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5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她的旅程 -Love and Bullets-

原作:时雨泽 惠一


如同高楼大厦一般的岩石,在砂地上直立排列着。
对于风雨的侵蚀毫不在意的岩石的柱体在平坦的大地上成百上千地耸立着,制造出异样的空间。
在干燥的砂地上,只有形式上装点一下门面程度的细细的小草生长着。时不时有炎热干燥的风穿过柱子的间隙吹过。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
在其中一根岩柱的侧面,有三个人类。坐在短短的阴影当中。
一个,是白衬衫外面套着黑色马甲的年轻人,右腿边挂着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在身后,堆着许多旅行用的行李的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用中间的两脚架停放着。
另两个,是穿着比较薄的服装的,大约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女。女性将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束起来,脸型与身材细瘦。与之对照的,男人是久经锻炼体格良好的健壮身材。在两人身后,有两匹看上去差不多的堆着行李的马。
“那么,很重要的话是指?”
年轻人询问。
“那个啊,就是想要今后的木野小姐,停止对暴力的使用。为了那个目的的,从我这里发出的诉说与劝告。”
女性说道。被称作木野的人稍稍将惊讶在脸上表现出来。
女性用认真的表情,定定地笔直凝视木野,
“人啊,不是用暴力,而是应该用温柔的心情与从心底满溢出来的爱来避免争斗,我是这样想。我想那是绝对唯一的正义。想让木野小姐,也了解到那一点,在今后的旅途中来实践那一点。那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啊。爱会解决所有的问题。”
在讲话的女性身后,男人就那样保持沉默坐着。不插任何一句嘴,就那样静静地微笑着,如同看护一般坐在那里。
“虽然看上去象是把思考方式强加于人,但是啊,这个世界的人类所有人都拥有同一种思考方式这一点,我想并不是不可能的。比如说水。不管是怎么样的人,口渴了的话都会想要水的吧?那是共通的思考不是吗?与那个完全一样,‘人与人之间不可以争斗。要用爱来解决。’这种共通的思考,我想人类也是能够拥有的。然后——”
女性用热烈的口气,
“——所以说说到底最后需求的是爱啊。对他人的慈爱之心。最必要的是爱。是在人的里面本来就有的东西。美好的东西。用不管是谁都拥有的爱,让争斗全部消失的话,我们的生活——”
丝毫没有擦一擦途中浮现在额头的汗水的意思继续倾诉。
“——这样一来,为什么人类不可以持有武器,您就也已经可以明白了吧。如果认识到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一点的话,武器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啊。将现在的世界再向上提高一层,所以说是同一种思想,在同一种理念的爱之下啊。大家如果能够向同一个方向前进的话,不需要的东西全部扔掉变得轻松的身体,就只有爱能够带着一起走的可能性没有办法舍弃啊!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跟那样的人接触是要点!这是——”
木野静静地倾听着女性的,时不时没有形成意思通顺的文章的热辩。一边看着她的眼睛,一边小小地点着头。
“——也就是说人可以去除争斗而生存下去。那个实践,就是我!我任何武器都不带。我与各种各样的人在旅行途中邂逅,一次都没有碰到过危险的事情。身后他虽然带着,可是在打猎的时候以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不觉得很厉害吗!那是因为我用爱来对待他人,大家也都不会想到要对我采取暴力这种念头啊!不觉得是很美好的吗!大家都能理解啊!人是可以互相理解的!所以啊——”
女性拼尽全力,不断诉说着她的思考方式。一直绵延不断地,诉说下去。
终于过了一段时间,
“——是的!到这里我想说的东西就全说完了!”
大汗淋淋的女性结束了盛大的演讲。大大地吐出一口气,将男人从身后递过来的,已经完全凉掉了的茶喝掉。
“如果可以的话,您的,现在的想法就好——,请说出来听听看。”
木野看着那样提出问题的女性静静地说。
“我觉得非常美好。对于您所说的,我是如同亲身所感一般地能够刻骨铭心地理解。我到现在为止,如果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的话一直毫无任何顾忌开枪动手,但是,说不定是没有必要的事情也未可知。”
“没错!就是那样没错吧!”
女性很高兴似的,如同跳跃一般说了之后,
“从今往后,我也使用您所说的‘爱’,不伤害任何人地,想要那样一直活下去。在下次进入的国家,干脆把帕斯埃达卖掉算了这种方法也是有的啊。”
“没错。您能够理解了啊。真高兴啊。”
女性眯起眼睛,来到木野面前紧紧握住她的双手。
“真高兴!能遇到您真是太好了啊!木野小姐。从今往后,如果有象过去的木野小姐那样肯定暴力的人在的话,如果有还没有清醒过来看到爱与真理的人的在的话,请将这种思考教给他们!就那样大家对大家互相传播的话,清醒过来的人就会成几何级数不断增长,所有的人类作为解决争斗的方法将爱握在手中这种事根本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对吧!是吧!啊啊……,谢谢您听我讲!”

