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4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温柔的国度 -Tomorrow Never Comes-

原作:时雨泽 惠一


大地遍布色彩。
群山是连绵不断平缓起伏的高地。所有的山峰与山谷与棱线,都被丰茂的森林完全掩埋。其叶片或是染成黄色或是染成鲜红,与原本的浓绿色相互交融制造出细碎的纹样。
天空中,浅淡的苍蓝铺展开去。高到仿佛直达彼端。哪里都看不到云彩。
在森林中,树木们纷纷抖落红叶。
在那里,有一条道路。
夯实泥土铺成的道路,上面厚厚地铺了一层松软的落叶。道路将山峰斜面连为一体,反复形成弯道与起伏。
在那条道路上,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正在跑着。简直如同舰船卷起波浪一般,将红叶一路翻卷飞舞。也由于急转弯相当多的缘故,摩托拉德是慢悠悠地,如同临摹道路走势一般跑着。
摩托拉德的车手大约十五岁左右。拥有大大的眼睛与精悍的面容。穿着茶色的外套,将长长的衣角分别卷在两腿上固定住。戴着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为了防止帽子由于风压被吹走而用风镜的带子箍住。
在车手坐着的座位后方,有格子行李架,上面捆着大大的皮包。在皮包下面左右装着箱子将后轮夹在当中。
“说实在的啊,艾尔梅斯。”
一边跑着,车手说道。
“现在要去的国家,在旅行者当中风评不太……,不,是相当的不好。”
“是吗?”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相当吃惊,反问道。
“以前听人说过啊。‘不仅仅是没礼貌,纯粹就是对外人很冷淡。’之类,‘在那个国家,没有待客这个词啊。’之类,‘不管怎么努力,都想不出任何优点。’之类,‘自己是最了不起的这种想法,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对此坚信不疑到那种程度?’之类。”
“…………”
“‘总而言之就是一点都不亲切惹人讨厌。’之类,‘小孩子会扔石头过来。’之类,‘旅行者只要一去商店就会关门,或者没货。’之类,‘只能吃到难吃的饭。’之类,‘要当心别让人漫天要价给坑了。’之类。”
“…………”
“‘入个国就要给晾在那里等一天。’之类,‘是怎么样看不起旅行者,可以一目了然的样本。’之类,‘就连旅馆在哪里都不给指路。野营会比较好哦。’之类,‘连接都不想接近那个国家。’之类,‘那种国家,早点给我消失!’之类。”
“…………”
“我一说要过去看看,所有人都阻拦哦。”
这么说着,车手轻轻地微笑。然后艾尔梅斯一边相当十分地受不了一边问道。
“……即使那样还是要去吗?木野。明明路是要多少有多少。明明可以随便挑选的啊。”
被称作木野的车手,用笑脸回答。
“因为那样所以要去啊。被说坏话说到那个程度,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有兴趣知道。况且,已经稍微变好一点了也说不定。”
“呵~。如果完全没有变化呢?”
“那样也好。出国之后我们就絮絮叨叨互相来抱怨。”
木野断言,
“嗯,那也不错啊。”
艾尔梅斯喃喃道。

很快,道路变成了险峻的盘山路。顺着山峰斜面笔直爬上去一段,立刻就是急转弯,如此反复。
木野朝下看,刚才走过的道路在树木之间可以看得很清楚。
道路越过峰棱,从这里开始变成下坡。在右侧,棱线延伸的前方是高高的山顶。在正面,直到对面的峰棱为止,展开雄伟壮观的U字形山谷。在山谷中可以看到被灰色的圆形城墙环绕的国家,看上去小小的。
“这景色不是挺漂亮么。”
艾尔梅斯发表了感想。
“是啊。但是,住在这里的人又如何,从这里可是看不出来。”
“是哦。那么走吧。会成为回忆中印象非常深刻的,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国家也讲不定哦。”
艾尔梅斯调侃道,木野微笑。
“那样就好了啊。”
摩托拉德开下了平缓的斜面。

城墙上有大门。在紧紧关闭的大门前面,几个拿着长长的步枪型帕斯埃达(注:就是枪械。)的士兵,如同摆好架势等待着木野他们一般站在那里。
木野一边放慢速度一边喃喃道。
“那么那么。会不会顺利放我们进去呢。”
“要是就木野这边不行的话,要怎么办?”
艾尔梅斯回答。木野将艾尔梅斯在门前停下。关掉引擎下了车。木野一边摘掉风镜,一边接近士兵们。他们所有人都用严峻的表情看着木野与艾尔梅斯。
正当木野想要问好的时候,
“请问打算滞留几天?”
士兵中的一个,一上来就硬梆梆地问道。
“喔~,是跟传言一样吗?”
艾尔梅斯用绝对谁都听不到的,小小的声音喃喃道。
“三天。也就是说如果可能的话想要呆到后天为止。”
木野这么一说,突然从士兵脸上紧张消失了。所有人做出平静的笑脸,一瞬之间互相看了一眼。之后慢慢地,所有人摆出直立不动的姿势,然后用没有丝毫破绽的动作,所有人对着木野和艾尔梅斯,敬了礼。
似乎是队长的一个,殷勤地上来搭话。
“能够光临我们国家真是太好了。对于您的来访从心底里表示欢迎。”
“…………”
木野一瞬之间吃了一惊,摘下帽子。
“你们好。我是木野。这是艾尔梅斯。”
木野低头致意,士兵们到此为止才刚刚把敬礼的手放下来。
“是木野小姐,还有艾尔梅斯先生啊。请这边走。”
队长将木野与艾尔梅斯,不是带往门旁的哨所,而是直接引向大门。木野再度吃了一惊问道。
“不需要审查之类吗?随身物品的检查等等呢?”
“不需要。只要二位没有做出犯罪行为,那就是失礼的行动。”
队长保持笑脸那样说道。另外一个人进了哨所,外门立刻慢慢地上升打开。
“来,这边请。我们是由于任务规定必须守在门外。里面应该会有人在,在那里不管什么都请尽管问。”
背对着殷勤的敬礼,木野一边推着艾尔梅斯一边穿过厚厚的城墙。艾尔梅斯说道。
“还真是,憋了劲扑了个空似的呢。该不会,把路搞错了?”
“不,那种事不会有。”
在那样否定道的木野眼前,内门开始打开。

