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6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没有城墙的国度 -Designated Area-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草原上,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在飞驰着。
在那里,有适度湿润的泥土,与越过寒冬开始伸展的草叶,与天空与云朵,然后还有太阳,除了那些之外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远方没有山,四周整整一圈,绿色的地平线围绕。视野之中,天空占了九成。
摩托拉德满载着旅行用的行李。在后部的钢管行李架,大大的皮包放在上面,在皮包上排列着好些燃料与水的罐子。后轮两侧装着箱子将后轮夹在当中。在车头灯上面,团成一团的睡袋捆在那里。
“真是,无聊啊~。”
摩托拉德说道。
“第一百八十四次。”
车手说道。
“…………”“…………”
然后双方都沉默下来。
车手穿着茶色的外套,将长长的衣角分别卷在两腿上固定住。戴着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还有风镜。风镜下的表情十分年轻,大约是十五岁左右。拥有大大的眼睛,和精悍的脸庞。
草原上并没有道路之类,一边踩着草叶,一边避开偶尔会有的凹凸不平,摩托拉德淡淡地跑着。
过了一段时间,太阳爬升到高处,将摩托拉德的影子朝侧面延伸。
“差不多休息一下?木野。”
摩托拉德问道。被称作木野的车手,是啊~,这样说了之后,
“现在还用不着。今天稍微早点停下来,傍晚的时候好好休息休息吧。”
“知道了。……尽管如此,还是无聊。”
摩托拉德说过,木野说第一百八十五次。那之后,用悠闲的口气,
“昨天就想问的来着,艾尔梅斯也是,就算在跑着的时候,也会无聊啊。”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
“没错啊。平坦到这个程度又是一样的速度的话,简直象是在工厂的滚筒上面,只有轮胎在转而已那种感觉。或者说,笼子里的耗子。”
“原来如此……”
“木野呢?周围景色完全没变化到这种程度,不会厌吗?”
艾尔梅斯问道,木野回答。
“会厌不会厌的,早就过了那个程度了。现在是,一边跑一边在考虑各种各样的事情。”
“呵~,什么样的事情?稍微说来听听。”
艾尔梅斯拜托道,木野则是,估计是没什么意思的哦,这样说。就算那样也不要紧,艾尔梅斯这样说着催促道。
“就在刚才正在想的是,如果从右边有刀子刺过来的话,就一上来总之先敲击那只手把武器打落,然后再过肩摔扔出去,或者是把手朝反方向扭过去压制。要么还是暂时先做个后撤步,然后朝上踢那只手。还是说半转身一边避开刺过来的动作一边肘击,这种方法比较好呢?”
“…………”
“差不多,就是在考虑那种事情。”
“……没意思。”
“所以说早就说过了。”
摩托拉德在草原上一路奔驰。
“无聊啊。”
艾尔梅斯喃喃道。
“第一百八十六……”
木野在发言途中住了口。一边跑着一边站起身。艾尔梅斯开口,怎么了?这样询问道。
“吓一跳啊……”
“嗯?”
那些东西一开始,从木野与艾尔梅斯的位置看来如同集中起来的小粒的垃圾一般。在前进方向上,地平线下的绿色空间中,有数不清的黑色小点。随着越发接近,渐渐地可以慢慢看出那些点是有大有小的。
很快,那些点究竟是什么也可以看出来。大的是拱顶形的帐篷,数不清多少,密集起来搭建着。周围的细小的东西是成群的家畜,然后还有跟在旁边的人类。
艾尔梅斯开口,
“咻~。真是吓一跳啊。有人在哦。牛也有马也有羊也有。住家也有啊。”
“不是国家那。是游牧民吗……”
“在这种地方生活的人也有啊。真厉害啊。”
木野稍稍将艾尔梅斯的速度放慢一点。有骑着马的人向木野他们跑过来。是壮年的男人,身穿形制独特的衣装。
“你怎么想?木野。”
艾尔梅斯询问,
“如果不欢迎的话,就是绕道吧。先听听怎么说。”
木野停下了艾尔梅斯。男人接近过来。手里什么都没有拿。男人用笑脸,
“您好,旅行的客人。我们,是居住在这个草原的一族。”
木野也问好作答。男人询问木野是要去哪里。
“是去位于西边的国家。并没有打扰各位生活的意思。马上就通过。”
这么一说之后,男人摇头道。
“一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也希望您不要那么办。我们对像这样偶尔邂逅的旅行者,进行欢迎款待是代代相传的习俗。可以分出与我们所吃的相同的食物,与有屋顶的睡床。请一定,来做我们的客人。我就是作为族长的代理,前来传达那一点的。”
“原来如此……”
木野喃喃道,向艾尔梅斯询问要怎么办。
“只要木野觉得好的话不是挺好。”
稍微考虑过之后,木野对男人说。
“明白了。那么就打搅了。”
男人做出实在是非常高兴的表情。
“我先回去报告!”
