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3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结束掉了的故事 -Ten Years After-

原作:时雨泽 惠一


夜半三点。
结束了工作的我,与平常一样将原稿整理好,与平常一样塞进信封,与平常一样,放到书桌右侧最下面的抽屉里收好。直到负责的编辑来取为止,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
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在房间的中间慢慢地伸了个懒腰。从脚尖一直到手指尖,那可真的是如同提高身高的训练一般拉长。
发出如同小猫被四只兄弟姐妹的猫儿一起压在身上时候的声音,之后,呼~地一下放松。这么来一下的话,到现在为止十个钟头以上对着书桌不断地写文章,静静地积蓄起来,因此被忘记掉的充满整个身体的疲劳,会一下子喷涌出来。
这种疲劳,我非常地喜欢。
如果这疲劳沉甸甸地塞得结结实实,那么躺到床上时候的下沉方式会不同。如果能够咕嘟咕嘟地沉下去的话,之后就可以什么都不考虑地,过上几个钟头。
如果这种下沉太浅的话,如果身体还想要继续浮在上面的话,脑袋就会开始转。由于不可抗力会开始考虑各种各样的事情。
关于现在的工作,关于今后的预定。在那种程度就了结的话那还算是好的,但是要是一不小心呼噜~一下想到什么新的故事之类的时候,就完蛋了。一时半会儿睡不成。
在那种情况下我就只好在床上用不自然的姿势,在总是放在床边的笔记本上,将自己头脑中一个接一个开始闹翻天的东西,让他们稍微静下来一点安抚好整理好,一门心思只管用文字这种形式一点一点保留下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在好不容易全部都结束的时候,天空已经完全亮透了这种事情是司空见惯。‘写东西是二十四小时的工作。’这种说法还真不是盖的,常常会用昏昏沉沉的脑袋来这样感叹一下。
现在的我,也因为刚好将一本很花功夫的故事完美地结束掉了,正是疲惫不堪得相当够劲。我一头倒在床上。
吧呼~!这样只在一瞬之间弹起来,之后就慢慢地,然而确确实实地往下沉下去。因为整个身体所有部分都很重,所以已经是哪里都不想动了。尽管如此还是稍微用了一点点手的动作,只对长长的头发妨碍呼吸这一点作了预防。要长眠还稍微早了点。
对了,明天去剪头发。也很是放任不管了一段,长长了好多。
忽然,我想起了我还是十几岁的时候,作为女孩子而言头发非常短的时候的事情。
那是我还紧握着手枪,与硝烟一同生存着的时间。
然后,那种时间突然就结束掉了的,那一天的事情。
名字叫作艾尔梅斯的,那个乱说话没规矩的摩托拉德,现在不知道是在哪里在干什么呢?
要是看到已经在一个国家当中完全安顿下来,然后成了当红女性作家这种东西的现在的我,会说什么呢?
对了,明天去剪头发。
虽说是不能象那个时候那样弄得那么短--,明天,去剪头发。
只决定好那一点之后,我渐渐沉了下去。


在沙子上,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停放着。
那里是稍微混有一些岩石区域的沙滩。在外海有大小各自不同的岛屿星罗棋布。波浪现在十分平静。浮在晴空中的春天的太阳,悠闲地温暖着整个世界。
在沙滩上,离开波浪爬到的最高点的界线越远,松树的数量就越发增加。然后松树形成了美丽的繁茂森林。
摩托拉德停放在松树开始零星生长的,波浪最高点与树林的中间位置。
车上满载着旅行用的行李。后轮的两侧有箱子,箱子上面的行李架上捆着大大的皮包与团起来的睡袋。侧面的撑脚架放下来,为了防止其陷入沙面在撑脚架下面垫了一块小小的木板。
紧贴着摩托拉德的左侧也就是海边一侧的旁边,有一个人类匍匐着隐藏在那里。是个年轻人。大约十五岁左右。拥有简直如同兵士一般剃得短短的金发,与美丽的宝石绿的瞳孔。
穿着东一块西一块打满了补丁的夹克衫与长裤,将鞋底是由厚厚的橡胶做成的凉鞋牢牢地绑在脚上。在手中,紧握着自动式的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这支帕斯埃达上装有如同步枪一般的枪托,可以抵在肩上贴腮进行瞄准。
那个人用绷得紧紧的表情,从摩托拉德的后边,小心谨慎地窥探着前方树林的动静。
“我说啊~,虽说不知道您是哪位,不过还是不要继续动手会比较好一点吧~。”
摩托拉德说道,人类没有回答。保持举着帕斯埃达的姿势,两眼闪闪发光不肯放过任何移动物体。
“虽说人哪估计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委,不过再怎么说挑上木野来袭击也实在是。”
摩托拉德又说道,
“少烦人!”