穿过内门,木野与艾尔梅斯来到市街的大道上。
在城门前是广场。有几个人聚在那里,看到木野,您来得太好了啊,就这样亲热地来搭话。
在木野答复问候的时间里,从四面八方有更多的人聚集过来,很快木野他们就被围在了人堆中央。他们所有人都满脸笑容,各自说着欢迎的话语。瞪眼睛的人也没有,扔石头的人也没有。
艾尔梅斯只让木野能够听到,用小声叫道。
“是另外的国家!绝对是来到另外的国家了!”
“那种事不会有。……大概。”
木野对围在那里的人们说,
“非常感谢。没有想到会受到这样的热烈欢迎,所以稍微有点吃惊。那个~……,想请问一下。”
人们为了不漏听木野说的话,安静下来。木野用多少带点紧张的脸色,询问价格不是太高,在房间里或者房间旁边有安置艾尔梅斯的空间,带淋浴的旅馆是不是有。
他们开始,那里好,不这边比较好,这样争论起来。在那个时候,从人墙后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
“我们家就是啊!”
分开人群,一个女孩子轻快地钻到前边来。大约十一、二岁,拥有短发和大眼睛的女孩子。
所有人停止讨论,注目于那个女孩子。女孩子在木野面前轻快地低头行礼之后,
“您好,旅行的客人。我叫做‘樱’。”
“您好。我是木野。这里是搭档的艾尔梅斯。”
木野用笑脸这样说道,艾尔梅斯则是,你好,这样打了招呼。
小樱笔直地凝视着木野,将双手在身前礼貌地重叠,询问道。
“我的父母现在正经营旅馆。就在那里不远。我想一定会合您心意的。请问意下如何?”
木野只在一瞬之间,将惊愕表现在脸上。然后眯起眼睛。
“那么,就请您带路吧。”
“对哦。多关照。”
木野与艾尔梅斯这样说了之后,小樱满脸笑容很有精神地点头。
“是!”
木野由小樱引路,推着艾尔梅斯步行。
途中将外套脱掉搁在艾尔梅斯的行李架上。木野穿着黑色的夹克衫,腰部用宽皮带收紧。在右腿边,木野称之为“卡农”的,左轮式的汉德 •帕斯埃达收在枪套中。
“那个,木野小姐。”
小樱仰视木野,开口搭话。
“唔?”
“‘木野’这个名字,又短又响亮又好叫,真是非常好的名字啊。”
“谢谢。我过去也是那么想的啊。”
木野这样说了之后,小樱做出稍微有点疑惑的表情。
“过去?现在呢?”
木野呼~地笑了一下,放低视线看着小樱说道。
“现在也是那么想。觉得是个好名字。但是,‘小樱’这个名字也很响亮啊。是什么意思呢?”
小樱一边害羞一边回答,
“是花的名字。在春天开的,粉红色的好看的花。”
“呵~~……”
木野短短地答道。小樱又稍微鼓起嘴巴。
“但是,朋友们会说什么‘苍蝇’啊,‘黑影’啊什么的来嘲笑我。讨厌死了。”
“…………”
对于双眼望着远方沉默着的木野,艾尔梅斯问道。
“怎么啦。木野?”
木野立刻回答。
“什么事都没有。”
然后这样追加道。
“不是能够说明的东西啊。”

很快,木野他们就到达了旅馆。
虽然并不是那么大,但是不管外面还是里面都仔细打扫过,非常整洁。
在前台的年轻夫妇向木野他们问好。
“欢迎光临。从国外来的客人真的是已经好久不见了。”
“这是我的爸爸和妈妈。这个旅馆的经营者也是管理人。还兼这附近的观光向导。然后,我就是前程大有希望的见习。”
小樱说道。木野满脸笑容点头致意,介绍了艾尔梅斯。
“客人的房间,要哪里比较好?”
小樱的母亲这样对木野询问,小樱低头快手快脚地翻看着记录本说道。
“一楼的,房门很宽的房间空着吗?”
母亲点头。
“那么就那里。为了艾尔梅斯先生出入方便。”
就那样木野与艾尔梅斯被带到小樱提议的房间。如同小樱说的一般,艾尔梅斯可以很轻松地进门,然后不必掉头变方向就可以从另外的门出到外边,是很方便的房间。木野对于问到就这个房间意下如何的小樱,说是非常的满意。
“很快就要开午饭了,所以请到餐厅来。在前台的右手边,画着大大的坚果的门就是。”
“谢谢。马上就去。”
小樱走掉之后,对从行李架上卸下行李的木野,艾尔梅斯说道。
“怎么说还真是,跟听说的评价差得好远啊。”
“就是啊。我也在吃惊。”
艾尔梅斯稍微将音调放低一点,用认真的口气,
“说不定啊,木野。到现在为止的都是赠品,从现在开始一下子翻脸态度大变样,该不会是这样吧。用那种落差将旅行者推下不满的深渊之类。”
“会做那么费神的事情吗……。不过,就算那样也好啊。我去吃饭了。吃完了饭,就在城里四处看看转转。说不定会跟艾尔梅斯说的一样也难讲。”
木野一边苦笑着那么说了之后,就出了房间。

非常美味的午饭之后,对于说要在城里四处看看转转的木野,小樱自告奋勇免费充当向导。木野决定接受难得的申请。
木野将装在艾尔梅斯后轮左右两边的箱子卸下来。拜托小樱拿来座垫,将座垫铺在格子行李架上,做了一个简易的后座。
小樱横着坐在那里。木野特地重申在跑的时候要牢牢用手环抱住自己的腰,还有就只有右腿边的“卡农”千万不可以碰。
木野最开始拜托小樱指路的,是去给艾尔梅斯的状态做检查的机械工那里。将艾尔梅斯从头到尾做了检查。然后很快找出一个个疲劳过度或是有暗伤的,或者状态不佳的部位。
“嗯?这个是怎么回事啊?”
机械工对木野询问引擎侧面的螺母缺了一块的事情。
木野很不好意思似的吞吞吐吐说不出所以然,于是艾尔梅斯取而代之说道。
“木野用帕斯埃达打了啊。说就因为拧不下来。”
“打了?”
“僵掉的螺母怎么都拧不动,所以木野就用减少了火药量的帕斯埃达,打了堆上硬质固化剂的螺母的角啊。虽说我是说不要那么干比较好来着。”
机械工转身正对木野,做出稍微有点内心摇头的苦涩表情。
“旅行的客人……。虽说是很豪放没错,但是实在不是能够赞赏的行为啊。”
“正如您所言……。很抱歉。”
木野这么说了之后,
“大叔,您再好好多说她几句啊。”
艾尔梅斯一半是认真地说道。很快机械工,用沾满机油的脸微笑。
“不过,看来是很有修头的啊。旅行的客人,就跟小樱一道喝个茶什么的等着吧。那好,来吧,艾尔梅斯君。”
“这一把就拜托喽!”
艾尔梅斯用高兴到不能再高兴程度的声音说道。

