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1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船之国 -On the Beach- [转]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跋 船之国 -On the Beach.a-


前情提要:
-------
“缇,在这附近一带,有没有构造物崩塌之类损坏之类的地方?如果有的话希望你能带我去。”

“虽然很对不住但是暂时请淋着吧。”
果然还是这个结果吗。

“我们可是开开心心地在过日子啊。到现在为止都是,然后从今往后也一样。”

“即使正如所言这个国家无法长久持续下去,那么那也是因为命运如此而已。”

“顺便请问……,那个~,请问您贵姓来着?”
“…………”

咚~~,沉重的枪声回响在通道中。
志洲大人又输掉了。被打中的志洲大人,就那样朝后面倒下去。
-------



“…………”
志洲大人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保持沉默用绿色的眼瞳瞪着他的缇的面孔。
那是从被击中失去知觉倒地开始,只有五秒钟之后的事情,木野小姐从倒挂的状态灵巧地只凭一条手臂就跳下来站到通道中,拾起志洲大人的长刀,立着斜靠在身后的墙边。
在志洲大人的额头上,有被从至近距离击中的痕迹。那是很大一块乌青,应该很快就会成长为鼓包吧。
然后因为击中志洲大人的弹丸被缇捡了起来,所以在她的手里。
“怎么了?--我活着吗?”
志洲大人说着,将身体撑起来。缇慌忙把脸缩回去。
“据说是由于不可以减少人口的缘故--”
木野小姐开口说道。缇给志洲大人看手中的东西。四四口径的硬质橡胶的团块。那是非致死性的橡皮子弹。刚才朝我们这边开枪的时候,在后面没有发出弹头被铁板弹开的声音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木野小姐是相当大程度上减少了液体火药的份量来发射那个的。
“有指示要求使用那个。”
“…………。又输了啊……”
志洲大人用很不甘心似的表情,看着就在眼前的缇的额头。
虽说是没有被杀掉,不,应该说正因为是没有被杀掉,所以才应该承认失败抽身放弃,这一点志洲大人很清楚。然后,那就是将包括缇在内的这个国家的国民们扔在这个状况中不管的意思。
“就是那么一回事,所以虽说很对不住,但是再有几天,请您安分守己地呆着。”
木野小姐清清楚楚地说道。那把帕斯埃达被收在枪套里。虽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应该是会瞬间就拔出来的吧。
虽然我对于志洲大人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很有兴趣知道,但是在那之前,
‘木野殿下。听得到吗?’
黑衣人的,扩音器的声音包围了周围一片。
“听见了啊。这边已经结束了,所以请照着平常一样的……”
‘木野殿下。听得到吗?您没事吗?’
“听见了啊。”
虽然木野小姐用很大的声音做出了回答,但是黑衣人,
‘听得到的话请回答!’
只管这样呼唤回话。没有听到的是黑衣人那一边。
“真是的。本来明明应该从塔里面什么地方说话都能听得到的。”
就在木野小姐将心中厌烦说出口的那个时候。
‘嗯嗯~~。志洲殿下啊。绝对不会让阁下称心如意。’
是‘船长’的声音。稍微有一些愤慨。然后完全地误会了。
‘这个国家,从现在起向大洋返航。’
“诶?请等一下!”
虽然木野小姐慌忙这样说道,但是那声音无法到达对方耳中。然后从脚下,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的声音与震动开始回响。啵啵啵啵啵那样的,是产生动力的声响。与到前些天为止不同的,奇妙的晃动开始了。
“不会吧--,是在移动国家吗?”
志洲大人说道。
“…………”
然后缇点了一下头。
“等等我说!那样的话我会怎么样?”
‘这个国家再也不会前往陆地。志洲殿下,从今往后到死为止就与民众一同生活即可。’
应该是没有听见木野小姐的问题吧,传来了那样的回答。
国家持续不断地摇晃,动力音没有丝毫的中断。中途,那种与惨叫很相似的声音传来好几次。很明显,是相当勉强地,硬是在移动整个国家。
“那~么……”
志洲大人站了起来。一边在他的额头上带着大大的乌青。
转身面对木野小姐,志洲大人开口说道。那可真的是用看上去实在是很高兴似的表情。
“我在这之后,将登上高塔占据控制室,将国家开往大陆靠岸。妨碍的人就凭着实力将之排除。--请问要不要一起来?”
“明明赢了……”
木野小姐做出看上去非常非常无趣的表情,将靠在身后的长刀递给了它的所有者。