人类简短地冷言。然后,略微将语气放缓,尽管如此还是带着一点神经紧张的感觉,对摩托拉德询问道。
“叫做木野吗。那个旅行的。”
“没错啊~~。然后,您正在用来代替掩体的,是艾尔梅斯。”
自报姓名叫做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
“所以,就这么回事多关照喽。”
用连紧张感的碎片都没有的口气说道。
“是啊。老子是伊尔尼德……。等,那种事情怎么都好!”
自报姓名叫做伊尔尼德的人类怒吼道,
“叫伊尔尼德啊。多多关照。”
艾尔梅斯普普通通地问了好。
伊尔尼德无视问候,稍稍蹲起身来从睡袋侧面慢慢地伸出脸。用紧紧抵住肩膀架好的帕斯埃达瞄准了树林中。然后射击。干巴巴的破裂音三发连续传来,空弹壳有三个飞出来落在沙子上。那是扣动一次扳机就会进行三连射的自动式帕斯埃达。
“嘁~!”
伊尔尼德咋了一下舌,艾尔梅斯问道。
“没打着?”
“少多嘴!”
“就那个水准的话可是会被反过来打到的哦。”
伊尔尼德嘿~!地笑了一声,
“你就是为防那个万一的盾牌。一个不对打了你小子的脚的话就没法旅行了不是?”
“话是这么说……。不过,因为对面是木野,所以,”
在艾尔梅斯这样说的瞬间,布嗡~~!传来破风之声,睡袋的一部分爆开,内部的羽毛四处飞舞。弹头紧贴着正想再度伸出脸去的伊尔尼德耳边通过,白色的羽毛飘落在金发上。
“肯定会毫无顾忌地打过来的。……就象刚才这样。”
“……”
伊尔尼德脸上肌肉僵硬,避难到艾尔梅斯的引擎后面。
“不快点想个什么办法出来不行啊,伊尔尼德。”
“少,少叫这么亲热!”
一边在可能范围内尽量将头伏低,伊尔尼德一边叫道。之后,可恶~!这样再度低声骂了一句。
“说到底本来就是,为什么要做袭击旅行者这种事情啊?顺便木野可不是有钱人哦。”
“那种事情没所谓。意义在于袭击抢劫这一点本身。”
“? 什么呀那是?”
伊尔尼德并不回答,唰地一下抬起头,一边追着在树林中正在移动的什么东西,一边连续不断地射击。三发连射五次。喧闹的破裂音一共十五发的份,在海岸边回响。
射击完毕之后伊尔尼德立刻伏倒。让空的弹仓滑落,从胸口的口袋里取出新的,砸进帕斯埃达。
“可恶~!居然逃到林子深处去了!”
“又没打着啊?真是差呀~。”
艾尔梅斯老实说道,
“说过叫你少多嘴了吧!”
伊尔尼德怒吼回去。
“来来冷静点要沉着。就算急急忙忙动手拼命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啊。”
“才,才不想被你这么说……。不过,也是……,说的是没错。”
伊尔尼德大大地吐了一口气。轻轻地甩了甩脸。
“那,为什么要袭击旅行者啊?”
艾尔梅斯问道,伊尔尼德立刻就回答。
“为了得到承认是够格的。”
“够格的什么?”
“海盗啊。管着这一片的海盗里头,有个规矩。想要当海盗的,在十五岁的生日有个测验。从那一天起第一个碰到的不管是谁都要袭击,抢他的东西。如果有必要的话就打倒。如果做不到这个的话,就一生都不能加入海盗。”
“哈~~,原来如此。但是,要是对手强悍到异常程度的话呢?要是倒过来反而被杀了呢?”
“那个,是运气……。对海盗而言运气也是必要的。就连那个都要在这里来试。”
“啊啊,原来如此啊。”
艾尔梅斯感叹着说道。
“对老子来说今天就是那一天了。打倒那个旅行者,老子就得到承认。老子总有一天要继承老爹的位子当头领的。所以说在这种……,这种刚划了第一下桨的地方就沉掉怎么行!”
