害了,但接着头一歪,突然丧失了意识完全摊到在战士的怀里。
“啊!”重锤吓得惊叫起来,手里的药水瓶也扔掉了,摸脉搏心脏似乎还在跳动,他轻轻拍打着猎人的脸,“青冥,青冥,你醒醒!”
“喂,你打他干吗?”格罗米满头是汗一身灰尘地带着大饼跑了过来,豹子一看到自己的主人,立刻跑上前来,伸出热乎乎的大舌头舔舐着青冥的脸颊。
“你这是什么药啊?!我一灌他,他就晕过去了!”
“强效昏睡药水啊。”
“什么?昏睡药水?!那你还写急救?”
“当然是急救药啦,你看看,他的脸色不是正在好起来吗?”格罗米叉着腰大声喊道。矮人战士回过头去,果然青冥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露在外面的伤口也不再渗血了。“这,这……他只是睡着了?”
“废话!”格罗米拽出维修机器人又喂了他几个金币,“等他一会儿醒过来,人就像全新的一样。”小机器人从重锤的身上爬下来,又爬到青冥的身上敲打起来,格罗米则扯起绷带往重锤的脑袋上裹,“看看你,到处是伤口,也不知道包扎一下。”

“呜~呜,嗷!”原本守在自己主人身边的黄金豹突然冲着西南方咆哮起来,战士们一愣,立刻拿起武器面对西南方站好。难听金属声又响起:“啊,小不点儿,原来是你坏了我的事。”一个巨大的仿佛帐篷似的东西慢吞吞地漂浮过来,等靠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长着骷髅脑袋的东西,穿着造型奇怪的金边紫袍,和召唤水晶一样颜色的菱形水晶嵌在僵直的裙片上,冰雪的锁链绕着骷髅旋转,那家伙边上还跟着不少幽灵和骷髅兵。
“排场不小啊。”
“噢,就是个巫妖嘛。只有两根骨头,还不弄点小弟撑撑门面,岂不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是啊,是啊。你看看这骨头,都紫了,一看就知道连丹莫洛的癞皮狼都不会啃。”
两个战士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着,仿佛根本没把排场浩大的巫妖当回事儿。
“哎,长得这么对不起观众,还镶金佩玉的,暴发户也比这有涵养啊。”

“胡扯!”巫妖终于怒了,“两个黄口小儿,你们懂什么!这是法师梦寐以求的法袍,和什么暴发户完全没关系!”
“还梦寐以求呢,这么高这么瘦,只有骨头难看死了。我说巫妖大叔啊,你怎么就连一点审美观都没有呢?”
“重锤,他是巫妖啊,和你们矮人不一样,说不定死人就是喜欢又高又骨感的,嗯,比如晾衣杆……”
“怎么是晾衣杆呢?这么臭,分明是搅粪杆嘛!”
紫袍的巫妖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一道黑紫色的暗影魔法从他指尖射出,假如那个黄乎乎的东西算他的手指的话。
战士同时跳开,如同两股飓风直冲巫妖,但却被巫妖边上的幽灵和骷髅给架住了。黑紫色的光球再次出现在巫妖的手上……“轰!”一个大火球正中它的象牙色肋骨,巫妖摇晃了几下,难听的金属声又提高了几度:“不自量力的低级法师!”手指挥动,两道暗影箭冲着萨丁直飞过来……“砰~”砸到了真言术盾上。
“艾琳!”
面色苍白的牧师手扶着墙,微微笑地冲队友们点了点头,生命的力量顿时充满了战士们的身体。“重锤,这些小兵交给我们了。”精灵的声音懒洋洋的,但瑟银子弹激烈的扫射顿时把巫妖的随从们都吸引了过来。
“哈哈!”矮人战士发出一阵出自内心的欢笑,“臭搅粪杆,看招!”

恢复了战斗力的萨丁在牧师的保护下活跃地从天灾士兵堆中闪现出来,把他们全冻结在了地上。而格罗米的炸弹发挥了巨大的威力,配合青冥精准的点射,幽灵们的哀嚎此起彼伏。但重锤对于巫妖的攻击却并效果不大,那古怪的帐篷式紫袍居然比金属还坚硬,钉锤敲上“叮叮”作响,却只在上面留下了几道浅浅的划痕。巫妖几次挥手将重锤打翻,牧师的盾就总在最关键的时候挡住它的杀手。面对圣光守护着的战士,巫妖毫无办法,它直起身子,突然怪叫了一声,满天的暗影箭飞射出来……
“不好!”
“盾!”
“臭搅粪杆!”
“呜……”
“艾琳!”
四人站在圣光的护佑中,消瘦的牧师佝偻着身体,靠着墙一点点蜷缩下去,在墙上拉出一道血红的颜色……