“那~!你们究竟是要--嘎~!”
在说到最后之前就吃了志洲大人的刀背一击,黑衣人倒地。
在塔中除了电梯之外就只有一道螺旋楼梯,在那楼梯上,以志洲大人为先锋,木野小姐,我,然后还有缇在向上攀登。
对于妨碍我们的黑衣人毫无顾忌毫不留情。木野小姐也是,虽然看上去不是很积极的样子,但是,
“你是反叛--咕哇~!”
给打开侧面的门突然出现的黑衣人额头送上一发橡皮子弹令其昏倒。
在中途的楼层,
“请进到那里旁边的门里面。顺个路。”
木野小姐如此说道,志洲大人将那里一扇沉重的门打开。将在开门的瞬间扑上来用匕首袭击的两个人,用刀柄与刀背眨眼之间放倒。
“这里是……”
进到里面的志洲大人吃了一惊。我与缇也进去。那个房间中木箱堆积如山。而且是枪弹和手榴弹之类的东西。那是武器库。
“稍微失礼拿他几个。刚才的很吵人的手榴弹之类也有。”
木野小姐说着,打开木箱的盖子。将闪光手榴弹连袋子一道抓起,朝志洲大人丢过来。
“…………”
缇那个时候在我的身后。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之内,但是我没有看到她做了什么事情。

将倒地不起的黑衣人丢在视野边缘,我们继续向上攀登楼梯。
虽说黑衣人的数量应该并不是那么多,但剩下的都在上层的控制室。
将门前的守卫打趴下将门打开。话说回来这些黑衣人一伙,很弱。虽说因为是与木野小姐的战斗之后所以看上去是如此也说不定,但是根本连象点样的抵抗都做不出来就一个个接连被打昏。在被扔进了有两颗之多的闪光手榴弹的控制室里面也是,几个人就那样倒在那里。
控制室,完全就跟大型船舶的操舵室一个模样。有视野良好的窗户,还有发出钝重光芒的计量仪器和机械排列着。
从窗口可以模模糊糊看到远处的陆地。应该是计划渡海前往的西边大陆不会有错。
志洲大人从头开始一个不漏地调查所有机械,很快找到了闪闪烁烁正在运作中的监视器画面。从前建造了这个国家的高度的技术,现在还存活着。
盯着机械看的志洲大人,不知道是不是终于找到了操作方法,在画面上用手触摸。然后,大概是整个国家来了个急刹车,大大地倾斜了一次。在高塔上倾斜的幅度会增加。
“能搞懂吗?”
将左轮枪毫无破绽地端在腰部位置的木野小姐很担心似地询问道。很快,西边大陆的影子,虽然很缓慢但是可以看出正在渐渐变大。志洲大人回答说控制只要在画面上发出指示就可以了所以很简单。
控制室的门打开,迅速做出反应的木野小姐准星所指的前方,‘船长’现出身形。两侧,看上去象是女性的黑衣人支撑着船长。手中没有拿武器之类的东西。
志洲大人看着他们,
“…………”
缇也瞪着那边。
“志洲殿下。请问究竟作何打算?”
对于那个问题,志洲大人老实回答。将这个国家冲上沙滩,令其不会沉没。在那之后,将在陆地上的生活作为建议对国民提出。
“做那种事情阁下认为到底有什么好处能够实现什么目的。”
“至少,能够从悲惨的环境中将人们拯救出来。就这么下去的话所有人都会死。”
“难道还打算做这个国家的,王者之类吗?”
对于志洲大人而言也可以解释为讽刺的那个问题,
“如果必要。”
志洲大人简短地,但是清清楚楚地回答。在视野的角落,木野小姐稍微有点内心摇头的样子小小地耸了耸肩膀。
“应该没有问题吧。--你就是下一个了。--然后要一起活下去。”
在没有能够听懂‘船长’的言语含义的那个瞬间,他如同崩塌一般向地面倒下去。
“什么?”
然后,两侧的人也是。如同突然失去了知觉一般,在原地倒下。
“……奇怪啊。”
木野小姐小心谨慎地接近,在一动都不动的‘船长’旁边蹲下身。
在志洲大人与我,
“…………”
然后是缇的注视之中,木野小姐慢慢地,用左手摘掉了‘船长’的帽子。


黑衣人,并不是人类。
在‘船长’的头部与脸部本来应该在的地方,没有那些东西。
那里是,被做成如同人类头部形状的,里面塞上了棉絮的布团。简单地说,就是人偶。不存在表情之类。只有扁平一块的,脏兮兮的布片。
木野小姐卷起黑色外套的袖子。从里面露出来的手果然也一样只是塞进了芯子的人偶手臂。倒在旁边的‘两个人’的脸也是一样。
“…………”
“到底怎么回事……?”
木野小姐沉默,然后志洲大人喃喃道。当然,没有能够回答的人。
过了一段时间,木野小姐将摘下来的帽子与面纱恢复了原状。

陆地已经接近了许多,可以看清其海岸线的状况。
虽然岩石占据了了大部分视野,但是,在稍稍南下的地点有宽广的沙滩,窥视着控制室中原有的巨大的双筒望远镜的木野小姐如此说道。
志洲大人也确认了那一点。那是比国家的宽度更长的海湾状的沙滩。是用来冲上岸边的最合适的地形。
志洲大人紧盯着控制机械。从背后木野小姐开口,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拜托您可得好好做到底。--还有,现在朝着南边的,运输船船坞的入口,请把那一边冲到沙滩上。那样的话不管是我还是您,往后要怎么样都会比较方便一点。”
“好的。明白了。”
志洲大人那么说着,在机械上敲敲打打。整个国家虽然十分缓慢,但是确确实实地一边旋转一边向着沙滩接近过去。虽然那个声音响了许多次,但是应该已经没问题了。
“那么,我就去做做出国的准备什么的了。”
木野小姐那样说了之后,出了控制室就走了。
志洲大人一直看到最后。国家毫无任何问题地接近沙滩,不知道是不是有那种机能,在最后一边进行制动一边慢慢地冲上沙滩停住了。
那正好是在中午时分。从云层的缝隙间太阳探出头来,照耀着出现在沙滩上的黑色的国家。