那么说着催马跑向集落。木野起动艾尔梅斯,慢慢地接近过去。

在集落中,有总数大约二十左右的移动式帐篷搭建着。拱顶形的大型帐篷,被厚厚的布料覆盖。其中特别大的有一个。
在集落附近的牛羊总数是几乎无法数清的程度,在悠闲地吃着草。骑在马上的男人们引领着牲畜群。
大约二十人左右的集团等待着木野与艾尔梅斯。岁数各自不同,有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也有中年的女性。其中大约一半程度,嘴里叼着烟斗,冒着烟。
木野来到集团的面前,关掉艾尔梅斯的引擎下了车。摘下帽子和风镜。
“各位大家好。我是木野。这里是搭档的艾尔梅斯。”
“您好喽。”
集团当中,看上去岁数最大的男性开口说话。果然也是一样叼着冒烟的烟斗。
“木野桑。艾尔梅斯桑。欢迎光临。老夫乃是这个部族的族长。一直不断在四处迁移的我等,能够遇到旅行的客人可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啊。请千万,要好好休息过养好精神再走。”
木野表达过谢意之后,由一位看上去很温柔的中年女性引路到了一个帐篷。途中,从几个帐篷中,可以看到小孩子很怕生似的往外面偷看。
帐篷内部相当宽敞,看上去可以睡下好几个人而不觉拥挤。在中央立着木头柱子,呈放射状组合起来的木质骨架支撑着屋顶。在脚下铺满了柔软的毛毡。
为了艾尔梅斯,女性把帐篷的入口开大。这个帐篷通常是由那个女性一家使用,但是这段时间内给客人专用,听说这一点,木野再度表示了感谢。
女性离开之后,木野脱下外套。下面穿着黑色夹克衫,腰部用皮带束紧。皮带上挂着几个小盒子,然后在右腿边,吊着左轮式的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在腰后佩着另一把,点二二口径的自动式。木野将前者称作“卡农”,将后者叫作“森林人”。
将“森林人”连枪套一起摘下来,木野在帐篷中仰面朝天躺倒。
“这还真是,舒服。”
情不自禁如此喃喃道。艾尔梅斯也是,
“是啊。这个帐篷也是,为了冬天可以暖和,夏天可以凉快,经过精心设计。周围裙边可以打开的哦。而且还可以很快就组装起来或者拆开带走。”
“为了寻找牧草,估计一年当中要迁移好多次吧。这样与我们遇上,确实可以说是奇迹式的概率也讲不定。一生在这个草原,与自然和大地一同生活吗。也没有围绕在周围的高高的城墙……”
木野似乎感慨万千地说道。立刻艾尔梅斯就调侃。
“很羡慕吗?拜托一下试试看的话说不定会接受你入伙呢。”
木野一边起身,
“算了,还是免了。看上去不太适合我。”
“那么,什么样的才适合啊?”
艾尔梅斯问道,木野回答。
“寻找那个,这件事吧。”

傍晚,木野受到邀请去吃晚饭。
因为艾尔梅斯在睡觉所以将之留下,木野在大大的族长的帐篷前被介绍给大家。部族全部加起来是五十人不到。其中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子有大约十个左右。
之后,在族长的帐篷里面被招待吃了饭。排列在低矮的长桌子上的,是以乳制品为主的,朴素而且简单的食物。木野被问到是不是合口味,老实回答说很好吃。
但是,因为他们毫不间断地一直抽着烟斗,帐篷里面相当地烟雾腾腾。眼睛开始痛起来的木野,打过招呼之后,为了到外面寻求新鲜空气而出了帐篷。
站在帐篷外面,看着晚霞映照的天空的时候,
“你就是,”
从侧面突然有人搭话。
木野吃了一惊立刻转身面对那个男人。眼前,以通红的天空作为背景,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那里。虽然容貌十分端整,但不知是否正因为如此,看上去如同没有感情一般。
看着男人的木野的表情略微改变。
男人虽然与其他所有人穿着同样的衣服,但是其双眸与其他人不同,呈现浅灰色。皮肤的颜色也是,区别相当大。身高也是,高得超乎寻常。
男人对于一脸疑惑样子的木野毫不在意,用灰色的瞳孔一动不动地凝视,
“你就是,今天来的旅行者吗。”
用没有抑扬的声音问道。
“是的。”
木野点头。
“大家都以为你,是男性。其实不是吧。”
“…………。那个怎么了吗?”