在机械工店面外的长椅上,木野与小樱并排坐着喝茶。在干干净净的晴朗天空中,太阳暖洋洋地照着。
“真是又仔细认真本事又好的人。艾尔梅斯高高兴兴让人来治的事情,可是很少见的。”
木野这么说了之后,小樱仰视坐在旁边的木野很高兴似的说道。
“太好了。”
木野追加道。
“另外,还是能够好好对客人提意见的人。”
小樱扑哧笑出来。
“而且茶也很好喝。”
在这样说道的木野面前,
“旅行的客~人。欢迎来到我国~~!”
城里的居民从车子的窗口,用笑脸一边挥着手一边通过。

第二天早晨,木野与破晓在同时起床。
将被整修到跟新品一个程度的,然后正在熟睡之中的艾尔梅斯留在房间里,去了在旅馆附近的,小小的公园。天空中没有云,干干净净一片晴朗。耸立在市街北面的高大山峰看得清清楚楚,显得很近。
木野在那里,象平常一样活动了身体。从简单的运动开始,到格斗的训练为止。那之后,用没有装弹的“卡农”做了无数次拔枪速射的练习。
在木野正擦汗的时候,正在慢跑的男人接近过来。用笑脸对木野问好,木野也同样问好。男人向木野问到这个国家的印象怎么样。
木野老老实实地,跟到现在为止四处听来的传闻完全不一样,这样回答。听到那种说法的男人一边苦笑,估计是啊。因为过去的确很过分那,这样说道。
男人用手指着“卡农”,询问最近有没有做过全部拆开的大修。木野摇了头之后,男人说在南边的大道有本事很好的帕斯埃达铁匠,去看看好了,说完在泥土上画了简单的地图。
木野表示感谢之后,男人开口,
“跟您肯顺路来到这个国家这件事比起来,那点小事真的是不值一提的啊。”
那么说道,然后用笑脸一边挥着手一边走掉了。

“南大道的帕斯埃达铁匠是吧。知道了没问题。去南地区的话,公园可是很棒的啊。”
吃过早饭之后,木野问小樱能不能拜托再做向导,小樱就那么说着一口答应。木野表示感谢之后,小樱一边稍微摆出郑重的样子一边说道,
“令尊贵的客人得到满足,就是向导的工作。”

与昨天一样两个人一道骑着艾尔梅斯到达的,是在南边城墙附近的,小小的店铺。小樱放大音量,有人在吗这样问道。过了一段时间从店铺深处走出一个个子矮小,光头的,看上去很难取悦的老人。
“今天是休息。不对,到明天为止都是休息。要来后天来吧。”
似乎是在睡觉的帕斯埃达铁匠,做出很无趣似的表情说道。
小樱说。
“这位木野小姐是旅行的客人。只呆到明天为止。能不能请求您修理一下帕斯埃达呢?”
帕斯埃达铁匠做出很意外似的表情。
“旅行者?”
小樱点了头之后,他瞥了木野一眼,干巴巴地,
“哪把?”
这样问道。然后,看到木野从枪套中拔出的“卡农”,一瞬之间紧皱眉头做出严峻的表情。对木野轻轻摆动手指叫她把那把枪递过来。接过枪之后,保持险恶的表情反复观察着。稍稍隔了一段时间,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好啊,知道了。如果愿意让我动手的话,就来好好校一校这家伙。”
帕斯埃达铁匠叫木野把其他的零件都拿出来。木野表达了谢意,将“卡农”的备用零件与几个空的弹仓交给了铁匠。
“因为瞧是已经相当有年头松松垮垮的了,所以从枪身框子开始看着试试。有必要的话也得换零件,要花点时间。大概要到过了中午吧。去公园什么的看了再来就好。在办狂欢节那。”
帕斯埃达铁匠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墙上挂着的数不清的帕斯埃达当中,慢吞吞地取下一把。那是点四五口径的双重作动枪机左轮枪,装在半月弹夹上的子弹也一同递过去一些。
“这个是代替。虽说估计在这个国家是没必要来着,不过,算是压个重。一时半刻就先挂着吧。”

旅行者与摩托拉德与女孩子一边表示感谢一边出了店门离开。老人将视线转向刚刚被递到手上的汉德•帕斯埃达。然后,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店铺中低声喃喃说道。
“吃了一惊啊……,真的是大吃一惊。活得长真不是白活的。”

在离店铺并不是那么远的地方,有很大的公园。在里面森林的树木原样被保留着,有水流清澈的溪流和池塘。有几幢用木头搭建的简单的房子,小孩子们在玩耍。
在公园一角建造了野外剧场。许多人聚集在那里。
木野与艾尔梅斯,然后小樱到达那里的时候,正在上演舞台剧。小樱说那是由市民自己演出的,将这个国家的历史教授给小孩子们看的剧目,这样做了说明。
木野说对于历史非常的有兴趣,小樱向导说那就看过再走。
二人与一台想要在人堆的最后面排队。之后呆在那里的一个人发现了身为旅行者的木野,叫木野到自己前面去,让开了行列。下一个人也给木野让出地方,再下一个人也用笑脸让出了座位。结果木野他们跟无数人表示过感谢之后,身处观众席中央的最容易看清楚的位子。
木野多少有点惶恐地坐到座位上。在旁边让艾尔梅斯用撑脚架站好。舞台剧已经开始了。木野正试图弄清楚故事的来龙去脉,在舞台侧面担任解说旁白的男性突然叫起来。
“稍等一下。稍等!……啊,抱歉。但是请稍等片刻!该不会,那边刚刚光临的,是昨天光临本国的旅行的客人们吧?”
在舞台上的人和在舞台下的人,所有人同时注目于木野他们身上。小樱唰地站起身,
“没错啊~!就在刚才,因为想要观赏剧目光临此处~!向导是我。”
这样做出回答。从周围成年人的人群中爆发出欢声。不知为何自然地开始鼓掌。连舞台上的演员都开始拍手,把手指伸进嘴里吹口哨。担任旁白的人说道。
“怎么样,聚集到此的各位。一来本剧也才刚开始没多久,为了只有这一次机会的旅行的客人们,从头开始再来一次如何?”
在相当吃惊的木野与艾尔梅斯周围,“没意见~!”,“说得好!”,传来这样的声音,然后又开始鼓掌。年轻的女性站起来,
“我家小子的精彩演技,这一次大伙儿可要好好地看着啊!就是从左边数起第三棵树!”
那样大声叫道,引来了所有人的笑声。
木野站起身来,转身环视了一周之后,深深低下头。
“好~嘞。就这么定了!”
旁白如此说道,在舞台上大家开始准备。木野在长椅上啪踏一下坐下,
“非常吃惊啊。”
看着小樱说道。
“同上。”
艾尔梅斯说道。
“欢迎,来到我们的国家!”
小樱满脸笑容说了之后,表演开始了。