志洲大人对‘船内广播’的机械进行操作。
对于整个国家的人,通知他们国家已经在陆地靠岸,然后呼吁他们到外面去确认。使用控制机械打开面对着沙滩的城门。一点一点地,缓慢到令人害怕的程度,大门慢慢地打开了。
虽然因为没有反应所以并没有是否传达到位的确切证据,志洲大人还是出了控制室。
下到一楼,跑过甲板。可以看到城门已经基本上完全打开了。虽然一路上不停地在跑,但是缇一言不发地一直在后面跟着。
到了生活区,果然人们在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看到志洲大人,都来问刚才的广播是不是真的。
“希望大家,能够用自己的眼睛亲自确认一下。”
被这么一说,他们所有人都争先恐后朝甲板上跑去。
志洲大人去房间拿上大包。穿过一个人都不在了的生活区向越野车的所在走去。虽然对缇说了不用跟着也没关系,但是缇还是跟着过来。
穿过倒在地上,已经不会再动的黑衣人身旁走到仓库,就看到越野车还是停车的时候的老样子呆在那里。志洲大人接上电池发动引擎。
完全如同木野小姐的打算一样,没有灌上水的船坞的底部,就那样直接跟冲上去的沙滩连在一起。
沙滩上有刚刚印出来的,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的轮胎的印子。应该是那个×××××的摩托拉德的吧。

