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18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18、

卫张开嘴巴,又合上。纪洺蓦然想起之前自己嘲笑自己的那个金鱼的比喻,想要笑,没什么力气,只好勾勾嘴角意思意思。卫呆了好一阵子才说:“呸,什么几天,你八个小时前刚下手术台。”
她诧异的啊了一声,心头涌起类似失望的轻松感觉。卫白了她一眼,说:“医生说你运气不错,内脏没破得太厉害,只是刚好碰到血糖太低的时候,又刚运动完血流得快,所以反应很吓人——我去叫医生。”
医生来得很快,一番检查之后,宣布纪洺已经没有大碍。来探望的人没多久就蜂拥而入,除了作笔录的警察之外,少部分是跟她或者卫有关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希望榨出点什么消息的媒体。这对新婚夫妇有着同样可悲的人际关系,大多数的朋友都只是为自己工作的人而已。纪洺恍然发现睡了八小时之后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对现在市面上流传着什么样的新八卦毫无概念。好在慕容很快来访,携带最新小报若干份。恶补的结果还不坏,统一的版本是因爱成狂的粉丝袭击了她,大多解释为因为她结婚而失望,或者因为试图给她留下强烈印象。只有纪洺知道这是不对的,那个年轻人在刺伤她的时候,嘴里说的不是“原来你真的结婚了”,是“原来你真的变亲切了”。
而现在想起来,他之所以没有进行第二次攻击,难道只是因为被她打歪了鼻子?
“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在偏执狂眼里,他爱的是那一个纪洺,所以要消灭占据她身体的这一个。至于他自己有什么超位面的解释,这个市面上奇怪的小说那么多,谁知道他会采信什么样的版本。”
“哦,对了。昨天我一个人在那里的时候,好像听到快门的声音……”
“这是我要跟你商量的另外一件事。那张卡当然是我收缴了,不过里面存的照片,可不止你坐在那里的几张。”
这句话里的暗示过于明显,连卫都微微前倾身体,睁大眼睛。纪洺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他……他一直在那里?”
慕容点点头。“从把刀子拿出来到刺进你肚子的全部过程。就技术来说,抓拍得毫无瑕疵……你想怎么处理?”
卫已经跳了起来,愤怒的说:“当然要告!告到他家破人亡为止!这根本是见死不救,搞不好这个人就是他授意的呢。就算是疯子,也可能是被人煽动的呀。”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所以纪洺和慕容都没有把这句话当作冷笑话看。但是根据慕容的意见,如果真的以这样的恶意去揣测一名自由摄影师,就必须同时处理好和媒体的关系,免得被认为是宣战。目前的精力还是放在那个袭击者身上比较好,他很快就可以接受采访,届时会说出什么真是天晓得。至于摄影师先生,调查的办法多得很,要治他的办法也多得很,绝大多数比费劲让他蹲几年大牢有效,这一点几个人很快就达成共识。跟着要处理的本来应该是刚开始就夭折的复出训练计划,本队拿着最大合同的头号球星,身体连续出现事故,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半个赛季依然无法上场,球会方面可想而知一定脸都青了。作为这个推断的一个侧面佐证,到现在还没有半个制服组成员出现在病房。不过护士小姐进来赶人,就连神通广大的慕容青也没能留下来,只有做丈夫的被允许陪在病房。慕容走之前带来的最后一个消息,就是国家队已经回国,她那帮同学显然很快就会来探望她。纪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副样子有什么值得飞两个小时来探望的,不过朋友们的个性她很清楚,无疑谁都无法阻止,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这是卫无法插嘴的话题,所以他显得有点被撇下的不高兴。整支队他只跟韩漠见过面而已,评价不算坏:“她穿衣服的格不错。”但是,“为什么最近什么事都有她插手?真是多事的女人。”
昨晚——或者是前晚?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纪洺还只觉得好笑,心想会不会总有一天被卫质问“你到底爱的是我还是她”。现在听他认真的再度提起,却开始警觉,丈夫不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这样的尴尬局面好像真的落到了自己身上。
幸好现在无疑她自己才是主角,随便抱怨两句伤口痛,就成功的转移了话题。看着卫紧张焦急、忙前忙后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觉得很甜蜜。她一向是一个遵循本能的人,招手叫他过来,揽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
卫僵在那里,过了很久才说:“纪洺,你真的是在半死不活的时候比较可爱。”
纪洺微笑着说:“那我常常半死不活给你看。”
这本来应该是句精彩的调情,可是卫却突然脸红,伏在她身上半天起不来。纪洺很怀疑他到底想到了什么镜头,又好气又好笑,眼珠转了转,说:“呐,老公。”
她从来不曾用这么近乎撒娇的语气叫过他,卫一时有些不适应,眨着眼睛问:“什么?”
“哦,一个坏消息,也许是好消息。假如我不能再赚钱了,你会养我么?”