“那么,我们就在此失礼了。一路保重。”
木野那么说着,站起身来。收起摩托拉德的撑脚架。
“谢谢您。一定会顺利的。以后再在什么地方见面!”
女性很开心似的挥手。木野对二人低头致意一次之后,推着摩托拉德,从岩石山下面出来走到砂地上。
“走吧艾尔梅斯。费了好多时间。”
对摩托拉德小声说道,
“嗳,好嘞。”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小声回答。
男人如同忽然想起一般站起身之后,
“我去给木野小姐他们指一下路就来。”
对女性如此说道,从木野他们后面追上来。
那个男人的皮带左右两侧,有两把汉德•帕斯埃达,以可以用双手进行射击的姿态,收在枪套中。是点四五口径的自动式,弹仓被延长过增加了装弹量。在枪管前端,有为了安装消声器用的螺纹。
男人接近了在离开女性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正要发动艾尔梅斯的引擎的木野。
然后开口搭话。
“木野小姐还有艾尔梅斯先生。一点都没意思的话,非常感谢二位听那个听了那么久。还有,谢谢您让她高兴。非常感谢。”
男人用笑脸说道。木野苦笑。
“如果您不在后面的话,途中就离开走掉了也说不定。”
“啊哈哈。就猜您会这么说啊。”
男人非常开心似的笑道。
木野将眼睛稍稍眯起一点点,用小声说道。
“一周以前看到的,在岩石地带死掉的十三个男人。所有人都是一枪未发就被杀掉,头盖骨上有点四五口径的弹痕。——是您没错吧。”
男人点头。
“因为他们虽说也听了她的话,但是之后打着无论如何想办法要杀掉我袭击她的算盘,一直在后面一路跟踪而来啊。所以请他们安静了。”
男人脸色丝毫不变地说道。
“虽然说不定是失礼的问题……,身手到象您这样程度的人,为什么会做她的护卫?”
“没错没错,是疑问啊。思考方式这不是完全不一样吗?”
木野与艾尔梅斯询问,
“就因为喜欢啊。”
男人用认真的表情当即回答。
“什么?”“诶?”
“从以前起,就很喜欢她,所以啊。——我与她在同一个国家出生,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很亲密一起长大。她从以前起,就将反对暴力作为金科玉律。不管什么样的时候暴力都是不可以的,只要有爱的话一切都会平稳解决,这样。我则是完全与那个相反,没有力量的人什么都做不到。然后没有办法守护弱小的人,我这样相信着,武术和帕斯埃达,还有其他为了战斗所必要的所有一切东西全部都学了。出了学校加入了军队。关于她,是沉溺于不知所谓的思考方法还很开心的奇怪的人,我以前是这么想的啊。然后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她,从心底里开始喜欢上了。理由之类怎么都无所谓。就是喜欢她啊。在休假的时候回到老家与她见面,听她讲述暴力的愚蠢,这件事情当时比什么都开心。”
男人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看了坐在岩石旁边,很满足似的眺望着天空的女性一眼。
“成年之后,她有一天突然,‘要出到国家外面,踏上宣传爱与非暴力的旅程。那是我的使命。’说出这种话来。周围拼了命来拦她她也不听,开始进行出发的准备。我辞了军职,提出请求说想与她一起踏上旅途同行。”
“她肯答应允许你同行,还真不容易呢。”
木野询问。
“很简单啊。‘因为被非常美好的想法感动所以退出了军队。让我们一起对人们倡导爱与非暴力吧。拿行李也好什么都好我都会干的所以希望你能带我一起走。’这么说的。立刻就得到同意了哦。”
“呵~……”“原来如此啊~。”
“就算她的思考方式或者理想根本完全没有办法实践,但是还是很喜欢看着不管什么时候都乐观向前的她。喜欢看着面向梦想带点暴走味道地一路冲锋的她。想要守护那样的她。——如果是为了那个目的,跟什么主义思想都没有关系,我会在她的身边。站在她那一边。不管怎么样肮脏的角色也都会接受,人也是照样杀啊。就算把整个世界的人当成敌手都没有关系。”
男人静静地诉说道,
“瞧着真是有可能全部杀光呢。”
艾尔梅斯从下面调侃。
木野则是原来如此,这样喃喃说了之后,
“比起那个人说的话,您讲的事情更加有趣。”
“谢谢。保重。要是能够再在什么地方碰到就好了啊。”
男人伸出右手。然后,
“到那时为止,想要杀你的人就请毫无顾忌地杀掉。”
“非常感谢。就那么办。”
木野握住那只手。





(第六卷 第二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