志洲大人将越野车开下沙滩。因为副驾驶座上缇安安静静地坐着,我只好在她的脚下小小团成一团。因为越野车在摇晃所以被踢了好几次。
在宽广明亮的沙滩上,如同隔开海洋与陆地一般,黑色的高高城墙矗立着。自己是处在城墙的内部,还是说是在外面,一眼看来很难做出判断的空间。
已经有许多人出来到了外面。大概数百人,或者更多。并非只是一个部落。
他们对于沙滩,然后还有向着西边无限延展开去的草原的景色,用呆呆的神色看着。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大地应该是初次看到的东西。触摸沙子而吃惊的人,在沙滩上躺倒滚动的人都有。
想到木野小姐在哪里于是寻找了一下,发现是在大约离开有二百米左右的,沙滩到了尽头草原开始形成的位置。站在堆放了行李的摩托拉德旁边,看着这边。至于背上背着一挺看上去相当强力的步枪,应该是为了防备万一有什么事情。警戒心相当的强。
志洲大人在人堆前面停下越野车。除了受了关照的部族的长老之外,可以看到同样被年轻的人们围绕着的老人。加起来正好是四个人。肯定是别的部落的长老不会有错。
当然地,人们聚集过来。越野车眨眼之间就被完全包围起来。人们异口同声,知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纷纷这样提问。
志洲大人从越野车的座椅上站起来,在众人瞩目之中提高声音回答。说是自己对于塔之一族粗暴独断的做法无法接受因此与他们谈话,之后进行了战斗。
“--然后他们所有人,都乘上另外的船逃到别的国家去了。已经不在这个国家了。然后我使用高塔上的控制室,将国家在这个沙滩靠了岸。”
惊讶与动摇,在聚集起来的人群中如同波浪一般传开。说当然也是理所当然。压制在上面的国王大人不在了,被这么说的话。
“所以说,已经不存在被塔之一族压榨的生活了。然后从今往后,所有人可以在陆地上生活下去。暂时先在国家内部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将国内的装置转移到陆地上设置起来,建造城墙生活下去也是可能的。捕鱼的话从陆地上坐船出海也可以。不管怎样,都可以选择各种新的生活。”
那里只有保持沉默仰望着志洲大人呆然自失的人们。
多少秒,不,应该说是不知多少分钟,谁也不开口的静静的时间流过。拜巨大的国家所赐也听不到波浪的声音。看着部族的成年人们的呆呆的脸,他们现在是相当的混乱迷惑这一点简直象拿在手中的东西一般一清二楚。
这个看来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吧,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在越野车斜后方的一个小孩子,对身旁的母亲这样说道。
“回去吧……”
虽然是小小的声音,但是在持续保持着沉默的人群当中,肯定应该是听上去很响亮的。
“回去啊,回去吧……”
小孩子继续说。母亲在孩子身旁蹲下身,
“为什么呢?从今往后就在这里过日子说不定也是可以的啊。为什么想要回去呢?”
那个问题,似乎是对于内心混乱的她自己问出的一般。然后小孩子则是,清清楚楚地提出答案。
“因为这里,完全不摇晃啊。脚下软绵绵的啊。墙壁也没有屋顶也没有。感觉多不舒服啊。”
虽然是不可思议的感想,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大概没有比那个更加能够引起思乡之念的话语了。那话语变成与刚才志洲大人制造的波浪相异的波纹,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结论很快就有了。
从人群之中,
“没错,回去吧。”
开始听到那样的话。那话语不断增幅。这里很不舒服,这种地方谁要呆,我们还是觉得那里好,这里抓不到鱼,也没法躲雨。其他还听到好些。
“如果回到原来那种生活的话,你们所有人都不会拥有未来。”
一直沉默不语的志洲大人,用十分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如此说道。
“不知道是几年还是几十年。也不是说现在立刻就会那样。但是,这个国家最终会沉入海中。那样的话,大家都会死掉吧。如果从今往后不在陆地上生活下去,各位是不会有未来的。”
开口做出回答的,是受了关照的部族的长老。
“那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到现在为止一直好好地浮在水上的这个国家,绝对是不会沉没的。--我可不会被那种谎言骗倒!”
干干净净下了断言的长老的毫无任何根据的话语,比起志洲大人的传达真实状况的言语要更加受到信任。人们纷纷发出赞同的声音。
然后从长老那里,说出了成为决定性一击的话。
“说到底象您这样的‘旅人’之流,只不过是失去了生活场所彷徨无依的流浪汉而已吧。对于那种人而言,热爱故乡的国度与生存方式的我们的心情,根本是一丝一毫都无法理解的!”
作为言论而言并没有错。确实志洲大人也是流浪汉,对于人类而言的故乡也是很宝贵的,用带点讽刺的方式来表现的话,应该是‘无可替代的东西’吧。
对于志洲大人而言有两个选项。
一个是,如同对于塔之一族所做的那样,凭着‘说服力’将所有人强行挡住让他们留在这个地方。虽然稍微有点费力,但是并不是不可能的行为。
另一个是,
