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08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牛皮大王们的故事 -Fantasy-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这是发生在某个国家的,某个旅馆的餐厅里的故事。
木造的建筑物的一楼是餐厅。地板与墙壁都贴着木板,高高的天花板上架着数不清的粗大的横梁。
在横梁与横梁,还有横梁与墙壁之间,拉着许多粗绳子。
如同帆船的桅杆一般拉着数以十计的绳子,正好到人的头部位置左右的高度松松地垂下来。
地板上,摆着大约二十张左右的圆桌子。其中只有一个周围摆了椅子的桌子,那个桌边有四个旅行者。
他们所有人,都是今天刚刚进入这个国家的旅行者。
一个是坐马车旅行的五十多岁的大叔。
一个是开着大型的四轮驱动车到处转的三十多岁的大姐。
一个是与那位大姐结识交好,搭车来到这里的,徒步在旅行的二十多岁的大哥。
最后一个,是在腰上挂着大型的左轮枪,头发短短的,看上去大概十五岁左右的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车手。
四个人一起吃完饭之后,一边喝着茶,一边正在交换旅行者圈内的情报。周围没有其他的客人。本该在吧台后面的调酒师,现在也不见踪影。正在那时。
“听说有旅行的客人来!”
一边大声地很开心似的说着,这个国家的居民来到了这里。一群人一起,眨眼之间大约有三十人左右聚集到了桌子的周围,把大吃一惊的旅行者们围了起来。
旅行者们简单地打了招呼之后,居民中的一个这样说道。
“我说旅行的客人们啊。旅行的人常常会说‘我以前看到过这样这样的国家’这种话,但是因为听的人没办法去证实所以有时候会说假话的吧。怎么样,在这里能不能给我们讲些‘旅行者们在那种时候会说的假话’来听听啊?充满想象力的,现实当中不可能有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想听那种的。”
虽然四个人都很吃惊,但是听说如果吹了有趣的法螺来听的话刚才的饭钱就白请之后,自然不会闭口不言。

大叔讲了故事。
“我曾经见过这样的国家。在那个国家国民所有的人都是非常可观的超级胖子,肥到简直不象人的程度。据说是因为越胖看上去越有魅力,每天都吃许多东西。自然因为肥胖带来的疾病也是接连不断,但是那种事情根本没所谓。然后,等到终于胖到走路都没法走了,那个人就会被尊为伟大的‘圣人’,一直到死为止都由别人来照顾,一辈子过只管吃东西的生活。体重三百公斤以上。因为自重会导致肉体从骨头上剥落的缘故所以动也别想动。那个模样看着实在不觉得是人类。”

大姐讲了故事。
“要说我最最吃惊的国家,就那个。婴儿一生下来就把手臂或者腿脚,随便哪边切掉一条这样的风俗的国家。两臂两腿都完好的话就是完美过度,‘作为人类而言不美’,这么说着就把能用的手脚就干脆利落地切掉啊。派那个用处的道具都有得卖。自然居民大家都是哪里缺条手臂或者少条腿,那是理所当然的,成了美的基准,所以我啊不管跑到哪里都是‘你两手两脚都是好的难道不羞耻吗?’被这么说着遭人白眼,再下去看来就快要动手来砍了所以逃出来的。”

大哥讲了故事。
“我去的国家可够厉害的。在那个国家,有‘中年法’这样的法律。中年,也就是说明白事理的成年人如果做出了犯罪行为,竟然规定是无罪的。只接受简单的教养改造,不进监狱。‘本应该是明白事理的成年人若是犯了罪,那肯定是有着走投无路实在没办法的理由。所以不能够问罪。’这个是理由。所以在那个国家,‘想要干什么的话等到中年再说’是共识。当然绝大多数成年人都是很普通地过着日子,但是时不时的会有超乎想象的犯罪发生,实在感到有人身危险。立刻就跑出来了。”