木野反问。
男人没有改变表情。
“没什么。”
看了木野一段时间,然后没有进帐篷,离开了。

第二天。
木野还是老样子,在拂晓的同时起床。天气很好。
走到外面一看,大家都起了床,已经开始在活动了。挤羊奶的女性。照料马的年轻人。帮忙生起共同使用的火的小孩子们。为了借火,偶尔会有手里拿着烟斗的成年人走近。
从一边经过的女性对木野说您继续睡没有关系啊,木野说这是习惯,如此回答。
开口搭话的女性,
“那真是非常好的事情啊。”
用笑脸那样说道。
木野在帐篷中,做了“卡农”与“森林人”的拔枪速射的练习。简单保养过之后,收回了枪套。
活计告一段落的大家各自聚集起来,作为早饭,将如同面包一般的食品在溶化的奶酪中蘸着来吃。木野说非常好吃,作为交换将自己的,如同粘土一般的便携食品试着请客分给大家吃。大家对于那个,做出实在是非常复杂的脸色只是稍微吃了一点点。

饭后,男人们骑上马,出门去放牧家畜。留下的女性收拾饭桌,缝补衣服修缮帐篷,照顾着小孩子。她们偶尔停手休息一下,在蓝天下点上烟斗喷吐烟雾。
木野检查着艾尔梅斯,然后注意到小孩子们远远地在看着。
“小朋友。如果想靠近来看的话请便。这家伙不咬人的。”
木野如此说道,艾尔梅斯道,
“真是失礼!……不过说得倒是没错。”
小孩子们畏畏缩缩地靠近。最小的刚刚学会跌跌撞撞走路,最大的大约是十一、二岁左右。很少见似的观看艾尔梅斯,很快就觉得有趣伸手来碰。
“哇~!真硬啊。”
“好厉害。铁的马。”
“艾尔梅斯,叫这个名字。”
木野说了之后,立刻,
“奇怪的名字!”“好~奇怪~!”“真好笑!”
“亥尔梅斯?”
其中一个问道。艾尔梅斯回嘴。
“不对不对。艾尔梅斯。不是‘亥’是‘艾’。……说成‘亥尔梅斯’就觉得傻乎乎的所以不好。”
“亥尔梅斯~~!”
“‘艾’!‘艾•尔•梅•斯’!”
将天真的小孩子和真的动了气的艾尔梅斯丢着不管,木野发现他们之中的几个人叼着小小的烟斗。仔细看,里面没有烟草。
“那个烟斗是?你们也吸吗?”
木野向看上去年龄最大的男孩子问道。他取出自己的烟斗给木野看,
“不是。只是拿着。只有成年人可以吸的。因为成年人大家都为了活下去而工作,所以说是奖赏。要被大家承认是够格了,已经是成年人了,只有这样才刚刚可以吸。”
“唔~~~。”
“为了得到承认,男人不会骑马不行。只是会骑是不行的,不能够好好地引导牲口群不行。”
“你呢?”
木野问道,
“在练习……”
男孩子小声回答。马上从腰后拔出镰刀,
“但,但是!如果是割草的话,大伙当中我最拿手!要是帮妈妈干活的话,最拿手。”
虽然很自豪似地如此说道,但是在身后的大约十二岁的女孩子开口,
“割草是女人的工作啊。不会骑马的男人一点都不帅。”
“…………”
男孩子沉默下来。女孩子对木野说,
“我啊,要生他的小孩子的。他要做我丈夫的。”
“呵~~……。已经决定好了啊。”
木野询问。
“嗯。从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定好了啊。所以说不给我变帅点怎么行。就这样下去不行。”
女孩子大大地点头,很开心似地说道。
“哼,谁理你。男人婆。”
男孩子很不甘心似地回嘴。女孩子对那话毫不在意,
“他啊,因为我骑马比他拿手,所以很不甘心的。”
木野一边苦笑一边道,
“那样的话,两个人一起住的时候,把工作颠倒一下就好。”
女孩子一瞬之间睁大眼睛愣了一下,
“对啊。旅行的客人说得一点没错。我来骑马。”
“那种事我才不干。太难看了。”
“没问题的!就这么说好了。现在就去跟爸爸这么说~。”
“说了不干。”
“说好了说好了说好了~~!”
木野目送一边打闹一边飞奔而去的两人跑远。回头一看,艾尔梅斯还在对周围的小孩子们说。
“所——以——说——,不是‘亥’是‘艾’!”

中午男人们回来,吃了饭,然后所有人睡了午觉。
那之后,木野受到邀请去骑马。对于说从来没有骑过的木野,部族的男人来教。
虽然最初只是慢慢地走,但是渐渐习惯了之后,变得可以跑得相当快了。
对于用漂亮手法利索地操纵着缰绳的木野,成年人们感叹地守望着。族长一边吐出烟斗的烟雾,一边简短地说道。
“定了。”
周围的成年人们静静地点头。对于那个情景,从稍微离开一点距离的地方,在马背上,灰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

傍晚。还是老样子烟雾腾腾的晚饭之后。
木野在自己的帐篷前面,坐在用中间的两脚架站着的艾尔梅斯上,看着天空。西边的地平线上积着云,晚霞隐隐发黑。
“那么,最后有没有说服他们好好叫你啊,艾尔梅斯。”
“没有……。在那些孩子的记忆当中,木野是骑着‘亥尔梅斯’来的哦。”
木野呼~的笑了一下,
“……明天出发的话,大概就再也没有机会,不可能订正了吧。”
艾尔梅斯喃喃道,估计是啊。然后说。
“木野,明天天气不好哦。”
“这样……。就算这样,因为到了三天了啊。”
“……了解。”
艾尔梅斯说道,木野从艾尔梅斯上下来。就在那时,
“你,”
“呜哇~!”