“这样吗……。那么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承认自己行动的结果没有能够如自己所愿。志洲大人选择了这一边。
志洲大人的背影,并没有想要隐藏失望的神色。
但是,要是让我来说的话,志洲大人确确实实给予了他们选择的未来。然后就是他们选择的道路。即使所有人都消失变成海草,也没志洲大人的事。
在那样的状况中,
“稍等稍等。塔之一族如果已经不在了的话……”
有谁注意到了。
“难道不应该是我们这一族从今往后来支配这个国家吗?”
同意的声音,与那种自私自利的行为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其他部族的声音。然后开始的丑陋的纷争。
“呆在这种地方能吵出什么结果!把塔先占领的话就赢了!”
有谁那样叫道,向着国家内部狂奔而去。其他部族的男人不甘示弱也冲出去。一边将他人推倒撞翻一边争先恐后。
然后,女性和小孩子等等,其他的人们也一个一个穿过城门返回国内。对于刚刚还有可能成为新天地的大地的依恋不舍之情,连一点点表示都没有。人海向着黑色墙壁上打开的洞穴里面渐渐被吸进去。越野车的周围,只剩下了足迹。
志洲大人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在看着那个情景,从我的位置看不到。也没有必要看。
“…………”
缇就那样一言不发,从刚才开始一直坐在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上。
志洲大人一边看着渐渐远去的人流,一边对缇用温柔的口气说道。
“我失败了。缇,你回国内去就好。”
“…………”
缇不回答。
我认为过上一点时间缇也会回城门去的,并没有特别给予注意。在那里悠闲地看着人流被城门渐渐吸进去的景象。
志洲大人从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的越野车上下来,将自己的足迹留在沙滩上。
“…………”
缇也从越野车上下来,追着那个足迹,站到志洲大人身旁。我以为缇会表示一下离别之意,然后就会回国内。
缇没有回去。站在离开越野车稍微有一点距离的沙滩上,停留在志洲大人身边。
我注意到了缇背后的大大的口袋相当的鼓鼓囊囊这一点。直到进入高塔为止,应该都还没有鼓起来。
“怎么了?缇。不快点回去的话,会被丢在这里哦。”
志洲大人说道。志洲大人应该是觉得缇并没有任何呆在这里的理由吧。因此她不久总归也会象是理所当然一般回去的,是这样想。我也是这样想的。
“…………”
缇从背后的口袋中,取出铁制的小筒。圆形的细长的筒。看上去象是警卫使用的伸缩式的警棍。然后在中心部位有凸起。
实际上那既不是手榴弹也不是警棍,而是收在刀鞘中的匕首。刀柄与刀鞘都是圆筒的,漆黑一色的匕首。缇马上把刀鞘拔下扔掉,将细长的刀身,对着志洲大人的侧腹部刺去。
如果对手是正在对峙的敌人的话,那肯定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但是现在的状况实在是相去太远。缇的匕首捕捉到了志洲大人。
“哇~!”
尽管如此志洲大人还是迅速做出反应,闪开身体。刀尖将志洲大人的连帽衫以及汗衫,然后还有皮肤撕裂。鲜血在沙地上飞舞。
我看出了那道伤口虽然应该是相当疼痛但是不会成为致命伤这一点,因此决定不做出呼唤志洲大人的名字之类妨碍其行动的行为。
志洲大人用后撤步撤开身形。向陆地方向倒退,与将匕首用双手紧紧握住的缇之间拉开了五米左右的距离。尽管如此,还是没有拔出腰上的长刀。
在越野车的右侧斜前方,两个人对峙着。
“…………”
一边看着保持沉默无言地将匕首举在身前的缇,志洲大人将右手按上侧腹。看着沾满整个手掌的自己的鲜血,
“对不起啊,缇。确实可能是做了让你生气的事情也讲不定。”
志洲大人用与平时没有区别的口气开口搭话。虽然我想难道是那个级别的问题吗,但是并不插嘴。
钝重的金属音,与吵闹的引擎声。两种声音同时传来。
金属音是从城墙上打开的巨大的洞穴传来的声音。就那么将缇留在那里,城门从上面一点一点地开始关小。似乎国内的那伙人对于缇根本是一点都没所谓。
引擎声这一边,则是因为木野小姐骑着摩托拉德冲到越野车旁边来的缘故。还是那样背着步枪的木野小姐在越野车旁边将摩托拉德停下熄灭了引擎。
志洲大人很快地将头部朝右边转动了一下,看了我和木野小姐一眼,
“不需要插手。请让我们两个人说话。”
这样说道。虽说伤口并不深但是在持续出血的侧腹部虽然令我担心,但我还是停留在越野车上。
重新笔直面向前方的志洲大人眼中,应该是看到在眼前的缇,同时在她背后占满整个视野,应该是黑色的高高的城墙矗立着吧。在那里一点一点正在渐渐关闭起来的城墙部分应该也是看得到的。
“缇。不快点回去的话,国内就进不去了。”
对于志洲大人的问话,
“…………”
缇不作回应。也不朝国内返回。
正当志洲大人与我都摸不透她的心情的时候,
“那个女孩子,就是‘缇法娜’对吧?原来如此--”
木野小姐的所有物,破车摩托拉德发言。完全就是一副没有紧张感的腔调。本来的话在这里,‘在这种时候少开口,啊啊原本摩托拉德就没有口可开的啊’,应该是这样反击的,但就是这一次也不能那么说。
为什么会知道缇的名字?这个家伙直到刚才为止明明应该是一直在仓库里懒洋洋地埋头大睡才对。就算是木野小姐应该都是不知道的。
志洲大人也同样吃了一惊,一瞬间仿佛很不可思议一般朝这边看了一眼。
“那个啊,”
摩托拉德开口说。看上去就算不提问也已经理解清楚了状况。
