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06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自然保护的国度 -Let It B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荒野的正中,一辆车子在跑着。
只有茶黄色的岩山与砂土与石块的不毛的大地,在放眼可及的范围内,那是足以称为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一丝云彩都没有的透明澄澈的苍蓝天空,还有毫不留情地照耀着的太阳也有一个。
在那样的地方一边卷起长长的一带土烟一边孤独地奔驰着的车子,是黄色的脏兮兮的小小的又破破烂烂的,看上去马上就会坏掉似的。一边不时从排气管中吐出黑色的烟雾,一边在布满了细小的石子的,究竟是道路呢还是不是道路呢都搞不清楚的土地上前进。从咔嗒咔嗒摇晃着的车身侧面,满是裂缝的后视镜似乎快要掉下来似的。
“真的,在这前面会有国家之类的吗?——该不会果然还是给那个旅行者摆了一道吧?师傅。”
在右侧的驾驶席上,男人询问道。稍微个子有点矮的英俊的年轻男人,用双手握着细细的方向盘,一直做着微小的调整让车子笔直前进。
“有的。”
干巴巴地回答道的,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拥有黑色长发的妙龄的女性。
两个人都穿着质地比较薄的长裤和白色的长袖衬衫,将袖口和领口解开稍微打开一点。女性戴着太阳镜。男人这边则是在头上裹着白布,细绳子绕在额头上,那个样子有点当地人的味道。
“还真是自信满满,但是根据是什么?”
对于男人的问题,
“没有那种东西。”
被称作师傅的女性,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尽管如此还是很热啊…… 师傅。”
握着方向盘的男人说道,
“那种话不要说。”
副驾驶座的女性训诫道。
仿佛不分彼此地融入到蒸腾的灼热空气中一般,小小的车子咔嗒咔嗒地跑着。天空中太阳毫不留情地照耀下来,烘烤着车子的顶棚和前盖。即使从窗口有风吹进车内,但是热就是热。
男人用从头上搭下来的布把脸颊上的汗水擦掉。女性在太阳镜上反射着天空,一副事不关己的没表情的样子沉默着。
“什~~么也看不见啊……,今天之内能够到达吗?”
“不行的话就明天。后天也没关系。燃料应该是有的。”
“虽说话是没错……”
男人瞥了一眼后座。被夹在平常的行李当中的,装着汽油的大大的铁罐子有一大堆,排列着。

然后时间过去,黄昏时刻逼近了荒野。太阳虽然是已经倾斜下去了,但是还是很热。果然还是除了砂土与石块与岩山之外什么都没有,车子一边将长长的影子伸向侧面一边只管跑着。
“师傅……。差不多该休息休息了啊。”
开车的男人用疲劳的表情说道,女性回答。
“还不行,到日落为止要一直前进。”
“不用着急也没关系的啊……”
“那个旅行者说过的话如果是真的的话——,应该是没多少时间了吧。”
“那倒的确是这样没错……。那可是不管什么话都是真的的话啊。”
男人把脸对着副驾驶座的女性。
然后女性把脸转向男人,摘下太阳镜之后,露出了通常基本上看不到的微笑。
“…………。怎么啦?”
男人稍微有点心惊肉跳,开口问道。
“总之现在为止看上去是真的呢。”
听到女性的那句话,男人急忙看前面。
“哇噢……”
男人由于感动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
“原来真的有啊……”
在视线的前方有绿色。在车子的前进方向上,看上去如同绿色的团块从地平线下面涌起一般。那个绿色的团块,仔细看去是树木的枝叶。
然后那是,仅仅一棵树木。从这么远的地方也可以清清楚楚看出来的程度的,非常巨大的树木。左右的幅度超过树的高度,如同阳伞一样将树枝伸展开去。
“‘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几乎令人无法相信的巨大树木’……。那个旅行者先生,怀疑了您非常抱歉。”
男人对着不在那里的人道了歉。
“那么,加快速度过去吧。”
对于女性的声音,
“了解!”
男人在踩着油门的脚上贯足了力气。引擎声陡然拔高。后轮猛蹬大地。尽管如此还是没有跑出什么速度。

