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23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23、

这间病房今晚真是热闹到家,护士长亲自进来把钟胤从纪洺怀里揪出来,声明“无关人等统统出去”,一帮住院医生围过来处理伤口。钟胤本来大概是要挣扎的,可是伸手抱着纪洺的腰却摸到一手血,顿时吓到,乖乖被抱走。纪洺向他露出抱歉的微笑,卫皱着眉一把把小鬼抱在怀里。出去的时候韩漠正猫在外面的长沙发上,对面坐着的是敏帆。过片刻慕容也出现,皱着眉看看情势诡异的一群人,找位子坐下。韩漠打个呵欠向他伸出手,他也就从外套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她。动作太流畅,韩漠反而吓了一跳。
“真的有?”
“没有才奇怪吧……不过之前的小鬼说是来找纪洺的哟。”
小鬼大概是之前折腾得太累,安静下来之后只花了三分钟就沉入了梦乡。韩漠低头拆开信封,只瞄了半眼就冷笑出来。
“不过按照今晚的表现,纪洺的确很像一个好妈妈呢。”
慕容表示同意,用征询的眼神看看卫。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问:“什么?”怀里的小鬼在睡梦中嘟哝了一声,伸手抱住他。韩漠勾勾嘴角,把那张信笺送到他鼻子底下。
“在遗书里拜托我安排可靠的夫妻收养小鬼……但明明自己就让小鬼来找尊夫人来着。怎么样?如果你不肯照顾的话,我就带走了哟。”
卫张口结舌的看着韩漠,有点不能适应她这么轻描淡写的口气。慕容知道朋友的个性是越是郑重其事就越努力装作不在乎,叹口气拿走那张纸,拍拍卫的肩膀。
“没关系,不要勉强。这家伙只是随便说说罢了。”
“不,我其实也……”
但是对面的两位男士一起抬起头来,露出的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卫顿时气结,低头抱紧怀里的小鬼,叹口气。韩漠撇撇嘴伸手摸摸小鬼柔软的头发,说:“还真是可爱的小孩……虽然有个不可爱的妈妈。”敏帆轻轻说:“韩漠。”语气倒也不见得不以为然,却显然希望她不要再说下去。韩漠笑得咳嗽起来,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少热血一点不会死的。”卫听着她嘲讽的语气忽然不快起来,扭头盯着她说:“好啊,明天我就去找律师……不,现在我就去打电话。”
他一向是那种但凡下了决心就要以最快速度付诸实现的人,一半是因为不给自己反悔的时间,另一半是潜意识的要表现得与众不同。站起来就要去打电话,动作太急,怀里的孩子显然被惊扰到,不安分的扭动身体,睫毛颤动着好像就要醒来。卫吓了一跳,赶紧又坐回去。韩漠嗤一声笑出来,探过头仔细打量孩子苹果一样的脸颊。正好对面长椅的慕容和敏帆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四个大人的额头砰一声撞到一起。各自按着额角哭笑不得的时候,纪洺冷冰冰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
“谁要去打电话?”
显然刚刚包扎好伤口,连弄脏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下,嘴唇上齿痕宛然,无疑刚才很吃了点苦头。可是表情和声音都跟平常一样冷冰冰,就算扶墙站着背后有护士在气急败坏的想把她拉回去也还是一派居高临下,好像下一秒钟就会飞脚踹过来。四个人里韩漠和敏帆从小就已经习惯这个人的这种表情,慕容则是根本就不怕,只有卫下意识的微微侧过身体护住怀里的孩子,才抬头说:“纪洺,你看……”
“嗯,我看。”
她弯下腰,劈手夺过慕容手里的那封遗书。娟秀工整的字迹,没有一处涂改,绝对不像是在心情激荡的时候写下的,而且很可能誊写过。上款直接了当的“韩漠小姐”,只这四个字就让纪洺哼了一声。
“不是明明有那个前夫在么?”
“哦,大概是因为算准我心里有亏欠吧。”
纪洺转过身子,背靠墙站着。腿有些发软,但倘若被护士看出来,就会被臭骂——事实上护士长看来已经准备臭骂了。虽然纪洺号称天不怕地不怕,但从小就一直在这位护士长手里挨针,积威之下也很不愿意开罪老太太。这种时候是不能指望卫的,幸好慕容一向反应很快,打了个眼色给韩漠,两个人把纪洺架了回去。耍帅耍得这么虎头蛇尾,对纪洺来说是很新鲜的经验。韩漠也知道,笑盈盈吐嘈:“下次摆Pose的时候,先想想会不会被人扛回去。”
“……哼。不要岔开话题,你真的觉得自己有亏欠吗?”
“对那位小姐姑且不论,对小鬼的确……不过老实说,我认识的夫妻,除了你们俩之外也没有多少。假如你不肯的话,我明天去问问扬。”
“谁说我不肯。”
“咦?但是……”
纪洺闭上眼睛,神色好像很不耐烦。“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吧?呆在我这里练习转折连词,对留住某人可没有帮助。我明天自己会给律师先生打电话,虽然之前口口声声闹穷,我们也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小鬼。”挥手的姿势俨然在赶苍蝇。韩漠苦笑着退出去,一同被赶出来的当然还有另外两位先生。她斜眼看看敏帆,好像觉得很有趣的,露出古怪笑容。
“我说,那个当雇员的也就罢了,你怎么也好像乐见其成的样子?”
“哦。要提升公众形象的话,当妈妈是最安全有效的途径了——生一个显然来不及,领养一个也不失为好办法。如果小孩子碰巧还足够可爱,说不定可以毫发无伤的度过这次公关危机。”敏帆低头看看鼓起腮帮子的朋友,微笑一下,“当然,一旦媒体开始挖这个孩子的来历,就会波及到你。所以在那之前,先做点准备功夫如何?”