“是因为被关在仓库里实在是闲得无聊没事可干的时候,从巡逻的黑衣服先生们那里问来不少各种各样的事情啊。因为两边都不是人的这个交情,就告诉我了。比如他们的真实身份之类,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事情之类。”
“怎么说?”
稍稍有点惊奇的木野小姐的提问。集中大家的瞩目,将大家想知道的事情说出来的是这个破车这一点虽然令我非常的不爽,但是现在也只有听它讲的话没别的办法。
“到出国为止对木野要保守秘密,被这么说了所以虽说是约定好了的,所以说本来是打算在大陆上跑的时候当作消磨时间来讲给木野听的,不过也无所谓了吧。--况且现在黑衣服先生们也不在。”
少在那里摆架子破车。
“‘缇法娜’啊,在原来,是一路漂到那个国家的漂流船的名字。”
漂流船?木野小姐这样反问道。
“没错,漂流船。是六百年以上之前的事情了。在已经被从前的居民完全放弃了的浮游都市国家,有一艘漂流船一路漂到那里。那就是‘缇法娜号’。不知道是巡礼船还是移民船的那艘巨大的船上,那个时候乘坐着数百名三岁以下的小孩子。比那更加年长的人们所有人,说是因为新型的瘟疫所以都已经死掉了。”
在沙滩上,摩托拉德的毫无紧张感的声音飘荡着。城门慢慢地一点一点关闭。
“在那船上,装有控制用的机械。是拥有能够进行一定程度思考的人工智能的,用来统筹运营管理整艘船的机械。但是成年人们全部死光,做指示的人一个都没有了。那机械陷入混乱,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才好,就那样,一边给同样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们供给着食粮一边漂流在大海上。”
“那就是说,那些小孩子们的子孙就是居民们……”
志洲大人的声音。
“没错啊。然后机械就是黑衣服的王室一族。”
“为什么?艾尔梅斯。”
“机械决定让小孩子们在那个国家生活。是因为比起在缇法娜号里面生存的概率会更加高的缘故。然后将自己的机能转移到了高塔里面。说是一来国家的动力炉里面还有能量残留,二来虽说是被扔掉了但是能用的东西也还是有很多来着。黑衣服的人们全~~部都是‘人偶’没错吧?那个说是因为人类的外形对于照顾小孩子是必要的所以才制作的。--然后一段时间之内就持续着‘养育儿女’,小孩子们也渐渐成长起来。开始记事,开始能够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在同时发生了问题。”
“原来如此。统制管教他们的人没有。”
志洲大人保持面向前方的姿势说道。说到底不过是小孩子们而已。估计应该是开始随心所欲地生活了。然后就是互相争斗,产生混乱了吧。摩托拉德用很高兴似的声音说,
“果然不愧是前王子大人。”
那个怎么都好给我往下说。
“所以说头痛了一阵的机械,总之为了所有人都能活下去,为了统御全局,决定新创造出某种‘更加了不起的存在’。那就是国王大人一族。说‘我们是从以前开始就在这里的一族’,就这样某一天突然捏造出来。黑衣服说是在那个时候随便考虑出来的。从那以后就指派他们去寻找食物来源,对于人类而言必要的东西,就用将被废弃的旧货修好的运输船开始做交易来弄到,保证大家都能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就那样小孩子们成长起来,成为民众继续生活。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好做所以人口爆炸性增长,虽说也有过中途吵架散伙的人们建立新的部族之类的事情,但是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互相残杀的情况就那么一直到现在。--到此为止,就是那个国家的历史。故事讲完了。”
在没有紧张感的发言之后,
“但是,黑颜色的人们早早地就让国家在陆地靠岸就好了吧,为什么不那么做。”
木野小姐的朴素而且是极其正当的疑问。破车回答。
“那个也问了。据说虽然将国家在陆地靠岸这件事情也考虑过好几次,但是,首先绝对不能暴露黑衣服先生们的真实身份。再者,从其他的国家那里,并非人类的领导者下面的民众能不能好好得到保护,这种保证根本不存在。对于不知道在那样的世界生存的规则与诀窍的人们的生命无法好好保护,最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因此据说到底还是放弃了。”
“因为那样所以才对我说出‘下一个就是你了’这种话吗……”
志洲大人的喃喃自语。确实‘船长’是那样说的。那个既不是讽刺也不是什么别的,完全是照字面意思将那之后的这个国家的未来全部交给了志洲大人的含义。
在保持面无表情举着匕首的缇的身后,城墙已经关闭了一半以上。
“那么,告诉我关于缇的事情。为什么会取那个名字。”
志洲大人对破车说道。不快点问的话城墙就会完全关掉了。
“知道了。--那个女孩子,原本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
缇虽然还是沉默着将刀尖一直对着志洲大人,但是似乎觉得她的身体小小地颤抖,动了一下似的。
“那个女孩子,原本是将国家当作‘渡船’来利用的旅行者的后代。”
“原来如此。所以说就她一个气氛跟别人不一样吗。”
木野小姐说道。确实白头发的只有缇一个。
“父母,是去世了吗?”
对于志洲大人的提问,
“不是。--那个孩子是被抛弃的。”
破车回答。