剧目对这个国家的历史经历加以说明。
非常遥远的从前,在远方的国家有受到迫害被驱逐的人们。他们四处拜访不同的国家,然后不管哪里都没有接受他们。
他们在长久的流浪之后,终于迷路进了深深的森林。
但是,森林的自然恩惠,拯救了饥饿的人们的生命。他们将没有厌恶自己一伙的人存在的这座森林作为永住之地,决定创造新的国家。
从那之后,经过了数之不尽的岁月时光。
“然后啊,我现在,就在这里。在那条源流的,最前端。”
在观众的掌声之中,小樱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旅行的客人。请一定与我共进午餐。”
这样提出请求的人实在是太多,木野一行相当为难。结果最后,参加了演剧成员们的庆功宴会。
宴会是在公园里烤肉,木野询问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事情,得到了点起炭火的工作。木野眨眼之间就把火生好之后,这回管烤肉的工作又落到了头上。将被塞到手上的厨师围裙很不好意思似地围好,木野将有好几十根之多的肉串,实在是非常干净利索地烤着。
艾尔梅斯一边看着那样的木野,
“这瞧着不是还挺开心的。”
这样喃喃道。
宴会之后木野他们在公园里四处转转看看。然后,回到了帕斯埃达铁匠的店铺。

“已经好了啊。”
帕斯埃达铁匠抬起脸,一边那么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将在作业桌上被布包着放在那里的“卡农”拿到手中。用被皱纹包围的碧蓝双眼凝视木野。然后,将“卡农”就那么用布包着,枪柄朝前递出去。
“是非常好的帕斯埃达。要好好珍重。”
“非常感谢。”
木野接过来,反复几次将撞锤扳起或者扣动扳机,确认其动作。木野的表情稍微改变了一点。
“非常吃惊……。比第一次把这个拿到手里的时候还要好。”
“是吗。”
帕斯埃达铁匠干巴巴地说道。
“真是非常感谢。请问费用是多少。”
“用不着。”
“诶?”
帕斯埃达铁匠弯腰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仰视木野问道。
“旅行的客人,是帕斯埃达的有段者没错吧。”
“是啊,算是。”
“所以想要稍微问一下……”
“您请。”
“以前,对于亲自指点过的自己的弟子,让他们管自己叫做‘师傅’,有一个那样的身手惊人的有段者。虽说是旅行者,但是一边流浪一边四处插手干预各种麻烦事。因为本事实在是太厉害,所以在各种各样的国家或是被严重警戒,或是被感谢之类。……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已经,就算还活着想来也是相当的年纪了。”
“…………”
“旅行的客人。关于那个人,认不认识呢?”
木野飞快地瞥了“卡农”一眼,收进了枪套。对帕斯埃达铁匠的脸笔直地凝视着,开口说道。
“不。不认识。”
帕斯埃达铁匠慢慢地微笑起来。
“知道了。多谢。修理费用不着。然后还有啊,”
然后将椅子转个方向回过身,抓起放在那里的小木箱递给木野。
“想请你看看这家伙。”
“?”
木野打开接过来的木箱,里面放着一把汉德•帕斯埃达。
轮廓细瘦的,点二二口径自动式。拥有下方加重过的,四方形的枪管。
似乎是左手用的,保险装置也是,滑动套筒固定销也是,弹仓卡锁也是,都在右侧。木箱中还有备用的弹仓和零件,口琴形的消声器,使用消声器时的滑动套筒锁,专用的清洁工具套装,枪套等等也放在里面。
“真是好东西啊。这种类型的是第一次看到。”
木野这么说道,帕斯埃达铁匠点头,
“诞生当时被称作‘森林人’,是点二二口径的代表性的汉德•帕斯埃达。”
“呵~~。是贵重的东西啊。”
木野充满感慨地说过之后正要把箱子还回去的时候,帕斯埃达铁匠忽然说道。
“希望旅行的客人来用它。请收下。”
木野吃了一惊抬起脸。老人静静地开始述说。
“那家伙是过去,我还在旅行的时候,一直挂在腰上的东西。不知道多少次保了我这一身的平安。但是,已经有好几十年都没用过了。我也上了年纪了,也不会再出去旅行了……。那家伙还远没到退休的时候,还好用得很。让它跟我一起老朽入土太可惜。跟过去一样,想让那家伙再出去旅行啊。”
“这样吗……。但是……”
“会收下的吧。”
“那个……”
“应该会收下的吧。”
“……我……”
“会收下的没错吧。”
“…………。明白了。那么就请让我使用。”
木野这么说了之后,帕斯埃达铁匠脸上浮现出笑容。简直象是赌博赌赢了一般的,咧开嘴的得意笑容。突然站起身,用炸开一般的大声叫道。
“好~嘞!就得这么说才好啊!这边来。告诉你这家伙的脾性。枪套和枪柄都给你好好校上一校。快来!”
然后几乎令人不敢相信他是个老人那样硬拽着木野,把木野带到店铺深处写着“试射室”的指示牌另一边去了。
在店堂里,还没来得及搞懂是怎么一回事情的小樱与艾尔梅斯,被孤零零丢在那里。