卫恼怒的说:“这种事情你居然还要拿出来问?”伸手拍拍她脸颊。纪洺点点头,乖乖的不再提这个话题。有那么一会儿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好像真的落到了正常的夫妻模式上,一切的言行都驾轻就熟顺理成章,心里因此而充塞着安全感。问题是,在纪洺的认知里,安全感这种东西太多了是不好的,它容易让人变得满足而愚蠢。不过这一次她犹豫了一阵子,觉得出了状况之后再变聪明好像也还来得及。
事实证明她放任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很快就不能再放任了。下一次探访时间的第一位访客是一位中年男士,纪洺一看见他就情不自禁坐直身体。单从两人的脸就不难判断彼此的亲缘关系,卫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纪洺看着父亲打量卫的眼神,赶紧说:“老爸,你怎么也来了?”
纪先生哼了一声,径自找了把椅子坐下。“你这三个月住了两次院,我很怕再晚点回来就看不到你了。”
就这种说话风格而言,父女俩倒是一脉相承。他慢条斯理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病房里那个跟女儿异常亲密的年轻人,说:“那么,显然你就是卫子玠君了?”
卫老老实实的说伯父好。纪洺看了看父亲,并没有纠正他说应该叫爸爸。纪先生好像冷笑了一下,问女儿:“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婚礼?”
“呃,暂时还没有,等大家都有假期的时候,大概要到圣诞和新年假期……”
这句话没有说完,是因为那个做父亲的很快站了起来,掸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看起来打算离开。纪洺猜不到父亲在想什么,愕然停住了。在这个房间里一共只呆了三分钟就掌控住局势的男人刻意让沉默持续了几秒钟,才开口说:“很好。因为就算你们有打算,也必须取消。我不准备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男人,所以你们需要分手。”
卫呆住了。纪洺眨眨眼睛,嘲讽的说:“亲爱的老爸,你这句话晚说了一千年。要是你能穿越回古代,一定会活得很神气。”只差鼓起掌来。纪先生站在那里,安静的听她说完这句话,安静的回答:“亲爱的女儿,你能够坚持主见这一点固然很好,可是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只要你还是这个人的妻子,就不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
这一次连纪洺都呆住了,下意识握住身边卫的手,目送着老爸转身扬长而去。已经一年不曾见面的父亲,之前冒出种种传闻的时候都不曾出现,出现后的第一件行动,居然就是要拆散他们的婚姻。
“——呐,老公。这阵子看来真的要你养我了。请多关照。”
父亲单方面宣战产生的不快,很快被老友的探望一扫而空。从卫子玠君的观点看来,房间里一拥而入一整打漂亮女孩,没有一个穿错衣服,这种感觉的确还不错。而且难得这帮女孩子居然还没有化错妆,居然还不吵,居然看到他的时候没有粘过来——
该刹那卫对纪洺“那帮朋友”的观感全面改变,深深觉得“有11个纪洺”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但其实这当然是他的误会,纪洺这种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讽刺一点说来,否则也不会人家活蹦乱跳带着花来探望,而纪洺躺在病床上裹着纱布——当然,没有人带着金牌来,那种情节除非被恶俗电视台拿着开麦拉逼迫,否则真的很难看到。即使是亲密好同学也还是有远近亲疏之分,而且显然这些小姐们都很忙,没过多久就渐渐散去,留下的只剩三四个。看来是清一色损友,房间里的气氛瞬间改变,充斥着吐嘈、毒舌和冷笑话,连那个明明很难高兴的纪洺,居然都露出了明朗的表情。
虽然韩漠还是似笑非笑的样子。
就卫子玠本人的品味来看,当然还是自己的老婆比较对胃口。实际上虽然他本人不愿意承认,但其怪胎度和纪洺是珠联璧合的。所以像韩漠这种女人卫虽然觉得还不错,可是太不错了一点,反而没有兴趣。按照他的想法,女人就是用来展示事物两面性的教材,外表毫无瑕疵的同时性格应该乱七八糟,不然男人的优越性要到哪里去体现——这么想的时候他并没有叶公好龙的自觉,当然也不知道韩漠的乱七八糟其实不下于纪洺,不然一定会觉得很有挑战性。
他一向对美丽女性的记忆力很好,何况根据纪洺的介绍,每个人的名字都带着一个水旁,韩漠、傅涴、马湲湲,简单易记。据说是少女时代为了表示对那位班级导师的崇敬集体改的——说到这里的时候纪洺特地强调:“但是我本来就叫纪洺。”这种个人崇拜听起来很孩子气,但当然特别声明的特立独行更加小鬼。一帮女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他当然没有什么兴趣插嘴,远远的坐在一边,心里无聊的给所有人打着分数。被他打出满分的那位小姐,是所有人里最矮的一个。相对于卫子玠本人所习惯的那个圈子来说,这样的身高不够资格站上T台。不过单纯以“美女”的标准来看,外表上是无懈可击的。卫一边诧异的想这年头果然大家都是混娱乐界的,一边向那位发现了他目光的女郎微笑。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去吃一碗风吹日晒的饭——这么说起来,纪洺好像也是千金大小姐,当初问她“为什么不选择室内运动”的时候,回答好像是这样的——
