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22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22、

医院食堂的A定食,是青花鱼味噌拉面套餐。看来真的很受欢迎,去的时候只剩最后一份。他小心翼翼的把餐盘端回病房,在走廊再次碰到严厉的护士长,再次严厉的皱起眉头。
“病人还有伤口,不要吃鱼比较好吧?”
“……咦?可是她指明要吃这个耶。”
护士长不耐烦的看看他,很明显就是一副“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常识”的表情,打了个手势让他原地不要动,回头去护士站翻翻记录,啪一声放在桌子上。
“喏,有医嘱。我应该也告诉过病人的……指定了餐厅的B和C定食,重新去买吧。”
“重新去买”的结果,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定食的窗口都排起了队。等了好一会儿才买到,端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小梅和她的朋友们正在吃便当。三层高的豪华餐盒,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明明看起来随时都在节食的三个女郎,却兴高采烈的吃得毫无顾忌。坐在纪洺床前和她说话的女郎回过头来,微笑着说:“医院定食来了……纪洺不肯吃我带来的饭,一定要等你买回来呢。”
——所以说,卫一直就觉得,韩漠这个女人,真的很多事。
韩漠打扮得很光鲜,是那种不应该出现在医院里的光鲜,即便以卫或者模特儿小姐们的专业眼光看来也堪称无懈可击,打个灯就可以拍大片。卫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人身上到底穿出多少个零,狐疑的盯着她不知道此人又翻出了什么新花样。韩漠看来倒是兴高采烈的样子,探头看看餐盘,说:“啊,超级牛肉饭套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也去买一份好了。”
旁边黑着脸的慕容哼了一声,扭头去看窗外。纪洺眨着眼睛从卫手中接过餐盘,咳嗽一声,说:“那个,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为什么大家都到这里来开派对了?你、你、你和你,应该都有大把人排队等着约你们吧?跑来医院看黄脸婆,不是什么有品味的夜生活哦。”
韩漠瞄了一眼慕容,跳起来说:“嗯,决定了。敏帆你有没有什么要吃的?”二话不说拉着朋友冲了出去。小梅也瞄了一眼慕容,凑过来在纪洺耳边说:“很帅哦,介绍一下怎么样?”纪洺埋头吃饭,充耳不闻。卫一边递水杯给她,一边忍不住问慕容:“那家伙怎么了,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
“哦,因为真的做贼心虚啊。”
模特儿小姐们眼睛亮闪闪的表情认真,看来是准备开始听故事。卫有点头痛,看着小梅,咳嗽一声。小梅恍然大悟说:“哎呀!明天早上五点钟要出外景。”匆匆拉了朋友告辞。出门的时候指了指卫,又指了指慕容,意思是你欠我一次,要用他作为补偿。卫本人当然很乐意这种安排,慕容有多少女朋友他都不介意,越多越好。反正空头支票怎么开不是开,当然一个OK手势打回去。纪洺这时候才伸手拿杯子,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卫的背影冷笑。慕容揉揉鼻子,说:“韩小姐她今天,答应了跟情敌见面,却又临阵脱逃了。”
这话题无疑过分劲爆,连纪洺都放下筷子睁大眼睛。卫怔了怔,站起来说:“你们确定需要我在这里听着么……”打算避出去。纪洺回手一把捞住他的手腕,斩钉截铁的说:“确定。”慕容好像也完全没有异议的样子,耸耸肩膀说:“不过我也只是在楼下才跟她碰面的……之前去充当了傅小姐的冒牌男友。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的球会宣布那个决定之前,GM和令尊碰过面。”
“……果然是我家老爸出演了黑暗大Boss的角色么?”
慕容报以完美无缺的微笑,心想他这任务完成得还真不错咧,当然不能说出来。纪洺低头用筷子捣着碗里的牛肉饭,却好像瞬间失去了食欲,过了好一阵子才歪过头问卫:“这样看来,你也要被打压一阵子……暂时过一过穷人的生活,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卫呆了呆。“呃,穷到什么地步?”
“嗯?标准的答案应该是,‘不管穷成什么样子,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不介意’吧?”