“跟前台联络一下说回去会稍微晚一点,去去就来。”
这么说着,小樱跑开到附近的商店去借电话。木野与艾尔梅斯在大道的一角等着。已经到了黄昏,从大道上行人的身影渐渐减少。
“真是,实在没有想到会被逼着打那么多。”
这样喃喃说道的木野手中,拿着里面装着木箱的口袋。
帕斯埃达铁匠一直到木野连续试射了三百发左右为止没有放她走。在那期间将枪套改造,让枪套可以装在皮带的背后位置。然后,最后在木野他们离开店铺的时候,做出仿佛很满足似的表情目送了他们。
“不是挺好。这边可是闲得不能再闲什么法子都没有啊。”
艾尔梅斯稍微有点带刺地说道。
“对不住了啊。让你们等这么久。但是,这次不是我的错。”
“这样啊。”
木野将口袋轻轻举高一点。
“这个要怎么办才好呢~。”
“用不就好了?也是人家好不容易给你的。”
“你说得倒是简单啊。弄把什么点二二口径自动式来挂着,那样子要是给师傅看到了,天晓得会被说什么。”
“什么都不会被说。会被开枪打。”
“…………”
“要是被看到,而已吧。不要被看到就好。”
艾尔梅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似地说,木野答道,
“我啊,总觉得一直被那个人看着似的。”
“那可真是不幸。……话说回来,为什么刚才说不知道?”
艾尔梅斯问道。木野老实回答。
“师傅以前说,将来要是有个万一的时候,要那样回答,这么教过……”
“啊啊,原来如此。是担心木野的安全才这样的啊。”
艾尔梅斯感叹道,木野并没有对任何人地,问出声。
“那个人,以前到底干出过些什么事情啊?”

小樱回来。
“木野小姐。妈妈刚才说会把晚饭推迟。”
“谢谢。那么回去吧。”
木野正要发动艾尔梅斯的引擎的时候,
“请稍等一下。”
小樱说道。
“木野小姐还有艾尔梅斯先生。在那之前,还有一个地方,无论如何想要带二位去一下。只能现在去否则不行。可以吗?”
“没关系,我是没所谓啊。艾尔梅斯呢?”
“没~问题。什么样的地方?”
艾尔梅斯问道,小樱开口,
“是非常非常美妙的地方!”
只是那样答道。

“好厉害啊。”“漂亮~~”
大门打开,木野与艾尔梅斯同时发出感叹的叫声。木野与艾尔梅斯,然后还有小樱,正站在城墙的最上方。由小樱作向导引路,去了城墙的作业用的小屋,乘坐那里的货物用电梯上去。
那里一片鲜红。
刚刚沉下去的太阳,将天空染成红色。是浓浓的,然后是如同纯净透明一般的红色。
在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峰的棱线看得清清楚楚。天空从那里开始。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我认为最美妙的地方。等哪天有客人来的话绝对要带客人来看,一直这么想,木野小姐二位是最初的客人。”
“真光荣啊。”
木野那么说着,放下了艾尔梅斯的撑脚架。
一段时间之内两个人与一台,就那么站着眺望红色的天空。
忽然,小樱开口说。
“我啊,将来想要继承爸爸和妈妈的事业,想要当一个优秀的旅馆管理人和观光向导。……不知道能不能当上啊?”
“肯定能啊。不,现在已经是个优秀的向导了啊。这两天之内,我玩得非常开心。”
木野用笑脸说道。
“同上。对这么美妙的国家来说,这样美妙的向导小姐才相配啊。”
艾尔梅斯稍微有点装腔作势地说道。小樱小小吃了一惊,脸红似的含羞道,
“啊呵呵。谢谢你,木野小姐还有艾尔梅斯先生。”
木野在城墙上啪踏一下坐下之后,仰望着小樱。
小樱还是那样面对夕阳站着,慢慢地开始讲。
“我啊,想要了解更多更多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成为更加更加优秀的向导。让更加更加多的旅行者来到我出生的这个国家,留下许许多多那个人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美妙的回忆再走。”
然后少女用毫无阴影的笑容,看着坐在那里的木野,
“想到能够对那些回忆有所帮助,真是太棒了对吧?”
木野保持仰视小樱的姿势露出微笑,小小地点了几次头说道。
“是啊。是非常棒的工作。”
然后又一次,将视线转向了红色的天空。

回到旅馆,木野与小樱一起吃了晚饭。艾尔梅斯在房间里睡觉。美味的食物之后,小樱的母亲拿来了茶和蛋糕。小樱有没有给客人带来什么麻烦啊,虽然母亲这样问起,但因为木野是
“完全没有那回事。何止是没有麻烦,还得到了非常开心的时间。”
这样说道,所以小樱稍稍有点得意似的微笑出来。
小樱问道,
“请问木野小姐。这样一路旅行,讨厌的事情之类,难受的事情会有吗?”
木野一边点头,
“有啊。偶尔会有。”
“想要停下来不旅行吗?”
小樱一动不动地望着正在喝茶的木野的脸,那样问道。
“不,估计就算那样也会继续下去啊。”
“那个,是因为木野小姐觉得那是应该做的事情吗?”
对于小樱的问题,木野摇了头,
“是因为觉得那是我想做的事情啊。”
那样答道。
小樱浮现出看上去很满足似的笑容,将自己的马克杯送到嘴边。喝了两口,如同改变话题一般问道。
“请问木野小姐。在旅行途中,与很棒的人,与命运的对象,没有遇到吗?”
木野小小吃惊,然后立刻做出苦涩的表情说道。
“没,非常可惜但是没有。如果是因为我把帕斯埃达挥来挥去,所以最后把人家吓跑了的事情的话那倒是要多少有多少啊。”
两个人一起笑出来之后,好像是完成了工作之后的,小樱的父母双亲来了。在小樱旁边坐下。
母亲开口。
“那,小樱。只要小樱自己愿意,就算出去旅行也没关系哦。”
“诶?”
小樱吃了一惊,凝视着双亲的脸。
“象木野小姐一样,这里那里四处转,看各种各样的事情,学习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后再在这里当向导不是也挺好。那种学习的方法不是也有吗,妈妈跟爸爸看着木野小姐这样想的。”
“会吗……?”
“怎么样?”
虽然小樱稍微露出了一点点在烦恼的样子,但是立刻用笑脸摇头,
“不了。我哪里也不去哦,在这里学习,在这里成为第一名的向导。因为那就是我的梦想啊。再说,况且在这里还有很优秀的先辈们。对吧,爸爸,妈妈。”
双亲轻轻地转脸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样……。那也很好啊。再稍微过一段时间的话,小樱太努力了,我们会不会变得很闲没事做呢?”
母亲这样问了之后,立刻女儿作出回答。
“正是如此!”
然后,一家人很开心似地笑出来。
木野对于那个情景,如同发生在另一个世界一般的事情那样望着。

