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19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19、

“不错的地方”,是附近的一间茶室。半地下的建筑,阳光从巨大的玻璃天窗透进来。意外的是刚才的满分小姐也独自坐在这里喝茶,看来刚才的“对不起我还有约”果然只是礼貌上的托词。韩漠老实不客气的带着卫走过去,坐在她对面,拿起菜单。
“单方面三连发。同一天之内,被脱离父女关系、禁赛一年和离婚……对不起,最后一个是顺口加上去的。”
傅涴皱起眉头。“开什么玩笑?纪洺禁赛一年,联盟里所有的后卫都会从梦里笑醒。”
“应该会向仲裁委员会上诉吧——不过以纪小洺那个臭脾气,买断自己的合同另外找东家还比较可能,所以老费那焦头烂额的模样也不是没有道理。”服务生过来询问要什么饮品,韩漠看都没看卫一眼就说“今日咖啡两杯”,挥挥手把服务生赶走,“实际上就我看来,纪小洺同学这么胡搞瞎搞,被禁几场赛也是活该,不过一整年这种事情……他们这么着急宣布的确很诡异,明摆着在转会市场上要挨刀的,所以一定还有内情。”
“……我比较关心伤势怎么样。纪小洺一定不肯说,所以刚才都没人敢问。”
“唔,根据医生的说法,那家伙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瞄瞄旁边的卫,咳嗽一声,“我倒是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别人捅刀子,但实在没想到是男人。”吊着眼睛摆出纪洺那张脸,惟妙惟肖。傅涴呛了一下:“什么时候说的?”
“意识还不太清楚的时候。之后就又昏迷了十小时然后才醒。”
“那么,是真心话?”
韩漠耸耸肩。“就我的认知看来,冷笑话基因已经深植于那家伙的骨髓之中——是,是真心话。”
两位女郎一齐看看那个做丈夫的。“就不知道她觉得是这边的原因,还是那边的原因了。”
卫只好苦笑,心里虽然不爽,却也没有什么好批驳的。咖啡端上来,韩漠喝了一口,微笑起来。“真是怀念的味道……小时候每次受了伤来医院,回程都会来这里休息。他们今日咖啡的排列十年来都没有变过,礼拜三一定是也门摩卡。”
傅涴也笑。“礼拜四一定是拿铁。”
所谓的青梅竹马,就是那种一旦碰到一起,就让别人觉得自己失去存在感的家伙。卫现在非常深刻的体认到这一点,咳嗽一声,说:“那么,纪洺她……”
“纪小洺是一个自尊心很夸张的人,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束逆反期。假如你比她先有反应的话,她一定会跟你对着干。所以只能等着她自己做决定,然后支持吧……虽然这样很辛苦,不过抱歉,既然你选了她,就真的只能辛苦一点。”
这句话其实既偏心又不讲道理,如果是由韩漠挂着个疑似冷笑的表情说出来,卫一定会反弹。不过既然是满分小姐用那么认真的表情看着他,他也只好挠挠头,叹口气说:“就这么办。”
韩漠好像真的冷笑了一下,起身去打电话。倚在天窗正下方的柱子上,低头皱着眉心情恶劣的样子,从嘴里蹦出的都是一个一个的超短句子。过了好一阵子才折回来,依旧皱着眉,发了一会儿呆才问傅涴:“我记得纪洺俱乐部那个GM好像追过你。”
傅涴好像比卫还要吃惊:“你查不出来?”
“今天早上,有人看见他进了一辆黑色的Limo。在城里兜了小半圈之后回办公室,然后就给老费发了传真。实际上,他好像很希望纪洺自己买断合同,因为同样的传真也已经发给了媒体,网络新闻已经捅了出来,平媒也不会耽误太久。按照某人的脾气,一定会中激将法。”韩漠说,“但是把纪小洺逼出去当自由球员,以后每次回来打客场都仇人相见一口气打他们三五个,这种事怎么想都觉得很蠢。”
傅涴同意。“不过纪洺的合同里有交易特别条款,不想去的球队她可以拒绝去。”
“所以做人太大牌了没有好处啊……可是一定要交易的话,不是没有办法,总比现在的局面有建设性。一定是在那辆Limo里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能查出来的话……”
她撇了撇嘴,没有说下去。傅涴看看她,再看看满头雾水的卫,皱着眉想了想,说:“我会约他晚饭。但你要安排个人算好时间给我打电话,然后出现来接我。”
“……需要冒充男友么?”