如果破车不是在说谎或是信口开河的话,虽说原本说谎的理由就根本一点都没有,缇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
缇的双亲真的是流浪汉,据说两个人一起在各种各样的国家之间辗转流浪。是那种很常见的旅行的一对。大约在十三年前,两个人为了渡海来到了这个国家。虽然本来的话是几十天就渡海到‘对岸’离开这个国家那样预定的,但是不知道看上了什么东西,两个人在国家中滞留了一年以上。
那段时间中出生的就是缇。在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据说是非常高兴的。黑衣人一伙也是尽了全力给予支援。虽然据说当时是另外的名字。
但是,到了也差不过呆够了所以说要出国了的时候,两个人这样想道。
‘根本没可能带着个婴儿来旅行的吧。’
实际上大概也确实是十分困难的。当然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个人做出决断,把缇扔下就出国去了。而且还是,为了掩人耳目特地抱着用人偶伪装的婴儿那样。
那之后,黑衣人注意到了在空旷的仓库中一个人在哭的缇。但是已经是毫无办法了。两个人已经登上了陆地,大约早已在享受只有自己两人的旅行了。
黑衣人一伙,也就是说机械,在头痛了一阵之后最终做出了自己来养育其长大的决断。即使是交给民众,也并不认为重视血缘关系的他们会高高兴兴接受下来。
然后重新取的名字就是缇法娜。成为了一切的开端的船的名字。
缇由黑衣人一伙教授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慢慢长大。据说从一开始,就将她的父母抛弃了她这一点清清楚楚地告诉了她。然后,黑衣人们并不是人类这一点也是。
换言之,缇就是这个国家的公主。从交易中得来的食物也主要是用来维持缇的健康。那种极端的饮食条件十分危险这一点黑衣人是很清楚的。
然后缇是能够在整个国内游荡来往的唯一的人。民众对于不论在哪里都可以见到其出没的缇十分恐惧,将之看作如同灾厄或者恶魔一般的存在。实际上据说也做过类似间谍一般的事情。在调查破损地点的时候,缇为何会了解整个国家的状况这个谜团解开了。
将缇送到志洲大人身边的也是黑衣人。迄今为止在滞留期间要去跟民众一起生活这种怪人似乎是从来没有过,所以据说是让缇去监视。
‘应该是监视者吧。’--虽然破车这么说,但是我在那个瞬间就理解了。
如果缇对志洲大人看的上眼的话,根据她自己的决定,让她跟着志洲大人一起走也是可以的,黑衣人当时应该是真心在这样考虑。
‘船长’在最后这样说。
“然后要一起活下去。”
那原来是对缇说的话。跟着会成为下一个王者的志洲大人,不管到哪里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这个意思的,代替双亲的机械对被抛弃的孤儿公主发出的最后的信息。
黑衣人不在了。在那个国家里没有缇的容身之处。不跟志洲大人呆在一起的话,在没有人迹的地方冻饿而死的下场是肯定的。
对于那样的她,说叫她朝那样的地方‘回去就好’的志洲大人的那句话,即使那是由于志洲大人的温柔而被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样--等同于死刑宣告。
我正想大叫来告诉志洲大人那些原委的瞬间,正在关闭中途的城墙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在什么东西上卡住了,叭咔~一声,传来了压碎铁块的声音。
就在那声音还没完全消失的时候,
“我能够回去的地方根本没有!”
那个透明澄澈的高音,是缇的语声,这一点没有能够马上反应过来。虽然志洲大人也浮现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其对象,在惊讶尚未消失的时候就直接转移到了另外的令人惊讶的事情上了。
“…………”
志洲大人将正对着缇的视线慢慢地向下移动。
“啊……”
然后将之朝向自己的腹部。
那是肯定会吃惊的吧。我也大吃一惊。木野小姐的身体瞬间绷紧,传来了双脚蹬住沙面的声音。
“啊啦~~。”
破车的蠢兮兮的声音也传过来。
志洲大人的腹部位置,匕首刺在那里。深深地。
刀身将连帽衫的布料与腹部联结在一起。从连帽衫的衣角下面,鲜血滴滴嗒嗒朝着牛仔裤流下去。
刺在腹部的匕首上,装着银色的金属的圆筒。然后缇在隔开一段距离的位置保持着那个举着匕首刀柄的姿势。
谜团立刻就解开了。从缇手中的刀柄中,粗壮的弹簧微微露出一点头。那把匕首,如果按下中央的凸起,那么只有刀身部分会凭借弹簧的力量高速飞出去,是那样的构造。
“啊……。缇……”
志洲大人那样说了之后,一边从嘴里吐出鲜血一边双膝跪倒。两边膝盖陷进沙地,无法对准焦距的双眼先朝向缇再朝向天空,然后横倒下去。志洲大人的上半身一边将背部朝向天空一边倒下。
在倒下过程中的一点点时间内,缇将手中匕首发射后的空壳扔掉,从背后又拔出一把相同的匕首。缇的表情中连一点点变化都没有。如同平常一样的铁板面孔。
“哪一边?”
在我说什么之前,考虑什么之前,木野小姐的提问。在她的右手中,握着大口径的左轮枪。
“那个伤,可是相当危险的。”
这个不用说也知道。不马上急救的话,志洲大人因为失血过多或是什么别的理由,将会死掉吧。
木野小姐是说哪一边,这样询问的。选择哪一个人死掉的那一边比较好?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选择志洲大人活的话,四四口径的凶恶的弹头大概会把缇的脑袋打飞一半。如果不选择的话,志洲大人应该就会这个样子用大量的鲜血浸透沙子而死去。
木野小姐对于志洲大人也是对于缇也是,并没有什么义理或者特别的感情。不管是哪一边会死,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算两边都会死应该也是根本无所谓的。应该会继续坐着破车,把没有办法开动越野车的我留在这里,继续自己的旅程。