第二天,也就是木野入国之后的第三天早晨。木野象平常一样与破晓在同时,没有起床。
在太阳已经升到相当高的时候,艾尔梅斯自己醒过来,看到木野还在床上相当吃惊。然后大叫出声叫醒了木野。
醒来的木野立刻从床上跳下来。然后看着窗外的太阳,做出怃然的表情。
“怎么了啊,木野?”
虽然艾尔梅斯这样问,但是木野用可说是自己完全搞不明白的表情,
“真奇怪啊……。该不是身体状况出问题了吧。”
那样喃喃说道。

“木野小姐。就在很近的地方有婚礼。不去看吗?”
木野吃完很晚的早饭之后,围着围裙的小樱前来撤下盘子,这样问道。
木野一口答应下来,回到房间将艾尔梅斯带出来。与小樱一起,前往在附近的宗教性的建筑物。因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距离,就推着艾尔梅斯前去。
在祝福的人墙的对面,穿着并不鲜艳夺目的雅致衣装的新郎与新娘并排站着。
两个人都很年轻。大约是十七八岁。
“还真是很早就结婚那。”
艾尔梅斯问起,小樱则是,
“普通要过了二十岁再结婚。这是很少见的。”
新郎新娘拿着大大的口袋走到了高台上。从来客当中,只有女性纷纷拥到那高台前面。小樱用飞快的语速说明。
“两个人会扔许多小口袋。在那当中,会有几个里面放着一颗树的种子的口袋混着。那个是,自己将来想要生的小孩子的数量。然后拿着那个种子迎来明天早晨的人,就会成为下一个幸福的新娘,有这样的传说。”
对于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自己也一心想要去参加而坐立不安的小樱,木野说道。
“我也帮你找吧?比起一个人总是两个人好。”
小樱吃惊问道。
“真的可以吗?”
“当然。走吧。”
两个人加入到女性客人们中间。
“谁理你。”
被丢下不管的艾尔梅斯不为人知地抱怨道的时候,新郎新娘叫道。
“我们两人!想要,五个孩子!”
然后两人开始一起抛撒小小的口袋。接连不断地扔出来,多少有点兴奋过热的女性客人拼命去拣落地的口袋。打开看,知道里面没有想要的东西之后,就扔到别人的附近。
小樱也是全身被撞来撞去地正在寻找的时候,手被木野拉住了。然后被带到了人堆外面。
“请。这个。”
木野递给她的口袋里面,装着一颗大大的种子。
“哇~~!……但是,为什么这么快就马上找到了啊?”
小樱吃惊问道,
“从以前开始就是,只有运气这一样向来不错。”
木野如同什么事都没有一般说道。
“……给我,真的可以吗?”
小樱如同确认一般问道,木野回答。
“当然没问题。虽说作为谢谢你的向导来说还不够也讲不定。”
小樱一边大大地摇着头,
“绝对没有那回事!我,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拣到过。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想要。非常感谢!木野小姐。”
对于一边紧紧抱着口袋一边感激不尽的小樱,木野说。
“不客气。”

木野他们回到旅馆前面的时候,有几个非武装的士兵站在那里。看到木野他们,等他们来到面前的时候敬了礼。其中一人说道。
“旅行的客人。差不多该请您做出国的准备了。”
木野稍稍考虑之后,随意问道。
“那个,不能再滞留一天或者两天吗?”
小樱吃了一惊仰望着木野的脸,艾尔梅斯大声问道。
“呜哇~!木,木野。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也没什么道理…… 不要那么吃惊啊。”
士兵并不放松硬梆梆的表情,
“……虽然很可惜,但是您入国的时候说了是三天。因为这是规矩……。拜托请马上准备。”

没有办法,木野开始准备。
在附近补充了燃料,购买了便携食品。店铺的主人虽然是长得一脸凶相的中年女性,但是一问价钱不管什么东西都是跟白送一样。
“真的可以吗?”
木野吃惊问道,
“当然。再说从旅行者身上乱刮油水又不是什么好事。反过来,可要把这个店跟别的旅行者宣传宣传啊。就说买东西千万要到这里来。要是在别的地方买的话,旅行运可是会变坏的哦。”
女店主这么说着眨了一下一边的眼睛。实在不太可爱。
木野他们回到旅馆,很迅速地把行李整理好。在前台,小樱与小樱的父母,还有刚才的士兵们在等着。
“如果是朝西边走要野营的话,山顶附近会比较好。因为如果比那里再近,说不定会有石头滚下来,比较危险。比那里再远则是比较陡的下坡。”
小樱的父亲那样说了之后,士兵也是,
“对的,那里比较好啊。而且稍微朝下走一点还有小溪,景色也好。”
那么说着,为木野画了简单的地图。
“这个请拿着。”
小樱伸手将两个包裹递给木野。小樱的母亲说。
“是这个国家传统的野外食品。跟樱一起做的。小的那个今天晚上之内,这边这个请在明天早上之类吃吧。能撑一段时间不会坏的。”
木野收下包裹之后,面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什么事情都是,真的是非常感谢。”
然后,对小樱请求握手,握着小小的手说道。
“谢谢你。真的是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小樱在握手的手上贯足力气握紧说道。
“不客气。”

在西侧的城门前有广场,堆着行李的艾尔梅斯,与披着外套的木野在那里。在他们面前,如同来时一样许多居民们,这一次是为了来送旅行者走而聚集在一起。
最后木野在居民们面前说道。
“各位,非常感谢。虽然我看过各种各样的地方,但是得到如此亲切的照顾,这么开心的国家是第一次。”
在场的所有人露出微笑。自然地开始鼓掌。
小樱将瘦小的身体轻快灵巧地向前移动站到人群前,郑重礼貌地低下了小小的头。
“木野小姐还有艾尔梅斯先生。诚心感谢二位的滞留。下次请一定,与哪位一起,光临前来度蜜月。为了二位将准备最好最高级的房间。”
如同一流的旅馆管理人一般,装出老成的样子那样说道。
木野微笑。
“好的。等哪一天再会。”
对于那句话,从人群中涌起感谢的欢声。
“等哪一天再会!”
一边说着小樱挥着小小的手,木野也满脸笑容地转身。
然后,木野推着艾尔梅斯,穿过内门离去。一次都没有回头。
在刚出外门的地方,木野发动了艾尔梅斯的引擎。士兵们出来欢送。
“千万保重。”
士兵如此说道,木野面对所有人摘下帽子低头致意。将敬礼留在背后,起动了艾尔梅斯。
士兵们一直到看不见摩托拉德为止,没有放下敬礼的手一直目送着。