伊尔尼德做出险峻的表情,用激烈的口气说道。
“呵~~嗯。还真是拼了命的啊。”
“没错。到今天为止老子都是为了今天这一天活着的……。管他对手是谁,绝对要赢!”
伊尔尼德重新握紧了帕斯埃达。从艾尔梅斯的引擎与骨架的缝隙之间,用宝石绿的眼睛死死瞪着树林之中。
“来啊,滚出来。等到什么时候都行……”
这样喃喃说过之后三秒钟,有什么红色的东西刺激到了伊尔尼德的左眼。伊尔尼德慌忙挪开脸庞,直到刚才为止眼睛所在的位置,现在是在伊尔尼德的肩口,有一个红色的光点孤零零地照射着。用来瞄准的激光准星线穿过了微小的缝隙。
“!”
伊尔尼德迅速从缝隙后移开身体。在同时树林中响起了枪声。
弹头没有打到艾尔梅斯,然后也没有击中伊尔尼德。那弹头命中了垫在艾尔梅斯的撑脚架下面的木板,将之弹出去打飞了。
“呜哇啊!”
艾尔梅斯说道,撑脚架陷入沙子开始朝左侧倒下。
伊尔尼德,
“呜哇~!”
为了躲避突然朝着自己脸上落下来的皮包与睡袋,将身体扭转。好不容易避免了那些东西直接击中头部,取而代之则是基本上整个身体都被垫在了艾尔梅斯下边。仰面朝天,两腿在引擎下。右手连帕斯埃达一起在行李下面。
叭沙,一下倒下来的艾尔梅斯,
“过分……”
如此喃喃说道。
“咳~!”
伊尔尼德虽然拼命挣扎想要从那里爬出来,但左手只是空划着沙子而已。伊尔尼德又推着艾尔梅斯,但是纹丝不动。
“可恶~!好重!混账给我让开!”
伊尔尼德大叫,
“拜托不要强人所难哦~。”
艾尔梅斯说道。
伊尔尼德一边望着天空,一边用拼死的形貌对艾尔梅斯用力。好不容易略微挪动了一点,左脚看上去差不多可以从引擎下面拔出来的时候,
“!”
天空暗了下来。有谁在俯视着伊尔尼德。虽然由于是逆光看不清表情,但那个不知何人将右手中拿着的大口径的左轮枪对着伊尔尼德。在膝盖附近,本来应该是在瞄准着伊尔尼德的,红色的光点照在那里。
“可恶~……,是机关……。居然有两把……”
伊尔尼德用呆然的表情,无力地喃喃说道。
那个不知何人稍稍抬起了脸。这一边也是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人,乱糟糟的短短的黑发,穿着黑色的夹克衫。
“没事吧?艾尔梅斯。”
“没~问题。睡袋我可不管。木野呢?”
艾尔梅斯保持着压制技的姿势回答之后询问道。被称作木野的不知何人,保持将准星对准被垫在下面的人,
“算是没问题。”
“那可太好了。顺便,能快点把我扶起来就好了啊~。”
“在那之前……”
木野慢慢地将视线往下移,回视看着自己的宝石绿的双眸。
“嘿~!要打早点打。”
伊尔尼德如同吐掉什么东西一般说道。
“木野。我来介绍。”
艾尔梅斯简单明了地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因为这个才突然来袭击啊。为了被认可的测验……,吗。”
木野说完,艾尔梅斯还是那样倒在地上,用稍稍装腔作势的口气,
“没错。那是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有的,所谓的一种,‘杖为义足’的东西罢了。”
“…………。嗯~那个,……‘通过仪式’?”
“对就是那个。”
这么说过之后艾尔梅斯沉默下来。
木野用受不了的口气,
“最近相当的勉强啊,艾尔梅斯。发音连象都不象。”
“……有这回事吗?不过只要木野明白不就好了。语言什么的就那么回事而已啊。”
“但是呢,到明白过来要花很长的时间啊。所以说--”
“是吗?不过在提高木野的联想能力这个方面而言,也算是有其一定的贡献--”
对着正在进行深刻讨论的木野与艾尔梅斯,
“两个混账!少把老子当空气!”
