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1x24(End)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8点剧场]曾经深爱过作者:神原茜

24、

在镜头面前公然跟人宣战这种事,纪洺以前不是没做过,卫以前也不是没看到过。那还是他和纪洺交往之前的时候,在新闻里看到纪洺对着镜头说:“就是因为你们没有基本的是非判断能力才会被媒体牵着鼻子走。勉强用一用你们肩膀上方的那个球体怎么样?”当时就骇然失笑,记住了她指着镜头的指甲油。后来在朋友的Party上第一次见面,开场白也是“啊,你就是那个挑战新闻界的姑娘。那天的指甲很漂亮哦,虽然跟衣服不大配。”所以虽然也觉得这个节骨眼上再叫板不算明智,但纪洺不这样就不是纪洺了。反正彼此的人生目标都不是万众爱戴,最坏也不过是被杯葛,有什么了不起。既然娶了纪洺就不要指望有一个八面玲珑的老婆,这点认知卫还是有的;何况他自己八面玲珑惯了,一时间也觉得犯禁的新鲜感实在不错。究其极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曾遇到过挫折,所以误会人生不过如是,只要伸出脚去就能碰到实地。虽然之前也会说“准备过穷人的日子”,却只是当作玩笑,所谓的穷人意味着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
何况回家看到钟胤捧着那一大束用蜡光纸折成的鲜花,连卫都心花怒放,之前的小小不愉快立刻飞到九霄云外。他本来是撇下团队抽空出来,这上下应该赶回去,却兴高采烈的陪着小鬼涂鸦直到晚餐。要到第二天发现所有报纸和电视台整齐划一的声讨纪洺,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纪洺的团队反应比他快得多,或者毋宁说,伟大的慕容青先生反应比他快得多。那天晚饭后卫赶回工作室,慕容就拎了经纪人过来开会。效率且是高,顺手还拿了隔壁那套公寓的室内设计图过来。纪洺折腾了一天早已经呵欠连天,草草送了钟胤上床,加入他们的第一句话是:“嗯,随便给个方案,我去唱戏就行了。”
慕容似笑非笑的说:“我们随便给,你都肯唱?”
纪洺对他早已经放心到麻木,挥挥手说:“反正怎么唱不是唱。”低头翻设计图。翻来翻去都下不了决定,拍拍慕容的肩膀说:“你帮我看着办好了。”经纪人显然没见过她这么全无意见的时候,目定口呆的看看她再看看助理先生。慕容狡猾的笑了笑,说:“你说的。那么卫先生倘若反对的话,你要负责说服他。”
“啊,包在我身上。”
这句话说得潇洒干脆,说完她就挥挥手转身去卧室。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的时候卫早已经去了工作室,说不定昨晚根本就没回来。Babysitter正在照顾钟胤吃午饭,小鬼看到她就抱上来,这顿饭又喂又哄的吃了一个多钟头。她看看这天的报纸,冷笑一声随手放在桌子上。钟胤一边乖乖的吃掉剩在盘子里的青豌豆,一边好奇的看着那报纸。纪洺瞧瞧小鬼的眼神,笑眯眯的说:“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去公园玩?”
她刚刚被袭击过,保全公司格外小心,外出的时候有好几个人跟着。纪洺坐在午后阳光明媚的草地上看钟胤大呼小叫的跑来跑去,一边笑眯眯的陪他玩飞盘一边留意着附近。有偷拍是一定的,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让自己成为不见天日那一方。公园里人很少,偶尔有附近的住户带了狗狗出来散步,很神气的波利,钟胤几乎是飞扑过去跟人家打招呼。纪洺微笑着看着孩子和狗狗玩在一起,直到有人挡住她身前的阳光,才皱着眉抬起头。
“又有什么指教,老爸?”
“哦,听说我多了一个外孙。是那个小鬼吗?”
纪洺警觉的站起来。纪康哑然失笑,摆摆手。“我还不至于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不过,你出院的时间,比我预料中还要早。”
“……哼。这点小伤,根本不用躺那么久。”
做父亲的摘下帽子露出嘲讽的笑容打量着女儿,含义不明的点点头。纪洺直觉的不愉快起来,看看表说:“小鬼该午睡了。”回头打算把钟胤叫回来。可是树荫下的草地上只有钟胤刚才还在玩的彩色飞盘,连孩子带狗狗都已经踪影不见。她发呆了三秒钟,回身一把揪住老爸的衣领。纪康有趣的微笑着,轻轻拨开女儿的手。
“啧,啧,真不可爱。”
“……还给我!”
“不然呢?”
“你不让我见我的孩子,我也只好不让你见你的孩子。”
她很久没有这么束手无策过,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句话软弱无力。纪康微笑着摘下手套鼓掌,风度完美无缺。纪洺一边咬着牙心想一定要扣这批保镖的薪水,一边飞快的猜测着老爸的用意。“假如你要用这个小孩来要挟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一个喜欢被要挟的人。”
“咦,你未免把我想得太龌龊了点。我只是让部下带那孩子去吃点心而已。附近有一家很精彩的蛋糕店,小鬼一定会喜欢的——”眯起眼睛看着纪洺悄悄松了一口气的神态,仿佛觉得好玩,微笑得露出雪白的牙齿,“不过你怎么会以为,我会坐视你领养这个小鬼,然后多出一个不肯离婚的理由?”
“哼,这样的展开未免太单调了点。还有那~么多后着没来得及使出来,不是很可惜吗?要说服球会处罚我不是很容易吧?花了什么代价才说服我们那个白痴GM,能不能稍微透露下?”
纪康笑眯眯答:“亲爱的女儿,好久没有看到你这种气急败坏的表情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你十四岁那年为了不肯送走那只圣伯纳跟我斗智斗勇。假如你记得那一次的结局,这次就应该听话一点才对。”
“……亲爱的老爸,假如你不小心忘记了,我不介意提醒你一次。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的自立能力是有所差别的,我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要养小狗还是养小孩都随我的便。”
“哦?那个孩子几天前看着妈妈从窗口摔下去,现在就能够玩得这么无忧无虑。你真的决定要收养他?”