“假如你有合适资源的话。”
合适的资源么,当然不少。连卫都能想起来的最合用的一个,是“安全无害”的万能助理慕容青先生。
他出现得很快。卫准备回医院去,按照韩漠的建议打算带一份这里的奇异果布丁给纪洺。正在柜台等着店员打包,慕容就走了进来。非常难得的也一脸心情不好的样子,看到卫,居然先过来跟他打招呼:“卫先生。”
卫已经决定要对他友好一点,作兄弟状拍拍他肩膀,说:“还以为你今天会最早来。”拿起店员包好的点心。慕容看看那边坐着的韩漠,迟疑一下,说:“你要回医院?等我一分钟。”
他过去跟韩漠打个招呼,对了表,记下傅涴的电话和约定时间,匆匆回来说:“对不起,我们一起去医院……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这个男人自从第一次在卫子玠面前出现,就永远笑得温和笃定仿佛无所不能。卫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下意识的觉得不妙。果然慕容拉着他走了出去,苦笑着说:“坏消息。由你来决定要不要告诉纪小姐吧——今天凌晨,温小姐在疗养院里,给自己手腕上来了一刀。”
如果不是在当街上,卫几乎就要喊了出来。行色匆匆的路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俩,好像是觉得两个大男人如此面色沉重的相对有点诡异。卫子玠本来是一个超级在乎自己形象的家伙,绝对不肯在陌生人面前露出任何恶形恶状,现在却一把揪住慕容的领子,咬着牙说:“你说你会安排好的!”
“对不起,是我安排失当……已经抢救回来了,消息也确定没有泄露。温小姐要求纪小姐去看她,说是不然还要继续。”
“那就把她绑起来!”
“……抱歉,疗养院没有资格这么做。”
卫其实也知道这一点,喘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把拎着的点心往慕容手里一塞:“拿去给纪洺。这件事不要让她知道。还有,告诉我疗养院的地址。”
“你确定不会被人跟踪吗?现在有很多人期待看到你出轨的照片哦。”
“这个你放心。早在跟某人开始约会的时候,就已经锻炼出来了。”卫好像冷笑了一下,伸手叫计程车,“对了,如果她问起来,就说我回工作室工作了。”
实际上,这个编造的借口没有用上——因为纪洺并没有问。她甚至都不在病房里,一个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医生正在病房里训护士:“给我去找!”慕容侧过身让惊慌失措的小护士从自己身边冲出去,探头看了看外面的走廊,从最近的安全梯入口走进楼梯间。VIP病房本来就在高层,没爬几层楼梯就到了天台。正在被大概一打人飞跑着到处寻找的那个始作俑者正趴在天台边上的栏杆上,对着眼前鳞次栉比的高楼发呆。慕容静静走到她身后,轻轻咳嗽一声,说:“病人不应该乱跑。”
“……我需要在一个能看得到天空的地方想点事情。”
“伤口呢?”
“如果你答应不骂我的话……好像有点裂开了。”纪洺回过头,天台上风很大,把她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所以我虽然十分钟前就想明白了,却走不下去。”
慕容叹口气:“等我五分钟。”
他很快回来,抱着纪洺走下一层楼梯,护士带着轮椅在那里等着。纪洺一边皱着眉说“我就是因为不想坐这个所以才溜掉的——”一边坐上去。病号服,没有化妆,因为失血而糟糕的脸色,再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简直让人认不出来。慕容一边端详她一边笑,纪洺瞪他一眼:“看什么看,黄脸婆很好看么?”
“啊,思考问题的黄脸婆比较好看。”
纪洺看着他出神了几秒钟,闭上眼睛歪着头好像在打盹。护士把她送回病房,当然被医生说了一顿,按在病床上检查伤口。她老老实实听着,在该点头的时候点头该认错的时候认错,乖得实在不像是纪洺。连慕容都骇异,一边把布丁打开来放在她面前一边狐疑的瞧着她。纪洺看见布丁终于笑出来,点点头:“韩漠让你带来的?”
慕容不置可否的把勺子递给她。纪洺吃了一口,叼着勺子继续发呆。看她的样子好像很疲倦,可是一个整天躺在床上的病号为什么会睡眠不足,真是只有天晓得。幸好慕容很明白这家伙的个性,只要在发呆就是快要说出来,只管给自己倒了杯水等着。果然纪洺突然放下勺子,抬起头说:“我昨晚一直在做梦。”
“什么梦?”
“不停被人乱刀捅中的梦。”纪洺咧了咧嘴算是微笑,“我不能跟卫说。你……想来算是比较习惯这种事,大概不会太吃惊。”
“……你只是觉得我比较不会担心你吧。”
这句话看来是正中要害,纪洺垂下眼睛吃了一大口布丁,闷着不说话。慕容叹了口气,拿起面巾纸盒递过去,指指她嘴角粘上的奇异果籽。
“不过只有有人会过度担心,才有资格这样挑三拣四。这样看起来,你还真是幸福呢……说吧,要我做什么?”
