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13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13、

脚趾好像真的又伤了,穿着高跟鞋走出两步就开始痛。抿着嘴唇尽量保持平衡,手上却不知不觉的抓紧了卫的衣袖。他一声不吭的靠过来,伸手把纪洺揽进怀里。这个姿势把纪洺的一多半重量分给了他,两个人走得有点吃力。没几分钟纪洺就叹了口气,站直身体,踢掉鞋子。
“还是这样吧。”
卫也叹口气。“看来我明天开始得去健身房。”
这本来大概算是个冷笑话,不过纪洺没反应过来,老老实实的说:“啊,这样的话,咱们可能一起去——我明天也该去健身房了。”
已经休息了这么久,是时候慢慢开始恢复性练习。纪洺还不打算这么早就断送掉自己的职业生涯,不然过去的二十多年岂不是直接变成了笑话。穿着丝袜站在地上等电梯,脚底透进寒气来,不舒服的把重心在两脚间换来换去。卫低头看看她那只已经慢慢变紫的趾甲,转过身去。
“我背你吧。”
这次换纪洺意外,盯着卫的背脊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竭力放柔和语调,轻轻说:“不,很快就好了。”
印象里的卫,是一个自恋到随时会在意pose的男人,仿佛随时准备被偷拍,任何时候都不肯有哪怕一点点难看的样子。这样的人肯半蹲下身子准备背着她下楼,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姿态而已,也已经是,超乎意料的事情。
卫哼了一声,一动不动的保持那个姿势。倘若不是电梯来了,大概两个人还会僵下去。这个时间公寓的住客们大多还没有回来,电梯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俩。纪洺吸一口气,轻轻拥抱自己的丈夫,小心的把两只脚都踩到他的鞋面上。
“嘘,不要动。你脑后有两只凶器。”
“嗯。提醒我以后不要做尖头鞋。”
“哦?这双鞋原来是你做的?”
“不然怎么会搭配得这么好。”
她笑了笑,保持着平衡,腰微微向后弯,端详着卫的脸。这样近的距离,正忍不住要亲上去的时候,卫却微微侧脸避过了她,郑重的说:“对不起。”
有那么一瞬间纪洺觉得有点失重。她踮着脚从卫的脚上下来,脚趾的疼痛变得迟钝而遥远。卫不比她高很多,就着这个姿势她平平的看进他的眼睛里去,真的是很陌生的卫,卫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他们一向只是一起发掘新奇乐趣的同伴,只管好奇的盯着眼前冲冲冲,不会有余暇关心彼此的灵魂。这样的卫会有这样的眼神,让纪洺觉得害怕。并不仅仅是因为糟糕的预感,她的预感一向不怎么灵;而是,倘若一个人为了自己而改变,那就意味着自己对他的人生负有责任。但是纪洺连自己的人生都没办法负责,她只是愤怒、抗拒和挥霍而已。所谓的正常、安定、负责任的人生应该怎么度过,她不知道,她相信卫也不知道。她甚至不确定卫是不是想要这样的人生,而且,即便他想要,身边的人也可以不是她。
结果他们还是惊恐的两个小孩。
她慢慢的让脚跟着地,摆摆手示意卫等一下。电梯在这个时候到达地下停车场,他们走出去,粗砺的地面和昏暗的灯光让纪洺有些犹豫。卫默不作声的脱掉鞋子,她摇摇头。
“何必呢,反正我的脚也已经脏了。”
“至少我袜子比你厚。”
这种对话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营养,纪洺撇撇嘴,小心套上卫的鞋子。还带有他的温度,和冰冷的水泥地比起来真是天上人间。鞋子对她来说实在有点大,只能拖着走,样子滑稽。她让卫拉着自己的手,笑嘻嘻的说:“要是这副样子被拍到,压图的标题该是什么?”
卫哼了一声,不自觉的走得快了一点。纪洺想要追上他,不小心碰到受伤的指甲,倒吸一口凉气。为了掩饰而笑出声来,说:“嗯,‘纪洺深夜步态蹒跚疑遭家暴’,你觉得如何?”