在广阔的天空染成绛红的茜草颜色的时候,两个人到达了湖畔。在稍微有一点高度的悬崖上车子停下了。
从那里,看到了那棵树的全貌。巨大的绿色的阳伞。
那棵树在岛的中心。平坦的岛屿。有围绕着岛屿的石头砌成的城墙,在城墙中可以看到市街。那个岛屿也算是相当的大,因此由于眼睛的错觉,树看上去也就是普通常见的大小那样。但是在同时,高高的城墙看上去简直象是围着花坛的一块砖头那样,凭这一点就可以凸显那棵树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
围绕着岛屿的湖简直象是大海。广阔无垠到对面的湖岸完全看不见的程度,一直延续到弯曲的水平线的另一边。平稳的湖面映出天空的颜色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真是美妙啊。”
“很壮观。”
两个人从车上下来,一时之间看那景色看呆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一亮一亮地闪动车灯。于是,从岛上有一只小船朝着这边过来。
两人回到车上,顺着悬崖上的陡坡开下来到达了水边。在那里有使用切出来的石料建造的栈桥。
过来的是可以乘坐十人左右的渔船。在船体上东一块西一块可以看到修补的痕迹,相当有年头了。完全是出去捕鱼的打扮的两个男人从船上下来。
交换过问候之后,是听说了巨大树木的传言过来的所以想请求观光入国,女性这样申请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请一定看过再走。”
男人们一口答应。
因为车子上不了船,所以女性和男人决定只拿着行李坐船。虽然是几乎不会有人来的地方,但是在宝贵的车上男人还是设置了机关。如果有人想要抢车子的话,从车子的各个部位会飞出弹丸。
两人成了船上的乘客。渡过湖面登陆小岛。等到终于穿过城门的时候,太阳也已经完全落下去,天空中星星开始闪烁。
因为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到这个份上,一切看明天了啊。”
“是啊。今天我也是累惨了。”
两个人住进向导带他们去的城门附近的旅馆,立刻就睡觉了。