“不,真的穷到某个地步,我觉得我们会很容易反目成仇。”
听起来完全不像彼此相爱的对白,可是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说得很认真。慕容摸着下巴在旁边看着,虽然也觉得自己很煞风景,还是咳嗽了一声,提醒他们还有外人在。
“抱歉打扰。不过,真要到了那个地步的话,我想会有若干张附卡递到你们手里的。”
纪洺旁若无人的轻轻吻了丈夫一下,放开他,撇撇嘴露出疑似冷笑的表情。
“哟,还真幸运呢……不用还的话,就更好不过了。”
“……不,我觉得真的不会有人要你还……”
“总之,替我安排致歉的新闻发布会吧。要坐着轮椅出席哦,所以造型上请务必费心。我家老爹不就是要让我们都失业然后乖乖回去抱他大腿么,就让他看看我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好了。我这就去改过自新幡然悔悟,联盟所有的弱智慈善活动一个不落,接专栏,看心理医生,除了老公不跟别的男人出去——不行,最后这点我做不到。装弱势么,这一点女人天生就比男人来得擅长。我从来不玩那一套,他们还真的以为我不懂还是怎样。”
慕容和卫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身手比较敏捷的那一个小心翼翼开口:“呃,不好意思,你好像真的不懂……”立刻跳开三步,以免下一秒钟真的飞来拳头。好在纪洺好像也有心理准备,只是眨眨眼睛有点失望的说:“是吗?”就乖乖的继续吃饭。虽然满脸食不下咽的表情,究竟还是把一份定食吃完。慕容拿了餐具去还,打开门正要出去,却又紧急收住重心,差一点点就把碗摔到地上。要他这么失态是不容易的,纪洺和卫都忍不住探头去看。慕容叹口气,把餐盘放到一边,蹲下来轻轻问:“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那个小男孩长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穿得几乎过于正式,衬衫西服领结,看上去好像漫画里的可爱宝宝走到了三次元空间。他好奇的看着慕容,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说:“妈妈让我到这个房间来找一个姓纪的漂亮阿姨。”向房间里张望一下,“可是我没有找到漂亮阿姨,所以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慕容侧过脸闷笑出声,卫一把抱住想要窜下床去的妻子。纪洺咬着牙说:“滚开,我一定要掐死这小鬼——”小鬼却仿佛完全不曾觉察到房间里的波涛暗涌,依然又纯洁、又无辜的说:“我只看到一个漂亮姐姐而已……喂,那边的姐姐,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漂亮阿姨在这里出没?”真是讲得一口好乱七八糟的中文。纪洺眨眨眼睛,瞬间喜笑颜开,说:“哎呀,漂亮阿姨倒是有一个的,不过你要找的是姓纪的,那应该就是姐姐我。”终于挣脱卫,向孩子张开手臂,说:“来,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老实说,在医院这种地方突然没头没脑出现一个漂亮得奇怪的孩子,这种事多少有些叫人背后冒冷汗。不过纪洺是谁,纪洺从小看漂亮得奇怪的孩子看到免疫。所以根本不在乎,帮助孩子爬上病床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捏着人家水当当的脸颊说:“告诉漂亮姐姐呀,你妈妈是谁?”
男孩眨了眨眼睛看着她,表情有点严肃,咬着嘴唇没有说话。纪洺渐渐觉得不对劲,看了看卫,说:“喂,这孩子该不会是……”卫花了三秒钟才明白她想说什么,跳了起来,双手乱摇:“呸呸呸,大吉利是。”再看看慕容,连全知全能的慕容青先生也一脸的摸不着头脑。纪洺真的很担心这孩子会不会突然说出我姓卫我叫卫小玠之类的话,点着他的鼻子小声说:“等一等!你是不是姓卫?”看到他摇头才放下心来。卫哭笑不得的说“喂……”究竟也喂不出下文来,只能呆呆看着。孩子眨着眼睛好像说不出话来,凝视着纪洺,大眼睛里仿佛有水气凝聚。纪洺本来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突然觉得害怕起来,一把抱紧了男孩小小的身躯,小声说:“不哭不哭,姐姐在这里。”虽然用力过猛觉得伤口有点痛,却一点也不在乎。
不过当然有人在乎,卫就在向慕容打眼色求救。慕容沉吟了一下,放下餐盘,慢慢走过来。
“小朋友,你是不是姓钟?”
小鬼低头在纪洺的衣服上蹭掉眼泪,回过头来,点点头。
“嗯。我姓钟,叫钟胤。”
也许是错觉,一瞬间纪洺觉得慕容脸上居然露出了慌乱的神色。但那一定是看错了,因为慕容很快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看着钟胤的眼睛,说:“那么,钟胤你可以告诉我,妈妈在哪里吗?”