“啊,打篮球的话,我稍微矮了点。”
而卫子玠君看到眼前这群号称是职业球员的女郎的时候,心里的第一个评价是:听说FIFA在女子球员间推广紧身球衣,这决策绝对是无比英明的——他没有听说的一点是,那个推广活动的代言人正好是自己的老婆,有一阵子所有的体育用品商店都有纪洺穿着紧身球衣的真人大小海报。那份合同在今年夏天到期,自从纪洺退出国家队之后就没有续签的消息。连带各种保养品、防晒产品和防晒彩妆的代言,也忽然冷落了很多。
因为算起来,纪洺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在阳光下露面了。
同学会并没能开太久,因为经纪人老费来了。表情很镇定,看到年轻小姐们的时候甚至微笑了一下。但是每个人都能看出他很着急,傅涴和湲湲很快就找了理由告退。留下来的只有韩漠而已,虽然卫既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留下来,也不知道纪洺为什么没有赶她走。奇妙的是经纪人老兄也没有要求韩漠离开,反而迟疑着看了看他。幸好纪洺很快问:“什么事?”不然卫真的不保证自己不会炸起来。
虽然这个消息立刻让他炸了起来。
“呃,刚刚球会传真给我。他们打算对你禁赛一年……”
相对于立刻跳起来说“什么”的卫,两位女士表现得倒是异常镇定。当然韩漠的冷静可以理解为事不关己,但纪洺的反应就有点实在不像话,瞧了瞧表情里已经露出点气急败坏的经纪人,说:“先是老爹单方面断绝父女关系,然后球会单方面宣布禁赛……今天还真精彩。卫,要是你再单方面要跟我离婚,整件事情就圆满了。”
韩漠嗤一声笑出来。卫握着拳头牙痒痒的很想捶下去。但是当然还是捶了墙,愤怒的说:“你说什么?”纪洺白了他一眼。夫妻俩之所以没有上演当众吵架的戏码,是因为韩漠站起来,摸了摸纪洺的脑袋,然后对卫说:“不好意思,借一步说话。”
但是哪里有不好意思的迹象,握住卫的手腕轻轻松松就给扳到背后,推着他出去的手劲也完全不容反抗。虽然脸上还带着温柔客气的微笑,但卫非常怀疑刚才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护士小姐把自己误认为了被抓现行的色狼。
“……你干什么!”
“抱歉抱歉。有你在的时候,那家伙总是忍不住要逞强。这样下去是没办法解决事情的,所以你去喝一杯咖啡如何?”
眼前的女郎笑容明艳灿烂,卫却看得生气起来,冷笑一声,说:“那是我老婆,我不走。”
韩漠摊开手。“看,看。就是因为你动辄反应这么大,所以纪洺只能什么反应都没有。假如你觉得夫妻俩相对尖叫这种场面很有创意的话,就不应该娶她——顺便,袭击事件的犯人,交代动机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她结婚之后就变了。”
卫一时说不出话来,愤怒的瞪着对方。韩漠从虚掩着的门缝张望一下,打个手势要他过去看。“嘘,不要出声。知道你还在的话,那家伙会揍我的。”
门缝开的很窄,要韩漠退到一旁把位置让给他,卫才能凑上去观望。刚好可以看到妻子的背影,好像是靠在那个胖胖的、好像多拉A梦加长版的经纪人大叔肩膀上。刚要怒从心头起冲进去的时候,发现妻子的肩膀在轻轻颤抖。卫僵在那里,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韩漠的手拍上他肩膀,才机械的站直身体。
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一向懒洋洋好像从来不介意什么事的韩漠,脸上居然没有笑容,冷冰冰的盯着他的眼睛,冷冰冰的说:“老爹单方面断绝父女关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告诉我。”
卫子玠的讲故事口才一向不值得骄傲,幸好整件事本来也很简单,纪先生一共只在这个房间呆了十分钟,说了五句话,等他把这五句话复述完,韩漠已经冷笑了好几次。
“还真是精彩的父女关系呢……你要怎么办?”
卫深呼吸了一下,告诉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慢慢答:“抱歉,我要怎么办,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韩漠怔了怔,笑出声来,本来扳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加大力气拍了拍他。一个女人的力气居然可以这么大,卫不自禁的缩了缩肩膀。韩漠好像觉得有趣的看了看他,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眨眨眼睛。
“劝你找个地方杀杀时间,等她缓一缓再回来——一直演戏很累的,再了不起的演员都需要幕间休息,伟大的丈夫先生。”
卫子玠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可是偷偷再看看房间里的妻子,又有点不放心。韩漠挑起眉毛,回复到似笑非笑的表情。卫看看表,咬着牙叹口气:“总有一天。”也不知道他“总有一天”要怎样,大步流星的走向楼梯口,和韩漠擦肩而过的时候迟疑了一下,说:“呃,请你喝杯东西吧。”
“好呀,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哦。”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