第二天。
在早晨的眩目光线中,从旅馆的窗口望出去巨树看得很清楚。
树虽然是在相当远的,走路的话要花近一个钟头时间的国家的中央部分,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大了,打开窗户伸出手的话看上去可以碰到树枝。
“那是自然。在这个国家看不见那棵树的地方是没有的。”
在早饭之后。由向导带领,两个人一边参观早晨的街道一边走着。
国家里面,是跟荒野一样的颜色。将切出的石料铺设或是堆积起来,建造出道路和房屋。
狭窄的街道上看不见机动车的踪影,腿很短的看上去十分结实的马匹,喀踏喀踏地拉着马车。在宽广的国内,农田与家畜的饲养场铺展开去。
“如您所见,我们国家就建造在这个岛上。根据传说,很久以前在荒野流浪的我们的祖先大人们发现了湖与岛还有树,就将那里作为居所。既有水,又有对外的防御,然后还有为我们遮挡强烈的阳光的最好的树木的地方。发现这里的时候,祖先大人们的惊讶究竟是怎样的程度呢。——顺便,那棵树没有名称。我们国民,单只是把它叫做‘树’。”
“唉?那又是为什么啊?”
惊奇的男人问道,
“因为除此之外连一棵树都没有吧。”
走在旁边的女性说道。向导回答说正是如此,
砰。
“原来如此。”
男人用拳头一砸手掌,心有所感道。
“如您所见,在本来就是荒野的这块土地上能够生长的东西,不管再怎么花功夫能够种出短短的草就是很不错了。那样巨大的树木自然生长出来耸立在那里这件事情本身,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是奇迹。到底树龄有多少年,连想都无法想象。”
向导一边走着一边诉说。其语气中渐渐开始带上了热度。
“因为如此所以这棵树,是我国的象征也是全体国民的心灵的支柱。——是灵魂!我们从出生开始就仰望着这棵树,一直到死为止都是仰望着树生存。在这块灼热的土地,深爱着由自然母亲养育出的唯一的一块荫影而生存!”
呵~,之类,也是,之类的,一边答着这类普通的话,男人,然后还有女性也是,走在向导身后。
“自然!丰饶的自然与人类!在大约一百年前,我们制订了‘自然保护法案’决定用法律将树守护到底,然后我们也是被守护着!在大地扎根的力量,从大地令我们的每一天得到充盈!绿色只有那一个!天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用说!在右手看见树的话,就当然能够感到!”
向导从头到底都充满热情地诉说着,但是早已经听不懂是在说什么了。
这样啊,之类,好厉害啊,之类,一边随便答着话,男人,然后还有女性也是,走在向导身后。
终于三个人来到了巨树的近旁。因为在那里有围绕着树的高高的墙壁,所以树干完全看不见。
虽说是近旁但从墙壁到树干还是有着相当的距离,尽管如此,抬头就是树叶的绿色。枝条如同阳伞一般猛烈伸开,看上去如同在那里有一座山一般。
“呵啊……。这可真是够大的……”
男人一边仰望一边说道。
“但是……,不能比这再靠近了。”
向导做出很悲伤似的表情,用与到刚才为止的热辩完全相反的,象是葬礼的致辞一般的口气说道。
“从这道墙壁往前,根据自然保护法现在是禁止入内。像以前一样,仰望着树叶缝隙中漏下的阳光睡午觉这种事也做不到了。”
“是为什么呢?”
男人问道,
“因为有折断,或者是倒塌的危险吧。”
又是女性做出了回答。向导说是的,这样点了头之后,
“那么,就请观看墙壁的里面。”
向导顺着墙根稍微走了一段,登上了那里的楼梯。然后三人上了造在墙壁上方的如同展望台般的地方。从这里的话应该看得见中央的树干。
“啊啦~~。”
在看到树干的瞬间,男人就叫出了声。
从那里看见的巨树的树干,有着令人想到超高层大厦的粗细。扎扎实实地连接着大地与枝叶之间的空间。仔细看去那并不是一根的圆的树干,而是好些粗壮的树干集合在一起融合起来的。
但是树干东一块西一块地开始腐烂,遍布着黑色的洞穴。在横向展开的粗壮树枝的下面,堆砌石块而成的支撑物成十成百地建造着。看着从远处眺望的时候看不出的那惨状,
“还真是不知说什么。满身疮痍啊。”
男人发表了感想。
“如您所见……。从几十年前开始的树干的损伤不停地恶化。粗大的树枝整根折断落下的事例也频频发生。现在是将树枝用石柱支撑住,从自然保护与危险防范的观点出发为了让人不要接近,所以象这样用墙壁围起来。”
向导仿佛心情沉重苦闷似的诉说道。
“那树枝要是掉下来的话,看上去可是够瞧的啊。”
对于男人的言语,向导回答。
“以前在这墙壁的内侧,也就是说树枝的下面也曾经有住宅与公园等等。但是几年前,粗大的树枝折断了掉下来,把道路整整压扁了一条,一百二十五人丧生。”
“好可怕啊~。”
“自从树干的损伤引起注意以来,我们拼尽全力,为了保护树做了所有一切可能的努力到现在。但是,这往后只能听其自然,已经到了只能听天由命的地步了。”
“那个怎么说,那个新的别的芽啊之类的不会长出来的吗?”
男人这样问道,但是向导将头部横向摇动。
“树虽然每年都会结出许许多多的种子,但是落下来的种子全部会死掉。对于这坚硬的大地,到底是拼不过。种到水边之类,施上肥料试试看之类,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还是不行。”
“这样的话,这棵树到底是怎么样长起来的呢……?”
男人把疑问说出了口。
“是谜。永远的。”
向导回答之后,
“种子的话,现在树上也是有的吗?”
忽然女性开了口。虽然向导对于那个问题吃了一惊,但还是点着头回答。
“唉?是啊。种子今年也有。”
“这样的话,应该就没问题吧。”
女性虽然说了那样的话,但是是什么东西没问题没有说。向导“究竟是?”这样地歪着脑袋想不通。
“真的是看到了非常美妙的东西。从今往后,也请好好珍重这棵树。”
女性这样说了之后,
“那是不用说!”
向导重重地点了头。

