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20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20、
慕容手边的事情当然不少,不过韩漠总是比较优先的。好在前面那两位并没有留意身后,医生开了车过来,照顾那位孙小姐上车,他那辆911超级好认,跟起来简直万无一失。慕容一边开车一边还有心情问韩漠:“要是去了酒店,你要怎么办?”
“买凶杀人。”
“啧,好厉害。一手一脚也就差不多了吧,好歹相识一场,给人家留个生路。”
“……我们两个在这里讲冷笑话,那边也不会因此而解决问题的。”
慕容低头点燃香烟,“其实你担心得有点离谱吧,一般而言,要旧情复燃也不会挑在你面前。与其现在这样子担心,还不如先确定一下那位孙小姐到底为什么在哭。如果是突然看到前夫变得这么帅所以喜极而泣的话——”不怀好意的微笑一下,“那我很怀疑季医生当年是怎么被抛弃的。”
“你不是没有查过么?”
“真不好意思,你颁发禁止令之前我已经查完了。很精彩哦,要不要听?”
韩漠扭过头盯着窗外的街道,咬着牙说:“不。”慕容挑起眉毛,那个微笑都还没来得及变化,她又倏地回过头来,同样咬着牙说:“要。”
“嗯。简单来说,是传统又经典的家族情仇。医生和孙小姐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了婚,然后医生进了医学院,孙小姐也继续念研究所。因为某人跑去国外留学,妻子寂寞之下,遭到研究所学弟的追求——注意,这还不是最精彩的部分。最精彩的地方是,这位学弟,是医生的异母兄弟,他父亲早年外遇生的儿子。”
韩漠“切”了一声。“故意的吧。”
“我知道你对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或者异父异母拖油瓶这种事情经验丰富,不过不要小看真爱的力量喔。虽然当初接近大嫂的时候不能说是巧合,不过这两个人后来好像是真心的。所以医生很爽快的离了婚,还付了一大笔赡养费,算是变相给弟弟一点补偿——不要露出那个表情,我没有说他拿女人来补偿。可是老实说,换了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慕容掸掸烟灰,“附带一提,医生从高中毕业的时候起就很帅,不过你想要照片的话,就得付调查费。”
韩漠沉默的听完,拿出支票簿即时签了张空白支票给他。慕容吓一跳:“喂,你不怕我卷走你一半财产么?”韩漠冷笑一声,把支票放进他胸前衣袋。
“最近出了太多事,辛苦你了……而且,就算你卷空这个账户,也是你应得的。”
慕容咬着香烟模糊不清的笑。“然后被我爹用家法揍到死为止……我才不要。拿回去。”
“慕容家欠的是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不是欠我。假如令尊放不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签放生契。”
高架桥上有点堵车,车流前进得很慢。慕容转过头来看看韩漠,忽然微笑一下,伸手摸摸她头顶。
“别担心。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一点责任压着的话,说不定就堕落到哪里去了……所以就算莫须有的责任也不错啊。放心,需要你放手的时候,我会说的。”
“……这句话还真帅。”
“啊,这就不劳你来提醒我了。”慕容张望一下前面,忽然笑出声来,“喂,真的进酒店了哦。”
那辆黑色911轻巧的滑进酒店门口停车湾,韩漠一声不吭的拿出电话开始翻电话簿。慕容不以为然的看着她,韩漠冷笑一声:“放心,我要买凶杀人也不会当着人面。名字。”
“横刀夺爱的异母弟弟?”
“那不然是谁。”
“钟,钟景文……”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韩漠已经拨通了电话。“院长先生?拜托帮我查一下,你们那里有没有一个叫钟景文的病人。是,是,知道,您是我最敬爱的长辈……多谢。”
然后慕容才说完自己的话:“确诊脑癌,预定明天由医生开刀。”
“这种事情,要早告诉我的。”韩漠仿佛又冷笑了一下,“不用开刀了,病人刚刚过世。”
即便是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慕容青先生也呆了呆,然后很白痴的指指酒店。“那么,咱们还跟么?”
“要安慰伤心欲绝的旧情人,你一般会用什么方法?”
“呃,我没有什么可操作的建议……”
“我知道你会扭头就跑掉。问题是,某人明明没有跑掉。”韩漠在包里左翻翻,右翻翻,找出太阳眼镜戴上,“我是不明白季会怎么做啦,不过我认识的男生里,大部分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用身体来安慰。”慕容在酒店前停好车,门童过来打开门。韩漠回头微笑一下:“民调的结果需要尊重,是吧。”
“……你直接说因为吃醋所以丧失了判断能力,会不会比较好懂一点?”
在过往的交情里早就习惯了互相吐嘈的两个人,终于还是相偕走进了酒店大堂。距离医生和前妻小姐进来没几分钟,Check in的柜台前面还排着长队。因此好消息是显然他们不是来开房间的,坏消息是需要多花一点力气才能查出他们的房间号。好在对慕容来说这不是太难的事情,耍点小花招就问了出来。可是在电梯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问韩漠:“我很想知道,你就算蹲在门外,又能做些什么?”