“姐姐!”格罗米疾挥双剑撂倒身边的骷髅,跑回到了牧师身边。

“孬种!”已经龟裂开的钉锤拼命捶打着紫帐篷法袍,突然锤子的缝隙处被什么东西卡住了。重锤毫不犹豫地用力往外拔,却不料“刺啦”一声,坚硬的袍子居然被整整地扯下一块裙片来。
“我的法袍……”巫妖难听的声音仿佛在发抖,“克尔苏加德大人赐予我的法袍!”干枯的骨架挥击向战士,点点金光如流星的瀑布散开,在以圣光凝结而成的真言盾牌面前,亡灵的攻击毫无效果。

格罗米从包里掏出父亲塞给自己救命用的药剂去掰牧师的嘴,艾琳面如死灰牙关紧咬,牙龈上全是血,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的苦痛。忽闻身后风声,“格罗米!”萨丁惊呼,侏儒妹妹抬手转身,剑柄正敲在准备偷袭的骷髅腿上,跟着翻过腕子剑刃挑处,直接卸下了一根大腿骨,骷髅站立不稳摔了下来。回头继续尝试拯救战友的小战士急得眼泪汪汪,“姐姐,你松一下牙啊……”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撬开。

“你个不穿内裤的变态!”被击碎的菱形水晶飞激出来,在真言术盾上打出点点星光。重锤怒吼着,双目通红,狂爆地撕扯击打着巫妖的袍子,全然没有注意到真言术盾的光芒越来越淡……
巫妖口中念念有词,包裹在紫黑暗影能量中的骨臂再次挥击向战士,“破烂的铁皮罐头!”没有了牧师圣光的保护,矮人仿佛颗石子,一声没哼就被震飞出去。“哇呀呀呀……”巫妖怪叫着挥动双臂,强大的气流以巫妖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所到之处所有的人,包括少数几个还“活着”的骷髅统统震飞起来……

条件反射地用双臂护住头,邪恶的法术以排山倒海之势拍来,将格罗米整个人都砸到身后的墙上,身体一时间甚至失去了疼痛的感觉。瘫倒在墙角,浑身里外针刺般的疼痛让她以为自己的骨头都已经被挤碎,眼泪无声地流淌下来,滴过被气刃割伤的面颊。铁炉堡军事学院魔鬼教官的话语雷鸣般地回响在头脑里:“疼痛是你的朋友!它让你知道你还活着!”
“呸!”看看吐出来的东西,带着鲜红血丝的口水里有颗麦粒大小的碎牙。铁炉堡能工巧匠们打造的瑟银板甲名不虚传,肺应该没有受到损伤。奇怪的是,装治疗药水的水晶瓶居然没有碎,还紧紧地捏在手里。身边的牧师安静地躺在地上,苍白的脸颊上擦着尘土,薄削的紫色嘴唇紧闭,仿佛是睡着了。猛吸一口气,手臂几乎是被甩到自己的脸上的,咬开瓶上的塞子,暗红的液体散发着淡淡地腥甜。格罗米带着种可怖的笑容,混着眼泪把药水全倒进了肚子。浑身的疼痛顿时变成了极度地酸楚,五脏六腑仿佛有把火在燃烧。
“可笑的活物,难道你们不明白吗?对抗死亡的结果就是死亡本身。”巫妖慢吞吞地飘近,黑紫色的暗影能量仿佛活物般地随着它身上的冰霜锁链缠绕起来,越缠越厚,那些银色的锁链都快要被暗影能量裹住了……
水晶瓶从手里滑落,滚到地上。小战士双手撑着仅有的一柄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巫妖背后,重锤仿佛一个破碎的大娃娃仰面朝天直直地躺在地上;萨丁躲在冰柜里,隔着冰块依然可以看到里面鲜红的颜色;精灵猎人此刻却不知去向。小战士在口袋里摸索着,似乎只有一颗炸弹了。眼看那恶毒的骨头就要施展出更加可怕的法术,格罗米也顾不上许多了,跑上几步,奥术炸弹沿着投掷出的曲线向巫妖身上砸去,“去死吧!”