摩托拉德车手讲了故事。
“我看到过整个国家全体在动的。跟这个国家差不多大小的国家,但是当然在巨大的城墙下面有许多的履带,一直在移动。国民乘坐在那上面生活着,就那么一直悠然地旅行下去。我乘在上面的时候,碰到了有挡道不让过的国家,但是在移动的国家用强力的激光把对手的城墙就象薄纸一样烧断切开,不管怎样的导弹攻击都弹回去,一眨眼的功夫就通过走掉了。现在那个国家,我想也还是在不知道哪里晃悠着。”

四个人的故事讲完了。
这个国家的居民们都觉得实在是非常的有趣。“那种事情不可能啊。”吃惊地这么说着很开心似的笑起来。看上去非常满足的样子。
然后,到底不愧是旅行的人啊这样很感激地说着,饭钱会先付掉的,明天要早起所以得走了,留下这样的话——
所有人象来的时候一样,一群人一起走掉了。
四个人被孤零零地甩在那里。在突然安静下来的餐厅里,大叔开口说道。
“你们各位—— 因为要想出谎话很麻烦,所以把实际去过的国家就那么原样讲出来的是吧?”
三个人点了头。然后盯着大叔的脸看,
“是啊,我也是。”
大叔很干脆地坦白了。然后,
“但是……,虽说的确刚才的故事也很值得吃惊……”
三个人点了头。然后四个人一起,抬头仰望拉在空中的绳子。
“但这个国家也相当的厉害……”
对于大叔小声的喃喃自语,三个人重重地点了头。
四个人抬头仰望着绳子。
对着直到刚才为止国家的居民们所有人都倒吊在上面的绳子,一直仰望着。

在吧台,调酒师用膝弯倒挂在绳子上,
“请问还要再来一杯吗?”
就那么头朝下地,一边擦着玻璃杯一边询问道。



(第十卷 第二话)






《木野之旅》 在河岸边 -Intermission-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我的名字叫做陆。我是狗。
我拥有白白的长长的蓬蓬松松的毛。我有一张看上去总是很高兴地笑着似的的脸,但是其实并不是总是很高兴地笑着。天生这个样子。
志洲大人,是我的主人。他是总是穿着绿色线衫的青年,由于复杂的原委失去了故乡,坐着越野车在旅行。

我们在春天的鲜艳绿色围绕的森林之中。早晨的太阳很暖和。
听得到水的声音。就在旁边有一条顺着许多段岩石台阶流下来的瀑布。瀑布的水变成河流,在被稀疏的粗大树木与短短的草叶覆盖的大地之中流淌。河底是岩石十分结实,很浅。
在河流的中央,越野车停在那里。轮胎有一半以上浸在水中,看上去简直象是车体浮在水面上一般。用布在擦拭那车体的志洲大人,穿着把袖子卷起来的线衫和到膝盖以下为止湿透的牛仔裤。到底是把靴子脱掉了,在河岸边跟黑色的布包与惯用的长刀等等排列着放在一起。我对于那些东西,然后还有有没有外敌,在监视着。并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可以听到鸟类在婉转鸣叫。

昨天的晚上,我们一路来到这个地方野营住下。然后是今天早晨。志洲大人在河里洗了自己的身体与衣服,进一步将恭谨自持加以辞退的不才在下也推下河弄得湿透之后亲自动手洗过。虽然现在已经是晾干了不少。
那之后,忽然志洲大人开始做少见的事情。
偶尔把这家伙,也弄干净点吧。
志洲大人这么说着,将越野车开进了深度适当的河中。看上去开心到相当程度地,象是刚在在洗着不情不愿的在下的时候一样,将砂砾尘埃和油污、泥土附着的车体一点一点洗净。车体下方的水一瞬间变脏,然后被新的清澈的水流驱逐替代。

在这之前的国家。
居民们虽然没有清楚说出口,但是“外人还是快点滚出去”这种想法在脸上和气氛上都表现出来。
虽然志洲大人也没有清楚说出口,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那一点,也没有寻找工作,将能卖的东西卖掉把该买的东西买来,在傍晚就出国了。