韩漠的回答是:“如果我知道,还会在这里么?”
“唔,免费的忠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通常都会做错事哦。”
韩漠微笑着回答:“看,看我这张又扭曲又嫉妒的脸,你觉得我现在听得进什么忠告么?”
慕容苦笑一下,跟着韩漠走到房间门口。就算这位大小姐忽然一脚把人家酒店那扇一看就结实无比的门踹开,老实说他也不会觉得有多惊讶。事实上韩漠的确在打量那扇门,目光的确也不能算是温柔镇定。不过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忽然响起来,声音很大,而且是为某人设定的特别铃声。韩漠一听到这铃声就跳了起来,拉着慕容一直冲到走廊尽头。慕容很辛苦才忍住笑,叹着气说:“小姐,就算你怕被人家听到铃声,也不用拉上我的呀。”
韩漠瞪了他一眼才接通电话,刚刚“喂”了一声就怔住,眼神渐渐变得冷静凌厉,用超级事务性的语气说:“是,是我……孙小姐,真是幸会。”
在盯梢男友的时候,接到(疑似)情敌打来的电话,无论如何看来,都应该视为挑衅的行为。而且这电话还是用季医生的手机打来的,感觉上更加令人不快。慕容靠在墙壁上点燃了今天的第二支烟,姿态看起来轻松悠闲,其实却神经高度紧张的盯着韩漠,很担心这家伙突然发飚。
极力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得清明镇定的人,其实大多只是特别明白自己有多神经质而已。
好在韩漠暂时还可以继续清明镇定,安安静静的说:“好呀,没问题。那么,今晚八点。”然后安安静静挂断电话,握紧拳头,仰着脸深深吸了口气,一脚把人家酒店走廊里的大型盆栽踹翻在地。
职业球员当然不会拿自己的脚开玩笑,这一脚基本是蹬踏。不过这盆栽少说也有几十公斤重,被她一脚就翻掉,要是拿这份力气去恶意犯规,一定能踩断一条腿。慕容努力忍住笑,提醒她:“快走吧,万一人家正好出来,被撞到就丢脸了——本来还有个盆栽可以勉强挡一挡,也被你踹翻了。”
韩漠哼了一声,回头望望自己刚才差点伸腿去踹的房门。要去搭电梯的话,就必须经过那个门口。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她就扭头冲进了楼梯间,慕容咳嗽一声跟在后面。她走了几步忽然又站住,若有所思的说:“那个电话,一共打了快要三分钟。”
“嗯。怎么?”
“你说某人是就在旁边呢,还是暂时不在?如果不在,又会在哪里呢?”
“呃,根据我的职业经验,这种时候男方通常在浴室……”慕容敏捷的跳上两级台阶,躲开了韩漠一记回旋踢,“不是说笑,医生好几天没有回过家了,那个洁癖分子一定受不了的。不知道这件事的女朋友应该检讨。”
“……医院又不是没有淋浴间。”
“但是医院没可能有一礼拜份的换洗衣物,女朋友还是应该检讨。”
韩漠皱着眉看了看朋友,欲言又止,然后突然从他身边窜上楼梯,推开一点点楼梯间的门,向走廊张望。这一位要是肯改行去做私家侦探,想必有很多同行会哭着失业。那份奇妙的直觉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一探头就看到客房服务敲门:“小姐,这是你电话里要的衣物。”
门里伸出来一只手,拿了那包东西,又伸出来要了单子进去签。从手的高度来看是个小个子女人,隔得这么远当然无从判断这只手美不美,不过韩漠突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偏偏慕容还在身后问她:“医生的衣服尺寸,你知道么?”
她咬着嘴唇没有回答,于是慕容悠闲的答:“看,女朋友真的应该检讨。”
难得看到朋友对自己怒目而视,倒也算是很有趣的经验。不过慕容随即拍拍韩漠肩膀,安慰她:“没关系,这样看来,医生很快就会出来了。”
“……你的思维方式好跳跃,不要直接给我扔Q. E. D.。”
“哦。如果是换衣服这种事,回家一趟就可以,根本不需要这么折腾的。既然着急买了新衣服,而既没有等着旧衣服送洗,又没有回家去换,想来应该是赶时间回医院。”坏心眼的看看韩漠,“当然,说不定是为了省下时间来亲热。”
对几乎已经认定这个可能性的人说这句话,简直就是雪上加霜。韩漠板着脸转身走下楼梯,本来应该在下一层楼走出楼梯间去搭电梯,她却一直走一直走,鞋子在狭窄的楼梯间里敲出闷闷的回荡声响。慕容当然也只好一直跟着,在走了十层楼之后忍不住说:“喂,膝盖。”
“不劳关心,我的膝盖很强壮。”
“不是你的,是我的……你也知道我在大学球队里受过伤。”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韩漠已经拉开楼梯间的门走了出去。一直走到了电梯才回头狐疑的说:“你大学什么时候打过什么球?”