灰色眼睛的男人,突然从背后开口搭话。艾尔梅斯发出吃惊的叫声,木野用稍稍象是瞪眼的表情回身。
男人接近了几步。在木野与艾尔梅斯身边,用俯视的姿势站定,问道。
“国家呢?”
木野保持不从男人身上移开目光,就那样摇了摇头。
男人再度询问。
“选一个什么地方,这种事情呢?”
木野慢慢说道。
“还没有……,暂时想继续旅行。”
男人小小地点了几次头。用还是老样子没有抑扬的声音道,
“原来如此。你能够忍耐,这种叫做自由的不自由吗。很了不起。”
“…………”
“怎么了?”
对于保持沉默凝视着自己的木野,男人询问。
然后木野问道。
“……恕我失礼,以前,您有没有旅行过?”
“没有啊。”
男人当即回答。
“谎话,是吧。”
“没错。是谎话啊。”
男人再度立刻回答。木野慢慢地,如同确认一般询问。
“您,也不是这里的出身吧?”
“…………。那又怎么?”
男人回答,然后转身离开。
木野用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之后,艾尔梅斯问道。
“就是上次说的那个,嗅觉灵敏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木野老实回答。
“不知道……”

第二天,也就是从木野邂逅这个部落算起第三天的早晨。
天空被厚厚的低垂的云层覆盖着。即使太阳升高,亮度也没有改变。
饭后,木野将今天出发这一点告知了族长。族长做出很意外似的表情,有什么不合您心意的事情吗?这样问道。
“没有。但是,我是定好了在一个国家只呆三天这样的……。这几天非常感谢您的关照。”
族长一瞬之间完全出乎预料,然后马上对木野说道。
“实际上,也兼木野小姐的欢迎会,今晚正打算举行好久没有办过的晚餐会啊。为了所有人能一起吃,所以预定宰一头牛,大家也都很期待。再说天气也不好,无论如何,只是再多呆一晚,能不能请您考虑?”
“…………。您的心意,虽说是非常感谢的……”
看到在头痛的木野,将帐篷让出来的女性说道。
“族长。准备马上就可以做好。改到中午稍微过一点的时候如何?那样的话,木野小姐也不用为难。”
“噢~,那样的话怎么样呢?”
族长询问。木野点了头。
族长很开心似的,做出指示让人把这件事转达给大家知道。

“——如此这般,就成了吃过好东西之后再出发这样了。”
木野一边堆着行李,一边对艾尔梅斯道。
“了解。玩得开心。”
木野将做好出发准备的艾尔梅斯留在帐篷里,穿着夹克衫没穿外套前往族长的帐篷。
天空还是老样子象盖了盖子似的,光线微弱。

“好了……。这边可真无趣啊。”
木野刚一出去,艾尔梅斯就在帐篷里面自言自语道。
就在那时,帐篷的与入口在相反方向的裙边无声无息地打开。人影唰地一下闪进来。
“请问哪位?木野的话不在啊。”
“是啊。”
语声返回,声音的主人接近。
“是灰眼睛的大叔啊……”
艾尔梅斯多少带点紧张感觉地说道。男人握住艾尔梅斯的车把,向前推动收起了两脚架。
“那么,走吧。”
“去哪里?”
艾尔梅斯问道,男人回答。
“勉强要形容的话,地狱啊。”

在族长的帐篷里面,排列着许多长条桌子,大约三十人左右坐在桌边。还是老样子,大家手不离烟斗,所以里面烟雾腾腾。在中央,有烤得焦黄香脆的大块的牛肉。
木野被引到中央附近的座位坐好,然后宴会开始。负责掌厨的男人用大大的菜刀将肉切开分好。对于撒盐烤得十分入味的带骨头的牛肉,连同干燥处理过的大蒜一起大口直接咬。
木野问起其他各位还有小孩子们,旁边的男人回答,
“因为挤不下所以在另外一个帐篷。然后还看管着牲口和照顾着小孩子。不久就会轮班的。因为肉可是好久没有吃过了。小孩子们是有不能参加这样的规矩的。现在一定是在帐篷里头不甘心呢。真想早点当上成年人啊,这个样子。”
那么说了之后,他吸着烟斗,从用肠子做的水筒中喝了液体。虽然也劝木野来喝,但是木野了解到那是用羊奶制造的酒之后,礼貌地拒绝了。
“对旅行的客人来说,这个才比较好吧。”
那么说着,一位中年女性将用木头做的茶杯递给木野,斟上了茶。
木野表达了谢意接过来。
木野闻过那气味之后,
“真是有意思的香气。请问这个叫做什么茶呢?”
“诶~?就算问说叫什么也…… 本来也没什么名字之类……”
女性稍稍吃惊,然后用笑脸道,
“不用在意,您请。”
木野一时之间,看着那杯茶。
然后,
“对于没有喝惯这个的在下,看上去比较有难度。虽然非常抱歉,但是还是免了。”
将杯子放到桌上。
旁边的男人觉得很奇怪似的看着木野。
木野慢慢地站起身。
“各位。美味款待真的是非常感谢。在下差不多应该告退了。”
所有人看着木野,做出稍稍吃惊的表情。
端茶来的女性,
“这样吗。那么到外面送您出发。”
那么说着,想要引木野走向帐篷的出口。木野慢慢地转身背对她,然后突然一边扭转身体一边回过头。
女性砸下来的棍棒错过后脑,擦到了木野的肩膀。木野如同飞跃一般向后退了一步。踢到桌子,食物稍稍有些散乱。
帐篷里面的人全部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棍棒,用紧绷的僵硬面容看着木野。年轻的男人们堵住唯一的出口,余下的人围住木野。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请问?”