“48小时之内,一定会有人给我寄子弹——说到这里,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
纪洺有点尴尬,站住了,下意识的看看周围。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幽暗而安静,除了他们没有别人。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很多,好像这是他们今天第一次安静平和的相处。或者是因为疲倦或者是因为这样的安静鼓励了她,平素死也说不出来的台词,居然很流利的说出了口。
“今天你走了之后,我一直很后悔……很想揍自己,可是下不了手。所以特地找了个理由,拜托别人给了我一耳光。”摸摸脸颊,“这样很好。假如是你来打这一耳光,我说不定会恨你的。”
卫瞪着她,过了好一阵子,表情才逐渐变得柔和。又是那个在电梯里让她害怕的眼神,可怕的是,居然也又是那句让她害怕的话:“对不起……”
“不不不,你不用说对不起。不管之前你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你,不管之后你会做什么我都不原谅你。所以不要一句对不起之后就去选择别人,我不接受。你小心我每天打电话骚扰你,哪怕变成黄脸婆也没关系。全国现在至少有几千万人知道我们结婚了,你如果现在再跟我对不起,我,我就……”一时之间难以为继兼大吃一惊,转动眼珠找不到合适的台词。卫看着她越来越尴尬的表情笑出声来,走上前来,把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孩拥进怀里。
“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我知道你没有打她……但小梅的身体那样,所以我觉得稍微顺着她一点会比较好。你那么骄傲,连我都不屑于打,何况是普通女孩子。”
纪洺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摇摇头没有说话。胸膛相接触的地方好像有一股温暖流进来,在心口萦绕一下,然后慢慢的涌上眼睛。在她有所意识之前泪水就流了下来。卫很快察觉了,却并没有惊慌,只是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说:“乖,我们回家吧。”
最后的几步路,是卫把她抱过去的。一边且抱怨:“要么就减肥要么就不要再受伤——”看见纪洺挑眉毛,赶紧双手乱摇:“不,不,不用减肥,再减你该没衣服穿了。你可以再胖三公斤没关系,要是打算更胖的话,先通知我给你做衣服。”
她嗤一声笑出来,给自己绑上安全带。一直到卫发动车子,纪洺才想起那个关键的问题。
“糟了,我老妈还在等着我们。”
“酒店?明天再去拜访吧。”
“……不。”纪洺难得迟疑,“在我们家。”
其实她不是很确定自己拜托慕容的是什么。“把我母亲接到我家”,还是“把我母亲接到我们家”?那是两个不同的地方,不过她相信不管自己怎么说,慕容青都不会会错意。事实证明慕容的确是永远不会错的,卫的那间公寓灯火通明,当年的纪太太现在的温小姐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闲翻杂志,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陪在旁边的慕容聊天。但麻烦的是的确有人会错了意,现在她母亲就一边满意的喝着红茶一边满意的打量着慕容,连纪洺走进屋子都没有发现,闲闲开口的第一句话果然是:“我们家纪洺哪……”
纪洺只好咳嗽一声,说:“妈妈。”然后反手把还在玄关的卫一把拖进来。
“我•们回来了。”
慕容含笑起身告辞。母亲诧异的挑起眉毛,看看慕容再看看卫。纪洺差不多知道她要说什么,赶紧抢着说:“一路辛苦,我来给你准备客房。这边这边。”
就这样也还是没有拦住。母亲慢条斯理的喝完那杯红茶,慢条斯理的放下杯子,向慕容含笑点头表示感谢,然后才用毫不掩饰失望的口气说:“怎么?你嫁的不是这一个,是那一个?”
“那一个”看起来的确有些狼狈,没穿鞋子,深灰色袜子本来微微拉起裤管就可以看到一个P字,现在也完全没有样子。兼且手里拎着一双高跟鞋,无论谁把他认为是纪大小姐的帮闲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对比衣履整洁、笑容熨贴的慕容青,卫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好在卫子玠最拿手的就是对付女人的散手,从十六岁到六十岁的女人没有不喜欢他的,这一点纪洺倒是完全不担心。推他进浴室整理自己,脱掉那双不合脚的男鞋拖着脚挨到沙发上。慕容看见她这副鬼样子早已自动取了医药箱来,捉住她脚踝打量一下,慢慢的收敛笑容。
“纪小姐,你的这只右脚价值多少,你自己应该比别人明白吧。”
“是,是,对不起,是我低估了敌人。”
要听到她这么随口散漫道歉是不容易的,慕容低头替她处理伤口,没有再多说什么。清理的时候略微有点痛,纪洺东张西望的转移注意力。突然看到母亲那个大有深意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几乎结巴了。
“呃,妈妈,一路上过来还顺利?”
这问题问得很白痴。她母亲报复他父亲的手段就是用他的钱云游世界,一年有三百天在旅行,还有六十五天在准备旅行。因为这样成为了随笔作家,一两年就出一本“XX掠影”之类书籍,卖得居然还不错。果然母亲把涂着银灰色珠光指甲油的漂亮手指点在嘴唇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说话。纪洺咬着牙很想随便找个由头发作一下,可是现在已经不能用“我生气”做借口把所有人赶出去,至少她不能赶走卫。结果是自己生闷气,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救星当然还是慕容,依旧低着头动作利落的处理她的脚趾,噗一声笑出来说:“温小姐,不要误会了,我是不可能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当着纪洺的面宣布跟她是“不可能”的。而且时间算得这么准,刚好是卫出来的那一秒钟。那个在书里看破世情实际上什么都没看破的妈咪笑眯眯的来回看着两位男士。慕容收拾好伤口,拍拍纪洺的小腿示意她可以把脚收回去,用一个同样的笑容还回去,说:“你看,我在入行当韩小姐的私人助理之前,曾经是不错的外科医生。之所以在医院呆不下去,就是因为那个圈子比较歧视同性恋。”站起来,摊开手:“而这个圈子比较不歧视。”
这句话纪洺基本上是不信的,一个男人是不是曾经对她有过兴趣,她自信还有点鉴别能力。何况韩漠之所以硬要把慕容塞给她,大概也不是因为慕容青这个人安全无害。但是这件事总要确认一下,送他出玄关的时候看看身后没人,揪住他小声说:“喂,真的?”