纪洺握着拳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做一个殴打父亲的不孝女。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狗狗的叫声,然后是小鬼和波利犬一起跑出来,Babysitter在后面跟着。纪洺只瞥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又上了老爸的当,瞪着他脸色阴晴不定。纪康戴上帽子,愉快的笑出声来。
“真是有趣极了。什么时候有空再出来喝下午茶怎么样?带上小鬼。”作势要走,却又回过头来,“唔……你新换的那个助理很能干。还有,你知不知道,那个姓卫的家伙每天下午都会去探望你老妈?”
“……什么?”
“很精彩哦,你那位母亲大人。可怜的纪小洺有多少男朋友是被她抢走的来着?四个,还是五个?啊,当然那都是你小时候的事了。要不要看照片?我那里有哦。”
纪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父亲已经微笑着转身离去。假如这个时候有人站在她背后,就会发现父女俩挺直背脊的姿态几乎一模一样。血统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不管是彼此珍爱、疏离、遗忘或是憎恨,相同的基因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展露出来。纪洺看着父亲的背影在浓荫下消失,叹口气低下头,看看抱住自己大腿的钟胤。
“累了吧?来,我们回去睡午觉。”
这种天气这种时候,的确是睡午觉的最佳时间。不过自然有人不让她睡,慕容青先生正在起居室等候。那个狡猾的笑容似曾相识,纪洺看了看堆在他身后桌子上的册子,再看看他,忽然警惕起来,说:“什么的干活?”
“昨天你交代的,唱戏的剧本。”
钟胤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伤口没什么事,可是走了这么久还是觉得累。差不多猜到这堆册子是什么,后悔不已,更觉得累。向慕容打了个“稍等”的手势安顿孩子睡下,呆在那临时改成的儿童房里几乎不想出去。好在纪洺从来不逃避现实,从手腕上捋下发圈把头发绑成马尾,深呼吸三口,出去问慕容:“是不是——”
“婚礼。”
“打算定在什么时候?”
“哦,下周日。”
国家队比赛日,大多数的同学都会飞回来。少部分自己还在度蜜月的家伙,纪洺也不觉得他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有什么好处。虽然还是觉得特地结婚给别人看近乎愚蠢,却也明白不这样做不行。最根本的是,因为下午和父亲的见面,而无比坚定了“我就是要卫”的决心。何况,“韩小姐昨晚已经给出了大部分女方宾客的名单,杨先生那边也把男方宾客大致拟了出来。请柬早上已经寄出去一部分,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去试礼服?”
“……到底是谁要结婚?”
“啊,昨天你答应过的。”
纪洺无言的瞪着自己的助理,开始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一个恶当。慕容青先生笑得又悠闲、又愉快,摊开手做出无辜的姿态。而且这家伙转移话题的功力真是卓尔不凡,下一句话是:“另外还有事要跟你商量。上次你要的心理辅导,倒是不着急,不过要赶紧给钟小胤物色一个心理医生。我预约好了明天的时间,你要不要亲自带他去看?”
“什么?”
慕容的笑容在脸上僵住,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叹口气。“你不会觉得,那小鬼真的应该兴高采烈吧。”
“咦,高兴总比不高兴好……”
她被慕容那个怜悯的表情吓住,呆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都是装的?”
“他大概,很怕被别人讨厌吧……我不知道他之前和孙晴是怎么相处的,不过这个小鬼只要在别人的视线之外就很少笑得出来。”
纪洺现在也笑不出来,发呆三秒钟。“跟我来。”
用书房改成的,没有太多儿童味道的儿童房。窗帘拉上了,房间里光线很暗。孩子在新买的小床上睡得很不安稳,踢掉了被子。两个大人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刚好看到他皱着眉头,在睡梦里小声叫着:“妈妈,妈妈。”
纪洺和慕容面面相觑,同时在嘴唇前竖起指头。退出去之后相对无言半天,纪洺才叹口气说:“好,我来准备婚礼吧。”
要说服卫举办一场大规模婚礼不是难事,实际上,纪洺的力气大部分花在了盯着他以免不小心办得太过盛大上。筹备婚礼这种事,基本上就是体力、财力和精力的大规模损耗,只要交代出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总可以办得不错。请柬雪片般寄了出去,确认函也雪片般寄回来。一千名宾客的名单据说是经过层层筛选的,纪洺真的很好奇如果少筛选几层会有多少。他们包下了本城那著名大湖的湖心岛,据说到时候会动用三百名保安,反正这种事有慕容操心,她乐得放手不管。这期间带钟胤去了一次心理医生那里,小鬼死也不肯进门,僵持了两个钟头,以纪洺的妥协告终;纪洺自己去见了一次心理医生,据说被催眠之后就睡得像木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要在十天之内筹办一场婚礼,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直到那个周六晚上卫还在亲自替纪洺改衣服,被纪洺前后催了不下二十次才终于睡下。他一向一沾枕头就能睡熟,纪洺却悄悄起身去替小鬼盖了趟被子才回来。月光从卧室的窗口透进来,挂在那里的晴天娃娃轻轻晃动。虽然那个湖心岛上烟雨蒙蒙的景致也很美,但明天一定要是晴天。
那个时候纪洺还不知道,倘若明天真的一片烟雨蒙蒙,一切就都不会改变。


————————————————————————

特别说明:本片一季完结后因制片人对质量不满而被砍。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