“木野~?真少见啊,木野会想要滞留三天以上这种事情。”
一边在森林中跑着,艾尔梅斯开口搭话。
“是啊。自己也是足够在吃惊啊。”
木野那么说着,换到低一档。然后继续说。
“但是,就现在这样最好也说不定。要是再多呆的话,说不定会变得想要呆得更久。那后就那么一直拖下去,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没法出国了。”
“……这话真太少见了。可不是随便就能听到的。是天变地异的前兆吗?”
“失礼的家伙。”
木野一边轻轻笑着一边说道。艾尔梅斯用稍微有点感慨的口气道,
“真是个好国家啊。”
木野点头。
“真是非常开心。”
跑了一段时间,艾尔梅斯如同忽然想起一般说道。
“跟传闻完全不一样那。”
“是啊。”
“不知道是为什么呢?”
对于艾尔梅斯的那个问题,
“不知道啊。开始的时候虽然还有点在意,从途中起已经是无所谓怎么样都好了啊。”
木野那样说着,在风镜下浮起很满足似的笑容。
然后这样追加道。
“要是我被别的旅行者问起‘是什么样的国家来着?’的话,决定就这么说。‘是非常温柔的,礼貌又周到地招待了我的美好的国家。’这样。”

开车一直跑到傍晚,正好到达一个山头。是小樱的父亲和士兵告诉木野的地方。木野决定在这里野营。
在艾尔梅斯与树木之间拉起绳子,在绳子上张起蓬布以防万一有雨。在蓬布下面铺好毯子,放下睡袋。
打开从小樱那里拿到的小小的包裹,里面是烤得脆香的,用山鸡做的烤鸡。木野一点不剩全部吃光。
将从小溪中汲的水烧开泡了茶。木野就那样拿着杯子,将视线转向东边的景色。
从棱线下满月慢慢地升起,昏暗地一点点照亮森林覆盖的大地。在远处的地面上,可以看到无数聚集在一起的人工的灯光。那是小樱的国家。
木野轻轻举高杯子致意,做出干杯的姿势。
喝完茶之后的木野对艾尔梅斯说之后就拜托了。然后还是那样穿着夹克衫,还是那样穿着靴子,就钻进了蓬布下面的睡袋。

那是满月刚好升到最高点的时候。
睡袋中的木野睁开眼睛醒来,就那样呼啦一下坐起身。艾尔梅斯问道。
“木野?怎么了?没有什么异常啊。附近动物也没有。估计天气也没问题啊。”
“睡不着……”
木野从睡袋中爬出来。站到艾尔梅斯旁边。
“不是因为早上起来的太晚了吗?”
“不,不是。”
那样断言道的木野的表情僵硬。
“有种,很讨厌的感觉……。怎么说,就是这样,有象嚼着沙子一样的感触。”
那样说着,木野从右腿边的枪套中慢慢地将“卡农”拔了出来。连艾尔梅斯到底也是,看到那枪之后,用紧迫的口气,
“有,有什么啊?”
这样短促地问道,但是木野并不回答那提问,警觉地注意四周。艾尔梅斯也不知所谓地环视着周围。
天空,是如同色调表一般向着月亮一层一层变白变淡的浅紫色。在远方,黑色的连绵山峰的形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位于东方的,小小的地面上的灯火,是在小樱的国家中,有谁正在熬夜吧。
艾尔梅斯对神色如同正在埋伏着等待敌人的新兵一般的木野,
“什么都没有啊。不是担心过头了吧。”
这样说道的瞬间,地面小小地摇晃了一下。然后,滋~嗡这样的低音响彻四周。
从耸立在北侧的高山的中腹处,黑色的团块隆起。简直如同盛夏的积雨云一般,那团块不断膨胀变大。团块与积雨云不同的是在月光下呈现浓密的灰色,与是从山峰斜面产生的这两点。
那团块在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从边缘开始一边按顺序崩塌一边开始滚动。轰鸣着发出低音,用飞快的速度如同舔舐斜面一般向下翻滚。从木野他们的视角看来,是从左到右。
那巨大的流体,很快吞没了小小的灯火。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啊那是!”
木野一边用“卡农”的枪管指着一边大叫。艾尔梅斯低声喃喃说道。
“如果记忆正确的话,是Pyroclastic•Flow啊。”
“Pailo…… 什么来着?”
木野转身反问。拴着绳子张着蓬布的艾尔梅斯用如同学者一般的口气,
“Pyroclastic•Flow。火山灰与轻石由于高温被喷出,顺着山体斜坡以高速流动的现象啊。所谓家财道具的东西而已。”
“……叫做火碎流的东西吗!”
“没错就是那个!”
那样说了之后艾尔梅斯沉默下来。
火碎流在山谷中向下流动。木野一边看着现在看不到了的地面的灯火一边说道。
“我现在出发到那里去,有没有什么能够做的事情?”
“没有啊。”
艾尔梅斯间不容发地作出回答。
“…………”
“火碎流接近摄氏千度。人什么的根本是一眨眼的事。全身的血液在一瞬之间沸腾,休克死亡。看那个样子,所有人都已经死了。根本没有逃跑的空闲啊。所以说,木野能够做的事情也没有。就算去也只是死掉而已哦。”
对于呆然的木野,艾尔梅斯冷静地说道。
“…………”
在轰鸣回响的低音当中,木野啪踏一下在原地坐倒。

过了一段时间周围安静下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山谷的视界渐渐变清晰的时候,月亮朝西方倾斜,东边的天空开始泛白。木野一直,就那样在右手中拿着“卡农”,坐在那里。木野也是什么都没有说,艾尔梅斯也是什么都没有问。