果然是:“假的。”
“真可惜,我还指望看到卫找你决斗呢。”
慕容穿好外套,站在门口微笑。“不要口是心非。”
纪洺耸耸肩,看着他走出去,关上门。卫在客房收拾房间,她走进去从身后抱住他。很用力的那种抱,卫不认真发力是挣不开的。他保持着那个弯腰铺床单的动作,说:“他对香水的品味不错。”
她只好一本正经的说:“你看,不是一千零一夜,也没什么关系。”
只是结婚不到一周的夫妻而已,在房间里这样亲密的窃窃私语,接下来的发展可想而知。刚刚铺好的床单之所以摆脱了立刻被弄乱的危险,是因为两个人都听到了,温小姐在屋子某处的尖叫声。
纪洺首先窜了出去,今天一整天都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暴力倾向,已经郁闷得差不多。倘若现在能有一个人可以被她合理合法的扁,那真是无上欢迎。可惜这幢大厦的保全是一流的,并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冲出去看到的,只是自己的母亲站在那间巨大衣帽间门口,捂着嘴巴尖叫的情景。
她差点一跤摔下去。卫在后面抱住她,咳嗽一声,说:“呃,那个,妈。”
这句话他说得又别扭,又尴尬。温小姐看起来也很诧异的样子,摆摆手说:“不要把我叫得这么老。叫我温小姐好了。”一边忍不住回头打量那一屋子衣服。纪洺清楚察觉到自己嘴角不可遏制的笑意,刹那间被虚荣心把持了自己,咳嗽一声,说:“妈妈,那都是我的size。”
温小姐看起来的确有些失望,不假思索的反击一句:“你的size,亦即所有模特的size。这里随便哪件衣服拿出来,随便哪个人都能穿,最多稍微修改一下。”
这句话正中要害,纪洺回头看了卫一眼,自己并没意识到那是求援。卫揉揉鼻子说:“哦,这里的衣服都是没打算商业化的,只是我个人兴趣的试验品。大概只有纪洺能穿好吧,因为她本来就是怪人。”最后的背书真是最有力的声援,纪洺微笑着走过去拥抱母亲,用凯旋的语气说:“妈妈,房间帮你准备好了哦。”
她把母亲赶进浴室,自己打电话安排第二天的事情。结束假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的计划要整个Team一起开会决定。卫也有若干电话要打,宽大的客厅里两个人各自把持一角拿着铅笔电话记事簿神情专注,一天之间,以这一刻看起来最像两位成功人士。差不多同时对电话那头说:“那么,明天早上十一点钟。”彼此都听到,诧异的抬头对看一眼,然后各自哗啦哗啦翻行事历。最后是卫说:“不,不要来我家了……在工作室碰头吧。”挂断电话。纪洺也跟着挂断,看着他,摊开手。
“说不定,我是时候搬出去了?”
卫恼怒的看她一眼,没有说话。温小姐恰到好处的从浴室出来,毫不恰到好处的大惊小怪:“呀,你们已经开始要分居了?”纪洺几乎绝倒,笑得完美无瑕的回答:“妈妈,你放一万个心,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混得比你糟的。”温小姐心中隐约的希望被看穿,愤怒的从牙缝里扔出一句“那我还真期待”,走进客房惊天动地的摔上门。纪洺对自己母女俩同样的糟糕演技默哀三秒钟,抬起头来对上卫哭笑不得的眼神,耸耸肩膀。那个做丈夫的进浴室去帮她放水,小声数落:“你这是何必。”
“我也很知道啊……非要跑来展示伟大的母爱,心里呐喊着我很完美我很完美,一上手却什么都失败,还要把挫败感发泄到别人身上。一定要看到别人比她凄惨才会高兴,我可没有义务满足她——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去第三世界旅游了吧?在那里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做圣母,每个人都比她贫穷窘迫。”
卫偏过头去失笑,纪洺伸手去试水温,随手撩了水去泼他,喃喃的继续吐嘈:“你看她今晚有哪一句话不是挑拨离间……奇的是人家完全不是故意的,纯凭本能一针见血。这种人没有去社会版写评论,还真是一大浪费。”
她脚上还包扎着,洗澡其实不大方便。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肯让卫帮忙,水放好就把他赶了出去。只要想想自己埋在浴缸里,只把右脚跷起来露出水面的样子是多么愚蠢就不寒而栗,死也不会让卫看到那样的姿态。卫子玠这家伙也许是在时尚圈这乌七八糟的圈子里呆久了,对人个性上的缺点常常视而不见,但相对的,对人外表上的缺点从来不会原谅。纪洺觉得这就是他能够容忍自己的最大原因,可惜的是,这同样也是他能够容忍华胥梅,或者还有其他女人的同样原因。
所以绝不能连这样一个原因也失去。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