木野问道,从背后族长开口。
“木野小姐。能不能请您什么都不问把那个茶喝掉?我们也不想请您吃苦头啊。绝对不会取您性命的。只是一时之间的忍耐而已。”
木野慢慢回过身,向族长问道。
“如果,拒绝的话呢?”
族长并不回答,轻轻地挥了挥手。可以听到周围的成年人们重新握紧棍棒的声音。
木野慢慢地,从右腿边的枪套中拔出“卡农”。
所有人一瞬之间动摇了一下,但是族长立刻向木野接近了一步,
“嚯~~!要用那个吗?但是不可能永远打下去的吧?打倒几个人,然后就完了!”
“确实是,没错啊。”
木野说着,将“卡农”慢慢地收回了枪套。
几个男人向木野接近了一步。木野对着脚下桌子的一端狠狠地踩下去。
对于弹飞起来的桌子男人们胆怯了一下,木野向着与出口方向相反的那一边移动。拾起扎在肉上的菜刀,将身在离自己最近位置的人——族长抓住。从身后用左手拉住头发,用右手将菜刀顶在咽喉部位。
“所有人不许动!”
木野锐利地吼道。在那里的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你,你这个……”
被强制朝上仰起脸的族长用苦痛的声音说道。
木野喃喃说了句,
“绝对不会取您性命的。只是一时之间的忍耐而已。”
“哈~!没用的。从这里是跑不出去的。现在这时候摩托拉德正在给破坏掉吧。”
“……到那时候,就到时候再说了。”
木野低声简单说道。同时拉着头发的手中贯上了力气,刀刃触到了族长的咽喉。
苦痛中,族长大声说道。
“……大伙听好~!不用管老夫如何!绝对不要放这个家伙出帐篷!绝对不要放出去!”
“真是值得尊敬啊。”
木野丢掉菜刀,在同时将族长甩出去。在菜刀落地之前,拔出“卡农”射击,连续三发。
帐篷里轰鸣声回响。在中央的柱子的,比较低的位置。弹丸全部命中那里,深深地挖掉木材。一边看着男人们飞身扑上来的情景,木野对柱子狠狠踢出一脚。然后柱子折断了。
帐篷的屋顶一瞬之间就落了下来。
木野从帐篷的裙边下爬到外面。昏暗的天空下,周围看不到人影。只有看上去全部一模一样的帐篷一言不发地排列着。
回身一看,扁平的帐篷下人们挣扎着。有谁大叫道。
“可恶~!去找!去追!绝对要抓活的!血啊!贵重的血啊!”
木野向着自己的帐篷跑去。但是,在从一个帐篷侧面通过的时候,被从那里冲出来的男人发现了。
“混蛋,居然跑——”
木野朝男人的腿射击,男人一边发出惨叫一边倒地。
“找到了!在那里!”
在背后传来不知是谁的声音,木野咋了一下舌。
为了藏身朝着旁边的帐篷后面绕过去。在那个瞬间,从背后被人用强大的力量塞住了嘴。
“!”
木野夹紧右胁,将“卡农”顶上自己背后的人的下颚扣动了扳机。
子弹没有飞出来。木野的表情冻僵。
“别出声。害你的事情,不会干。”
从耳后,传来淡淡地如此说道的声音。压住嘴的力量放松,木野只转动脖子回过头。
灰色的眼睛看着木野。他的右手握着“卡农”,大拇指夹在撞锤下。男人慢慢地从“卡农”上抽回手,放开了木野。
“不要用帕斯埃达。位置会暴露。”
木野抬头仰视男人,
“……请问您,不袭击我吗?”
“是啊。不袭击你。”
男人如此说的时候,传来其他的男人的声音。
“找到了!拉乌哈抓到了!”
有三个男人拿着棍棒跑过来。
被叫做拉乌哈的,拥有灰色眼睛的男人,
“用这个。我对付两个。”
将同样的棍棒递给了木野。
毫无警戒地跑近的三人,突然遭到木野与拉乌哈的袭击而惊慌失措。
在木野令一人昏倒的时间之内,拉乌哈打倒了两个人。
拉乌哈从腰间取出小刀,眨眼之间就将那两人的咽喉割裂。他们一边喷出鲜血一边稍稍挣扎了一下,立刻死亡。然后对木野打倒的另一个人也是一样。
“请问为什么?我只要能够逃走的话那就没关系。”
拉乌哈轻轻摇了头。
“这么做,是为他们好啊。不用痛苦很久就好了。”
“是怎么回事?”