“呃,拜托帮我安排心理辅导……”
慕容佯装大吃一惊:“谁,你是谁,不要装成纪洺来逗我玩。”纪洺哭笑不得,手里的勺子飞掷过去。眼疾手快的慕容青先生毫不费力接住,又顺手递回去:“怪不得我吃惊,之前总有二三十次有人建议你去心理辅导,我记得都是被扁回去的。纪小姐你只差拉一个条幅说心理医生这一行都是为了骗钱,现在为什么却忽然相信了?”
纪洺接过勺子,板着脸答:“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句俗话叫作死马当做活马医,只要有可能让身体早点恢复的办法,都必须试一试。”
“……恕我直言,纪小姐,这句话由你用这种表情说出来,看起来很像一个冷笑话。”
纪洺其实也知道,刚刚那句话和她一贯的无所谓姿态完全背道而驰。但是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能明白,以前的无所谓其实只是因为拥有得太过理所当然,下意识的以为不管怎么样手里的一切都不会离自己而去。刚才她独自走出病房,扶着墙壁慢慢的一级级蹭上楼梯,没有走多久就喘息不已,心跳飚到平时在跑步机上花整个小时都不见得能达到的速度。伤口在发痛,但伤口反正本来一直也在痛。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慢慢渗透纱布,有点吓到,怔了一分钟没办法走路。然后看看下方的楼梯,觉得反正下去比上去还要远一点,干脆接着向上爬。记忆里好像已经太久没有在阳光下这样仰着脸望着天空,远处有彩色的小小的一点,好像是谁放的风筝,在这个季节不能不说有点奇怪。太明亮、太开阔的视野,仿佛刺痛了眼睛,不由自主把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心里才终于确定了那个自己之前一直有点怀疑的命题。
——不踢球的自己,没有存在的价值。
这句话如果被朋友们听到了,想必会挥拳过来。纪洺也明白自己的思维方式在哪里有错,结论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她发呆很久之后,能够得到的也只是同一个结论。既然如此,就要解决掉眼前的障碍。第一个障碍,就是害自己无法安睡的那个恶梦。
她现在脑子很木,想来想去都只到这里兜圈子,隐隐约约觉得再推论下去也许会不妙,于是顺水推舟的打了个呵欠,钻进被窝说:“我再睡一会儿吧……你在这里好不好?等我睡着了再走。”或者是身体欠佳的时候心情也软弱,伸出手去捏住慕容的袖子,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好在今天也实在够折腾,没过几分钟就睡着了。难得在睡梦中微微翘起嘴角,看来没有再做那个梦。慕容小心翼翼缩回手,轻轻离开。刚走到医院大堂,就看到韩漠躲在柱子后面探头张望。
他认识韩漠也有十年八年了,从没见这人这么鬼祟过,不由得好奇起来,蹑手蹑脚走过去。韩漠头也不回,说:“我不认识你,你没有看见我,走开。”
“亲爱的,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这种姿势,反而会更引人注意哦。”
韩漠冷笑一声,站直身体。“如果要发现的话,早就发现了。”
慕容耸耸肩膀,顺着老友的视线望出去。某位医生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正走下医院大门的台阶,右手放在身边一位女性肩膀上,那位女士正靠在他怀里好像是在哭泣。这本来是医生和病人家属间的常见戏码,在医生长得特别帅的时候更加常见。不过眼下这姿势稍微太亲密了点,看在熟悉某医生个性的人眼里的确有些怪异。慕容看看韩漠,忍住笑说:“是你自己不许我去查他的……”
之所以没有说下去,是因为韩漠忽然伸手扳住他的肩膀,仰着脸望进他眼睛。慕容固然知道对方不至于就这么亲上来,还是多少吓了一跳。好在韩漠立刻说:“不要动,眼睛借我当镜子。唔,果然是又扭曲又嫉妒的脸……不用去查,我告诉你,前妻。”
“你叫别人查的?”
“他告诉我的。”
慕容摊开手,刚想说一两句例行场面话譬如你看他并没有瞒着你之类,韩漠照着他的样子摊开手,说:“孙晴,我前妻。韩小姐,我朋友。”
“……即便以季如鹰医生的个性,也稍微嫌酷了一点。”
“哼,所以必有内情。手边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陪我跟踪一下如何?我一个人的话,没有把握能跟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