伊尔尼德从下面咆哮道。
木野将左轮枪放回右腿边的枪套。将垫在下面的伊尔尼德的帕斯埃达拿过来,眨眼之间就将弹仓与子弹拔掉清空将滑动枪机拆开,各自远远扔出去。从还是倒在地上的皮包中取出细绳子,将在那里磨牙的伊尔尼德的手与脚绑起来。之后,将伊尔尼德拖出来。
木野把艾尔梅斯扶起来,将弹飞出去的木头的碎片好不容易又垫好,想要撑好撑脚架。在那段时间之内,伊尔尼德又是拉扯又是用牙咬,挣扎着想要把细绳子弄掉。
木野让艾尔梅斯站好。在同时伊尔尼德硬是把绳子剥掉,朝着木野扑过来。
“看招~!”
面对伊尔尼德的右直拳,木野朝右侧唰地避开,同时用右手抓住了领口。就用那个姿势顺势如同卷进去一般将伊尔尼德扔出去放倒。在用背部着地的伊尔尼德的胸廓下方上腹位置,木野的手肘带着全部体重落下。
“咕嘎~!”
伊尔尼德发出听上去很讨厌的声音,晕了过去。木野将伊尔尼德抬起来成侧卧之后,将双手在背后紧紧捆住。
“得得……”
木野喃喃说了之后,艾尔梅斯调侃道。
“真是令人敬佩的毅力啊。木野也应该好好学学。”
伊尔尼德咳嗽了半天之后,将身体撑起来。将被眼泪与沙子弄脏的脸朝向木野,
“动手啊~~!把老子杀了!现在马上把老子杀了!要是当不成海盗的话,还不如死了的好!动手!怎么啦不行了吗!这个没胆的混帐!”
“就是这么说的,木野。要怎么办?”
木野瞥了艾尔梅斯一眼,做出苦涩的表情摇了头。
“动手!打算把老子就这么扔着不管吗?混账!负起责任来动手!”
木野就那么把伊尔尼德扔在那里,走开到树林里去取另一把。自动式的汉德•帕斯埃达被拴在树枝的分叉处,激光瞄准具的开关上连着长长的细绳子。木野取下那把枪,嵌进腰后的枪套收好。
回到原地,对着原样坐在那里低垂着头的伊尔尼德,艾尔梅斯正在讲话。
“--所以说啊,该怎么说呢,所以,这回啊就是没运气而已。是运气啊运气。‘连那个都要试’,刚才不是说过的吗?也不用那么垂头丧气的,不对所以说,垂头丧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因为把那个当作目标都那么久了,叫你不要垂头丧气,这个也说不出来。在那个基础上,这个事情也就这个样子不接受不行啊。况且也不是说人生已经全部都结束了,从今往后的自己的选择,与那个时候的运气,凭着这些,将来能够更加投入的事情之类,什么好事情之类--”
伊尔尼德一边哭,一边时不时地,
“少烦人……,少烦人……”
这样喃喃说着。艾尔梅斯丝毫不以为意继续说。
“你看,摩托拉德也一样会有车手换人的事情不是?那么一来到现在为止的开法啊待遇什么的就一下子变得天翻地覆,这边根本受不了的事情也是有的啊。但是,那个一则也是摩托拉德的类似宿命啊命运之类的东西,也是不可抗力是吧。所以对人类来说,讲不定也有跟那个差不多的事情也--”
木野在叹出一口气的时候,发现从外海的岛影中转出小型的船只。小船以高速笔直朝这边冲过来。可以看到上面乘坐的几个男人的身形。
“那个是……”
木野开口说,艾尔梅斯中断了似乎如同安慰一般的话语说道。
“嗯。象是伊尔尼德的同伴那。”
木野点了头,
“正好。逃跑吧。”
“说得是。”
木野将夹在腰间皮带上的帽子与风镜取下来,戴好并戴好。跨上艾尔梅斯,正要发动引擎的时候,
“旅行的客人!请千万稍候!我们绝对不会对您不利!”
从船上响起扩音器的巨大声响。
“是我们的规矩!对于被卷入这个仪式,最后活下来的人,作为了结,请让我们做出赔偿!请千万稍待片刻!”