尽管如此但是还是问了我,那就是我可以做出选择的意思。
回答实在是过于简单了。
我转脸正对木野小姐,为了切实做出回答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哪一边都不是!”
这不是我的回答。眼睛看着我的木野小姐,哦呀,用这种类型的惊讶表情,
“哪一边都不是!”
看着再度那样叫道的志洲大人。
志洲大人用双手双膝撑在沙滩上。就那样慢慢地直起身。腹部还是原样刺着匕首,血不断在流。
“哪一边都不是啊。所以说希望你不要插手。”
站起身来的志洲大人,看着我和木野小姐轻轻露出微笑。嘴角一片鲜红。
“缇。”
志洲大人转身面向缇。保持将第二把刀对准志洲大人的姿势的缇浑身一震,颤抖了一下。不论何时总是板着一张脸的缇的表情变化,是从便携食品那一次以来第二次看到。
“…………”
被睁的很大的大大的眼睛,与如同喘不过气一般一言不发静静呼吸的口型变化。那是正在感到无法描述的恐怖的人的面容。被举高的匕首的刀尖微微震动着。
“不用害怕就好……。真对不起。”
志洲大人的声音。志洲大人在走路。向着缇,在沙滩上,一步又一步。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侧脸。
咣~~,传来如同钟声一般的沉重声响。在缇的背后,城墙彻底关紧的声音。
志洲大人又朝缇走近一步。
“是啊……。真对不起。虽说是不知道,但真的是说出了非常过分的话……”
然后志洲大人连连咳嗽。大量鲜血从口中溢出,落到沙地上。
用幽灵一般的脚步,志洲大人慢慢向前。朝着匕首。
“已经,没法回到那个国家去了啊……。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是,造成了那个原因。但是……”
“…………”
缇保持沉默,凝视着志洲大人。然后志洲大人来到了缇的眼前。已经不再需要弹簧的力量了。如果缇将细瘦的双臂朝前伸出去的话,第二把刀应该就会刺中志洲大人。
“但是……,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啊……。从今往后,一起互相支撑着……”
能够看到那样说道的志洲大人的表情的,就只有一个人,只有缇一个人。
白色头发的女孩子,定定地凝视着就在面前近处的人的脸,
“谢……,谢谢你……”
保持面无表情,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不需要感谢什么的。但是,您客气了。”
似乎很开心似的,志洲大人如此说道,静静地双膝跪下。然后将缇的小小的身体,连同匕首一起,如同包裹起来一般抱紧。
缇的双臂朝着志洲大人的脖子延伸。落下的匕首刺入沙地,传来小小的声响。然后缇的双臂将志洲大人的头部紧紧抱住。
闭上眼睛的缇的小小的脸,被贴到志洲大人的脸庞侧面。白色的头发与黑色的头发并排。同时开始的是地面的震动与钝重回响着的驱动声。
作为两个人的背景占据视野的黑色墙壁一点点变矮。将缇抛下,那个国家正在后退。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飞快速度,城墙渐行渐远。
志洲大人就那样抱着缇,就那样在自己脸边贴着缇的脸,对并不回头的缇说话。
“我也是你也是,这就跟那个国家再见了……”
缇小小地,就那样被拥抱着点了一下头。
“但是,你从今往后--”
“…………”
缇仰望西边的天空,保持沉默等待着接下去的话。
“与,我……”
志洲大人的声音消失,
“……咿~!”
低声的缇的惨叫。
志洲大人无声无息地向后倒下。无力撑住倒下的志洲大人,缇的小小的身体也被一道拖倒。变成仰面朝天姿势的志洲大人的脸一片苍白,嘴角的鲜血红得刺眼。胸部在微微起伏。应该是还没有死去。虽然应该是如此,但是那个状态相当的危险。然后--
“不要!不要啊!别扔下我!别扔下我!不要啊!”
缇不断叫着。虽然表情并没有改变,但是如同用身体表示否定一般,摇着头。一直不断地摇着。
志洲大人没有反应。
“…………”
缇的动作停住了。沉默地俯视着一动不动的志洲大人。
下一个瞬间,缇的手伸向志洲大人的右边腰部。虽然完全无法预料她是要做什么,但是,
“要糟啊。”
破车的话。
从被抽回来的缇的右手中露出来的,是圆圆的铁球。
装有安全栓和把手的那个铁球,是如果爆炸的话缇也是志洲大人也是,身体的一半都会被炸飞的手榴弹。是从志洲大人腰部的小盒子里面拿出来的。
“打算同归于尽啊,那个孩子。”
与破车的声音在同时,木野小姐的左轮枪与卡嚓一下扳起撞锤的声音一起,被对准了目标。
现在对缇射击的话,射击头部令其当场死亡的话,手榴弹不会爆炸。只会在志洲大人的身边躺倒一具小小的尸体而已。缇的左手,向着右手中的安全栓伸过去。
木野小姐为了扣动扳机轻轻屏住了呼吸。我听到了那最后的呼吸声。
“住手!”
那是志洲大人的叫声。就那样倒在地上发出的叫声。
那是对缇叫出来的,还是说是对木野小姐在叫,这个瞬间的我一点都不明白。
但是几乎就在同时,安全栓被从手榴弹上拔掉了。从放松的手中,当即那个把手就弹飞了出去。
还剩下四秒。
然后木野小姐开了枪。
沉重的,悠长的枪声震动着整个沙滩。

弹头用音速飞出。连十分之一秒都没有用到。
笔直朝着缇飞去。对于瞄准的位置丝毫不差,向着位于缇的右手中的圆圆的铁球,撞在手榴弹的底部。
铁球在就连缇自己都还没有发现的瞬间之内被从那只小小的手中打飞,在一个人都没有的,波浪爬到沙滩最高处的交界线那里落下。
然后爆炸,制造了一个小小的洞穴。
在那个时候,巨大的船之国正在向着大海渐渐远去。海岸边,海水返回。
海水一度高高地扑上岸边,将小小的洞穴覆盖,然后那海水退去的时候洞穴已经再也看不到了。




(第八卷 序/跋)


后情提要:
-------
“就象躲债半夜搬家逃跑那~~样。”

“送你到那边吧。”
“不用。请陪在这里。”

“虽说是说了那种话,但是将来要是又跟那人碰头的话,那个时候他……”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