“跟我来。”
拉乌哈硬是把木野拉进了附近的帐篷。
“是我的帐篷。”
与木野进入帐篷同时,
“没事就好,木野。”
“艾尔梅斯?”
木野不禁叫出声来。帐篷里,堆着行李的艾尔梅斯用撑脚架站着。
“刚才说服了它,先带过来了。这里的话,一时之间不会被发现。”
拉乌哈如此说了之后,叼起了烟斗。艾尔梅斯道,
“那个可是多谢了。真的成了跟您说的一样的结果那。”
“是啊。不过,事情出得相当的快。真不愧是木野小姐啊。不仅没有喝,而且还从那里逃出来,真没想到。”
拉乌哈一边给烟斗点火一边说道。是放在行李里面的,木野的火柴。
“借了。”
短短地说了一句,然后仿佛很美味一般地,吐出烟雾。
“提些问题,可以吗?”
木野一边交换“卡农”的弹仓一边问道。
“请。”
“请问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还有,请问您为什么要救我们呢?”
拉乌哈瞥了木野一眼。
“大家,是打算要把木野小姐拉进这个部族。理由是,为了给狭小的部族补充从外部来的新血。这个部族已经有几百年一直是这么干下来的。欢迎并款待偶尔邂逅的旅行者,如果那个人的评价高的话,就拉进来完事。如果低就杀掉。木野小姐很得欢心。到这里为止没问题吧?”
“是的……。但是是怎么做呢?虽说看上去并不象是低下头来请求的样子。”
“这个啊。”
拉乌哈将右手的烟斗举到木野眼前。
“成年人所有人都在抽烟斗你也看到了吧。这草有强烈的中毒性。只要一旦吸烟成了习惯,那这人没那个就活不下去了。半天不抽就头痛,三天手就开始发抖。五天的话会看到幻觉。要有十天,就是一边乱甩着唾沫发狂死掉了。木野小姐没喝的那个茶里面,满是这草里面浓缩提取出来的东西。”
“……怪不得。要是喝了的话?”
“当场就失去知觉,之后几天卧床不起一直辗转呻吟。在那期间艾尔梅斯君是拆成一块一块埋到土下面,部族则已经转移到别处了。”
“…………”
“寒~~。真不太想去考虑那个。”
艾尔梅斯说道。
“因为打滚呻吟的时候也会被逼着抽,所以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中毒了。已经是没这个活不下去了。这草一来只有在这平原才有生长,二来只有在秋天很短一段期间之内才能够收获。所以说跟什么同意与否毫无关系,或者是加入部族一边尽自己的责任一边过上一辈子,或者是因成瘾症状而死,就是选择其中一边这样的结果。”
“原来如此。十分明白了。”
木野连连点了好几次头。然后,向乌拉哈问道。
“您是,什么时候?”
“是五年前。实在是大意,啊。”
“感觉……,怎么样?”
对于木野的问题,拉乌哈苦笑,重新给烟斗填上草。
“是啊。醒过来一开始,想过这算什么事啊。骂人也骂了。再说外加因为拒绝反应也很是吃了点苦头。就算在那里死掉也不奇怪。要不干脆死了算了也想过。”
乌拉哈叼着烟斗点上火。他的嘴边浮着笑容。
“但是,那个时候在病床边照料我的女人,说是女人不过还只是少女而已,对我说。‘死是不行的。不可以死。’,就这么说。一边哭得淅沥哗啦一边不停地说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什么‘活着的话,一定会有好事情的。’,这么说。嘿。”
“…………”
“因为那个,我就选了在这里活下去。工作马上就学会了,也被大家接受了。之后……,跟那个女人成了夫妇。虽说,是从我得到‘评价’的时候开始就决定好的事情。”
“过得挺幸福的?”
艾尔梅斯问道。乌拉哈简短地说,
“算是吧。”
然后继续道。
“说不定,是我的人生当中最幸福的一段时间也难讲那。”
“……尊夫人,在?”
木野询问。乌拉哈用没有抑扬的声音回答。
“去年的差不多现在的时候,被大家杀掉了啊。”
“为什么?”
乌拉哈吐出烟雾。帐篷的外面,
“这里也没有!”
有谁一边叫着一边通过。
乌拉哈开口,
“因为不能生孩子了啊。”
回答了问题。
“?”
“她怀上我的孩子,然后死产了。同时,已经一生都没办法再生孩子了。如果不能生孩子的话,那个女人的价值就不存在。让那种人来浪费宝贵的食粮和草是绝对不可以的。是说在这里是这样。……木野小姐,不要瞪得那么厉害啊。”
“……很抱歉。”
“马上,就由族长的命令,决定她应该死。她接受了那个决定,被杀,然后被埋掉了。是埋在哪里已经不知道了。”
“那个时候大叔是?”
艾尔梅斯问道。乌拉哈吐出烟雾,
“她在最后对我,说了与最初跟我说的完全相同的话。”
“…………”“…………”
“就这么回事啊。”
乌拉哈将最后的烟雾吐出口,将灰烬丢掉把烟斗收起来。然后喃喃道。
“差不多了,吧。”
木野说,什么事?如此问道。乌拉哈并不回答,无声无息地移动到帐篷入口侧面。
部族的男人中的一个将脸伸进来。看到木野,
“找到了!果然在这里!”