鸟类在婉转鸣叫。
志洲大人将布在脚边的水中浸湿绞干,就那样慢慢擦拭着车身和座席。志洲大人在途中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我刚刚这样想,大人就上了一次岸。我想着是要做什么一边看着,大人将掉在地上的树木的枝条捡起来一根,又回到越野车旁。
用那树枝,将紧贴在铁管车架上的干燥的泥土,仔仔细细地一点点刮掉。
我忽然决定询问一下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问过的事情。志洲大人是在哪里得到那辆越野车的呢,这样问道。
志洲大人说,没说过吗?这样稍微吃了一惊,然后一边动着手一边告诉我。

在遇到我之前,大人变成了走路在行动。一是恰好也没有在寻找保镖的商人,再说到下一个国家的距离也很短。在那途中,志洲大人一路走到了不知什么地方的战场遗迹。那里在不久之前进行过激烈的战斗,在损坏的车辆和冻僵的尸体上积着薄薄的雪。
志洲大人在那里寻找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个一个地检查了尸体的手臂和手指但是没有找到。然后,发现了这辆越野车。简直可称奇迹地,基本上没有破损,引擎也能够运转。志洲大人从越野车上挪开尸体,从其他的车辆收集了燃料和燃料桶——自那以来,就将这辆越野车作为‘脚力’在使用。

我说了原来如此明白了之后,志洲大人满脸笑容,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变得很臭,检查了一下发现车身下面有一条手臂附着着腐烂了,这样追加说道。
也没怎么好好地保养过,这样来清洗也基本上是第一次啊,志洲大人说道。
志洲大人在车身对面弯下身体。过了一段时间,传来了小小的吃惊的声音。志洲大人直起身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那是折叠起来的薄薄的铁板。跟越野车颜色相同。大小是笔记本的程度,用铰链连接折叠成两重。志洲大人说这个被插在车身的缝隙当中,然后将树木的枝条扔掉将铁板打开。然后看着铁板。
树枝向着下游慢慢地流去,差不多从视野中消失的时候,志洲大人轻轻地微笑了。将铁板用双手捧着,静静地微笑。
我询问道有什么东西。志洲大人趟开水走过来,将那铁板放在我的眼前。
打开的铁板上,有文字刻在上面。我读那文字。

我们的爱马啊——
我们战斗。为了保卫热爱的祖国。为了守护深爱的亲人。
我们是军人,我们做好了死在战场的准备。
我们战斗到死,因此祖国将得到胜利,亲人的安宁将得到守护。
我们的爱马啊——你将与我们共同战斗,然后死亡。
你为了战斗而生。为了深深侵入敌阵,为了冲过层层炮火而生。
正是你的身上才是我们战斗的地方,然后是死亡的地方。
然后你,将抱着我们所有人的尸体腐朽消亡。

那也就是说,是士兵们给这辆越野车的信。
读完了抬起头,发现志洲大人正在看着已经把弄脏的地方都洗干净了的越野车。
什么啊,原来这家伙也一样啊。
志洲大人如此说道。我还在斟酌着不解其意,志洲大人看着我静静地笑了。
“在应该死的地方没有死成的家伙啊。”

志洲大人将铁板拿起来,叠起来,然后扔出去。
铁板一边旋转着一边飞了一小段,落在河中,立刻就沉了下去。

志洲大人坐到驾驶席发动了引擎。
状态良好的引擎的轰鸣。志洲大人将越野车开上河岸。在草叶上,水一滴一滴地滴落。
志洲大人擦过脚穿上靴子,然后将行李装上车。我跳上了副驾驶座。虽然我和座位都还稍微有点湿,但是马上就会干的吧。
志洲大人让引擎空转提高转速。引擎状态良好。
那个修理匠,真是好手艺啊。
忽然志洲大人说道。我想起了白雪与阴天的平原,想起了只有白色的,毫无情趣的景色。
是啊。我表示同意之后,那么走吧,这样说着,志洲大人朝我看过来。
我询问了目的地。
不知道。某个不知道的地方啊。
志洲大人回答道,越野车冲了出去。



(第七卷 第三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