黑发的女性与搭档的男人大约在那个国家过了两天。
尽情享受了湖里的鱼类做的料理,男人悠然地在湖边钓了鱼,女性则是悠闲地看看书什么的打发时间。偶尔将视线抬起,总是能看到巨树在那里。
入国之后第三天的早晨,晴朗无云的天空下,又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船上,两人回到了平安无事的车子那里。男人解除了机关。
两人道过谢,告别了那个国家的人们。小小的破破烂烂的车子爬上坡道,跟来的时候一样,在能够清楚看到国家的悬崖上停下了。
“真是绝景啊。”
男人从车上下来,望着湖和岛还有树。
女性也从车上下来,仍旧一言不发地也是一样环视着风景。
在早晨的风吹过的荒野中,两个人一时之间站定没有动弹。在夹着小小的车子的两人对面,有巨大的巨大的树。
终于男人开口。
“师傅。”
“什么事?”
“那棵树,过不久就要倒掉了吧。”
对于那个问题,
“再怎么撑也就半年吧。”
女性立刻回答道。极端干脆淡泊的口气。然后,
“跟那个旅行者说的一样,很快这风景,也就看不到了吧。”
“真是可惜啊。”
男人真的是很可惜的样子说道。
“但是——”
女性把否定的转折语说出口,男人把脸转向女性。
“从倒掉的树上,会长出下一个芽吧。”
“唉?是怎么回事啊?”
“倒掉的树很快就会受风吹雨打腐烂,但是那里对于新芽而言,会成为又柔软又富有营养的,绝好的苗床吧。”
“啊啊!原来如此!”
“恐怕现在的那棵树,也是这样才发芽的吧。许多的树干最终集合起来,长成了一棵巨树吧。虽说不知道到底花了几百年,几千年。现在就这样,马上要迎来更新换代的周期了。”
“也就是说,倒掉也没有关系的啊。那个国家的人是把树看得非常珍贵的。很快在那圈围墙当中会变得一片绿也说不定,就是这个意思吧?”
对于听上去很高兴似的男人的声音,女性点了头。然后,
“不过,反正估计我们是没机会看到那个了。”



* * *

“不过,反正估计我们是没机会看到那个了。”
对于这样说道的老婆婆,
“那个,想要去看一看!发出新芽的树木在长高的样子!我总有一天要去!”
少女的眼睛闪闪发光。

* * *

“就是这个故事。艾尔梅斯不记得?那个时候艾尔梅斯……,是在睡觉吗?还是说是在外面呢?”
荒野中,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飞驰着。后轮的两侧与上方,堆了旅行用品与燃料罐的摩托拉德。
“不记得啊,木野。”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回答车手。
被称作木野的车手,穿着茶色的外套,将过长的衣角分别卷在两边腿上固定住。戴着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眼前扣着风镜,在脸上裹着用来防尘的大手帕。
在晴朗的中午的天空下,摩托拉德在飞驰。
“所以说,知道就快要到那个国家了,我非常高兴。”
“这样啊。”
艾尔梅斯简短地答道。
“但是啊,那个,绝对看不到那棵大树这件事情是肯定不会错的吧?”
木野点头。
“即使那样也没关系。因为我想看的是,‘师傅他们没有能够看到的景色’啊。”
“就因为那个就跑到这种地方来,木野也是好事到了一定程度了啊。”
“特地选了冬天过来的哦,所以说托冬天的福不必担心象师傅他们那时那样因为太热吃不消。”
“还不是跑在这附近,偶然知道了那个国家就在不远吗?也就是说只是铁观音吧。”
“……‘结果论’?”
“对就是那个。”
这么说完艾尔梅斯陷入沉默。
“其实啊,艾尔梅斯。我在前一个国家买了一袋花的种子呢。”
“哦呀,不知何时。”
“挑了在水中生长,说是一边浮着一边开花的东西。把那种子转让给那个国家的人,如果他们在树的周围用水槽搭个花坛的话就好了啊,我是这么想。”
“送人?以木野而言真是难得。”
“卖掉。”
“啊这样。但是,围绕着那棵树的花坛,木野是看不到的哦。”
“那样也没关系啦。”
“唔~~~。”

第二天早晨。木野与艾尔梅斯在俯视湖水的悬崖上。
湖面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然后有一个很大的岛屿。
“跟师傅说的一样……”
“但是,那个拱顶是什么?”
正如艾尔梅斯所言,在岛屿中央部,也就是说国家的中央部,有一个很大的石头的拱顶。从国家当中有个蛋浮上来那样的,巨大的拱顶。
木野偏过头,
“是什么呢……?那里应该是有过树的,所以……,说不定是在那下面造了植物园之类的什么吧?”
“不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吧。——可别把我扔下啊。”
木野闪动艾尔梅斯的车灯,送出信号。很快,从岛上有一只小船朝这边过来。