这样叫出声的下一个瞬间,从咽喉部位一下喷出大量血液。
乌拉哈将正在变成尸体的途中的男人踢到帐篷外面。
“好了,到外面去吧。……没问题的。”
乌拉哈将入口大大地打开。木野收起艾尔梅斯的撑脚架,慢慢地推出去。
在外面,所有的成年人包围着帐篷。木野他们出来,然后看到乌拉哈,引起了一阵骚动。天空比刚才更加阴暗。艾尔梅斯说,大概会下?如此喃喃道。
族长一边瞪着眼睛一边问道。
“是什么打算?”
被问到的男人回答。
“哪有什么什么打算。我只是照着我自己想做的去做而已啊。族长。”
“把旅行者交出来。你的处置在那之后考虑。”
乌拉哈取出烟斗,悠悠闲闲仔细地把草填进去。
然后说。
“不用考虑也不要紧啊。你们的时代,已经到头了。”
“胡扯!”
被激怒的族长叫道。对拿着长棍子的男人们发出命令。
“一起扑上去!不要放跑了!两边都是,多少给他们点伤也不要紧!”
乌拉哈擦着了火柴。将火柴的火慢慢地移到烟斗——
嘭~~!
混浊模糊的爆破音回响在集落中。成年人们回过头。然后,最初发现那个的一人发出了如同惨呼一般的高叫。
“着,着火啦~!放,放草的帐篷在烧!”
“什么~~!”
从一个帐篷中,穿过屋顶的缝隙,大量的烟雾向着正上方不断升腾。
乌拉哈一边从烟斗中喷出烟雾一边说,
“所以早说过了吧。不快点的话,可是会全部烧光的。”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如同将木野和乌拉哈的事情完全忘记掉了一般,争先恐后冲向那个帐篷。
从帐篷中升腾起来的烟雾越发浓密,还可以开始断续看到火焰闪动。
“草啊!草啊~!”
“跟性命一样的草啊!”
“把火扑灭!不管怎么都要扑灭!”
对如同疯狂一般喊叫的人们,乌拉哈与木野与艾尔梅斯从后面眺望着。
虽然是拼上性命的灭火,但是只是从上面用棍棒或是衣服来拍打是丝毫没有效果的。火势毫无顾忌地变大。
“那个,是将去年收获的草集中起来储藏着的帐篷。刚才预先动了点手脚。跟艾尔梅斯君打过招呼,稍微拿了一点油和火药。——如果没有那个草的话,大家的命就是只剩十天了。”
拉乌哈说道。木野转身面对他。
“我也是啊。”
然后男人吐出烟雾。
火势越发成长,将紧紧围绕在周围的人们清清楚楚地照亮。
为了取出草,一个男人果敢地接近火焰。衣服的袖子与头发被引燃,立刻火舌舔舐全身。
一边发出无法相信是人类声音的惨叫,男人以全身着火的状态疯狂舞动。谁也没有救他,很快他跳到了极限倒下了。另外还有几个身上着了火的人。
拼死拍打着火焰的几个人,由于缺氧一边脸色变得铁青一边啪嗒啪嗒纷纷倒地。
将碍事的人挪开,或者是踩踏着,没有效果的灭火活动持续。
帐篷的屋顶落下来。火焰烧着了所有的草,烟雾变得激烈。纯白的狼烟笔直上升。
木野的视野中,看到有好些人面对眼前的烟雾与绝望的状况颓然倒地。另外一些人拼命要吸进现在冒出的烟雾而将脸伸进去,不久就一边从嘴里喷出白色泡沫,晃晃悠悠地走着,
“喀喀喀!”
如此怪叫着倒下。
很快,帐篷与草完全燃尽。燃尽的废墟周围,一动不动的人类滚满一地。
能动的人类,也只是在那里束手无策。
突然,一个男人将呆在他身边的女性的脖子扭断杀掉了。接下去将蹲坐在近处的几个人一一砸死。头颅碎裂的声音回响,不动的人类渐渐增加。自己给自己点上火开始燃烧的人也有。
一个男人晃晃悠悠来到木野他们面前。他的双手已经变得如同焦炭一般。
“赫赫赫~。”
用空虚的眼光如此说道,然后闭上眼睛。被拉乌哈在一瞬之间将咽喉切断。
然后拉乌哈走近燃尽的废墟,将其他人也一一解脱。无力地颓然坐在地上的人,在哭的人,在笑的人,互相拥抱着的人,从口中喷着泡沫的人,正在砸死他人的人,一半已经成了焦炭的人。
淡淡地,一个一个在颈部刺入小刀。慢慢地,生者的数量减少。
“你,你…… 看你做了什么……”
残留到最后的一个人,过去被称为族长的男人,对站在眼前的拉乌哈说道。
“虽然一年前,要是您没有做出那种事情的话,说不定也是会有另外的道路的。”
握着赤红匕首的男人,用灰色的眼睛定定地回视。
族长抱着脑袋,一边撕扯着头发一边喃喃道。
“啊啊……完了……。已经全部都完了……”
拉乌哈将头部横向摇动。
“不对,不是全部啊。再见了岳父大人。”

将小刀留在族长颈中,拉乌哈回过身。木野与艾尔梅斯在看着。
拉乌哈走近木野他们,
“地狱结束了。你们已经可以走了啊。”
木野开口。
“一起走吧。像你的一样,将大家的衣袋里剩下的草全部收集起来,到随便哪里附近的国家去。在那里说不定,能够让人把你中的毒解掉也未可知。如果呆在这里也单只是死掉而已的话,尽管是很小的可能性但是不赌一下看看吗?”