声音与船只接近。
“要怎么办?木野。”
艾尔梅斯问道。
“嗯,不过,以防万一啊。”
木野正要发动引擎,
“就是那种规矩……。海盗,不说谎……”
伊尔尼德仍然那样低垂着头,低声只是那样说道。
“…………”
木野从艾尔梅斯上下车之后,解开了伊尔尼德手上的绳子。伊尔尼德只是把手放到前面,还是无力地坐着。
船只就那样直接冲到沙滩上来。有七个男人乘在船上,虽然所有人肩上都挂着帕斯埃达,但是没人有准备举枪的打算。
他们首先围住伊尔尼德,蹲下身,很担心似的询问有没有受伤。伊尔尼德并不看他们的脸,只管摇头。
满脸大胡子的中年男人来到木野面前,说道。
“旅行的客人。我就是头领。跟刚才说的一样。这个请收下。”
头领从挂在肩膀上的口袋里将金银财宝之类也不挑拣,大大咧咧地抓出一把,递到木野面前。
木野说那个原本是不知哪一位的东西,我要是拿着旅行的话会被怀疑的所以,就那样拒绝了提议。
那样的话事情无法了结,对于如此说道的头领,木野询问是不是可以分一些燃料或者弹药。
头领对男人中的一个下了命令,让他从船上把燃料罐拿了过来。木野给艾尔梅斯能装多少就装多少地加了油。
“非常感谢。”
木野对头领说,头领摇头。
“要道谢的是这边。那个孩子没能入伙这件事比死都不甘心。但是,那个孩子没有死就了结,是托了你的福……”
头领对木野询问。
“我说,你把那孩子绑起来之后,如果想要杀的话是可以动手的。身手到你这个程度,就算对手就在眼前,应该也根本不会犹豫的吧。但是尽管如此,却没有那么做。是为什么?”
木野朝就那样蹲坐在地上呜咽着的伊尔尼德看去。肮脏粗鲁的男人们也一起唏哩哗啦地哭着。木野收回视线,直视头领的脸庞,说道。
“不知道。”
“这样啊……”
然后头领稍稍红了眼圈,喃喃道。
“是那个孩子运气好啊。就是运气好……。就当是这样吧。”


就这样,我在十年前的那一天,没有能够成为海盗。就这样我成了要在与到现在为止一直生活在其中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别的世界中生存的结果。那是完完全全相同的,完完全全不同的世界。必须一直呆在那里,不呆下去不行这个事实,非常沉重。
听着摩托拉德开走跑远的声音,直到被大家带上船回据点为止,我一直在哭着。
大家不管到什么时候都非常温柔。也没有责备的人,也没有笑的人,一见之下一副非常可惜似的样子但是内心在偷笑这一点藏都藏不住的,那样的人也没有。虽说也在想如果有的话就宰了他,但是我没事。
尽管如此在那之后,我还是一个人自说自话跑到无人岛去了。也没有水也没有食物的小小的岛。在那里我大概有五十天左右,一个人度过。
什么都不做,只管发呆。真还不如就这么饿死算了,也这么想过。如果大家没有偷偷把水和吃的放在那里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是那样的结果。对于大家,真的是非常感谢。
那之后,作为没有能够成为海盗的人的规矩,我被收留到在暗地里支援着海盗的附近的国家里面,在那里作为普通人生活。去了到现在为止看都没有看到过的学校之类,做了从来没有做过的读书学习之类的事情。
了解新的东西这一点,作为转换心情倒是有用。
比预想更早地结束了学校的学业,比预想更轻松地,为了赚钱进了制作书本的公司。
比预想的,要更加开心。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正眼看过的书本,也开始常常读了。然后渐渐地开始自己写,然后渐渐地那个就成了工作。
现在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比当海盗做起来要更加有意义的行为,这个已经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了。
时不时的,听到海盗出没的新闻或者流言,就会对于自己不在对面这个现实,有整个身体稍稍干瘪萎缩的感觉。
但是,即使如此……,现在的我是我,而不是老子。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虽然从那之后,对于来到国内的人一直全都留意着,但是骑着名字叫做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的,名字叫做木野的旅行者并没有出现。
如果,他们来到这里的话,我一定是会很欢迎的吧。

该不会那两个家伙,在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碰上了土匪之类的翘了辫子吧。
不过,别人不敢说,但只限那两个家伙,是不会有那种事情的吧。
好吧,剪头发去。
虽说是不能象那个时候那样弄得那么短,剪头发去。




(第三卷 第六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