架起跳板让艾尔梅斯上了船,木野渡过湖面。
入国的许可立刻就下来了,木野骑车进入国内。把行李放在旅馆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那个拱顶看得很清楚。
木野骑着艾尔梅斯朝国家的中央地区跑去。跑在石板铺的道路上,巨大的拱顶如同涌起一般接近过来。
“欢迎光临旅行的客人。”
向导出来迎接木野与艾尔梅斯。那里是拱顶前面的广场。木野从艾尔梅斯上下来,仰望拱顶。那拱顶用切割出来的石料连一丝缝隙都不留地堆砌起来,拥有庄严的造型。在各处开了用于采光的小小的窗户。
“这可真是,好大啊。”
木野述说了感想之后,
“是的!因为这是这个国家的骄傲!”
向导很高兴似的回答。
“里面可以让看看吗?”
艾尔梅斯问道,
“当然可以!我国的骄傲!象征!心灵的支柱!灵魂!——请千万要观看过再走。这边请。”
随着向导,木野推着艾尔梅斯穿过了拱顶的巨大的门扉。
穿过点着小灯的昏暗的通道,稍微爬上一点坡道。向导帮着一起推艾尔梅斯。
两人与一台到达的,是可以环视整个拱顶内部的展望台。虽然可以看到拱顶内部很空旷,但是因为太暗所以里面的情景看不清楚。
向导把安装在旁边的钟敲了几下,拱顶中回响着那钟的沉重音色。
很快,拱顶里面开始一点一点亮起来,用于采光的窗户上的百页板一扇接一扇地被打开,许多束细细的光线照射进来。
“敬请观看!”
向导的充满自豪的声音。
对于在那里现出身姿的东西,
“…………”“…………”
木野与艾尔梅斯保持沉默眺望着。
树倒在那里。粗壮的树木,朝四面八方散乱着树枝倒在那里。看不见树叶的绿色。在那里的,只有干燥的失去水分成为灰色的树干与树枝。看上去象是在茶色的石头上,巨大的灰色的蛇在扭动一般。
“…………。什么啊?这是。”
木野问道,
“是我国的灵魂!”
向导回答。
“那个是明白了,但是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啊啊。这个,是从前在这块土地扎根的树。在这个国家没有其他的树,所以单只是称之为‘树’而已。大小是如您所见的巨大,站着的时候是比这个拱顶都要大的巨树。”
向导的毫无停滞的说明。
“那个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艾尔梅斯问道。
“是!请千万听在下为您说明。——那可是那可是几十年前的事情。我们的祖先大人们发现的,并因此在这块土地上定居下来的树,终结了漫长的生命活动而倒下了。其倒塌令我们感到非常的悲伤。但是,我们遵照自然保护法,决定不管多久都要将树一直一直守护下去!”
“…………”
“嗯嗯。然后?”
“我们将树用拱顶覆盖住了。为了保护树不受强烈的日光或者风雨的侵袭!虽然工程十分的困难,但是完美地建造起来了!就这样,自那以来的几十年,树一直保持着原样,将其雄姿这样展现在我们眼前!”
“…………”
“原~~来如此。”
“树终结了其生命这件事,当然是悲伤的。但是,其生存过的证据,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能够这样一直保存下去,我们是非常幸福的!我们的世代不管怎么变化交替,这棵树,都会这样一直作为我们的象征直到永远!”
向导一边将双手大大地展开,一边终结了演说。
然后,看到做出看上去心情复杂的表情的木野的脸,很疑惑似的询问道。
“请问出什么事了吗?旅行的客人。”

第三天早上,
“还真是……”
目送把自己送到岸边的船只走远之后,木野低声说道。
“这不是很有意思吗?那个拱顶,单只是用石头堆起来,连柱子都没有就造到那么大可是很厉害的建筑技术啊!真感动啊!来过真是太好了啊!”
“唔~~。”
木野斜眼瞥着很高兴似的艾尔梅斯,戴上了帽子。
“木野,上次说的种子怎么啦?”
正要跨上去的时候艾尔梅斯问道,
“啊啊。这个啊……”
木野掀开外套的前襟,从夹克衫的口袋里取出小小的纸袋。
把纸袋撕破后,在戴着手套的手掌上,几颗小小的种子滚出来。
“对我来说已经是没有用的东西了啊……”
木野握紧了那只手之后,把目光转向了湖面。
“喔,扔到湖里去?”
“虽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开出花来啊。”
“但是,试一试看的价值是有的啊。”
“那么就——”
木野引臂作势,
“看着!”
使出全身力气,把种子朝湖里投去。种子一边散开一边画出抛物线,在湖面上制造出许多波纹。
下一个瞬间,水面剧烈地翻腾起来。
鱼群把种子全部吃掉了。





(第九卷 第六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