男人凝视木野,喃喃道。
“那样说不定也挺好呢……”
然后在那之后,清清楚楚地说道。
“但是,我留在这里。”
“请问为什么?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啊。”
木野说道,拉乌哈微笑。
“忘掉了吧?”
“?”
“小孩子们啊。”
木野啊~地叫出声。
“还并不是,全部都结束了。”
“…………”
“对于他们,成年人们一直以来都是做着怎样的事情,吸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我这样做。然后,只凭他们自己而活下去的手段技术,都要告诉他们教给他们。直到我发狂而死为止。不,就连将那死状给他们看这一点也是必要的。那样的话,他们使用剩下的家畜,应该是可以活下去的。应该是可以制造出没有烟雾的,新的历史的。所以说,我留在这里。”
“……明白了。”
木野小小地点了头。然后询问。
“您的,国家呢?如果,我能够经过的话。”
拉乌哈摇头,
“一来没有那个必要,二来不要做那种事情比较好。我,在我出生的国家是杀人犯。”
“…………”
“干了什么事呢?因为是最后所以说来听听啊。”
艾尔梅斯一边强调着“因为是最后”说道。拉乌哈苦笑。
“因为是最后啊……。我,以前是士兵。从小孩子的时候开始,就接受了特殊的训练。发生了战争,暗杀了许许多多敌人啊。为了国家,为了大家,这么想着杀的。但是,战争结束之后,我就成了碍事的。在正义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的国家,曾经发出暗杀的命令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公开。我作为自说自话四处杀人的不正常的疯子杀人鬼,被驱逐出了国家。旅行什么的根本不想做。想要在出生的故乡过一辈子来着。在那里筑起家庭,想要过普通的生活来着。在这里,说不定能重新来过呢,也曾经这样想过。”
“……理解了。多谢喽。”
艾尔梅斯说道,您不用客气,这样的回答返回。
木野就那样沉默着穿上外套,戴好帽子和风镜。正要发动引擎,
“就因为很相像啊。”
拉乌哈唐突地说道。
“什么?”
“刚才,请问为什么要救我?是这么问的吧?还没回答。——就是因为很像啊。不,不是脸。是眼睛。眼睛,很相像,所以。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拉乌哈将灰色的双眸慢慢地眯缝起来。
“尊夫人……,是吗?”
木野问道,拉乌哈点头。
“是的。现在还会在梦里出来。”
“…………。该不会,要是我被拉了进去,原本应该是被逼与您成为夫妇的,是吗?”
“正是啊。”
“…………”
“应该再见了。遇到你很高兴。”
拉乌哈如此说道,转身背对木野。
对于走开的男人,木野说道。
“您救了我这件事情,一辈子不会忘记。……再见。”
男人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挥了挥手。

集落中回响着摩托拉德的引擎声,然后那声响渐行渐远。
在帐篷中的一个里面,小孩子们颤抖着。很快入口打开,一个拥有灰色眼睛的男人进来。男人慢慢地,有话要跟大家说,如此说道。是非常重要的话,希望大家都能够听,如此说道。
小孩子们慢慢地聚集到男人周围。男人环视了所有孩子们的眼睛,张开嘴的瞬间,咽喉中刺进了镰刀,没能发出声音。
都看着呢!这是大家的仇!有谁这样说道。男人尽管如此还是想要说些什么,拼命地翕动着发不出声音的嘴,很快死去。
小孩子们出到外面。然后哭泣。哭累了的时候,有谁说道。从今往后只能靠着我们自己活下去。大家点头。从今往后成年人们在做的事情,得我们自己来做。有谁说道,大家点头。
小孩子们在族长的帐篷里寻找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有谁发现了将一个大皮包装得满满的‘奇怪的东西’,大家都来看那个。
那是草。尽管以前部族成员谁也无从知晓,但那是族长为了在非常时期可以用而预留的,有一定程度数量的草。
有谁注意到那是草,另外有谁说试着吸来看看,这样道。那是只能成年人用的东西,虽然一个人如此责怪,但是有谁开口说。
“现在我们,已经就是成年人啦。所以说这就是我们的奖赏啊。”
那个意见得到接受,嘴里能够叼起烟斗的人全部开始吸那草叶。最初,虽然因为其强烈刺激的感觉而身体不适的人也有,但是为了成为成年人,忍耐了下来。

大约半个月之后。
那个部族。





(第三卷 第一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