天色完全变亮之后,天空与地面的细碎纹样中又重新涂上了颜色。但是,只在曾经有一个国家坐落的山谷当中,被灰色一种颜色覆盖着。
木野站起身。将右手中的“卡农”放回了枪套。
就那样一言不发地叠起蓬布,将毯子与睡袋收拾起来。取出皮包里面的大大的包裹。
“吃掉之后……,就出发吧。”
木野如此说道,在艾尔梅斯上坐下以后就打开了包裹。里面是烤得很硬的面包,与盐腌的肉。
木野默默地全部吃掉了。然后想要把包裹叠好的时候,注意到另外还有一个信封,与一个小小的包裹也一起包在里面。
木野取出里面的信。上面写着收件人和寄件人的姓名。
“……是信。给我和艾尔梅斯的。是小樱的妈妈写的。”
“读吧。”
在木野下面艾尔梅斯简短地说道。
木野在已经明亮许多的天空下,开始读信。

“给木野小姐。给艾尔梅斯先生。给光临访问我们国家的,最后的旅行者。

在二位读这封信的时候,想来我们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们的国家,然后我们也是,被火碎流吞没,应该已经埋在灰烬下面了吧。
那情景,二位已经亲眼看到了也说不定呢。

我们知道那座山将要大规模喷发,是在刚好一个月之前。
根据学者们的调查,了解到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程度的大规模火碎流将要袭击我国这件事。
我们应该取的道路,只有两条中的一条。是抛弃国家,还是不抛弃。

我们做出了回答。决定留在这个国家。
对于身为旅行者的二位,这个行动看上去非常愚蠢也不一定。但是我们,是在这里出生,一直在这里长大的。其他的地方丝毫都不知道。其他的生存方式也丝毫都不知道。说不定,对我们而言从一开始就没有所谓选择余地之类的东西亦未可知。但是,即使是那样,我们对于那一点也并不认为是不幸。

从那之后我们,一边感觉着某种意义上的清新爽朗,一边考虑如何尽全力活过剩下的日子。我们没有诅咒命运,也没有憎恨命运,也没有感到悲伤,送走充实的每一天。

但是就在那样的时候,我们不禁愕然。当我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将我们保留在记忆之中的,只有他人,也就是说只有旅行者没有别人。
虽然不知二位是不是知道,我们的国家,对于到那时为止路过光临的旅行者,一直都是采取非常傲慢不逊的态度。对于因为那样而伤害到了他们的心情这一点,也是十分清楚,但是仍旧如此。
我们发现,如果就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将作为尽只是作出无礼言行举动的国民,留在不知是谁的记忆之中,将会成为这个结果。

我们决定,如果今后有不知何人路过光临这个国家的机会的话,要作出尽可能的欢迎款待,如此下了决心。这个国家的,我们的记忆,想要将之作为美好的东西保留下来,就是那样。

讽刺的是,从我们那样下定决心开始,就再也没有旅行者来到了。是到那时为止的恶评的报应也说不定呢。
时间静静流过。已经只剩下三天了,正当我们这样想着已经快要放弃了的时候,木野小姐,艾尔梅斯先生,二位光临了。

代表我们的国家,从心底里表示欢迎。
木野小姐,艾尔梅斯先生。
欢迎光临。

追伸,
是应该写还是不写,虽然烦恼了很久,但是还是想要二位了解这件事。
被告知事实的,在国民当中也只有拥有参政权的人,十二岁以上而已。小樱,在喷发的翌日,也就是对二位而言的今天,刚好是十二岁的生日。
木野小姐。看着您与那孩子非常亲密地讲着话,我们想过就算是勉强硬来,也要把那个孩子托付给您。但是,昨晚那孩子自己说要继承我们留下的旅馆,在这个国家里当观光的向导。如果,那就是那个孩子的梦想的话,虽然说不定会被认为是非常任性自私的行动,那个孩子,我们决定把她带走。

非常感谢您能够读到最后。”

“原来如此。是因为那个啊。能够理解了。”
艾尔梅斯说。
木野在一段时间之内,就那样拿着信考虑着。
终于,用低沉的声音,如同呻吟一般喃喃说道。
“是利己啊……。这是利己自私。”
艾尔梅斯静静地说。
“说不定是啊。但是,已经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不管怎样,两个人坐的话旅行是不可能的啊。”
木野把信叠好,重新放进信封。
将另一个,小小的包裹拿到手中。里面有一张折起来的纸片,和一个小小的口袋。那是木野在婚礼上拣到的,交给了小樱的口袋。看口袋当中,发现种子也原封不动放在里面。
木野急急忙忙打开纸片,开始读纸上写的东西。

“给木野小姐。
这个我,”

在那里木野的嘴唇停止动弹。虽然木野一时之间睁大双眼僵着不动,但是艾尔梅斯说快念啊,这样催促道,于是将后续一口气读完。

“这个我拿着也没有用。是您的东西。
保重。
关于我们,请不要忘记。
樱”

木野长长吐出一口气仰面向天。
一段时间之内,保持着那个姿势。

终于,木野慢慢地将信与口袋仔仔细细地收进行李当中。
同时,木野将从帕斯埃达铁匠那里得到的木箱取了出来。将里面的枪套,装到腰间的皮带背后的位置。
在弹仓中塞进小小的子弹。将几个弹仓放进腰上的小盒子,将一个装进“森林人”。上膛之后,关好安全装置,收进枪套。
在夹住枪管的枪套中,以一见之下几乎完全暴露在外的样子,“森林人”装饰着木野的背影。
“嗯。很衬啊。”
艾尔梅斯说道。木野什么都没说,小小地微笑了一下。
木野将行李堆上艾尔梅斯,加以固定。发动了艾尔梅斯的引擎。状态良好的,十分规则的引擎声回响在早晨的森林中。
木野披上外套。戴上帽子,将风镜挂在脖子上。恰好在那时,太阳开始慢慢现出身形。森林的绿色与红色与黄色被照耀得鲜艳明亮。木野眯起眼睛,戴好风镜。镜片反光,隐藏起木野的表情。
“真是个好国家啊。”
艾尔梅斯说。
“是啊,很开心,非常开心。……根本没法提任何不满啊。”
木野跨上艾尔梅斯。然后说道。
“走吧。”
“是啊。”
木野只回了一次头,看了被涂成灰色的平缓的山谷。看了沉没在灰烬之下的国家。
然后转头面对前方。
很快摩托拉德开走,那个地方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第二卷 第八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