“哼,用不着你担心。我和他的关系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知道。”韩漠冷冷的抿着嘴唇,原本完美无瑕的唇妆沾了一点在唇线外,看起来嘴唇有点肿肿的,“而且最近看来,都是不要太经常见面会比较好。”
一旦下了决定,事情就在轨道上飞速进展。文件上的程序虽然还很繁琐,“纪洺在医院收养了偶然遇到的孤儿”,这样的剧本却已经飞速的传到了城中的每一个角落。第二天来探病的人就突然多了一倍,每一个都“想要看看那个幸运的孩子”。纪洺固然不认为成为自己的养子是什么幸运的事,也不打算让媒体大肆渲染孙晴的自杀事件。虽然让每个人都觉得钟胤是遭受母亲抛弃的孤儿有助于自己提升正面形象,但要付出这种代价才能和媒体言和纪洺绝对不干。不过说到底她现在也还是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的病人,一切事情都由慕容和韩漠安排,卫偶尔插插手,这两天还加上了那个一向是媒体宠儿的敏帆。所以看到报纸虽然光火,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确保钟胤不看到这样的东西。这种时候唯一庆幸的就是小鬼毕竟是小鬼,还不怎么识字,只要保证病房里只要有他在的时候就绝不开电视,兼绝不让他单独离开病房,就可以确保封锁消息。同情常常是伤人的利器,这一点纪洺非常明白。少女时代她全部的不愉快都来自于亲戚们“有那样一个母亲啊”的叹息,结果变得性格别扭直到如今,绝对不要让身边的小鬼也重蹈自己的覆辙。钟胤也好像很粘她,每天很晚才跟着卫离开,一大早又被送过来。乖巧到简直不像话的小孩,纪洺怀疑他常常没有人陪,不然不会那么习惯于自己照顾自己,以及捧着一本书就可以打发时间。这样的想法让她很不舒服,决定提前出院陪小鬼呆在家里。虽然遭到了医生们的强烈反对,最后还是拿到了通行证。显然是韩漠私下里直接取得了院长的同意,因为出院那天林昕亲自来帮她办手续,安抚职业操守遭到无视因而闷闷不乐的护士长“我会常常出诊”。钟胤那天没有跟着卫来接她,说是“要在家里给你一个惊喜”。纪洺半信半疑的上了车,一连问了八遍“有没有人陪他”。
“安啦,放心吧,保姆从昨天起就已经上任了。小鬼很讨欧巴桑喜欢哟,所以没有问题的。”
“电视机……”
“电视、报纸、收音机,全部都已经交待过了。禁句也都已经列了出来。这件事是慕容在办的,就算你信不过我,也至少应该信得过他吧。”
纪洺闭上嘴,心里还是有糟糕的预感挥之不去。坏心情在车子被一辆采访车超过之后达到顶峰,皱着眉说:“这是什么?”卫也有些意外,望着前方的车子说不出话来。纪洺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伸手敲敲方向盘:“停车,换手。”
“开什么玩笑,你伤还没好。”
“闭着眼睛都可以开得比你快……要不要换?”
“不要。”
这句话说得异常认真坚决,而且没有看着她。纪洺嘟着嘴望着丈夫的侧脸,慢慢收回手没有再说什么。车速并没有明显的加快,不过没开多久,他们住的公寓大厦也就遥遥在望。不用多好的视力就能看到,楼下聚集了不止一辆转播车,还有好多记者架好设备,正摆着架势对镜头说话。
“……怎么回事?”
“哦。冲过去好了。”
卫哭笑不得的看看妻子。纪洺的表情仿佛司空见惯,“不然怎么办?嚣张成这样,下次会直接冲进你家去的。”
“你好像不记得了,最近你深陷一个叫公关危机的东西,还没有安全度过呢。”
“即便如此,你觉得这帮蚊子是冲着你我,还是冲着小鬼来的?一定会拿着话筒要你说‘这个孩子真的很可怜……’之类的话。与其满足他们这种阴暗的欲望,还不如继续危机下去比较令人愉快。”
她这样说,卫却不能这样做。有那么多记者围上来的时候,一脚油门踩下去冲向停车场,这种事只有纪洺才干得出来。所以他在话筒、镜头和闪光灯都扑上来之前就减慢车速,索性让他们拍个够。纪洺叹口气低头找出管唇膏飞快涂红嘴唇,一边微笑一边小声对丈夫说:“只要笑就够了,不要说话。”
“……我知道。”
单单只是微笑的话,这对夫妻是很迷人的。尤其是纪洺,因为受伤而掩盖了她身上的芒刺,看来简直温和可亲。完美无缺的笑容一直到他们几乎进入大厦的安全门才终于崩溃,那是因为有一个年轻的记者追在他们身后问:“听说你们将要收养的那个孩子的母亲刚刚自杀身亡,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个机会来得很合适?”
卫在纪洺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就知道糟糕,还没来得及制止,纪洺已经回过身去,一把拽过那记者手里的话筒。
“就一次性说明白吧。不管你们打算编造多少煽情故事,我只是很爱这个孩子而已。和他的处境,或者我的处境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能让这个孩子没有人照顾就这样长大,如果你们想要达成这个目的,就尽管来试试看。”
她放开话筒扭头进入大厦,安全门在身后徐徐关闭。卫不动声色的扶住妻子快要失去平衡的身体,听到她叹了口气。
“抱歉,还是忍不住发飚了。”
“……嗯,没关系。”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