小鬼眨着眼睛看着慕容,好像在犹豫这个漂亮哥哥是不是可信。慕容一直微笑着看进他眼睛去,没有回头,小声说:“卫先生,拜托你赶紧去餐厅把韩小姐找回来。”卫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紧张,答应了一声就飞跑出去。纪洺看着慕容凝重的脸色也开始觉得不对劲,慢慢放开孩子。钟胤好像终于觉得慕容是好人,说:“妈妈要我在这里等着她。她说一会儿打开窗户,就能看见——”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两个成年人一齐变色。慕容咬着牙说:“韩漠这笨蛋——”冲了出去。纪洺摸摸孩子的头顶让他坐在床上,自己下床去关窗户。钟胤窜了过来抱住她的腿,说:“妈妈说要开着窗户的!”纪洺转了转眼珠,伸手一指门口,说:“妈妈来了!”孩子扭头过去的时候她飞快的扑过去关上窗,动作太猛伤口无疑又绽开了,趴在窗台上刚喘了口气,就听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指控:“你是坏人,你骗我。”
纪洺还真的自觉有点理亏,蹲下来说:“对不起,姐姐晚上一定要关窗,因为怕黑。”钟胤用拳头胡乱擦擦眼泪,一声不吭的搬过凳子想要爬上去开窗户。纪洺弯腰想要拉住他,小孩默不作声的回身飞起一脚。换了平常一个四头身小P孩的这么一脚根本对纪洺不关痛痒,但今天正好踢在伤口上,纪洺顿时一跤跪坐在地上几乎没缓过来。好在她身手怎么也要比一个小孩子敏捷,转身就把他拖下来抱在怀里任凭怎么拳打脚踢也不松手。大晚上的一个孩子放声大哭该有多么吵,护士立刻就冲了进来,帮着纪洺把孩子架开。纪洺喘了口气正在思考该怎么向护士交代,却听到窗外传来沉闷的声音。心里沉了一下,仿佛被巨大声响之后的寂静压制住了,说不出话来。连小钟胤的哭声都在刹那间静下来,圆睁着大眼睛望着窗外,仿佛知道了发生的事情。然后有人尖叫起来,窗下一片混乱,钟胤张了两下嘴没有发出声音,终于又哇的一声哭出来。纪洺从护士手里抢过孩子抱在怀里,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只能一遍遍小声说:“放心,放心,你还有姐姐,小钟胤不会是一个人。”
这个夜晚注定无法平静,外间走廊传来奔跑的脚步声和护士长“保持安静!”的斥责声。门砰的一声被推开,韩漠冲了进来,然后是卫。韩漠一看房间里的架势就白了脸色,二话不说冲到窗边开窗望下去。纪洺看着朋友的背影,叹了口气,说:“果然?”
韩漠的肩膀很僵硬,好像在努力控制住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干涩的说:“看来我把她逼上绝路了。”
“……不,你只是临阵脱逃而已。”
卫小心的拍拍妻子的肩膀,示意她把孩子交给自己。纪洺这才觉得伤口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病号服上渗出了一点血迹。可是钟胤一离开她的怀抱就开始用尽全身力气大哭,惊慌失措的成年人们只好任由他像一只无尾熊一样攀在纪洺身上。纪洺一边慢慢蹭回病床去坐着,一边安慰朋友:“外面是草地,一定救得回来。”心知肚明自己是在说瞎话,刚才那声音可一点也不像是草地。不过在医院跳楼,本身就是件有点古怪的事;只要抢救得及时,生还的可能性的确不小。韩漠僵着不说话,慢慢转过身来找了张椅子猫进去。卫看看一左一右两位呆若木鸡的女士,觉得自己有必要打破沉默,咳嗽一声:“对不起,请问——”
纪洺摇摇头,指指韩漠。韩漠叹口气说:“这孩子的妈妈,是季的前妻。”
“……你临阵脱逃没有去见的人?”
“如果我知道会这样,无论如何都会去见的。哪怕当场被逼得要退出,也决不会放她一个人。”
“不要自以为了不起,你不是神仙。”
“不……早知道,我的确应该退出的。”韩漠低头把脸埋在双膝之间,“那样比现在好得多。刚才我探头出去看的时候,正要把她抬上担架去急救。季站在旁边抬头看了我一眼……看到他的表情你就知道了,早点退出的话,至少不至于被他用那种眼神看。”
“呃,恕我直言,这里是六楼,你视力再好也没办法看清楼下谁的表情。而且老实说,与其这样胡思乱想,自己去确认一下答案,会不会比较直接?”
韩漠错愕的抬头看了看她,又埋下头,笑声听起来有点沉闷。
“只要事不关己的时候,你永远是最冷静的那一个……多谢,我现在好过多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