正在凝聚法力的巫妖对飞驰而到的炸弹完全无视,仍继续着它的施法过程,任凭那黑色圆球砸在自己的法袍上……巨大的震荡完全终止了巫妖的法术准备,暗影能量立刻消散去不少;因为被震而暂时无法言语的巫妖,骨臂举在下颚骨前方,似乎在为突然的失声而感到诧异。“轰!”又一声爆炸,黄金的豹子咆哮着扑向巫妖,尖锐的爪子继续着重锤的工作。而它的主人,那精灵族的猎人站在巫妖的身后,瑟银子弹一颗接一颗地射在同一地方:那紫袍的菱形水晶上。
“赞密达……”那难听的生锈金属摩擦声骤然爆响,如晴天霹雳,刺得人耳鸣,巫妖将自己的骨臂挥成了风车状,尖锐地指骨无情地撕开大饼的皮毛,黄金的豹子如同一片枯叶被甩出去。
“去死!”炸弹呼啸破空而来,巫妖不敢再怠慢,暗影箭直撞在炸弹上,还没沾到它的身体便炸了开来。既然已恢复了声音,便不再给敌人以机会,瞬发的暗影小箭,瞄准猎人和小战士,尽管每一箭都不能造成很大的伤害,但积少成多,反正他们的牧师已经挂了,胜利属于自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对于一名亡者而言,死亡是永恒的存在,时间则从来都不是问题。看着对手左挡右支毫无还手之力的惨状,巫妖裂开了嘴角,得意地尖笑起来,“啊哈哈哈……”
就在那一刻,格罗米突然立定不动,一手将剑端平胸前,抵挡住暗影箭的攻势,一手伸进口袋,拿出了一串的炸药……
“格罗米,不要!”
还没等精灵猎人的话音消散,小战士已经点燃了炸药向巫妖冲了过去……
面对冲向自己视死如归的侏儒女孩,巫妖停止了笑声,“愚蠢的小孩。”一股极寒的能量从它合拢的骨手中诞生……但一枚巨大的火球后发而先至,那是法师萨丁高举着法杖,“格罗米!扔!”那火红的炸弹串也脱离了小战士的右手,青冥高呼着“去死”将水龙枪里所有的子弹都扫射出来……
面对敌人的围攻,巫妖双臂交叠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聚集起的冰霜之力伴随着紫黑色的魔纹围绕着它上下飞舞,形成了一道动态的防御结界。
“轰!”火球最先撞上结界,灼热与剧寒的碰撞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水汽喷涌,几可与唤醒山的间歇泉媲美;炸药紧随其后,巨大的爆炸引发无数的冰棱碎片四射,小战士急忙拿剑去磕冰棱,哪知道手中唯一的剑突然如火烧般炽红,仿佛手里捏了块烙铁,“仓啷”单手剑落地。
萨丁用衣袖擦了擦眼皮,不让额头上流下的鲜血模糊视线,“继续!”火球再次在法杖上凝结起来。精灵猎人跳开到更远的地方,枪口里喷射着怒火。格罗米手无寸铁,站在被水雾弥漫包围的巫妖面前,伸进了内里的口袋。确实已经没有炸药炸弹了,但她摸了一样东西……那青铜龙克罗米冷静的声音回响在耳边:“你现在不会知道这是什么用的,但你总有一天会用得上。”也许……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狂野疯狂与希望,集起全身的力气,猛转半圈,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她手中飞起,划破了雾气。
“啊!”
随着一声惨叫,冰霜的结界彻底迸裂,满天的冰棱飞激,格罗米只感到有什么东西打进了自己的四肢,就摔倒在了地上,她努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突然笑了:透过水汽,她能看到那个巫妖的紫色法袍和环绕它的冰链已经完全碎裂,此刻的巫妖一点都没有什么气派,比个骷髅还傻。难怪重锤说它是不穿内裤的变态,那家伙根本就没有腿!火球再次飞过来,巫妖徒劳地想用骨臂去抵挡,片刻间变成了焦炭。从来没有这么放松地躺平下,心中的愉悦抑制不住地咯咯笑出来:太棒了,那东西确实是巫妖的克星!天,好黑啊……

看到那东西终于倒地,萨丁浑身上下像被抽空了似的,两脚一软,跪坐到地上。闭上酸楚的眼睛,他好佩服精灵猎人还能拄着他的大枪一瘸一拐地走路,自己已经是疲倦得连水都不想喝了。安多哈尔似乎再次死去了,只能听到自己浓重的呼吸声。艾琳,格罗米,重锤,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也许他早一点从冰棺里跳出来,他们就不会死。自责与悲伤折磨着他,干涩的眼球却失去了流泪的功能,仿佛针刺般地疼痛。
心,突然慌张起来,狂跳不已,法师恐惧地跳了起来,冰环闪现,转身:他惊呆了,“艾琳!”
那让他惊恐的来源,竟然是牧师艾琳,她铁青的面孔翻着白眼,样子极其恐怖。“艾琳……”法师想到了什么,但却无法相信,他睁大了眼睛,颤抖着呼唤着队友的名字。
“啊!”牧师突然挣脱了冰环,张牙舞爪地向法师扑过来。“铮”一支利箭钉在了艾琳的肩上,消瘦的牧师突然就晕了过去。
“快把她变羊!”在精灵猎人的提醒下,法师才清醒过来,念动变形咒,将还在昏迷的牧师变成了一只小羊。青冥一手撑枪一手提着弩弓,蹒跚着跑过来,熟练地将羊掀翻在地,掏出绳子将四肢捆好,疲惫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法师和猎人对望着,没有人说话。终于,在精灵的银色眼眸面前,萨丁移开了视线,“我,我不相信。她是那么虔诚的一个人……”
“事情比这要复杂得多……”青冥的声音是那么地底,几乎都听不见,“我们回到营地再说,你一路上看着她,如果有变化,就继续变羊。”他费力地用枪撑着站起来,“你看着他们,我去找坐骑。”
“还是我去吧……”法师的话被猎人举起的手阻止了,“我没办法不伤害到她。”
望着精灵猎人蹒跚的身影,一滴久违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