慕容微笑答:“看,‘你也知道’这四个字,常常在骗人时特别有用的。”
两个人一边互相吐嘈一边等电梯,这种悠闲轻松桥段在疑似出轨的盯梢调查中怎么能被容忍,所以顺理成章的遭到了报应,电梯叮的一声在他们面前打开,医生就站在电梯里,用很难称得上心情愉快的表情盯着他们看。
幸好两个人都是演技派,只呆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先是慕容诧异的说:“咦,医生你怎么在这里?”然后韩漠走进电梯,笑嘻嘻的仰脸看着医生,说:“啊,酒——店。”衬衫果然换了新的,头发也洗过了还没有干透,洗发精居然有种水蜜桃的味道,一闻就知道一定是女人用的。韩漠牙痒痒的很想当他是水蜜桃就这么一口咬下去,却只能努力保持着那个笑容,说:“出诊?”
季淡淡看了她一眼,说:“你凡是觉得心虚的时候,就会笑得特别可爱。”
韩漠立刻有些笑不出来,眨着眼睛伸手摸摸脸颊。医生叹口气看看慕容,后者摊开手一脸无辜的说:“居然被你一句话就诈出来了,可见还没有资格入行。”韩漠咬着牙瞪了他一眼,心里重重记下一笔。季皱着眉说:“你担心这个做什么……”没有再说下去。韩漠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像样的解释,低头研究自己的鞋尖。好在电梯很快到了停车场,她简直是窜了出去,匆匆挥手说:“那个,我还有事,先掰掰。”
慕容终于忍不住闷笑出来,低着头走出电梯。瞄一眼医生,平素冷冰冰的嘴角也挂着笑容。他迟疑一下,抬头说:“其实她以前从来不担心谁的。”
“啊,我知道。”
“呃,如果说疑似没有弱点的人欺负起来特别有趣的话……”
季笑出声来,做了个“放心”的手势。“只是偶尔也需要一点无聊的安全感而已……人总要确定自己是被特别对待才会满意,那边那个不也一样么。”他也挥挥手,向自己的车走去,“告诉她,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慕容叹口气,望着某人显然是在耍帅的背影,喃喃还嘴:“为什么你自己不告诉她?”
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是由韩漠给出的。“这就是身为配角的悲哀呀,所以也试一次当主角的滋味如何?发现别人都在替你搭戏,感觉超不错的哟。”
慕容哭笑不得的看看她。“还有一小时就要跟情敌会面,你这么悠闲真的可以么?”
“谁说我悠闲了?我刚才的二十个电话不是白打的——”敲门声响起,她跳起来去开门,一大票人冲进来,拿着各式各样装备。为首的造型师转着圈上上下下打量了韩漠半天,满意的一合掌:“亲爱的,你气色不错。来,我们来准备战斗吧。”
“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显然不包括今晚两位女士的会面。慕容固然觉得这战斗说不定挺有趣,却没有等待女人妆扮的义务。何况他还有别的事要担心,干干脆脆告辞出来。这时间回医院已经有点晚,离跟傅涴约定的时间却还有一阵子,正好一个人解决掉晚餐。随便找了家像样的馆子走进去,刚叫了东西,电话就震天价响起来。这其实也在意料之中,卫早该打电话过来了,这上下已经算晚。果然卫的声音颇有些狼狈,上来先问:“你在哪里?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他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据说是因为从疗养院出来的时候叫不到车,打电话请朋友去接的。慕容知道这个叫杨思的男人,在坊间大多数的八卦上他跟卫的关系都暧昧不清,当初韩漠因此特地拜托慕容去调查“那家伙是不是BI的”。调查的结论当然是不是,不过杨思在圈子里算是半出柜的状态,虽然偶尔也招惹几个女孩子,大多数圈内人也还都知道他喜欢男生,提起他都会用微妙的语气说“那个杨思……”,大半人认为他和卫的友情非比寻常。友情和恋爱之间的分界线到底在哪里,慕容从来没弄明白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绝对不是上床。不过那是纪洺需要操心的事情,慕容青既不关心、也毫无办法。三个男人坐下来吃饭,好像稍微打眼了一点,女招待过来倒水的时候脸红红的偷看。卫显然在烦恼什么事,根本没有注意;杨思的视线在朋友和朋友的朋友脸上来回打转,挂着个令人玩味的笑容,慕容直觉的觉得那很讨厌。既然这样,基于义务也只有他能抬头向女孩子笑了笑,目送她走远,然后问卫:“怎么样?”
“……很糟。”
看他脸色也知道很糟。卫子玠是一个被人、尤其是被女人宠坏了的家伙,从来不曾有机会面对歇斯底里。连慕容本人上午去那间疗养院的时候都问过能不能给温小姐穿拘束服,卫跟她相处的时候想必更加头大。男生联盟的同情是很泛滥的,慕容苦笑着说:“辛苦了。”举起杯子向他致意一下。卫撇了撇嘴干杯,叹口气说:“我本来一直认为女人太讲理了很讨厌……现在才觉得,女人太不讲理了岂止是讨厌,简直是可怕。”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